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S在线阅读

微笑S

东野归狐

悬疑·侦探推理·6.0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6-12 16:12

一天,铃木真司被委派去调查一桩凶杀案,死者是东京有名的富商三原上锦。随着调查的深入,案件却显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密室、遗嘱、间谍、一通诡异莫名的电话、一朵不曾枯萎的白花……真相究竟是什么?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死者

  夜已经深了,东京都涩谷区银时居酒屋却还是人满为患。

  喝了几大杯清酒,我的脑袋已经开始昏昏沉沉的。

  “嗨!”我说,“彦弘,你的脑袋不要到处晃,会头晕的!”我下意识地用了批评的语气。

  小林彦弘,刑事课一组巡查部长,东大高材生,刚考入刑警两年,观察力很强,是做刑警的好苗子,我一直把他当成弟子来培养,也只有对他我是批评比表扬更多一点。

  周围似乎响起了笑声,这些可恶的家伙,以为我喝醉了麽!我可是铃木真司啊!

  对面的彦弘坐直了身体,恭敬地低头:“好的组长!明白了组长!你说得对组长!”

  这群家伙笑得更大声了,可恶啊,真是可恶啊。我愤怒地趴在了桌子上。

  就在上周,涩谷区警察署刑事课刚破获了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名女士,被发现时已经死去了接近一个星期。接到邻居的报警后,警察们在衣柜中发现了死者,已经很难有言语去形容当时状况的惨烈,即使是从业多年的警察,见到那一幕也会心有余悸,随行的女警更是直接呕吐了起来。

  将残破腐臭的尸体装进尸袋后,刑事课马上开始着手调查这装凶杀案,并很快锁定了嫌疑人——死者的丈夫——冈本昌典。

  我带领组员找到他时,他正在大阪的乡下房子里喝酒。他见到警察时,眼神很平静,或者说漠然。审讯时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并且透露了自己的杀人动机,我和所有的同事听了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没什么,就是嫌她烦了而已。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得罗里吧嗦说上一堆,”他坐在椅子上,像在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所以我就把她杀了,藏在了衣柜里。”

  冈本昌典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本以为能多藏几天的,没想到一周就被发现了,真是没用啊。”

  他这声‘没用’不知是说自己还是那死去的妻子……

  这件案子了结后,目暮警视正给了刑事课一组两天假期,作为刑事课一组的组长,我自然知道组员们需要什么,所以提议周六晚上小聚,当然是我请客。

  虽然是放松,但是同事们脸上大部分时候都很沉重,虽然话题竭力避开前两天的凶杀案,但空气中像是有一块老树根横亘在其中。几名老同事奋力的活跃气氛,还是很少有笑声。

  大概这就是刑警的宿命吧,每天直面人性的黑暗,必须很小心翼翼,才不会被黑暗腐蚀,

  我晃晃了有些发木的脑袋,端起了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小口,对下属们说道:“你们平时总抱怨没有假期,背后说我是扒皮,今天的机会可要好好珍惜啊。”

  该死!我的嘴还是这么笨啊,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什么‘这种事情是很罕见的,世上还是好人多,要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这种话我真说不出来。

  野村,十多年的老刑警,为人一向有些滑头,可办案却是很大的助力,突然笑着吆喝了一声,“瞎说什么哦组长……我们一直当着你面说你是扒皮的啊。”

  他们似乎在嘲笑我的过程中找到了点乐趣,我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鼓起眼睛瞪着野村,心里却悄悄松了口气,凝滞的空气流动了起来。

  彦弘这家伙也跟着起哄,带着大家灌我酒。

  野村和三木说着乱七八糟的荤话,组里仅有的两名女警良子和千代——整个涩谷警察署的花朵——也举着酒杯脸上有了点放松的笑容。

  中间我们上了几次厕所,一直喝到凌晨一点多,才走出银时居酒屋。等车的过程中,我和野村几个老烟民蹲在地上抽着烟,彦弘扶着喝吐的良子,给她递水。

  千代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没一会儿,我们各自打了出租车散了。

  …………

  手机不厌其烦地响着,我眯着眼睛,极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亮光。

  来电话的是彦弘。

  只睡了三个多钟头么?我心里嘀咕了两句,今天还是假期啊,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彦弘,怎么了?”我听出自己的声音有着宿醉后的沙哑。

  彦弘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沉着冷静:“铃木警部,我们接到了报警,松涛发生了命案,听说是个大人物,署长非常重视,让我们火速赶去。”

  我沉默了一会儿:“好的,知道了。”我虽然这么说,但睡意依旧昏沉,而且脑袋还隐隐作痛,直想挂断电话接着睡下去。

  彦弘不愧是我一手带出来的,“铃木警部,请不要挂断电话,我会在电话里等你,直到你赶到松涛。”

  见鬼!听到这句话,我终于清醒了,‘我被自己的下属小瞧了’这个事实让我愤慨不已,我可是铃木真司啊!

  我挂断电话,冲了个冷水澡,穿上了衣服。

  ……

  一边通着电话,一边驱车前往案发现场,等我赶到松涛的别墅时,已经快到六点,发现院子里已经停了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

  我走上了二楼,野村向我打了声招呼,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鲜红的血水从浴室的门口流出。

  一个穿着睡衣脸色苍白的女人站在一旁,她的身后站着三男两女,也有些衣着不整,神色有些紧张。我在他们的脸上看到和我们一样的醉意。

  穿着睡衣的女士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着:“半小时前,我…我接到了三原先生的电话,他在电话里一直咳嗽,我急忙上他的卧室来找他……发现他不在我又找了半天,才发现浴室下面流出了很多……很多血!”

  “‘三原先生’!‘三原先生!’我敲着门,可是门里没人回应,我想打开门,可是门已经反锁了,我打不开……所以,我找出了工具箱,拿出锤子砸碎了门……结果却发现,三原先生……”

  “浴室没有钥匙么?”

  “从里面反锁的话,用钥匙是打不开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

  我看了看浴室门口的门把手,点了点头,彦弘戴着手套接过钥匙,装进了密封袋里。

  我透过门框看向浴室内。

  浅红的血水灌满了浴缸,沿着浴缸壁缓缓流下,漫出浴室。水龙头哗啦啦地流着。

  三原上锦裸着身体,背部向上,在浴缸里缓缓沉浮,偶尔露出水面的皮肤有些苍白。几件衣服堵在浴缸旁的地面上,模样有几分狼狈。

  玻璃门上只剩下一个乳白色的空框,上面带着零星的玻璃碎片,更多的碎片淹没在了血水中。

  大冢和良子小心翼翼地钻进去上前检查。

  “门锁你没动过么?”

  “没有,我砸开门之后就一直站在门外……那位小姐可以作证,她是亲眼看见我砸开门的。”

  千代三木拍着照片,大和他们采集指纹搜寻着证物,一旁的彦弘戴上手套,检查着死者的尸体,我四周打量着。

  这是一间颇为豪华的浴室,面积足有10叠(注1)以上,我们从东面的门进来,对面墙顶有块淋浴板和一个花洒,墙边的隔板放着琳琅满目的洗浴用品。稍微靠右的地方是大理石浴缸,浴缸旁靠门的地方有洗手台,台上有面半人高的镜子。左面还有一个小隔间,里面是盥洗室。

  浴室靠北的墙上有一扇不大的窗户,从内被关死了,面积不大,我还是打开窗户看了一下,外面还有一层护栏。盥洗室里的窗户同样被关死了。

  我转过身,看向浴室的大门,门框是木制的,半个巴掌的厚度,表面涂了一层白漆。

  我打量起站在门外的穿着睡衣那个女人,这是一个从里到外都透着柔弱的女性,身高大约165公分,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穿着浅白色睡衣,圆脸,短发,嘴唇紧紧抿着。

  我钻出来,在她身边说道:“向山恵理小姐,三原家的保姆,是你发现了三原先生遭遇不测,并报了警。”

  向山惠理不说话,只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发现三原先生遭遇不测?”

  “大概凌晨5点40。”

  “你住几楼?”我随口一问。

  “一楼。”

  “三原先生住二楼咯。”

  向山惠理点点头。

  “你说你接到了三原先生的求救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没有,我接通了电话,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停地咳嗽……”

  “方便给我看一下手机么?”

  向山惠理小姐将手机递给我们,我翻了翻,最近的来电显示的的确是三原先生,时间是凌晨5点30。

  我将手机递给野村,他看了之后,和我对视了一眼,达成了某种默契。他说道:“现场并没有找到三原先生的手机。

  “你最后一次见到三原先生是什么时候?”

  向山惠理低下头,好半天才抬起头说道:“大概在十一点左右,昨晚他和这几位客人聊天到深夜,”说着她回头看了后面几人一眼,“我一直等在二楼,他回卧室休息时,我下来收拾东西,他还叫我早点休息,明天再收拾也不迟。”

  野村走到那五人面前,问道:“请问你们最后一次见到三原先生是什么时候?”

  五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一个看起来最镇定的男人走了出来,很绅士地向我们问好,我觉得有点眼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他自我介绍道:“我叫池谷谏,昨晚被三原先生邀请来这做客,很遗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向山惠理小姐所说,我们一直喝酒到十一点,之后各自去房间休息了。”

  听到池谷谏的名字,我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他是东京很有名的律师,专门处理商业方面的案子。

  这时彦弘站直了身体,冲我点点头说道:“铃木警部,死者右手腕有五道划痕,根据死者的皮肤状态,直接死亡原因应该是失血过多,精确的时间需要进一步检测,而且他脑后有很明显的淤血,应该是被人用钝物撞击。”

  “根据死者手腕的伤口痕迹和后脑的伤口,他杀的可能性很大。”

  “死亡时间呢?”

  彦弘抬手看了看手表,摇了摇头:“根据尸体的‘新鲜’程度,初步判断死亡时间是在几个小时前,更具体的就要更精确的检测了。”

  对彦弘用‘新鲜’这个词描述尸体,我早已见怪不怪,对他的判断我自然也是有几分信服。

  尸袋被缓缓拉上,我看着三原上锦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Memento Mori 。”(注2)我轻声念道,啪的一声关上了水龙头,走出了浴室。

  ———

  注1:一叠约等于1.66平

  注2:拉丁语,‘凡人终有一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微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