第一章、1977,开往春天的火车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在线阅读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都市 / 商战职场

319.29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钱脏吗?不脏!——南·亚当斯密·易故事要从1977年,开往宝安的知青列车开始说起……他是个简单的人,只关心粮食和蔬菜;他是个低调的人,不当第一,不上名人榜;他是个神奇的人,仿佛永远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他是个宽容的人,谁得罪他,他会轻轻放过[你信不信?]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阳阳阳.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220101120138316.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180412101040115.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商战职场小说推荐

重生之皮鞋设计师在线阅读
华夏是全世界最大的皮鞋生产基地。 拥有着全世界最多的皮鞋设计人才。 但却没有一个驰名世界的名牌皮鞋。 也没有一个世界级别的皮鞋设计师。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 “华夏其实从来不缺优秀的皮鞋设计师,缺的是像我一样优秀的皮鞋设计师。” 杨风铿锵有力的对年轻貌美的女记者这样说。
他乡的月亮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从传奇开始在线阅读
这一年,欧元在欧盟各成员国范围内正式发行。  这一年,盐湖城冬季奥运会在美国盐湖城举行。  这一年,瓦良格号历经2年8个月时间,终于回到祖国。  这一年,中国男足首次进入世界杯的决赛圈,五星巴西诞生。  这一年,卫家回到了这里,开始了他的传奇!
不想翻页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我真是大企业家在线阅读
顶级投行的研究员叶秋,这辈子最后悔的事,那就是没有创业。 哪怕年入百万,活在这样的城市下,依然没有幸福可言。 当他重生后才发现,这世界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落魄的蛤蟆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沧海商田在线阅读
有人说,商人是贪婪、狡猾、欺骗、绝情、伪善的代名词,但有人却认为正是因为商人的贪婪、狡猾、欺骗、绝情、伪善,才有商品和人才最好效益的发挥,商人在刺激消费的同时也刺激了创造、竞争、平等……可以这样说,商人能化腐朽为神奇,化死板为音符,他是流通的纽带,是财富的化身,是信息和文明的使者。而我们的故事,得从四十年前,一个商业巨子的诞生说起……
纪茗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枭雄从2005开始在线阅读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对于这句话,重回05年的王振东原本表示不认同。 但是当回到学校后,他才想起来,初恋、前任、老婆都在一个班里。 他觉得他会死的很惨……
廉刀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在线阅读
公平这玩意,从来就不曾出现过。几十亿分之一的重生机会,居然给了一个二逼土豪。 既然重生了,必须活的精彩一点,威廉怀特,这个上天宠儿,就像一只大号的亚马逊蝴蝶,总是想着改变一些什么。
蓝色宝石忧郁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我不想当超级差佬在线阅读
梁立波意外获得差佬引擎,从此他从金融精英转身投入警队,在警队内流传着他的传说……  群号:827248838  欢迎各位大佬来水群……
它山之鱼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全球首富从每天签到100万开始在线阅读
【曲奇的第二本书】 【都市商业爽文流】 苏叶穿越到平行世界互联网行业刚刚崛起的时代中,一个苦逼小运营 获得每天只要签到就能获得100万的系统,他本想做一个混吃等死咸鱼,却不得不从社交软件开始,一步步成长为制霸全球的互联网大佬。 苏叶语录:神特么996,我的公司朝九晚五周末双休五险一金补贴多福利好 【作者玻璃心,轻喷】
原味曲奇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公司上市从觉醒后世记忆开始在线阅读
成功是必然的,必然的成功,需要必然的条件; 获得平行世界记忆后,这一世的成功,更是必然的; 而且他会去弥补与她们的遗憾,这一世!一个都不能少; 这是一本现实中,定制家居行业,技术总监的回忆录; 这是一本将定制家居行业,说透的故事; 这是一本将房地产家居工程,说透的故事; 这里有许多人的奋斗过往; 本书用写实的手法创作,按听读的习惯书写。 作者推荐,用听读的方式阅文,感受更佳。
坏坏的宝宝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当前位置: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1977,开往春天的火车

  呜呜^呜……况且况且况且……

  1977年,一辆从八臂哪吒城开往宝安的火车上,第二节车厢坐着稀稀落落的小年轻。这一节是专门开辟的知青车厢,往宝安和东筦送去一帮倒霉蛋。

  若丧考妣的主流中,还有一对小年轻在那里有说有笑。

  “南易,你肚子饿不饿,我这里有窝窝头,还有炒鸡蛋。”刘贞打开一个铝制饭盒,说道:“你闻闻,香不香?这次我妈可是放了两勺油,上面还有油花呢。”

  南易用手捻起一小块塞到嘴里,嚼巴了两下,“味儿还行,就是盐放多了,你妈真会算计,这是打算让你吃到火车到站啊。”

  “这里可有十个鸡蛋呢,省着点吃,火车上都用不着打菜了。”

  刘贞自己也捻起一块,塞到嘴里,细细的咀嚼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似非常满足。

  末了,还嘬了嘬手指头,然后在头上抹了抹。随着手指的摩挲,头上枯黄分叉的头发,在一丝丝油花的映衬下,更加的显眼。

  “刘贞,不要往头上抹。”南易从兜里掏出手绢,在刘贞的头上擦了擦,“头上抹油,只能糊弄一下自己。”

  擦完,南易把手绢收了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一块大白兔奶糖,把外面的糖纸揭开,小心的又把浮起的糖衣抹掉。

  “啊!”

  “唔!好甜!”

  刘贞眼睛再次眯了起来。

  陶醉了好大一会,刘贞才又睁开眼,看南易只是在那里干坐着,腮帮子没有鼓起,她就问道:“你怎么不吃?不会只有一块吧?要不,我们一人一半?”

  南易摆摆手,“不用了,我牙痛,不能吃甜的。”

  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包华子,食指在烟壳底下弹了弹,一根烟就从烟盒里面飞了出来,张嘴一叼,啪嗒,沪海光明打火机厂出产的葵花牌煤油打火机把烟点着。

  车厢里,好几个男生的目光注视过来,看到南易手里的红壳华子,立刻露出羡慕、崇拜、献媚。

  南易这是装了一把逼,华子这个烟,在如今这个年月,甭说抽,一般平头老百姓见都见不到,这是传说中的高干特供烟,只有在高干特供店才能买到。

  一般的烟民也就抽抽八分钱的经济,这烟全国一样价,大部分地区还不要票;还有什么游泳、红塔山等价格不一,都属于中档烟;牡丹、大前门都属于中档往上,也是大部分地区需要烟票。

  “操!”

  忽然,南易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装个锤子装啊,都77年了,甭说高干子弟,就算是普通干部家庭也不可能再来插队啊,有几家不把自己的子女往部队送?

  索然无味,南易把手里的华子掐灭,又从兜里掏出一包二毛六的游泳,踏踏实实的过烟瘾,肚子里一边在琢磨着到了宝安应该怎么弄。

  去年十二月份,南易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没有惶恐,也没有兴奋。只是花了一天时间理清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年代后,就着手准备了起来。

  天天早上去红星中学点个卯,然后就溜到附近乡下的生产队,偷摸从社员手里换各种粮食、鸡鸭鹅,上午就拿到黑市去换钱和各种票。

  下午就会在国营文物商店门口转悠,见到有要去商店里卖古董的,就拉到一边的胡同里,花“高价”买下来。

  接着,继续在商店门口转悠,见到拎着一个包,鬼鬼祟祟也在转悠的有钱人、华侨就上去搭讪,把自己高价买下的精品古董,稍微加个几十或百八的差价卖给他们。

  就这么着,搞了大半年,南易也攒下了两万块的身家,还带工业票、布票、全国粮票、自行车票、肥皂票、油条票杂七杂八的不少。

  “南易,你肚子饿不饿?”

  “你饿了?”

  “有点,我们吃午饭吧。”

  “你带了多少窝窝头?”

  “一包裹呢,够吃到下车的。等下车,知青办的人就会来接咱们,到时候就有热饭吃了。”

  “怎么?你家里没给你钱和粮票?”

  “我妈说了,知青每个月都有补助和粮食发,根本不用花什么钱,就给了五块钱,一张肥皂票,粮票……没有。”

  南易蹙眉道:“布票也没有?”

  “没……没有,我家里布票本来就紧张。”

  刘贞脸上有一丝难堪。

  南易想到他打听来的情况——刘贞家本来条件就不好,再加上上头还有三个哥哥,一个结婚分出去单过,两个还是半大小子,正处在吃死老子的年纪。

  窘困加上重男轻女,刘贞的日子不好过这是很正常的,要不然,她的头发也不会枯黄还分叉,这可是营养不良的表现。

  “一个好汉三个帮,欲成大事离不开帮手,小丫头还行。”南易脑子里嘀咕着,伸出手抓住刘贞瘦若鸡爪、干巴巴的手安慰道:“没事,一切有我。”

  “嗯!”

  刘贞两颊一抹绯红!

  “开水,开水啦,谁要加开水。”

  一个列车员提着一个大大的水壶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嚷嚷。

  南易站起来,从行李架上的网兜里掏出两个德式军用饭盒,打开上面的盖子,等列车员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灌了两罐六分满的开水。

  然后又从自己的沪海旅行包里拿出两包益民四厂产的鸡蛋方便面,撕开油纸包装,每个饭盒里面放进一个面饼,然后把调料给撒进去,盖上饭盒盖。

  直勾勾的看着饭盒的刘贞,看南易盖上盖子,猛的抽了抽鼻子,把溢出来的香气都吸进自己的肚子里,生怕被别人给分享了。

  南易随手把方面面油纸一揉,准备扔在一边,一只鸡爪就抓住了南易的手,把纸团拿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展开铺在条桌上,用手一点点抹平。

  “这么好看的纸扔掉可以了,我要留着放窝窝头。”

  “这两个不要了,包里面还有,下一顿再吃,我不撕,用剪刀剪。”南易一脸温柔,抚了抚刘贞的头,嘴里带着宠溺说道。

  “嗯。”

  南易再次站起来,从行李架上拿了两个大搪瓷茶杯下来,茶杯外面用网兜扎的紧紧的,把网兜打开,从里面拿出茶杯,打开杯盖,杯子上还盖着一张油纸。

  揭开油纸,豆瓣酱肉和梅菜扣肉的香味又飘散出来。

  咻咻……咻咻咻!

  刘贞再次高频率的抽动鼻子……

  南易看着又怜惜又好笑,拿着筷子,从两个茶杯里扒拉一点豆瓣酱和梅菜扣肉到刘贞的饭盒里,复又把油纸盖回去,盖上茶杯,网兜扎好。

  揭开德式饭盒的盖子,筷子在里面捣了捣,“好了,可以开吃了。”

  ……

  世间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皆有缘由。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