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宗维侠:你有过节,我还有过节呢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侠请回答!崩坏的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大侠请回答!崩坏的武侠世界

武侠 / 武侠幻想

72.1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2-21 21:09

书籍摘要: 近些年来,武侠世界的人物屡屡抱怨,觉着天道不公。同样是人,凭什么主角就可以头顶光环,各种装碑打脸,而反派配角不是牺牲品就是垫脚石?“我们不服,我们也想成为焦点!”“打垮作者独裁,我们要民主!”随着他们的觉醒,奔走,呐喊......积怨已久的武侠世界终于迎来了改变......“叮——武侠答题系统已开启,大侠请回答!只要参与答题,每个角色都能拥有改变命运的机会!”春回大地,各个武侠位面阵阵欢呼!......群像文,无主角,跟风问答流,这一次,请各位把焦点放到那些配角反派身上......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独孤玄关.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北极极光星.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本公子献头.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我,魔鬼筋肉人,异界的超级玩家在线阅读
传闻武功修炼到极致,可拳破山岳,脚踏沧海。 可你有没有想过,武功是真实存在的吗? ...... 一个诡异、邪门的世界,无法理解的神秘事件,随处可见的未知存在... 在这个世界练武,我们要遵守以下的条例: 1、在练武期间,必须保证巅峰的专注力、执行力,不得出现任何差错! 2、在授武前辈或者师傅不在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不得练武! 3、如果所修炼的武学已经到达自身的极限,务必立即停止一切练武举止,休养三天时间方可外出活动。 4、如果得到来历不明的武学,在该武学无人修炼过的情况下,请勿贸然修炼! ...... 穿越而来的梁胜,一款前世的游戏机,成为了他在这个黑暗乱世的唯一依仗。
饺子超好吃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源武侠在线阅读
元历末期一千零一年,星辰异位,异星天降,随着此异象出现的半年之后,人类发现自己的体内莫名出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此等力量的出现让这个世界,出现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动乱,足足统治一千年的元武王朝因此濒临崩溃。  元历一千零五年,当时的武林盟主龙玉霄,带领整个龙氏家族和其余云、鹤、玉、唐四大家族,推翻了元朝的统治。  龙玉霄就此称帝,霄龙王朝诞生。  龙历一百一十二年二月六日,二皇子龙夜冥夜袭当朝太子龙紫阳将其杀害,次日清晨年迈的龙武帝失踪。  一位来自未来的人,也在同一天来到了这个世界。
愿堂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干爹驾到,义父无双在线阅读
新书《万国修仙》求支持! 有的人混江湖,靠的是打打杀杀。 有的人混江湖,靠的是人情世故。 而老夫混江湖,靠的是儿女无数。 你们都以为老夫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但实际上老夫的精彩生活才刚刚开始。
铁炉堡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重生之九龙寨主在线阅读
【自荐新书:重生武林大至尊】至于此书,小生因经验不足所造成的毒点较多,无心再续。以后会以同样剧情,另开一本以了九龙寨主之名。 如果我说这本不是重生文,你们肯定不相信…… 没错,这就是一本重生武侠,讲述天才韩风穿越之后的雄霸故事。 酒在池中三分温,剑在江湖三尺长! 书友群:我不告诉你,嘤嘤嘤。
如空小小生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道中览古在线阅读
少年在凡尘的染缸中不断进步地故事!!!!
道亦有我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带着主脑混武侠在线阅读
一朝醒来,韩云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帮派林立的武侠世界,并且获得一个神秘主脑,从此开启了自己不一样的武侠生涯,首先要开始低调,然后开始横推。(本书后期的高武世界是七龙珠世界,主角韩云将会成为赛亚人卡利斯在龙珠世界混的风生水起。)
明天不在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在线阅读
新书《我修的是剑仙》已发,欢迎品鉴! 穿越了。 不是仙侠魔幻,而是武侠世界。 天下第一只是小目标,长生久视才是真挑战。 如何打造武学盛世?如何从武侠走进仙侠? 一个穿越者的无敌之路,长生之路! 群号1109185903
青梅把酒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当派在线阅读
据考证,历史上的武当派祖师张三丰张君宝和少林没什么关系,师父也不是觉远大师。 公元1281年,南宋灭亡的第二年,元朝至元18年,忽必烈在位的第22年。 故事就从这一年的二月开始,少年张君宝准备跟师父前往大都全真教祖庭之一长春宫。
白马出淤泥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下山成圣在线阅读
上一世的方莫是一名盲人 这一世的方莫却生得一双灵眸 妖邪乱世,圣人不出,百家折剑,诸侯并起 纷乱的天下,谁主沉浮 污我眼者 我方莫愿一剑斩之
输笔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大侠请回答!崩坏的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宗维侠:你有过节,我还有过节呢

  元朝末年,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各地群雄争相起义,逐鹿中原。

  当时江湖上传有一柄屠龙刀和一把倚天剑,说得刀者即为武林至尊,能号令天下,唯得剑者方能与之争锋。武林各大门派为了一统江湖,争霸天下,莫不对这两件宝物垂涎三尺。彼此之间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从而掀起阵阵腥风血雨,江湖再无宁日。

  ......

  这些山由远及近,一重一叠,披着素玉般的白雪,倚在天的怀抱中。随便一座山峰,都是高耸万仞,像一把锋利的宝剑直插蓝天里去,险绝异常。

  在群峰之间的有座驼峰,上方地势平坦,而两面却都是陡壁,岩石上下的缝隙里.到处长着枝桠弯曲的野生杂木,看来极像巨人身上的粗毛。想要到此处来,只能不辞辛苦先花个几天时间,爬上积雪不化的前峰。所以只要派兵驻守这山隘设立关卡,以驼峰为基,就成了易守难攻的天险。

  五百多年前传入中土的摩尼教,历经磨难之后,转战西域,在万山祖庭的昆仑山终于寻到了驼峰这理想的栖息地。仓皇西迁的数万教众圈地立坛,落地生根,在其地势平坦处建立了大云光明寺,以供奉圣火。随后数十年,摩尼教门徒数量剧增,声势日益壮大,此地便被江湖中人称作“大云光明顶”,摩尼教也改称为“明教”。

  (这些就不能省略吗?对不起,系统规定,剧情引导必不可少)

  此时已是八月,山下是秋高气爽,但望向远处高耸入云的座座山峰,积雪更是终年不化,宛若戴着一顶白毡帽。光明顶上一片片风格迥异的建筑上仍旧覆盖着点点斑白,好似衣服打上的补丁一般。

  “魔教教徒听好了,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你们已经被我们六大门派包围了!”

  明教总坛前的光明广场上,服装各异的明教教众有的立着,有的坐着,但无一不是脸上写满了担忧。他们身后的寂没高塔中,高高堆起的柴堆正熊熊燃烧着光明圣火。

  前方三面,尽是此次参与围攻六大门派的高手,山下的仇敌人头更是数也数不清。明教教众已是穷途末路,退无可退。

  自前任教主莫名其妙消失后,教中便四分五裂,光明使者、四大护法、五散人,各玩各的。偌大的明教直接成了一盘散沙。随后他们就遭到了六大门派蓄谋已久的围攻,危难之际,众人都纷纷回防驰援。

  六大门派高手尽出,攻势太猛,破去前山坐忘峰天险,攻上光明顶后,明教便已是强弩之末,垂死挣扎而已。

  但,众人都不肯放弃,誓死守卫在光明圣坛寂没之塔前。

  在六大门派不讲武德的车轮战下,声望最高、武功最强的白眉鹰王殷天正也败下阵来。

  一时之间,正道一方呼声震天,反观明教众人各个都是垂头丧气。

  “如今还有谁人可抵挡六大门派锋芒啊?”布袋和尚说不得此时也不说笑了,拍手疾呼。

  “放屁,放屁!若不是你们内讧,搞得元气大伤,轮得到这些人猖狂吗?”五散人之一的周癫破口大骂道,却牵动了内伤,剧烈咳嗽起来。

  独眼龙彭莹玉劝道:“颠子,都这份上了,计较这些有用无用......”

  “放你娘的臭屁,你这只眼睛都叫那个小娘皮刺瞎了,还在这里帮腔!”

  三人正要吵作一团,却听见一声爆喝。

  “够了!”杨逍正闭着眼打坐疗伤,也听不下去了,平息怒气后才道:“你们这样吵吵闹闹有什么用处?还影响鹰王和本座疗伤。”

  周癫还想发作,听得后面一句也闷了声,心道看在鹰王的面子上,不与你这姓杨的计较了。

  “正道威武!”

  “杀光魔教的人!”

  “烧了他们的教主牌位!”

  就在这时,正道一方传来几声尖锐的叫嚣。

  明教众人眉头齐齐上了几道黑线,应声看去,只见为首的一个矮小老者纵身而出。

  他轻飘飘地落在殷天正面前,轻薄不屑地说道:“我姓唐的跟你殷老儿玩玩!”

  “这姓唐的好不要脸,尽想着趁人之危!”

  不只是明教教众在非议,就是正道一边也有不少人心中不屑。这崆峒派久居塞外,实非我中原人士,虽然同列为六大门派,但行事作风却是相当不讲究。

  若是由少林峨眉来,自然不会如此。

  “唐文亮即便是赢了,也不免落下口实,他日为江湖中人笑话。”

  正道一方想着,却没料到,那白眉鹰王即便受伤了也不是谁都能拿捏的。

  他两条鹰眉一振,一套犀利无比的鹰爪擒拿手,没几招就直接折断了唐文亮的两条大腿骨,随手扔到一边去了。

  “我轻敌大意了!该死的殷天正,搞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唐文亮拖着两条腿,一边痛呼咒骂一边向着崆峒派的方向匍匐爬去。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你们师叔扶回来!”

  五老中的老二宗维侠看不下去了,这崆峒派的脸都被丢光了啊。

  不过这殷天正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种伤势下还能伤得了老三。

  “二哥,二哥,你要替我报仇啊!”被抬回来的唐文亮苦着脸道,“不是三弟我武功不精,实在是,实在是这白眉鹰王阴险狡诈,假装负伤,然后,然后就偷袭我......”

  宗维侠弓着背脊,强忍自己心中的怒气,低下头和颜悦色道:“好了,三弟,刚刚我都看在眼里......你放心吧!”

  抬起头来,看向崆峒派弟子时,那张脸黑的可怕。

  “抬下去!”

  宗维侠抚着额,脸上写满了无奈。

  宗维侠一向沉默寡言,他抬头望向殷天正,什么也没说,但其愤怒不言而喻。

  殷天正知道,唐文亮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但这宗维侠却是不可小觑。

  “秃”的一声,一块石子高高飞起,径直射向殷天正,正中他的额角,顿时鲜血长流。

  众人都是一惊,然后才听见宗维侠铿锵的声音:“白眉老儿,今天我就跟你算算总账。”

  “他奶奶的,又搞偷袭,崆峒派上下都这德行是吧?”周癫气得直跺脚。

  明教众人多有不忿,但却无可奈何。而正道一方虽也有闲言碎语,但碍于老大们都没发话,也不敢多说什么。

  “既是除魔卫道之事,就不分什么上流下流。宗大侠,做得漂亮!”虽然年近四十但仍旧风韵犹存,只是常年板着一张司马冰霜脸的灭绝师太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宗维侠正要痛下杀手,没想到武当二侠俞莲舟却站了出来。

  “宗兄,殷教主已身受重伤,再打下去也是胜之不武。殷教主与敝派也有过节,不劳烦宗兄再动手,就交给我罢!”

  “你有过节,我还有过节呢!”宗维侠冷冷看着俞莲舟,寻思着武当派和殷天正的“过节”,俞莲舟肯定是会放他一马的。

  但这不是宗维侠要的结果!

  “让我先打他三拳再说。”

  俞莲舟觉得好气又好笑,摇摇头道:“殷教主已经身受重伤,哪里经得起宗兄三记神拳。”

  “哼!”宗维侠指着殷天正道,“我知道你武当念旧情,我崆峒卖这个面子。但他废了我三弟两条腿,我也折他两条胳膊,不过分吧?”

  “这......”俞莲舟一时有些语塞。

  这时,就听见灭绝师太冷声道:“俞二侠,我们不远万里到这光明顶上,是来干嘛的?”

  她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手持着那柄通体银白的绝世宝剑,虽未出鞘,但也是光彩夺目。

  “我只想送大家四个字——”灭绝师太面向正道一方,大声喝道,“除恶务尽!”

  尚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的部分明教成员,听到这四个字,也是心中一凛。他们齐齐望向灭绝师太,不约而同地在心中咒骂:

  “死尼姑,活该没人要!”

  “要赶尽杀绝是吧!祝你生儿子没屁眼!”

  “呜呜呜,娘,我今天恐怕要死在这里了,早知道就不来这里当厨子了......老尼姑,真是歹毒无比,愿你火化必爆舍利子,而且还是两颗!”

  一直摆着苦瓜脸保持沉默的少林派空智大师也不能再继续沉默下去了,见时候也差不多了,再斗下去也毫无意义。这些明教教众,上至左使护法,下到伙夫帮厨,脸上都写满了“死”字。

  他一抖降魔杵,瘦小的个子却发出洪钟一般的号令声来:

  “华山派和崆峒派各位,请将场上的魔教余孽一概诛灭了。武当派从西往东搜索,峨嵋派从东往西搜索,别让魔教有一人漏网。昆仑派预备火种,焚烧魔教巢穴。”

  吩咐五派后,他又双手合十,面露慈悲,对着众少林弟子道:

  “少林子弟各取法器,诵念往生经文,为六派殉难的英雄、魔教今日身死的教众超度,化除冤孽。”

  好家伙,杀人、放火、毁尸、灭迹、超度、扬灰,一条龙齐活了!老秃驴路子就是广!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魔教之人作恶多端,落得如此下场,也是理所应当。”

  满脸都写着嫉恶如仇的空性横眉怒目地叹道,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明教和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但实际上,空性常年窝在山上修炼武功,这次只是前来度化这些罪孽深重的痴愚之人罢了!

  空性操起禅刀,正准备动手,其他人也都握紧了手中兵刃,蓄势待发。

  明教一方众人四目相对,知道真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却一齐挣扎爬起,除了身受重伤无法动弹者之外,各人盘膝而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惟光明故。

  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万事为民,不图私我。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他们就跟着面色苍白但仍旧气度非凡的杨逍念起了经文来。

  “魔教就是魔教,死到临头都不知悔改,尽搞些旁门左道!”灭绝师太见状,更感气愤,就准备拔剑亲手砍下杨逍那贼子的头颅。

  六大门派众人也要按计划行事,一直藏在人群里的褴褛少年正打算动身,站出来阻止这一切......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