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香菱最终还是没有得逞,满脸可惜的看着被辰石扔到水里的冰雾花粉,她好不容易弄来的呢。虽然还有很多,但是食材佐料扔了就是浪费。

  被辰石抓了个正着后,香菱自然放弃了那些奇思妙想的做法,开始认真的准备着剩余的菜品。

  除了烤肉之外,她还做了岩港三鲜,绝云锅巴,萝卜时蔬汤。

  就连辰石都也都亲自下厨烤了几串蒙德烤鱼。

  菜都端上桌后,辰石拿出锅巴来,舀一勺时蔬汤浇在上面泡开了,拌着烤肉简直太香。

  这锅巴是以前游历的时候经常在野外没有饭吃,所以他用自己的理解,灶台烧出的锅巴,在上面淋上菜汤肉汤入味,炒干了,放入食品虚袋里存着,到哪都能随时拿出来嚼着吃,或者倒入开水做成泡饭,既能解馋也能管饱。

  这时候拿出来,配合着香菱的拿手菜,在野外能吃到这种美味真是能让人流眼泪。

  几个人围坐在辰石造出来的桌子,搓了搓手准备开饭。

  莫娜夸张的大口吞着口水,对她这种,呃……几乎没怎么吃饱过饭的,或者说是没吃过太多菜式的清贫人士来说,香菱的饭菜对她来说是勾魂摄魄也不意外。

  “这这……这些真的是我能吃的吗?”

  莫娜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食物,从来没有见过的食物!

  香菱和辰石对视一眼,有些发愣,这姑娘之前过得是什么日子?要知道这些菜局限于野外,对香菱来说简直下下品的发挥。

  看着狼吞虎咽的莫娜,辰石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品味太高太挑剔,心中不免有些怀疑自己:“香菱做的菜真有这么好吃?”

  夹了一筷子岩港三鲜,细心的品了品。

  也就这样啊?这连香菱一半的功力都没发挥出来菜真的能让人馋成这个样子?

  香菱则是不理辰石的傻样,笑眯眯的给莫娜夹菜,厨师最喜欢的莫过于食客幸福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

  “多吃多吃,别急还有,一会我再给你做点。”

  说到这里,香菱干脆放下碗筷,回到灶台前又点燃了灶火。

  反正白天弄得食材那么多,这会用的正是时候。

  「水煮黑背鲈」

  「松茸酿肉卷」

  「提瓦特煎蛋」

  「炝炒肉片」

  「冷肉拼盘」,好耶,冰雾花粉终于用对了地方。

  辰石又双下厨做了一个风神杂烩。

  一道道香气扑鼻的美味端上桌子,莫娜鼓着腮帮子吧唧吧唧吃的停不下来。

  辰石和香菱越来越震惊,小姑娘细胳膊细腿的居然这么能吃!

  旁边的锅巴也感觉好像过了海灯节一样,眼花缭乱的饭菜让它一时间吃都不会,一股脑的往嘴里塞。

  最终,这些饭菜都进了她们俩的肚子。

  辰石看着莫娜吃的这么香也不甘示弱,多吃了几口,这会正捂着肚子呻吟着。

  “明知道晚上不能吃太多的……”

  锅巴已经认输了,抱着肚子滚到了一边,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看着月亮,

  最终,莫娜吐出整个水煮鲈鱼的骨头宣告了这场疯狂的晚餐的结束。

  辰石看着她依旧平坦的小腹,真是奇怪这姑娘吃了这么多都看不出变化。

  “呜啊……撑死我了……原来吃饱了是这种感觉…”

  莫娜趴在桌子上,眯着眼摸摸肚子,感觉这辈子值了。

  “我说莫娜啊,你以前都吃过什么啊,感觉你真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饿死鬼……”

  香菱瞪了一眼辰石,“你会不会说话。”

  莫娜却很认真的回忆,想着她吃过什么。

  “沙拉……素面…还是沙拉。”然后好像是在解释什么:“沙拉很简单就能做……便宜,还管饱……嗯,现在看来也就只有最基本的饱腹感……离吃饱还有一大截…主要是方便,很快就能吃掉,还不会耽误工作。”

  辰石看着桌子上一个菜没剩的光盘子,真的是差亿大截。

  不过这也让他很好奇这姑娘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

  于是莫娜就讲述了她的过往。

  为了价值不菲的各种器材,星象仪,知识丰富的古书,占卜的器材道具,莫娜省吃俭用,钱都用在占卜的研究和学习上了,曾有一段时间挖了一个月的野菜蘑菇吃,要不是最后有好心人接济一下,可能真要被饿死了。

  莫娜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生计发愁。

  说到最后,提及到她在《蒸汽鸟报》上有专栏投稿,辰石疑惑道:“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在《蒸汽鸟报》上,星座专栏区的著名的阿斯托洛吉斯·莫娜·梅姬斯图斯吧?”

  这回轮到莫娜震惊了,自己的名字实在太长以至于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的老太婆平时只叫自己梅姬或者直接叫莫娜,没想到在异国他乡居然还有人能知道自己在《蒸汽鸟报》上有专栏,还能一口气全念对自己的名字。

  “你看过我的文章?”莫娜惊喜道。

  “没看过。”辰石摇了摇头,他是真的没看过,只是在枫丹给人算命的时候,总有人问自己会不会看星座啥的,还说这是阿斯托洛吉斯·莫娜·梅姬斯图斯指出的,星座天空就代表着那个人的命运。

  辰石当时总用一副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对方,对方所说的星座应该就是命之座,但是那也得是神之眼的持有者才能显现出来的,寻常人就只有命轮这一个景象可以看。

  不过他还是把莫娜的全名给记在心里了,毕竟对方似乎也有和自己一样给别人算命的本事,有时间一定要去结识一下,却因为在枫丹的种种事宜给耽搁了,离开枫丹时,他还为这件事感觉可惜。

  应缘分影来池月,游世无心出岫云。

  没想到居然在现在遇见了。

  惊喜的同时又有些疑惑,“《蒸汽鸟报》的稿费好像不低吧,怎么看也不至于让你吃不饱饭只能吃沙拉啊。”

  莫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金钱管理欠缺的她根本不知道规划自己的财产,反正就是有钱就花,钱够了就去买占星需要的资料、器材。

  感觉莫娜已经很疲惫了,说话的声音也渐渐变得声如丝闻,上眼皮和下眼皮打着架,却又倔强的不肯睡,撅着小嘴和本能作斗争。

  锅巴已经睡着了,躺在地上摆了个“大”字,鼻子上很趣味的出现了一个鼻涕泡,随着它睡觉的呼吸即大即小。

  香菱则是在湖边洗锅刷碗,虽然已经忙活了一个晚上,但是却一点也不觉得累,或许对她来说,只要是锅碗瓢盆在她手里她就觉得有意义。

  辰石有心想去帮忙,但是吃撑了的他现在根本懒得动一下,只能暗道一声香菱辛苦了,下次就勉为其难的尝尝你做的新菜吧。

  再回过头来,发现莫娜终于败北了,瞌睡来了神仙都顶不住。

  就那样趴在桌子上,嘴角噙着笑,不时的嘟囔着几句梦话,憨憨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香菱终于收拾完了,简单的洗漱之后,把莫娜抱进了石屋,她们俩睡一间,辰石睡另外一间。

  锅巴这时候醒了过来,睡眼朦胧的站起来往香菱那里去,却被香菱一脚踢出来:“你跟辰石睡。”

  锅巴:“……”

  辰石看着它懵逼的样子哈哈大笑,招手让锅巴来自己这边。

  锅巴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坐在辰石的旁边,辰石递给它几个紫色的果子。

  “这是钩钩果,蒙德特产,只有在奔狼岭附近才有。”

  锅巴霎时间睡意全无,抱着果子吃来。

  想到奔狼岭,他忽然想到那里他还有一位熟人,他去摘勾勾果的时候,跟一个少年起了误会,警惕的狼少年把它当成了盗猎者,差点打起来。

  忽然想起北风王狼安德留斯,老狼灵厉害的很,上次自己去找挑战它,即使竭尽全力仍旧被打的体无完肤,他现在还耿耿于怀,铆足了劲想要再找回场子。

  辰石弄了两块石头,跟锅巴靠在上面,烤着篝火。

  钩钩果已经吃完了,辰石又拿出了落落莓,这是蒙德望风山地特有的。

  锅巴很喜欢。

  拿出一瓶雷樱酒来,想了想,还是算了,留着带到蒙德给凯亚和罗莎莉亚尝尝。

  要不要给迪奥娜尝尝呢?某人想了了坏主意。不过他又摇了摇头,迪奥娜根本不喝酒。

  有一次忽悠着她喝了一点果酒,竟然是直接醉了,性情大变,主动拉着可莉差点把「天使的馈赠」给炸了,沿着整个后墙挂满了蹦蹦炸弹。

  要不是辰石一看要去喝酒的凯亚印堂发黑,将有飞来横祸,说不定真让她俩得手了。

  结果就是这两个小家伙被琴抓去禁闭,可怜的猫尾酒馆那两天生意更加惨淡了。

  换成一瓶樱花酿,看着锅巴,诱惑道:“来一口?”

  锅巴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

  上次就被骗说是薄荷饮,结果喝了天旋地转,一身酒气被香菱嫌弃了好几天。

  常年面对辰石,这个雄性两脚兽拿出来的东西除了瓜果,其他的都得谨慎小心,这就是它总结出来的生存之道。

  事实证明它是对的。

  辰石还不知道他在锅巴的眼里,就如同他眼里的的香菱一样。

  学聪明的锅巴真没意思,以前多好啊,给它什么吃什么。现在居然对他有警惕了,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

  喝着酒,悠闲的望了望天空,天上早已是月明星稀,阵阵夜风吹过,好不惬意。

  夜晚的归离原并不宁静,在夜间活动飞虫鸟兽出来觅食,湖边也有青蛙在鸣叫。

  远处的树下,几个丘丘人鬼鬼祟祟,应该就是刚才被赶走的那伙,想趁着众人酣睡的时候偷袭回来。

  感受到丘丘人的不轨,辰石对着那里随手一抬。

  远处一尊石柱拔地而起,将几个丘丘人顶上了天,其余的丘丘人顿时大惊失色,怪叫着落荒而逃。

  虽然感觉丘丘人不会再回来了,但是为以防万一,辰石在营地周围建起高高的石栏,让整个营地处于安全的包围圈内。

  再散开岩之力将四周的蚊虫清理干净,确保晚上不会被打扰。而且留下的元素力也会让寻常鸟兽难进半步。

  做完这些,辰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抱起又睡着了的锅巴进了屋子。

  石屋里的构造很简单,四面都是墙,角落里一张石床。

  给锅巴也造了一个小床,然后铺上被褥,把锅巴放在床上。

  躺在自己的床上,辰石轻轻的哼着调子也是渐渐入睡。

  …………

  望舒客栈的房顶,一个身穿着绿色衣衫的少年迎着月光而坐,他的周围散打着凛凛的冷锐之意,却在远远的看到了辰石的营地之后微微缓和。

  “辰石啊,真是好久不见了。”

第十二章 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