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牢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终宋在线阅读

终宋

历史 / 架空历史

349.9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2 23:59

书籍摘要: 终宋一朝都未收复燕云,终宋一朝皆被外敌欺侮……南宋将亡之际,那些终宋一朝都没能达成的伟业,他要做到。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1. 终宋李瑕

    李瑕

    男主

    第1章穿越初

    私人飞机失事,借尸还魂,穿越大宋兴昌4年,牢中初始

    第2章活命的机会

    牢中被暗杀,入狱有隐情,骨刀杀死囚,面见聂仲由

    第3章出狱

    自由换自由,出狱见杭州,九死一生去敌境,开封走一遭

    第4章自杀小队

    死囚,俘虏,少女,小偷,大傻,官爷

    第5章途中

    伪装商队,一路西行,钱塘当涂,学外语

    第6章长江水匪

    路遇小鬼,官寇勾结,水匪劫船,刺剑杀敌,跳船保命

    第7章歹毒的冠军

    江中追击,链绞鱼鹰,冠军意志,跋涉而归

    第8章学好数理化

    梦醒谈话,做题索敌,偷袭匪寨,暗中学习

    第9章小良塘歼水匪

    狭路相逢,生死搏命,立冢祭奠,再次起航

    第10章庐州城初遇

    进庐州城,见陆凤台,寻高氏人,知现局势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小朋友你是否很多问号.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移星换斗回天返日.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我要一步一步当赵高.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在线阅读
李正在长安因为太笨被赶出书舍,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当他解开了九章数术,破解了阴山战局,整个长安的人都在找他…… 诗文,数术,医术 李正在长安成名。 五姓招揽,帝王邀约,皇子拉拢。 风光正当此时,李正却在众目睽睽之下避世不出。 …… 房玄龄:“李正,朝中形势严峻请你出山吧。” 李淳风:“李正,我把推背图送你了,请你出山吧。” 程咬金:“李正,突厥和吐蕃又打来了,赶紧出山。” 李世民:“李正,朕的大唐好像要亡了,请你赶紧出山。” …… 李正淡然说道:“别吵吵!我的铁路快造好了。” 本书又名《我真的没钱守护大唐江山了》
张围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召唤猛将:我要当皇帝在线阅读
大梁历387年夏,梁国西北数州遭遇百年大旱,因官府赈灾不利,致使西北数州饿殍遍野,流寇四起。 故事从孙浩获得了“年签系统”开始…… ———— 三国? 水浒? 隋唐? 秦汉? 春秋战国? 五代十国? 这些到底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已经退位的太上皇孙浩,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搞清楚! (群:480869196)
酸奶酪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皇朝青甲在线阅读
一支宣笔,成就功名,走入仕途。 一把青剑,化身书生,踏上血路。 步甲裹体,是为民。 青甲披身,是为将。 一笔在手,是为官。 一剑在手,是为侠。
流连山竹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在线阅读
我是叶君。 重生异世夏国,成了夏国三皇子。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奈何实力不允许。 我太难了! 普通群:661021365 vip群:1059452835(弟子以上加)
梵如风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家相公是穿越者在线阅读
“相公,有人欺负奴家!” “敢欺负我家娘子,好大的胆。男的押送皇宫净身房,女的留下给我娘子当使唤丫头。”
画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宋末风雨之白衣天下在线阅读
梁山首位当家人白衣秀士王伦,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后世的历史传承,从此逆转人生。没有无来由的兄弟情义,没有想当然的好运和爱情,一切只能靠他的双手去一点一滴的完成自己的宏图霸业。
逆旅夜雪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诸天从拯救大明开始在线阅读
崇祯结局一条绳,瞻基守成斗蛐蛐。 赵九称臣擅长跑,高粱河畔有车神。 玄宗荔枝败家子,世民女婿遍天下。 皇叔奔波爱蹦迪,祖龙只恨死太早。 宝玉巨婴长不大,女儿国里逞英豪。 虎啸龙吟惊天地,万古长青照汗青。 既然你们都不行,那就我来改天命! 逆天改命,从拯救大明开始。 PS:书友群:499189519。
上善若无水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乡镇医院的技术骨干穿越到了贞观八年,成为了初唐大恶霸程咬金的三儿子。 那时天很蓝,李渊还在大安宫中孤独地养病, 长孙皇后还好好的。 秦琼为了儿女,还在挣扎着活在世上。 李承乾的腿也还没瘸,武媚娘也还没有成为武才人。 李明达还是个萌萌达的小机灵鬼。 当他们遇上了程家老三程处弼后。 命运,都滑向了另外一条历史的超车道上。
晴了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国士无双在线阅读
明亡后,朱氏南逃,身后二十载乱世。 吴三桂之后人归于南诏,张献忠旧部荟聚川蜀,郑家扶保遗明,满清虎踞辽东…… 关宁铁骑中有一骠骑,占据中原,立国大埥。 其麾下宁荣二公开府一甲子之际,四夷未平,山海皆有余烬,一旦死灰复燃,立时遍地烽火狼烟! 是为,此世红楼。 甄玠看着面前一只破碗。 忽想起前明太祖。 不知他,是否曾笑着回忆起最初时,那只化缘的碗。
第三谦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牢房

  这是一间牢房,关了三个人。

  一缕微光从高墙上的小小气窗透进来,昏暗中,能看到脏兮兮的茅草上有一截断掉的指头。

  前世今生都名叫“李瑕”的少年开口向狱友问道:“你是说,他的这根手指头是被我咬下来的?”

  “是,你可够狠咧。”

  应话的是个精瘦矮小的青年,贼眉鼠眼的样子,身量小得好像是能从栏杆中间穿过去,可惜不能真的穿过去。

  这青年名叫白茂,自称是个很厉害的大盗,有个诨号叫“白毛鼠”。

  李瑕不知道白茂所谓的“很厉害”是多厉害,倒记得小时候看《西游记》里面有个白鼠精十分漂亮,但眼前的这位白毛鼠的相貌却非常有碍观瞻。

  值得一提的是,“白毛鼠”白茂肯定没听说过《西游记》,因为他说现在是“大宋兴昌四年”。

  李瑕回想了一下,前世从未听说过宋朝有什么兴昌的年号,对此颇感疑惑。

  但更多的情况白茂说不上来,这个很厉害的大盗对外面的事似乎所知有限。

  二人正在讨论的那截断指属于牢房中的第三个人,是个看起来很凶恶的大汉,名叫吕丙雄。

  这吕丙雄骨架奇大,在外面的时候或许是个魁梧的大汉,只是如今在牢房里饿得瘦到只剩下一副骨架。

  因吕丙雄右手的食指被咬断了,被带出去包扎了一下,刚刚才回来,此时正坐在那假寐,不声不响的。

  李瑕打量了吕丙雄两眼,从身体样貌判断,对方至少在牢里呆了半年。

  至于自己为什么咬断人家的手指?

  不等李瑕想清楚,白茂已经绘声绘色地讲起来。

  “吕大哥不过是想跟你快活一把,要我说,你让他弄一弄也没甚打紧嘛。他要是想要弄我,我定是答应咧!呆在这牢里闷都闷出鸟来。话说,你可真是够狠的,死咬着他的手指,被打成那样都不松嘴。我闯荡江湖这么久,你这样的小官人也是少见。”

  白茂说到这里,李瑕大概已明白发生了什么。

  自己把吕丙雄的手指头咬下来的原因,该是为了“清白”二字。

  却听白茂还在喋喋不休。

  “最神的是,明明看你都被吕大哥活活打死了,人都已经没气了,死得透透的,竟还能活过来,真他娘的神咧。”

  他一拍大腿,兴奋之情不知如何表示,于是掰起臭脚用力搓起来,嘴里还“神咧神咧”地啧啧不停。

  李瑕揉了揉额头,也觉得这事确实是有点神了。

  他本来是一个现代人,因飞机失事意外身亡,莫名其妙竟穿越了,一睁眼就在这个臭哄哄的牢房里。

  另外,失事的飞机是他的私人飞机,可见他对此事极为遗憾。

  一开始,他心底还报着某种期待,隐隐盼着整件事也许是某个综艺节目的恶作剧、最后这个牢门打开,外面是一个拍摄棚。

  但理智告诉他这种期待显然不可能,身体都不是原先的,必定是穿越无疑了。

  花了小半天,现已打听清楚,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昨日入狱,昨夜因故与狱友发生了打斗,被活活打死,自己则借尸还魂。

  到现在,他还没机会看看自己长什么样,竟值得吕丙雄想做出……那种禽兽之事。

  毕竟这牢中没有镜子。就算撒泡尿,大概也不能照得出来。

  不过能看出这是一具年轻、修长的身体,营养不错、肌肉均匀,原主的家境和教养应该都不差,只不知为何会流落到牢狱里。

  李瑕也向白茂旁敲侧击得打听过自己入狱的原因,对方只是翻了个白眼表示不知,接着又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嘻笑道:“我哪知道?看你这样,许是勾搭了哪家小娘子私奔吧。”

  这回答显然不着调。

  此事大概只能向狱卒慢慢打听了,李瑕表面上还算镇定,心里却十分不适应。

  这牢房不见阳光,又不通风,空气中闷中一股脚臭与屎尿混合的恶臭,环境脏乱,周围几间牢房中还传来病人的哀嚎,哀嚎声又像是能化成气味,带给人一种尸体腐烂的感觉。

  更危险的是,同个牢房里的狱友被咬断了一根手指头,还能善了不成?

  吕丙雄虽然一直闭着眼假寐,李瑕却暗自警惕,他斟酌了一会,正想开口向吕丙雄说些什么……

  忽然,外面有动静传来。

  “叮叮铛铛”的钥匙碰撞声响,几个狱卒举着火把,引着一个官差走了进来。

  李瑕转过头看去,借着火把的光亮看到了另外几间牢房的情况。

  他所在的牢房靠在走廊西边靠后,前面的东边牢房大部分都是关了十几个人,越往后越少。

  说明,他这个只有三个人的牢房算是待遇较好的。

  不过,也许待遇越好刑罚越重呢?

  见到狱卒们领着官差进来,所有囚犯还是有气无力地趴着,没人爬起来大喊冤枉,显得颇有素质。

  那官差脚踩皂靴,不紧不慢地走过长廊,直到里边才开始往左右的牢房里扫视几眼。

  “上差,这边就是关死囚的牢房了。”

  “我可不是死囚。”白茂忽然插嘴应了一句,往栏杆上一趴,赔笑道:“刘牢头,啥时候我再……”

  “闭嘴。”那刘牢头忙喝断了他的话,有些谄媚地向那官差道:“上差,这人是个偷儿,手脚伶俐。”

  李瑕听说自己所处的这是死囚牢时就留了心,又看那官差的模样。

  只见其人三十岁左右,神情冷峻,眼神锋利,看起来颇为精干。浑身气势不小,仿佛是什么大官,但看衣饰,也只比狱卒稍好一些而已。

  引路的刘牢头则是拿着火把照向李瑕这间牢房,却不是要看李瑕,而是照向了那一直盘腿坐着假寐的吕丙雄。

  “上差且看,那厮便是吕丙雄。”刘牢头道,“去年五月,他与一妇人私通,被对方丈夫撞见,杀了对方丈夫,及其父兄。他是空手,那三人拿着菜刀、柴刀。”

  吕丙雄闻言,睁开眼看了他们一眼,也不说话。貌似嚣张,其实却缩了缩脖子。

  那官差目光一扫,淡淡道:“瘦。”

  只说了这一个字,他似乎对吕丙雄失去了兴趣,正要转头,忽然又是目光一凝,问道:“这断指是怎么回事?”

  刘牢头指了指李瑕,道:“这小子昨日刚送进来,夜里就发生了斗殴,把人的手指头咬掉了。”

  “怎不给他们换间牢房?”

  刘牢头低下头,眼珠子左右一溜,附耳向那官差低语了几句,声音很轻。

  李瑕已凝起心神,紧盯着他嘴型,听着那一点点轻微的声音,隐约感觉最后有几个字似乎是“活不过两天”。

  那官差似乎讥笑了一下,不再看这边,转身走向下一间牢房。

  下一间牢房就是李瑕的西边,原本昏暗中看不清晰,李瑕一直以为是没人的,此时狱卒将火把探进去,他才看清原来隔壁关着一个人。

  “喂,庞天䘵,起来!”

  却听“叮叮铛铛”的铁链声响,一个大汉翻了个身坐起来,似因被人打搅了睡眠十分不耐烦,喉咙里发出“嗬嗬”声,有些骇人。

  火光下,此人敞着胸膛,露出浓密的黑毛,身形如熊,脸上满是刀疤。

  “上差且看,这就是庞天䘵了,喜欢烹食人肉,烹了临安府十一人,两个月前捉拿归案,还杀了四个官差……”

  这庞天䘵看起来有些许迟顿,盯着火把看了一会,这才转头看向狱卒们,眼中凶光毕露。

  李瑕看了一会,又转头瞥了吕丙雄一眼。

  本来他还觉得吕丙雄是个凶恶大汉,但和隔壁的庞天䘵一对比,吕丙雄就显得十分柔弱了。

  至于白茂,已经蹲到了牢房的另一边,离西边的邻居远远的。

  那边,差官走到了庞天䘵的牢房前,道:“我叫聂仲由,两月前就是我协助钱塘县衙把你捉拿归案。”

  庞天䘵嘶哑着声音道:“你过来,老子弄死你。”

  他汉语说得并不利索。

  聂仲由道:“你想活命吗?替我办件事。”

  李瑕已悄然走到离他们最近的角落,还默默观察着聂仲由的表情。

  只见聂仲由依然神色冷峻,让死囚办事、放死囚活命这种违法乱纪之事,在他眼里好像也稀松平常。

  庞天䘵道:“老子为啥要替你这狗宋人办事?”

  聂仲由道:“你弟弟在我手里……”

  李瑕才听到这里,刘牢头已经向他这牢房这边走来,指着他道:“崽子,往那边去!上差办案,你在这凑什么热闹?死东西。”

  李瑕于是起身,走到牢房另一边,在白茂旁边坐下。

  远了这十多步的距离,许多具体内容已听不清。

  最后只隐约听到庞天䘵道:“老子想想。”

  ~~

  这个小插曲过后,聂仲由和狱卒们离开,牢房又安静了下来……

  李瑕整理着脑子里乱糟糟的思路,又觉得有些事有些地方不对劲。

  他沉吟着,向白茂轻声问道:“平时这牢里有人生病,都是带出去找大夫看吗?”

  “那当然不是。”白茂道,“我们是什么人?哪有那样的好命?”

  “那他?”

  “吕大哥不一样,许是外面还有相好的使钱咧?”

  白茂说着,又向吕丙雄赔笑道:“是吧?吕大哥,要我说,你和李小哥这事就翻篇了呗?”

  吕丙雄这才睁开眼,看向李瑕,开口道:“小子,我明明打死过你一遭,你竟又活了,这是天意。既然我俩同坐一间牢,又都是要砍头的。这样,我也不想着寻你弄快活了,剩下的日子睡个安稳觉吧,有啥仇怨就算了,怎样?”

  李瑕目光微凝,想了想,道:“好。”

  “好,你小子够狠、运气又好,我服气。”吕丙雄慨然道:“往后大家都是同蹲一个牢的兄弟。”

  “好。”

  “爽快。”吕丙雄咧开嘴一笑,仿佛了结了什么心事。

  白茂又是嘻嘻一笑,拍掌道:“这就好,往后我们仨同坐一间牢,合该好好相处。吕大哥要想快活,寻我好咧。”

  “滚开……”

  气氛似乎就此和睦起来。

  这天傍晚,牢里没有放东西吃,据说这里一天只放一次吃的。

  李瑕本期待着或许有人来探监,但也没有。

  气窗里的光线越来越弱,终于陷入黑暗。

  入了夜,牢中没有火烛,只有一点点月光,勉强能看到人的轮廓。

  吕丙雄已倒在茅草上睡了,过了一会儿,有轻微的呼噜声响起。

  李瑕也在茅草上躺下,感受着饥饿以及这个新的世界,思忖着自己成了一个死囚又该如何脱身。

  ……

  夜深。

  吕丙雄那轻微的呼噜声渐渐停息。

  他悄然翻身而起,从身子下面摸出一根锋如匕首般的骨头碎片,向着李瑕所躲的地方狠狠地扎了下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