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雾!雾!雾!

雾!雾!雾!在线阅读

雾!雾!雾!

幽木123456

现实·人间百态·17.0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9-19 15:08

这是一个灵魂世界,世界的本源是雾,世界万物都是雾。人为了持续生活下去,必须通过与其他人交流才能获得存在感。存在感就是寿命,没了存在感,人就会变成其他的东西或者生命。这个故事讲得是Z君变成了“我”,“我”变成了“你”的人生意义探索过程。全文用的是一种象征示的隐喻。介绍下自己:我是一个写象征诗的人,这本小说有点象征诗的味道,只是比较长。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诞生 1

  在我生活的世界里最能打动人心的,是梦,可有多少梦,你还记得?他们像是美丽的气泡在阳光的照耀下,纷纷失去了色彩,但留下的水滴已汇聚成一条五光十色的音乐之河,写满了瑰丽的、诡异的、精彩的、令人兴奋不已或沮丧绝望的音符,他们时常给我提供生命宴席的各系各国美味,让我回味无穷。而我从未想过到头来最让人难忘的,却是我最后的梦。此刻,我在无边雾的冰封里,也不知道我荡漾的记忆中,哪些是真实、哪些是梦里萦绕,哪些是半真半假,或许这一切都不过是雾的呼唤。

  倘若说一切是真实的,那她定是一个少有人提起的世界,说起她,大家嘴上总说不感兴趣、或难为情,像个小妇人退避三舍羞于启齿,遇上有勇气认真聊上几句的,也是含含糊糊、闪烁其辞、不得要领,可大家伙其实关心得紧,经过漫长地摸索,我将和z君在那里遇到的情况细细说与大家听。

  雾弥漫在山峦、平原、大海、极地……甚至是花骨朵、贝壳、血液里,永恒且无处不在。天空除了几十粒星星发出微弱的光芒,再无其他,经过雾的吸收后,光芒趋近于无,黑暗亘古如此。回“家”的路上,层层雾像洞穴吸走大部分声音,寂静里,一棵树急剧缩小,树叶花朵树干树枝,树的一切都向内收缩,直至变成人,而Z沉浸在思索中,顷刻,那人像从地底钻出的一只鼹鼠,悄悄地溜走了。

  Z最近烦恼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被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苦苦思索不得线索,他问过一人教他联想回忆,“走投无路”的他只有遵从,在这条想起该事的路上,来回寻求一些线索,却依旧无果。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就像被狗尾巴草蹭了鼻孔内的毛发,在里面留下草种一般,蔓延绒绒的根。

  回家的路铺在“面”前,他不得不背负这苦恼的包裹前行,一阵“沙沙”声传来,一人忽然变成小丘,挡在他的回忆之路。Z也是从物变成人,对雾里人与物、物与人的互相转换早已见怪不怪。

  他身体有点虚,迫切需要找人来交谈,以获得可作为人的存在力,不然就会像变成山丘的人一样,最终被雾异化成物体或其他生物。于是,他索性放弃这无法达成的事。

  他寥寥一人,有个“家”、或是窝—一个生物、甚至是许许多多的生物所暂时变成的家,起初它是什么已记不住了,或许它由一艘船变成一个山洞……变成一个草庐,只知道现在是一个残破的大箱子,上面的布已被厚厚的灰尘盖地分不清本色。它就像前世的记忆一般,是一处模模糊糊不断生长的地方,冷静想来那里和它处也无差别,但他就是想在那里,随便它变成什么,总有个可赖着的地方。

  黑暗的轮廓隐隐约约在前方某处,无论是树木、山丘、河流、平原……都有不同的轮廓,仅以与其他区别,无论走到哪里,时间饥饿的长影深深萦绕在他的危机意识里,就像埋在大脑回路中的一根引索,随时能将脑球引炸。

  虽然在这影影绰绰的黑暗里,在别人眼中,他的分量不足一毫克,但他无时无刻不觉得,于自己而言,就是全部,即便只是一个人的轮廓,他也要尽力维持。然而事到如今,他全身上下都不安分,身体就像一个联邦,而州在联邦衰弱之时,纷纷要闹独立般,他清晰地感觉雾在不断抽离他维持人形态的稳定力—时间的粘力。

  虽是如此,可他尚有气力,雾就像一股慢性的有毒仙药,即使他不呼吸,也会钻入体内,补充体力,提供身体运转的能量,即便他全身被分解,只要时间尚有,雾都能使他复原。可若是时间到了,即便他身壮如牛,也会异化成其他生物或物品。

  他要前往人群聚集处-星地,通过与人交流给人留下印象,获得作为人的时间,Z也不知道这是何种原理,这是他所唯一知道的人抗拒雾而得以延续的办法,不过时间所获不多。

  他想奋力奔跑去寻找,因为他在看似紧要现在想来无关紧要的事上耽搁太多的功夫了。可他只能缓慢走着,因为星星的光芒过于微弱,他对任何路又都不熟悉。

  微风缓缓地拨动他的头发,头发也有生命力一般呼吸着浓雾,似乎在歌唱,想要脱离他,他为这种分离感深深不安,再不补充存在力,就可能要异化成非人的存在了。他加快脚步,气喘吁吁地爬到刚刚那人变成的小山丘,居高朝远处眺望,世界的轮廓浩浩汤汤、模模糊糊,像是一股磅礴的气流,又像巨大的蠕虫在吸吮黑暗的厚实,他局促的心绪稍稍得以缓解,却又更增了无力感。

  他有点慌张,杵在那里,心里像是有无边胡乱的思绪在疯狂地运转,难以找到一条获得充实的路。他知道这是无法取巧的,唯有找到那么一处地方。想到异化的结果,他内心紧张地要呼吸不过来,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他伤心极了,眼泪滴滴坠下。他很疲软,全身的肌肉都像是浸水的面粉,稠糊的一块。他很想有个人走过来拍一下他的肩膀,给他一个拥抱,哪怕是用手指头触碰一下他,让他觉得自己是一条鲜活的命。可他睁开眼睛,黑压压一片,连个声音也没有,唯有风不断地吹拂,仿佛他就要成为那股神秘的气流。他觉着自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婴儿,维持着生存本能。

  可他还得继续前行,过了一阵,他看到黑暗眯起了一条米粒大小的长缝,那应该是星地,那里应有人群聚集,就像夏日的灯泡垂钓飞蛾,是人得以存续的希望。

  他加快速度,在力乏的时候,终于到了星地。上空飘着10来个星星,大如蟠桃,小似豌豆,透过微弱的灯光,能勉强分辨出人的大概位置,至于要看清样貌,则近乎奢侈。他对长相毫无兴致,皮囊的好坏无足挂齿,在他眼中,人不过是精神食粮,是拉住溃散的平衡力。

  “噢噢噢噢”,声音在雾中已扭曲成极简的音调,微弱的欢迎声只持续了几秒。他明白这一点,低头看去,前方约莫两米处有两个人,一人躺着,一人坐着,更远处有几人,又或许是无法分辨的物体。

  他没有回应,不需要、也无法这么做,因为在雾里,一切都会变异,唯有深刻的痕迹,才能得以更久的持续,浅薄的声音只能成为雾寂静的养分。他取下绑在腰间的木板和小刀,在上面用力刻上一个“Z”字,递给对方。

  他接过木板,点点头。

  慢慢地,他感到头发似乎安分一些,异化的现象有所减弱。他知道是对方存了自己的印象,便增了存在力。

  他举着木板,大声地叫着“我是Z,是Z”,他想让更多的人注意他、记住他。离他最近的几个头慢慢转向他,缓慢地有如向日葵转向太阳,异化的现象已得以控制。他知道别人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抑或也是“哦哦”声罢,反而是木板上的字起了作用,对于这些他都不在意。

  地上冰冷,他寻了一处空地坐下,另外两人向他看来,他点点头,脑海里多了两个头的印象。

  一个看起来比Z瘦的男子把木板递给他,他是S,他接过木块就记住了S。S这个名字很常见,大部分人的名字就是一个字母或一个字,因为想让别人记住你名字的办法就是名字尽可能简短常见。S、Z之类的名字就是如此,最简单的当然莫过于1、一,毕竟一笔即可,且不用拐弯。

  他不知道说什么,陷入短暂的沉默,似肠胃在消化一个隔的尴尬。

  他们见Z也颇为喜悦,像是沉默的皱纹里爬出了几朵蒲公英,飘飘飞走了。他躺在地上,舒了一口气,在微寒的空气里,立刻化成一股白气融入雾中。虽有点儿疲惫,但他对睡觉抱有一种极大的恐惧—做梦就是自杀。

  他不知道梦何时醒来,更不知道醒来时是否还是人。比如在现实中,由于睡得太久而没了存在感,醒来时异化成一只蝴蝶,因为蝴蝶会忘记人的记忆,所以它理所当然认为自己一直就是蝴蝶而不曾为人,并没有异化这码事。然后经过漫长的时间,蝴蝶又异化成人,他竟理所当然觉得自己是人,不曾为蝴蝶,所以从人-蝴蝶-人的过程,以前的他都记不住了,就类似于自杀了一回,从感受、结果来说,做梦和现实毫无区别(与庄子蝴蝶与梦的辨证全然不同,仅是事实)。所以他是不敢睡觉的,怕万一醒来就丢了自己,而变成一个忘了现在的,将来的自己了,类似于睡醒后的失忆。

  A向他靠过去,递给他一块木板,上面写着:“我喜欢女人,可我只抓过一个,她就离开了,再也没见过。”他缓慢地摸木块,仿佛这木头有上面有他念想的某种神魂,又失望地将木块给了Z。

  他看后转给S,S笑了笑,刻上:“我喜欢酸甜的红苹果,它让人安宁,摸着则接近幸福,要是吃上一口,便会疯狂地流口水。”将木块转给Z、A,满脸享受,像是有一种神奇的滋味正在他舌头跳舞。

  Z也迫不及待地刻上:“我特想做的事,完全记不得了。”他将木块分别给A和S,期盼能获得帮助。

  他们没有回答,这让他有些失望,他觉得:他们的问题自己无法回答是应该被理解、可以原谅的,可对于他的事,他们任何同情的表示都没有,更不用说提供点善意的建议,就不近人情近乎羞辱了。

  A接过木板,又刻上:“听别人说,他们在那里扭动,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刻完后,他的右手在胸前上下起伏前行,来来回回好几次。

  Z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女人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就像橘林中的橘子,吃也罢不吃也罢。可他还是尽力地跟上A的节奏,却发现自己追赶的是一种全然的陌生,他无法回应。

  S接过木板,刻上:“苹果树在黑暗的树林里,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颗,不然就死在那里都值得。”他又看了一眼木块上的字,叹息了一阵,把木块给了Z。

  Z没有见过苹果,只是在语言层面,他能够理解这个词语,他不知道苹果的具体样子,听了S的介绍,只知道它是酸甜的。即便一个苹果摆在他眼前,他也不会有想触碰,更不用说吃了,再退一步,即便他吃了,也无法理解S的感情。他很想插上一句话,即便是一句空白无力的废话,可却发现他还是徒劳地找不到可以刻的“字”。

  他接过木板,没有任何思考,刻上:“我想要放弃那件事,可做不到。”

  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事上了,再也装不了任何其他多余的东西。可要认真说来,其实他心里什么也没有,只是在枉然地寻求一种理论上、记忆中“应该”极为重要的事情。虽然他也想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以便减轻痛苦,却发现压根做不到。

  ……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A一个劲地和他们说女人的好,甚至让他们和他一起去追求,可他们对此毫无兴趣。S一个劲地说苹果的好,想去找苹果树,他们对此无法理解。至于Z说的,他们则全然忽略般,没有接话。他们各说各话,谁也没有“赚到便宜”,Z很失落。

  正当Z要离开时,S把木板给了他们,写着:你们去前面找K,他有一个重要的秘密。

  他指着前方的虚空,那里有什么也没有。

  本来Z对S所说已经毫无兴趣了,可听到“秘密”二字,像是触动了他的心思,仿佛这二字与自己丢失的心事有所关联。

  “他怎么自己不去找,却一个劲地说苹果好?他又是从何处知道K有秘密的?这又是什么秘密?”Z有三点想问S,可他消失了,“也许他是变成雾、风这类无法察觉的东西,又或者他变成某处的一颗苹果树了。”

  略微思考了一下,A把木板给Z:“真无聊,你去找吧。”然后他就起身离开了。

  意料之中,除了对女人的胸脯感兴趣之外,Z很难想象他还有什么喜欢的。更何况找K不知道要多久,更不知道S知道k的方位的时候,K有没有发生变化或者去了其他地方,与K同名的人这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更不知K的模样,所以这是一件看运气的事,更不用说,它对增加时间可能毫无帮助。

  可他想去找K,因为他忘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想把它作为代替的安慰。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就不可遏制地狂喜:“K到底有什么重要的秘密。”仿佛这事真的成为他忘了的事,压在他心中的沮丧和失落缓减了许多。

  他朝着星地远处的人走去,有一人单单地待在那里,眼睛微闭、身体瘦弱,像是要散架:不久他就要异化。可他还是待在星地的周围,虽然他很虚弱,但眼神却很倔强,或许他自己也知道存活几无希望,可若离开这里,则是完全放弃。Z知道自己若不采取行动,也会像他一样。他不想忘掉仅有的记忆-那在昏暗的意识世界中微弱的火光,在时光的列车中,一闪而过的黑影。

  他觉得差不多该走了。因为他的“饭量”是局限的,在同一个人身上所能获得的存在感也有限,所以在无法获得更多的时候,不如早点离开,再留下也只是浪费时间。

  他没有告别,他们也没有挽留。不一会,当他回望星地的时候,视野里除蠕动的灰雾,就只剩下一点白星,仿佛巨虫临睡的一瞥。

  他抬头看前方,虽看不清轮廓,但山的坚硬对雾的柔和有一种极大的侵入作用,以至于这种静态的对峙,让他直觉远处有一座山,路两边巨树稀稀疏疏,时常能看见几个不速之客经过。天气微寒,但雾把温度异化了,他赤身在雾中行走,并无不适。

  “K的秘密是什么?是关于雾的?是关于获得时间的方式?还是关于星空的?”Z想知道答案。

  他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记忆被雾石化一般,虽然都堆在那里,却没有活性。“雾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天这么黑、为什么语言无法传递、为什么要异化、为什么很多东西都会变成人,为什么自己明明感觉自己活了很久却没有记忆?……”他有十万个为什么在追问着自己,可回应是无尽的沉默,他想起了苹果和**。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雾!雾!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