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9、黄药师:我吹箫给你们听

  宋远桥、宋青书父子联手对上黄药师,也是极为吃力。

  宋远桥的功夫,在神雕世界中,最多也就一流顶尖水平,还远不及黄药师这种成名日久的大宗师。

  三论华山,唯东邪之名常青。

  略微交手之后,宋青书才明白,即便是五绝中最弱的,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而想要胜过他,更是难于上青天。

  黄药师是何等聪明之人,无需宋远桥父子多言,大概已猜出他们的目的。

  一场比试的输赢无足轻重,这两个人不是什么恶人,但他也没有必要帮助他们。

  他叹了口气,取出腰间的玉箫,轻轻吹奏起来。

  “若是你们能够听得懂,这场比试,就算你们赢了。”

  宋青书眼前一亮,悉心倾听起来。

  初时曲声潇洒飘逸,中段哀婉凄凉,最后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孤独,无悲无喜的孤独。

  黄药师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可以说他是这个时代的鬼谷子。

  只是为人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性情孤僻又护短。他的朋友真的不多......

  混了这么多年,也就遇到过杨过,结为了忘年之交而已。

  同为五绝级别的高手,他和其他人从来就不是一路。

  洪七公求的是“正义”,周伯通求的是“及时行乐”,一灯求的是“解脱”,裘千仞求的是“名利”,欧阳锋求的是“天下第一的权势”,黄药师却很迷茫。

  他不知道求的是什么,因为他所求的注定无法实现。

  阿衡之死,是他永远的伤。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只盼梦里能了相思肠。

  他唯一的软肋就是黄蓉——他和阿衡唯一的纽带。

  尽管口口声声说着“我辈逍遥人,逍遥来也逍遥去”,但不还是心系早已作了母亲的黄蓉,不远千里偷偷地赶到襄阳来,一起抗击蒙古大军的入侵。

  他是个真正孤独之人,从肉体到精神层面上的孤家寡人。孤独也是他的魅力,或许黄药师就该如此,在一个残月当空的夜晚,耳边响起一阵悠扬的音乐,一个稍纵即逝的身影。

  他在夜月下,独自立在桃花岛的礁石上,吹奏着碧海潮生曲,而他的眼中却写满了迷茫。

  妻子在世时,他尚且有归处,如今却是再无安歇之所。

  宋青书读懂了他的孤独,他最想见的恐怕只有那个明慧的女子。

  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他的心事仍然还是那“相思”二字。桃花岛上灿烂依旧,他的心中却已沧海桑田。

  “不思量,自难忘。”宋青书不禁吟出了苏轼的那首江城子中的一句。

  黄药师看了他一眼,萧声渐止。

  宋青书轻轻擦拭了眼眶,拱手道:“前辈,如今仙人降世,可见世间当真是有神鬼存在。前辈和尊夫人未必日后就不能相见。”

  鬼神之事,黄药师最是不信。

  可眼前种种,却又让他不得不信。

  他点了点头:“你们想要什么......又能告诉我些什么......”

  信息交换,这是宋青书对付黄药师的办法。

  在得知了关于仙人的一些信息后,黄药师显得有些激动,输赢对他来说真的无所谓,如果开口认输就能够换来和阿衡见上一面的话,或许他会毫不犹豫地跪在地上。

  就在他道出“甘拜下风”四字之时,虚空中兀自出现一副画面,正是最后一个比武场,张无忌对战杨过!

  宋青书心中一动,两个世界的主角之战,有意思了!

  他的怀疑正在渐渐被证实,他们所在的书中世界,并不只有一个。而每个世界原定的主角身上,都有一种无形的气运存在,也就是常说的主角光环。

  但不知为何出现的系统,打乱了原本的剧情发展,改写了这些世界的时间线。

  譬如光明顶上出现的答题,就让张无忌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他虽然仍旧学会了乾坤大挪移,可明教教主却成了杨逍。

  这也意味着,任何一个人物的命运,都是有机会改变的,哪怕原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配角龙套!

  宋青书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是被命运垂怜的,获得了穿越者的外挂。但如今看来,杨逍、鲜于通之流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们所做的,可以说都是掠夺了主角的一部分气运。如果主角的气运最终消散殆尽,他还会是主角吗?

  反过来想,如果他宋青书盖过张无忌的风头,将他的气运尽数抢夺过来,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就成了主角?

  这些猜想,都是基于穿越者所带来的记忆。

  虚空中投影的画面,同样也出现在了另外六个比武台的半空中。

  “过儿!”小龙女惊呼一声,目光凝重。

  周芷若心中暗自道了声“是无忌哥哥”,自是不敢声张。

  丁敏君见她全身贯注的样子,又要嘲笑一番,却被灭绝师太恨恨瞪了一眼。

  独臂神雕大侠杨过仗着宽阔的玄铁重剑,姿态潇洒。

  张无忌随手擦了把脸上的灰,客客气气道:“杨大侠,比试这就开始吧,便由在下领教一二。”

  一开始进来,三人并没有急着开打。杨过心思敏捷,先向二人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张无忌知之不详,便由殷天正捡了一些重要的与他说明。

  杨过听后喟然一叹,如果他再年轻个十几岁,遇到这事一定会一争高低。可如今他只想和龙儿厮守后半生,无心过问世俗之事了。

  “少侠请罢!”

  杨过浑身真气鼓荡,空袖无风自动,他感受到了这平平无奇的黑炭少年身怀绝技,不敢小觑。

  殷天正立在一边儿,他本是想以二敌一的,可张无忌却说如此不合江湖规矩,将他请到一边儿去,要和对方一对一。

  殷天正白眉一挑,中气十足地喝道:“好外孙,输赢无所谓,你可得小心。”

  对于杨过身上的武学,他一把年纪了,也没啥好惦记的。之所以如此选择,自然还是为了张无忌。

  如果早知道曾阿牛就是张无忌,殷天正绝不会轻易向杨逍低头的。后来他渐渐摸清楚了,光明顶上杨逍的阳谋。

  如果没有仙人的介入,或许成为明教教主的应该就是自己的好外孙?

  他身负明教至高武学乾坤大挪移,又是谢逊的义子,自己的外孙,明教教主之位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想必阳教主在天之灵,也是这个意思,否则杨逍这么多年了都没找到的乾坤大挪移秘籍,怎么会被自己外孙误打误撞就学到了最高层?

  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知晓这些事情后,殷天正不得不多留一手。

  杨过作为后起之秀,身兼众家之长,若无忌能够战胜之,又能获得一门外功绝学,他的武学境界还能再上一个档次。

  “砰!”

  二人交了一掌,并无花里胡哨的招式,就是纯粹的内力比拼。

  深蓝色的真气与赤红色的真气在二人掌间四溢出来,煞是好看。

  须臾掌分,两人各退几步,却是不分高低。

  “这小子好强的内劲!其内力至阳至纯,尤胜于郭伯伯和我,恐怕就连一灯大师都有不如。”

  杨过想起他出现时,是侍奉在老道身边的,便又问道:

  “少侠,你可是张真人的传人?”

  殷天正抢道:“他老人家虽是我外孙的师公,可他这一身本事却非他所传授的。”

  杨过点了点头,空袖晃动,浑身凝练一股凄凉的意境。

  “少侠,当心了!”

  张无忌自然不敢大意,方才那一掌虽然打得平分秋色,但二人俱都是试探。

  杨过这架势,使得自然是他自创的绝技黯然销魂掌。

  张无忌全力运转九阳神功,对于盗版乾坤大挪移之妙用,欺负内力弱于自己者尚可,但要对付杨过这样的大高手,却是有些华而不实了。

  “吼”的一声,杨过的头顶之上以气劲凝出一张鬼脸,场上顿时充满了凄凉哀伤之意。

  武功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就不再是招式的比拼,而是武学意境的压制。这黯然销魂的意境一经释放,就连观看的众人心中都不禁感到一阵伤感之意!

99、黄药师:我吹箫给你们听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