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姚远之窥见未来

行者姚远之窥见未来

九戒戒九 著

都市
类型
2021.08.29
上架
18.1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第一章 远遁三千里

  如果能预见未来,那我能不能改变未来?

  ----------------------------------------------------------------

  海清省境内的109国道,一路蜿蜒着向西、伸向远处的巍巍昆仑山脉。

  姚远开着车,心事重重,眼睛肿的厉害,像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身边的姑娘李清正没心没肺的跟后座的两个乘客聊着天。

  姚远听着三个人的对话,心里默默念叨:“她下一句话应该是:本姑娘哪都不去啦,就待在酒店晒太阳!”

  车上的三个乘客聊的开心,畅想着到达拉萨后各自的计划。

  坐在副座上的李清大长腿往车座上一盘,马尾辫一甩,嘴里说的斩金截铁:“本姑娘到了拉萨后哪都不去,就待在酒店晒太阳!”

  开车的姚远的心再次收紧,眉头也皱的更深。

  旁边一辆红色的桑塔纳呼啸着从左侧逆行超了过去。看着前面远去的那辆车的蓝色牌照,一个血淋淋的场景一下子就撞进姚远的脑海。

  定定神,双手把紧方向盘,把那辆帕杰罗越野车开的小心翼翼。

  就好像是前面路上有什么未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会一头撞上去。

  国道在前面转了个弯钻入了树林,姚远脚不自觉的已经搭上了刹车踏板。

  果然,还没等车转过弯去,旁边的李清已经尖叫了起来。一场惨烈的车祸就眼睁睁的发生在不远的前方!

  刚刚超过去的那辆红色桑塔纳,又在逆行超车,车越过道路的中间线,对面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至。

  尖利的刹车瞬间响起,红色桑塔纳想并线回来,却早已来不及。

  “砰”的一声巨响后,碎片飞溅。两辆车撞到了一起,巨大的冲击下,桑塔纳的车头几乎被完全撞碎,发动机都已经掉落在路上。

  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当两辆车终于静止不动,四周一片安静。只有依旧滚烫的发动机上冒出了缕缕的蒸汽,在零落的现场发出呲呲的声音。

  姚远的脑子里就“嗡”的一声,不由自主地一脚跺下了刹车。

  巨大的撞击声也让姚远的车里安静了片刻,紧接着坐在后座的贾礼亮嘴里大喊着:“我靠,赶快去救人!”说着就跳下车,向着对面的车祸现场跑去。另一侧他的妻子段小红也连忙下车追了过去。

  姚远无力地靠坐在驾驶室里,没有动,也动不了。

  他不用过去看就知道,那位桑塔纳的司机已经完了。司机无力的向后仰倒,濒死的面孔上,那个绝望的眼神、那大口大口冒出的粉红色血沫。这个场景就在昨晚的梦中出现过,不差丝毫!

  那个血腥的场面给了姚远极大的刺激,以至于他对梦中的这个场景记忆深刻,就连辆红色桑塔纳的车牌姚远都能丝毫不差的背出。

  而这一切刚刚发生,对姚远来说却像是镜头回放。是昨晚的那个感觉真实、又漫长的梦境,又在现实中一一重演。

  昨晚的梦境一一呈现,分毫不差的出现在现实中,姚远从早上的疑惑、到震惊、到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四肢瘫软无力。

  怎么会这样?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是不是还在噩梦里没有醒来?姚远狠狠地用手掐向自己的大腿,一阵疼痛让他脑子稍稍的有点清醒。

  跑过去的贾礼亮在妻子段小红的搀扶下,穿过马路走了回来。李清连忙迎了上去:“贾哥这是怎么了?”

  段小红回答:“没事,他就是有些晕血。”

  晕血的贾礼亮手脚不听使唤,在段小红的搀扶下费劲的往车上爬。段小红接着说道:“太惨了,那个桑塔纳的司机怕是凶多吉少,救不回来了。”

  一辆救护车闪着凄厉的警报声,从远处驶来。

  姚远的神志却渐渐清醒,迅速开动车辆接着上了路,车开的很快,像是在逃跑、想要逃避些什么东西。

  姚远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辆行驶在轨道上的列车,唯恐车会出轨,可是又怕它不能出轨。身上的每个汗毛孔好像都在收紧。

  从今天早上开始,一梦醒来的姚远,像是丢了魂一样。当他发现每一件事情都曾在梦境里出现过,就觉得有点懵。

  从早上开始,一个个景象、一个个场景,一一被现实印证。早上酒店服务员的问候声、早点摊上的老板的一举一动、乃至开车上路后的路边风景,一样样跟昨晚的梦境重合。

  感觉现实中的一切,就像是在给描红本上那一个个的空白,逐一填充上颜色。

  直到刚才那个刺激的一幕出现,桑塔纳司机用生命再现出一个血腥场面,才让姚远终于确信昨晚那个梦境的真实。

  “这特么的叫个啥啊?重生?穿越?可是也不像啊?难道算是预见未来?”开着车的姚远逐渐镇定,心里也开始活动。

  “十年啊,一晚上整整梦到了以后十年的生活?”姚远回忆着、心里慢慢默念着。

  车上一直很安静。离开了车祸现场,大家都没有说话。

  “远哥,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对劲?有什么心事吗?”李清在一旁的副驾上,关心的看了过来。

  “没有、没有,我可能也有点晕血。”姚远敷衍着,随口回答。

  “哦”李清转过头去,瞬间又反应了过来:“不对,你根本就没下车,怎么会晕血?”

  .......

  此时是2010年8月22号,姚远离开京城已经将近一周时间。而现在,他正和几个乌合之众走在青藏线,去往拉萨的路上。

  分割线

  --------------------------------------------------------------------------------------------------

  --正文

  第一章开车远遁三千里见了黄河不死心

  就在一周前,也就是公元2011年8月15日,姚远离婚了。

  领完离婚证,离开民政局,姚远开上车,车门一关,头也不回地向西离开了京城。

  那时天将正午,京城上空却像是被扣了个黑锅底,天气阴沉沉的仿佛是到了夜晚。天空中乌云密布,正酝酿着一场大雨。

  汽车收音机里主持人磁性的嗓音,反复提醒着人们不要外出、不要进山、不要在低洼地带逗留。

  关掉收音机,西方天际线上有一丝光线好像在指引。姚远向着那一丝光线的方向,一路向西开车就离开了这个城市。

  三十岁的他一事无成,如今更好,家也没了。离了婚净身出户。收音机里放着一首经典的老歌。摇滚教父崔健在里面嘶吼地问着: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好吧,一无所有,这就是当时咱们的主人公姚远的状态。

  越野车穿山越岭,一路向西。西面的夕阳刺得人睁不开眼,放下遮阳板,带上墨镜,高速路两边一个个城镇乡村被甩在后面。

  一个巨大的蓝色路牌从风挡前一晃而过,姚远不自知的笑了一声:“这就到黄河了?”就算到了黄河也没有准备停车。

  V6发动机运转着,那种平顺的驾驶感觉让他舍不得停下。

  天越来越黑,车灯渐渐亮起。车灯照耀下、夜里的高速路仿佛突然热闹了起来。

  路边的、路中间的、路面上的各种反光条五颜六色。硕大的货车被灯光打扮的像是一座座移动的宫殿,远远看过去一串串的灯火通明。

  姚远降下车窗,让夜风吹进来,风里夹杂了些水汽,水汽里又有一些土腥,“可能这就是黄河的味道?”姚远不死心、不想停车,只想沿着黄河一路向西开下去。

  新修的高速沿着黄河一路向西。姚远不想吃饭,不想喝水也不想休息。他想试试自己开车的极限。

  姚远的爱好不太多,抽烟、喝酒、钓鱼。抽烟烟瘾不太大,两天一盒的样子;喝酒酒量不太行,每顿半斤上下;喜欢钓鱼却总是没有时间。

  如果开车算是爱好的话,那这可能就是他人生三十年来最喜欢的事情了。既然离了婚没人管,那就好好做一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黎明前的黑暗里,姚远咧开嘴笑了笑,像是有了一个目标。

  天亮了,兰州的指示牌远远的出现在前方。兰州这个地名代表的那碗拉面,给了姚远巨大的诱惑。“一清、二白、三绿、四红、五黄。”不禁自言自语念出声来。姚远咽了口口水,他还是没有停车,依旧向西开去。

  头已经有点昏沉了,长时间的驾驶加上水米未进,意识好像有些恍惚。西部的阳光更加炽烈一些,隔着车窗都能感受到那种灼热。越野车在冷清的高速上追逐着自己的影子。

  前面就是海石湾服务区,马上就要出甘肃进入青海了,姚远再一次车开进服务区。偌大的服务区空空荡荡没有几个身影。

  服务区的厕所里着一个个旅游景点的海报。姚远站在小便池前,抬头盯着前面一座寺庙的照片。大幅照片里寺庙的金顶在透亮的阳光下熠熠生辉;随风飘扬的经幡仿佛带来了喇嘛的梵唱。

  呆立了半天,心里默默念了一声:“已经够远了,不行就到这里吧,就到这里,休息一下。”

  几乎是十八个小时的连续驾驶,除了每隔五六百公里加一次油,当中几乎没有停车,没有休息、没有吃饭,姚远把他的三菱车开到了西宁。

  领完离婚证十八个小时后,姚远把车停在了XN市清真大寺的前面,这里距离京城海淀民政局1700公里,自己都想不通自己在抽什么疯,反正他就是这么做了。

  下了车,发现腿脚有些发软。赶紧找家餐厅吃点东西,羊杂汤配上两个烤的金黄的面饼子,姚远吃的香甜。就是拿筷子的手有些略微发抖。

  吃完饭找了一家宾馆,特地要了一个带浴缸的房间。满满的放了一大池子热水,泡澡!

  泡完澡平躺在柔软的床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疲惫瞬间漫了上来。只是临睡前,不知为什么,嘴里不由自主的骂了声:“傻逼。”

  两年的婚姻生活,没有孩子,如今回忆起来只有一地的鸡毛。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好吧,那可能不是爱情,也许只是荷尔蒙的冲动。

  不知什么时候,两情相悦突然变成了相看两厌,离婚也就是顺理成章的选择。在姚远的朋友里,他不是第一个做出这样的选择的,不知什么时候离婚已经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在西宁的一家宾馆,姚远睡得昏沉,睡得香甜。

  酒店的工作没有前途,已经工作了六年,当上了餐厅经理,但是还是没有前途。每天早晚两头班的工作没意思透了,黑西服、斑马裤一穿,走在富丽堂皇的中餐厅里,看上去人五人六,但终归到底还是个伺候人的差事。

  工资不高不低,日子过得不温不火。眼看着周围朋友有开公司的,有出国挣钱的,姚远也想出去闯一闯,但又下不了决心,他知道一旦离开酒店那个环境,脱下那身黑西服,他是啥也不会,什么都不是。

  酒店工作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中餐厅的服务员个顶个的漂亮,尤其是那四个领位,身材高挑相貌出众。

  这就是餐厅经理的福利了。不忙的时候,总爱站在餐厅门口跟那几个姑娘瞎聊。而那几个姑娘也愿意没事陪着经理插科打诨。

  两头班的中间,几个人也总爱一起约着出门逛逛街,吃吃饭。说说笑笑间好像有一种暧昧的东西,倒是解乏又解闷。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姚远的苦恼在于媳妇的性格。婚前媳妇的爽利火辣性格,渐渐变成了飞扬跋扈。而以前他最欣赏的媳妇身上干脆利落的那股子飒劲儿,在婚后变成了说一不二、蛮不讲理。

  当媳妇在甜品店里偶遇到了自己的老公跟一个漂亮女子说说笑笑、眉来眼去后,不由分说的一个耳光就结束了一段婚姻,同时也扇飞了姚远的那没前途的工作。

  当着下属面,被打了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姚远实在是没有脸面再穿着黑西服,在餐厅里吆五喝六。不顾餐饮部经理的挽留,直接辞了职,离开了那家酒店,也结束了几年的餐饮生涯。

  西部的空气很是干爽,窗子没有关,有风吹进房间,窗帘被风吹起来,床上的姚远睡得正熟,有鼾声响起。

  距离是会对人心理有一些影响,比如一个事件分别发生在身边,或者3000公里外的地方,对一个人的感受会很不一样。

  一般来说距离越远,影响越小,哪怕是这个事件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夜间抽风跑到三千五百多里地外的西宁,姚远睡得那么香甜,那么没心没肺。仿佛离婚这件事像是西宁到北京的距离一样,相隔已经是那么遥远。

  他是被楼下的夜市给吵醒的。

  宾馆位于大新街,夜幕降临,楼下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熙熙攘攘。卖百货、服饰、玩具的各种摊贩,摆满了整条马路。各种小吃烧烤琳琅满目,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烤羊肉串的摊子正在楼下,烤肉的香味从窗子里直接钻了进来。

  姚远一骨碌爬起来,双手用力地搓着脸。半天才醒过神来,探头向楼下看去。看到带了小白帽的伙计,也看到了长长烤炉上那一串串美味烟火气。

  穿衣服出门,从车上拽出两个小瓶二锅头,顺手装在裤兜里。想了想又觉得不够,伸手又拿出两瓶。姚远兜里揣着二锅头,晃晃悠悠的从停车场往街里走去。

  坐在马路边。面前的矮桌上一斤手把羊脖子,一碗羊肠面,外带一盘西红柿洋葱拌的小凉菜。姚远懒得用酒杯,举起手里的小瓶二锅头,扬脖就是一口。

  蓝色的酒瓶举起来,厚厚的瓶底折射出霓虹灯的五颜六色。放下瓶子,哈一口气,一大块羊肉沾满了辣酱塞到嘴里。

  远处一辆公交车刚刚进站,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姑娘,艳黄色的冲锋衣,深灰色的速干裤,身背一个硕大的登山包,脚步轻盈的穿过人群,走向了宾馆。

  “这走路姿势倒是挺好看,像是头小鹿。”姚远心里想着,眼睛一路追着那个姑娘,直到人影走进宾馆大堂消失。收回目光举起酒瓶,又是一大口灌了进去。辛辣的白酒味道,让他不由自主的咧了咧嘴。

  茫然,虽然不肯承认,但姚远现在的感觉就是茫然。人说三十而立,三十岁的他立没立起来,工作、家庭都没了。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姚远不愿意去想。

  净身出户,房子财产姚远根本就没争,统统给了媳妇,不对应该叫前妻。

  现在属于他的只有这辆三菱V73越野车,这辆车本就在他的名下,那是他三年前从一个朋友接过来的二手车。

  现金手里只有不到一万,一万块钱在京城生活支撑不了几个月,更何况现在是出门在外。

  身上倒是还有张额度是五万的信用卡,急了也可以用它来对付一段时间。这就是他现在的所有了。

  对了车上还拉着整套的渔具,分家的时候前妻别的没让拿,就坚决让他把这堆破烂拉走。说是又脏又臭,看见就烦。

  不能回父母家里,姚远跟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在姚远还不记事的时候,就把他扔在了京城,远赴大西北工作。姚远是从小被奶奶带大的,当中父母很少回来,直到他大学毕业,父母也到了快退休的年龄,才调回京城。

  长时间不在一起生活,让他们感情很是疏离,加上父母对他这个婚姻不太满意,结婚后姚远便很少回去。如今这个情况,他更不想回去惹老人的笑话,给自己添堵。

  手把羊肉配上小瓶二锅头很是顺口,不知不觉一瓶已经见底,顺手再拧开一瓶,回身叫了伙计:“把这个羊脖子给热一下,再来两个肉串、两个羊肝。”

  夜渐渐深了,灯火却更加璀璨,晃得人眼花。耳边熙熙攘攘的声音仿佛被什么隔开了些距离,夜风里有了些甜香,那是夜来香的味道。只是不知为什么,马路对面卖衣服的大姐总是看着他在笑。

  姚远离婚的第二天,远遁西北,醉倒在西宁夜市的街头。

楔子、第一章 远遁三千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