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崇祯十六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明世祖在线阅读

大明世祖

历史 / 两宋元明

178.8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01 23:59

书籍摘要: 崇祯十六年,大明江河日下,作为最末等的宗室,朱谊汐从西安开始中兴大明……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我是中国人.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我只是想你了.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王子白羽.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最后一个大帝在线阅读
魂穿明末,成为末世皇帝—崇祯。 明朝: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宇峰雨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穿越明末:我成了满清死敌在线阅读
大明崇祯九年! 内有天灾人祸,农民起义。 外有满清崛起,入寇中原。 穿越者李毅遭人算计进入边境战场,凭借高超箭术和超越时代的见识,萧凌云在战场上快速崛起,一步步成为满清死敌。
小龙珺翊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崛起,科技制霸!在线阅读
天启元年,看着摇摇欲坠的大明,朱易准备扶一把。 从此开启了华夏天朝新篇章…… 天启帝:“天下之人称工部所行之事为奇淫巧技,爱卿如何看?” 朱易:“皆是缪言,此乃科技,可以强国,是第一生产力,更是第一战斗力。” “清军骑兵厉害?无妨,铁丝网加三八大盖对付,打他娘的。” “鞑靼瓦剌人太多了?给你们配百尊火炮,轰他娘的。” “倭寇老巢太远?咱不是有钢铁战舰吗?开他家门口,轰他娘的。” “何为大明?日月光辉所照皆为大明。” “但凡不服者,通通碾成齑粉。”
大楼主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之后在线阅读
歪脖子树上,崇祯高悬。 山河破碎,大明亡国。 身为宗室子弟,当效仿光武,重兴社稷。 大明之后,再无大明。 大明之后,盛世中华!
青史尽成灰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小阁老在线阅读
站在你面前的是: 大明王朝的守护者,万历皇帝的亲密战友,内阁首辅的好儿子,十六、十七世纪全球首富。 控制吏部三十年的幕后黑手,宗藩制度的掘墓人,东林党口中的严世藩第二,张居正高呼不可战胜。 海瑞的知己,徐渭的东家,利玛窦的剃度人,徐光启等六位状元的授业恩师。 大明诗坛遮羞布,七百余种各学科书籍撰写者,两千七百余项专利的发明人,现代大学与科学的奠基者。 海外汉人的保护神,新航路的开辟者,大洋秩序的维持者,全球大型工程的承包商。 祸乱欧洲的罪魁祸首,德川家康的义父,塞巴斯蒂安的拯救者,一心为民的小阁老。 小阁老书友群:56471661
三戒大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不是首辅在线阅读
回到明末做首辅
恩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在线阅读
最近有很多谣言说我贺今朝就是个在大明基层送快递的,因为被崇祯皇帝裁撤,失业后心生不满而造反! 我贺今朝在此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我准备了项目计划书,要自主创业当皇帝了。 给你们透露一点内幕消息,这个计划书叫不满式创业,要投资的赶紧来,到时候朕封你当丞相,给你晋爵当侯爷,你们就等着升官发财,快来加入朕的创业公司! 李自成:“贺今朝你话说的挺好听的,但我总觉得自己活在他的阴影里!”
秋来2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奋斗在晚明在线阅读
中外乂安,海内殷阜,纪纲法度,莫不修明。  御倭寇,整吏治,一条鞭,万历六年的大明一副欣欣向荣之态。然而按照历史的进程大明帝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落日余晖......  然天不亡明,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宁修来到晚明,引领大明走向另一条资本兴国,工业强国的道路。  谁言明之亡亡于万历?资本迸发,工业崛起的大明再无遗憾!
一袖乾坤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登基吧!大王!在线阅读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南宋末年,天下大乱,有天命真人起于大漠,将入中国为天下主。 彗星坠落,赵泰苏醒,“我才是天命,统一天下我来!” 群臣:“大王,赶紧登基吧!大王!”
话凄凉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世祖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崇祯十六年

  崇祯十六年。

  正月初二,李自成陷承天府,号“奉天倡义大元帅”。

  三月,左良玉兵变,十万众掳掠武昌。

  四月,清兵去岁冬入塞,今无恙而返。

  其掠府州县城八十八,俘三十六万九千余人,获金万二千二百余两,银二百二十万五千余两,牛马等五十余万头,珍宝缎匹八万余。

  天下大乱时,陕西反而迎来了几年的太平光景。

  天蒙蒙亮,西安城笼罩在一片沉寂中,道路两旁,竟然不见一丝绿色,枝头的叶子,早就不知被何人撸去,填了肚子。

  道路两旁,行人面黄肌瘦,空荡荡的屋舍门窗洞开,进了风,显得越发的呼啸,恐怖。

  瘦小的少年,气喘吁吁地跑着,耳旁传来风声,吓得脚步更快了。

  而排成长龙,最热闹的,无外乎粮铺罢了。

  街面左拐,一处宅院。

  “咚咚咚——”少年敲了敲门。

  “进来吧,十三,我都看到你了!”

  “宗主!”少年嘿嘿一笑,小步而入。

  满是绿苔的围墙,破洞的大门,深邃的水井,以及水井旁的一位青年。

  “宗主,昨个五六位大夫去了军营,都说是脚气病,很难治。”

  “哗啦——”青年掬了一股水,不顾严寒,直接洗了洗脸,露出一张枯黄色的脸庞。

  鼻梁高挺,眉目清秀,唯独脸颊陷入,双目无神,已然是营养不良多年了。

  “我知道了!”

  朱谊汐点点头,满脸的振奋。

  机会终于来了。

  “汪——”倚靠门柱的黄狗,无精打采地叫唤了声,算是打了招呼。

  “吃吧!”朱谊汐浑身一激灵,跨入房中,寻摸了许久,才找到两张菜饼,大冬天,也不必担心馊了。

  与了他一张菜饼,少年带有些许惊喜满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朱谊汐,慢条斯理地吃着,又撕下些许,喂了喂脚下的黄狗。

  “宗主,您自己都吃不饱了,怎么还养狗啊!”十三嘟囔地说道,滴溜溜的眼珠子,看着黄狗两眼放光。

  “这?这是我父母留下的唯一家当了,也是家里最值钱的!”

  朱谊汐无奈道,摸了摸狗头。

  可不是吗?如今斗米两百文,肉就更贵了,黄狗二三十斤,得值多少钱?

  环顾四周,朱谊汐苦笑不已:“就这个破院子,也是别人不要占来的,小黄可不得是最值钱的?”

  “嘿嘿!”十三点点头,目光明亮道:“您说的没错,等咱们断粮了,小黄就是最后指望了。”

  “汪!!”黄狗腾起,恶狠狠地看着十三。

  得亏朱谊汐安抚,不然就得咬几口了。

  “十三,你知道这是哪的宅子吗?”

  “哪的?”十三疑惑道:“反正比我时间长。”

  “这是锦衣卫千户所宅子。”

  朱谊汐四处望了望,瞧着阴森森的布置,不由得笑道:“多亏了当今圣上,才有了我的容身之处啊!”

  “宗主,你说,咱们以后咋办啊?”

  十三畏畏缩缩地走过来,锦衣卫的大名,谁人不怕?即使管不到他们这些的宗室。

  “西安看来是待不住了,孙督师去年打了败仗,手底下都是新兵,守不住的,只能去汉中躲躲。”

  朱谊汐双手靠背,满脸悲哀道:“大明,危在旦夕啊!”

  以穿越而来的记忆来看,崇祯十七年,也就是明年,李自成就会打入北京,崇祯自缢身亡,大明亡国。

  而,可以肯定,在这之前,西安肯定是破了,毕竟是“大顺”的国都。

  “宗主,咱们没钱没粮,怎么去汉中啊!”十三苦恼道:“总不可能乞讨着去吧,您可是郃阳王奉祀呢,得有体面。”

  “如今,也就只有你当我是宗主了。”

  朱谊汐摇摇头,苦笑不已。

  谁能想到,堂堂的秦藩——

  的郃阳郡王的奉祀后裔、奉国中尉,竟然沦落到这等地步,真是悲哀啊!

  朱谊汐刚附身时,都怀疑前身都自我催命撒谎,连自己都骗了。

  然而,事实如此,堂堂的大明宗室,一贫如洗。

  期待中的朝廷供养,免费吃喝,谁知道竟然是镜花水月。

  自崇祯元年,他么的朝廷就不发宗禄了。

  而且,这还是在起义繁多的陕西,崇祯十六年,十六年,得亏前身能撑到现在,这还真是要命。

  关键,日后也没指望了,不到一年,大明就得完犊子了,身为宗室,福没享受多少,还被连累身死命亡。

  而十三,同样隶属于宗室,只是家徒四壁,因为没钱贿赂秦王府长史,拿不到爵位,连大名都没有。

  嘉靖时宗禄负担太大,进行宗藩改革,郡王无子,即使是亲弟弟,也无法继承爵位。

  但支系却不能断了香火,所以安排近支继承其奉祀,以低爵成为旁支宗主。

  镇国、辅国、奉国将军,镇国、辅国、奉国中尉,代代以絳,到了底层奉国中尉,就不再絳了。

  而作为最卑微的奉国中尉,被朝廷欠饷那是常有的事。

  宗禄一年拢共两百石,嘉靖之后,施行六钞四粮,也就是宗禄发下,六成宝钞,四成粮食。

  宝钞等同废纸,擦屁股都嫌硬。

  每年宗禄,真正只有八十石。

  这大明,亡与不亡,对他这样的底层宗室来说,毫无差别,只是,大厦将倾之前,欠的债得要回来啊!

  十六年的宗禄,怎么也得要回来。

  “宗主,您就穿这身?”

  十三瞅着朱谊汐这般模样,不由得说道,随即,不待其吩咐,就小跑一阵,直入其房间,拿出一套旧的皮袄。

  说着,其就伺候朱谊汐穿戴起来,干瘦的小手,轻轻抚平褶皱,恭敬异常。

  翻看皮袄细看,里面尽皆破洞,外面的毛皮也脱落泰半,朱谊汐苦笑道:“这衣裳,还不如不穿。”

  “麻衣暖和,里面才杂着鸭毛呢!”

  “宗主,这是您的体面!”十三倔犟地说道,一副不容置疑的表情。

  “今天可是有大事,可不能耽误咯!”

  皮袄不保暖,朱谊汐又忍不住,往里搭了一件麻衣,这时,他不由得想起后世的八旗子弟,哪怕穷困潦倒,也得讲究个面儿。

  如今,也轮到自己了。

  “秦军中,脚气病真的到了难以救治的局面?”

  朱谊汐再次问道。

  “昨个请了五六个大夫,街头巷尾都传着呢!军中肯定瞒不住了。”

  十三忙道。

  朱谊汐点点头。

  不一会儿,只见稀稀拉拉的一群人,约莫有十几个,高矮瘦,唯独无一个胖字,都极尽所能穿上好衣裳,但却依旧强差人意。

  “见过宗主!”

  哗啦啦的拜下,一个个毕恭毕敬,无论老头少年,都不例外。

  这些人,都是郃阳郡王这一支的后裔。

  朱谊汐望之,眉头一皱:“前几日,商量着不是还有二十来号人吗?怎么又去了五六个?”

  “宗主,朱老三前两天饿得慌,实在经不住,就去府衙前议论了几句朝政,去牢里吃食了。”

  十三忍不住说道,满脸羡慕,

  “宗主,其他几个,都出了西安城,去了汉中,带着几张饼,去那里讨吃食了。”

  其他人也不由得说道,满脸的凄苦之色。

  “走,今日定然讨要回来咱们的钱粮!”

  朱谊汐摇摇头,看着这一群貌如乞丐的宗室子弟,不由得面目凝重。

  显然,大家都不相信可以要回来欠粮。

  堂堂朱家子孙,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可悲可叹,谁让他们生在陕西这个火山口呢?

  他们这一支,或者说,西安所有的宗室,都是第一代秦愍王朱樉创建的。

  就是那个死后遭受朱元璋痛骂:“尔虽身死,余辜显然”、

  “观尔所为,古所未有,论以公法,罪不容诛”等等的秦王。

  当然最有名,就是这位秦王正妃,乃是王保保的妹妹,传说中的“赵敏”。

  陕西自崇祯元年以来,就根本没发下过宗禄,秦王殿下衣食无忧,他们这些底层,就悲催了。

  “走,咱们要账去——”朱谊汐抬起头,鼓起气势,说出了这句话。

  “要账去——”中尉们打起了精神,参次不齐地喊着。

  朝廷欠了他十六年的宗俸,朱谊汐觉得,再不要回来,就得便宜李自成了,死,也得是个饱死鬼吧!

  大明亡了不要紧,钱粮可得要回来。

  十几个奉国中尉,在朱谊汐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西安城中有两条十字交叉的交通要道,形成了东、西、南、北四条大街,通向东、西、南、北四座城门。

  北大街以东,则是辉煌的秦王府,规模宏大,几占西安八分之一的地方。

  以西,则是府衙,省衙,以及总督衙门等所在。

  昔日热闹的北大街,此时寥寥几人,面容枯槁,街面店铺几乎都是半掩开着,最为人多的,反而是粮铺。

  咕噜噜——

  “走——”耳旁响起一片响声,朱谊汐忙不迭让众人快跑。

  “咱们去哪?”

  “总督衙们!”

  朱谊汐坚定地说道。

  “宗、宗主,那可是孙总督啊,手底下好几千丘八呢!”

  十三哆嗦着说道。

  “正是因为孙传庭,我才来敢要债!”

  朱谊汐微微一笑,满脸自信。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