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台山上云鹤观(求评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山上种田那些年在线阅读

山上种田那些年

仙侠 / 幻想修仙

136.65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小山、野观、假道士。开半亩方田,围一垅菜园。钓鱼,种花,采药,练功……闲来无事还能研究研究菜谱。清风明月做伴、桃梨松柏为友。总之,这是一个异乡之人的平淡日常。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放水啊.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2名:可是你悲催呢.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玛法里奥OS.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神厨在西游在线阅读
菜肴共分七阶: 一阶宝石菜肴,二阶白玉菜肴,三阶黄金菜肴,四阶玄品菜肴,五阶仙品菜肴,六阶圣品菜肴,七阶永恒菜肴 入阶菜肴之下还有精品菜肴和凡品菜肴。 (当吃可以使人心情愉悦,吃可以瞬间恢复消耗的脑力,吃可以改变人的天赋时,这个世界将会变得不一样起来。 且看一个神厨获得穿越西游记世界的能力后,修炼厨道,练习厨技,提取食材回地球,渐渐的改变了两个世界,无数人的命运,厨道大兴的故事)
南海边上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本仙在此在线阅读
吃过苍蝇蚊虫,这是人该干的事情吗?宋钰抑郁至极的想着。  可是谁让他是只蛤蟆呢?  哦,不!  宋钰痛苦的捂着头,  但在这人能飞天成仙,亦能坐地成魔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  宋钰猛然抬头!  踩昏母蛤蟆,打晕老天鹅,哥要逆天而上,做那自在逍遥的蛤蟆大仙人!  哇咔咔……哇,咳……咳……(吃苍蝇噎着了……)
守着猫睡觉的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在线阅读
人在洪荒,星君天禄,四万八千群星恶煞之一,老咸鱼了。
雄鹰道长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掠天记在线阅读
有人说他是修行界里的一粒老鼠屎,坏了礼义廉耻,乱了道门秩序!  有人说他是南瞻部州最大的败类,勾结魔道,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对于所有污蔑,方行说:“没错,我就是那粒传说中的老鼠屎,有问题吗?”  【掠天记总群: 193466328】
黑山老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在线阅读
王青是一个配角,他想要成仙,打算找到真正的主角,搭个便车,至于他判断对方是主角与否的真正标准,只有两条:  第一条:肯不肯给他好处,让他成仙。  第二条:能不能打的死。  “我打不死的,还能给我好处送我成仙的,才是气运之所钟,纪元之决选,此世之主角!我必成为他最坚定的伙伴,最可靠的道友!携手飞仙,相伴久久!”——王青。  ……  群号:460719545。已完本《恶人大明星》《我成了一条锦鲤》等多部精品作品,请大家收藏推荐支持,万分感激。
丹尼尔秦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杀生道果在线阅读
“九天垂下不死树,塚中掘出仙人骨; 道尊啧啧饮血浆,老佛津津啖肉脯; 六畜五牲敲法鼓,城狐社鼠锅中煮; 长生酒里冤魂腥,杀生宴上道果苦!” 此世道法显圣,无数教门修士、旁门术士、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们心心念念的当然便是长生不死! 枭神墓、盗天机、采珠术、圣婴丹、尸骨俑、阴神龛、人化妖、不死药、红线蛊、血仙虫、人鱼肉、金缕玉衣、五毒元神、七星延命... 他们杀生害命,只为盗取那一颗“不死树”上结出的【杀生道果】! 直到...这个世界来了一位阴险的“钓鱼佬”。 带着一册《小生死簿》降生的王远,原本只有一个简单朴素的梦想: 急管繁弦,烟景长街,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而我倚栏听风,把盏邀星。 带着自己的“嫁衣新娘”,早上在太山看日出,中午在洛阳赏琼花,傍晚去北海就着极光饮酒。 “可你们实在是香得一批啊! 不行了,都不要跑,老夫今日便要众筹修仙!请...宝贝儿转身!” 嫁衣新娘血红的盖头陡然飘落。
北海牧鲸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遮天我师弟无始太能打了在线阅读
简介:重生遮天世界,乱古大帝坐化九千年的时代。苟长生是瑶池圣地小小弟子,不是圣贤子嗣,也不是注定无敌的特殊体质。 他只是一介凡体,偶尔有个证道成仙的梦。 为了能在残酷的遮天世界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 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 本来在苟长生的计划中,会一直在瑶池圣地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为一尊大能,娶一个女同门做道侣,然后过几千年幸福的修仙生活寿终正寝。 直到一天,瑶池尘封的帝子无始出世修行。 苟长生莫名其妙的成了无始传道人兼师兄,心中一个抛弃许久的计划启动。 (计划B:凡体修行吞天魔功,化后天混沌体。优点:大概率证道,小概率成仙。缺点:天下皆敌,十死无生。) “我师弟无始天下无敌,收你一些本源做战利品怎么了?有本事,你打赢呀。”苟长生一脸正色道 当师弟无始横推一切,苟长生也一步步接近自己的梦想‘证道成仙’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为腹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新书《诡道之主》,请多多关注。 --------------------------------- 古老的仙道世界,历久弥新,一代代天骄英豪,你方唱罢我登台。 正是一个大时代沉寂许久之时,一个穿越而来的少年,在曾经闻名天下,现已废弃多时的壶梁,探出自己的罪恶之手。 “我告诉你们,只有一级小号自带的技能,才是最实用的!” “例如,有个技能,官名拾取,诨名摸尸。”
不放心油条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藏轮回在线阅读
一个永生,一个轮回。 一个纪元结束,一个时空开启。 白骨风轮,历千重缘法;香水苦海,尽万古刹那! 这是一个谁也不愿做傀儡的故事!因为,我们都要握住自己的命运。 ——《一藏轮回》是《九棺》的续篇。所以,大家最好先看《九棺》。那样很多情节,很多设定,大家会更明白!保证完本,放心收藏!
山河万朵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山上种田那些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青台山上云鹤观(求评论!)

  初春三月,温阳下,和煦暖风将冷冬残留的最后一丝寒意化去。

  山野青绿,涧水潺潺。

  山腰上,林荫掩映间,一方半亩大小的土田裸露眼前,杂草丛生,藤蔓横布。

  有一青年身着布衣、裤腿挽至膝盖,手中的铁锄不断落下又抬起,将泥土翻开来,用锄柄砸碎,拨弄到一旁。

  能看到,不大的田地上此刻已经堆积了不少土陇,大小不一,被明晃晃的太阳照抚得干黄。

  嘿咻!

  又是一锄头落下,青年手头一顿,却是条肥嫩蚯蚓被掘出了地下,骤然变化的环境让它有些惊慌,细长身子扭动,带白环的那端在泥壤上不停钻弄,似要将自己重新埋入土中。

  然后就被掐住,青年两指并合,丝毫不顾及其挣扎地将对方送入了挂在腰间的竹筒内。

  合上木盖,透过中间特意留下的气孔依稀还能瞅见不少同类。

  明天野钓的饵料有了,年轻人面带笑意,目光中隐隐有些期待。这山上就有好几处石潭幽泉,溪涧也不少,能垂钓的地方太多了,上次进林子时他就发现了一个新的钓点,感觉里面有大物。

  只是前段时间要忙着整理典籍和修缮道观,一时腾不出功夫,就一直挪到了现在也没能去成。

  实在可惜。

  抬眼望天,年轻人回忆脑海中那长长的计划表,自觉最近会空闲不少。

  想罢,他继续挥动铁锄,准备在今天上午就将这块原本几近荒废的田地打理出来——起码也得先要把这满目滋生的杂草除个干净才行。

  如今已是三月,按着记忆,再过不久就是“萍雨”时节,雨落纷纷,几时天阴何时放晴变幻无常,可偏偏那时正是播种的当口,若是一路拖到那时再来打理田地就实在来不及了,又得像往年般每过旬日就得去趟山下,一来一返时间银钱耗费不少不说,途中更有危险相随。

  他脚下的这座青台山谈不上高,山路却格外湿滑坎坷,蜿蜒曲折。间或有虫蛇出没。往年间便有上山进香的善士被盘踞山道的“三角叶”害了性命。

  所以在“萍雨”之前将这方田亩开垦出来无疑是必要的。

  日头渐升,时而微风吹拂,林木微颤枝叶交触,此起彼伏的飒飒声传荡山野。

  田地上,青年一刻不停地挥动着。

  人在集中于一件事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直到将最后一角锄尽,拔完了所有杂草后,一身汗水的年轻人这才停下手中动作,抹了把额头。

  舔了舔唇瓣,他瞧了眼天色。

  如今尚未及正午,看着眼前这片整洁不少的土地,心里升起几分成就感。

  放下锄头,重重伫在地上。

  杂草清理完毕,粗略的翻土也基本完成,接下来就要挖沟渠了,青年想着。不过这事不急,时间还有些,他觉得下午再说也不迟。

  至于现在自然是去清洗一下,然后就可以准备午饭了。

  先前还不觉得,停下来才恍然发觉肚子有些耐不住,五脏六腑都像是要造反。

  腹内咕噜噜响动不停,十足的饿感如翻了瓶罐的汁水似的,难以抑制地泛滥在心尖。

  于是收拾了东西,快步走远。

  回身走了没多久,几朵如云似雾模样的飞檐便探出林荫,落入眼中。

  再往里走几步,一湾座落山腰、安宁静谧的观落便整个呈现出来。

  谈不上雕楼画栋,更别说鳞次栉比。

  单单四五间平瓦小房错落一起,毫无美感地随意堆叠,于是就成了这座道观。

  正当头,三个大字书写在匾额上:

  云鹤观。

  绕开面前的两排桃树,抖落身上沾染的泥尘,青年踏入观内。

  没有人招呼,没有人出入。

  此地本就只他一位,云鹤观第五代观主兼唯一弟子,当代云鹤子——陈屿。

  当然,很清楚自己斤两的他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个观主身份,更没有想过要以此为依由做些什么。

  一个草头道观外加野鸡道士,哪来的底气搞东搞西,陈屿没那个心思。在他看来与其这般,还不如安安分分待在山上种种田、钓钓鱼、练练功,偶尔读下那几本快要被翻烂的所谓道经。

  日子悠悠,岂不快哉?!

  ……

  道观不大,实在分不出内外,但若硬要说的话,除去最靠里的两间卧房以及供奉大殿外,其余几间都可以叫外院。

  而在最外面的,便是眼前这处,往前几年乃至更早,这里常常被用以接待来往香客、善士,老道士尚在时也会在此打练桩功,教授道经。

  只是物是人非,已然冷清了不少。

  踏入院中。

  一大三小四口水缸列在墙根边,前几日飘了场冷雨,大的那口盛了大半,三口小的则装了个满满当当。

  依稀能瞧见水缸中浮动的绿萍。

  另一边,青松盘亘横生,还有棵大头梨,只是看着要比前者低矮许多。

  两树分在左右,错开了些许,各自绕着一圈草埔,中间留出了条用碎石子铺满的青石小路。

  院子虽然不大,但眼前这些物件摆弄起来,尤其布置得精巧,乍一看倒也能多出几分宽敞之感。

  陈屿解下装了蚯蚓的竹筒,将之倚靠在立柱脚下。来到小水缸前,简单涮了涮手,顺带掬了一捧抹了把脸。

  冰凉凉触感渗透面皮,冲刷掉汗渍污泥的同时,疲劳也尽去,他扬起头随意擦拭了下,便进了更里处。

  供奉殿位置在正中。

  硕大的道字贴在房头,跨过去,就见一排小巧的石蒲团整齐排列在香案下,而在殿堂正前方的,却是座人高瓷像,那是位老者,长须长眉,怀中抱着古镜。单看面貌带有几分庄严,又不失和善。及其下两侧,则罗列落座着大大小小、形体面貌各异的诸多真君。

  同样是陶瓷制成,只是精巧程度比不上当首那位。粗略看去,估计不下二十。

  这些便是云鹤观供奉的各路真神了。

  名号有大有小,跟脚也五花八门。有些来历纯属杜撰,还有不少则脱胎自古时的英豪事迹。时间远近不同,背景故事也不一。

  或是民间好事者添油加醋,或是一朝得了帝王封敕,于是糊里糊涂便成了得道真君,享得香火供奉的同时庇佑一方。

  譬如左下第二排靠里位置那位身披长袍、手持双剑的怒目道人,承了原身记忆的穆远就知道,其形象来源自一个流传很广的西州民间传说。

  至于原型,大抵是钱周末年某位血战沙场的将军,距今三百年左右。估计这位古人也想不到,三百年时间,他竟一跃成了西南一带有数的道家真人之一。

  甚至有不少旁支门徒都顶着其名号行走人世,捞取香火。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最上首者。

  〈清极玉穹宝灵始华洞元天尊〉

  此方水土的道祖之一,名头很大,无论南边还是北边,都有无数道家徒子徒孙敬奉,同时也很少有人敢冒着这位的名号去招摇撞骗。

  毕竟是要被所有自诩正统的道士戳着脊梁骨吐口水的。真要遇见了乾阳道脉那般脾气火爆的,说不得还要挨上两刀。

  顶了观主之位的假道士陈屿自然不会去干这等没品事,虽然原本还算是个无神论者,但既然来了这遭天地,秉持着反正也不亏,好歹插根香的念头,他还是对这些神仙真君们做足了礼节。

  此刻,只见他来到案前,熟练地点燃香烛,摇了四根青皮蜡插在正中央的铜座内。

  四四方方,每一角都栽了一根。

  一方水土一方规矩,如今这片时空的道脉中人对于供奉的条条框框与记忆中颇有些不同。

  三香檀木论金顶,一青四腊表敬心。

  云鹤观拮据,自是无法如正阳、灵鹤那等大观大派般‘论金顶’。好在香烛便宜,管够。也算聊表心意。

  不多时,带着木草清香的袅袅烟气便飞旋着攀升,落在案头上空数尺,转瞬又飘然散去。

  陈屿像模像样打了个稽首,拍拍手后转身进了厨房。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