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在线阅读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石三

仙侠·古典仙侠·352.5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8-09 17:52

万古八荒第一神挂!上溯三层世界,最巅峰律令!……三年前,天空坠落三个生灵。西岭秦王得其一,横扫六国统一西岭。南荒大周武曌得其一,纵横南荒十九教,登顶第一。孙长鸣亦得其一,三年过去了,碌碌无为,毫无变化。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这三年前捡到的小泥鳅,原来竟是世间最大的外挂。而且一路开挂,绝不刹车!………………我本来想用的书名:我家老二是巨物。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活不过三年

    孙长鸣有一个秘密,三年前他捡到了一条从天而降的泥鳅,这是一条很特殊的泥鳅,自己的魂魄可以附在这条泥鳅的身上在水中四处游走。

  他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怕村里的人把自己当做妖怪给举报去山中的仙门,而仙门又派出仙人把自己当妖怪给除了。

  他不知道在三年前的同一天,天上还坠落了两个生灵,一头受伤的巨大白猫坠落于西岭秦国,秦王亲自入秦岭将其迎回咸阳奉为护国神兽,三年间白猫联合秦王东征西讨灭六国统一大半西岭。

  另一头神火朱鸟则坠落于南荒大周教,大周教弟子武瞾深入大泽历练巧遇朱鸟,三年后武瞾横空出世,先败大周教护法长老,后败大周教主,随即纵横南荒十九教,未尝一败震慑南荒,令大周隐隐成为南荒第一势力。

  不过,没人知道三年前的那一天,天上坠落的并不是两头生灵,而是三个!

  只是比起凶焰无双的白猫跟朱鸟,这条泥鳅太弱了!弱到都没有人发现,那一日从天而降的是三个生灵。

  ……

  “哗啦——”

  村边的一条小河里,经过了三年的修养,小泥鳅终于不再病殃殃的,甩动尾巴钻入了河底。

  孙长鸣蜷缩在河边一个树洞里,他的魂魄操控着小泥鳅,在河中寻找着。

  今天太阳落山之前,是上缴“活命税”的最后时刻,错过了接下来半个月,孙长鸣和妹妹不会有一粒米,只能活活饿死。

  这里是距离村子最近的河流,不知道已经被人搜寻了多少次,可是这里最安全,更远的水域中,有许多凶狠的水怪,小泥鳅太弱了,过去会被一口吞掉。

  小泥鳅越潜越深,光线变暗,越来越阴冷,孙长鸣在陆地上的身体,也跟着直哆嗦。

  太阳逐渐偏西,孙长鸣心里焦急,游进了一片水域,忽然感觉到一丝温暖,孙长鸣大喜,连忙搜寻起来,河底某处发出一团淡淡的黄光。

  一只河蚌张开了,里面有一枚小小的珍珠。

  小泥鳅原路游了回去,孙长鸣到河边收起小泥鳅,装进了随身的葫芦里。

  然后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抽出腰上一柄小刀,一头扎进河里。一股阴冷的感觉让他全身收紧。

  游到了河蚌的位置,左腿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回头一看有一条巴掌大小的凶鱼,狠狠咬在了自己腿上。

  孙长鸣没空理会,这里已经是他的极限,多耽搁一刻,都可能被冻得僵硬,永远的沉在河底。

  他一刀插进河蚌中,抓了珍珠就走。

  身体越来越僵硬,那种阴寒已经透入骨髓,孙长鸣拼尽了全力向上一跃,双手终于扒在了河岸上。

  他筋疲力尽的从河中爬出来,全身哆嗦不停,脸上一片苍白。

  他手里紧紧攥着那颗珍珠躺在地上,太阳的光芒也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好一阵子,孙长鸣才缓过来,身体恢复知觉后,低头一看,凶鱼还咬在自己腿上,咽着自己的鲜血。

  孙长鸣用小刀把凶鱼撬下来,从破烂的衣衫上撕下来一条包扎。

  随身的葫芦里,忽然传来一阵悸动,孙长鸣拍了拍葫芦:“这些东西有寒毒,不能吃的。”

  这几天小泥鳅可能是馋肉了,总是想要吃这些河里的凶鱼。

  孙长鸣摊开手掌,黄豆大小的珍珠,是自己和妹妹接下来半个月食物的着落,对了,还得算上小泥鳅的。

  可是葫芦里的小泥鳅还不安生,传来一阵阵悸动,用力撞着。

  孙长鸣有些奇怪:“你能吃?”

  孙长鸣用小刀切下来小小一丝鱼肉,丢给了小泥鳅。很少的一点,应该不会致命,它吃了苦头,就不会闹了。

  小泥鳅一口吞了,却没有像孙长鸣预料那样冻得全身僵硬,反而变得更有活力了,在小葫芦里闹腾,还要再吃。

  “嗯?”孙长鸣看了看凶鱼,难道这一条能吃?

  他切下来一丝,犹豫一下丢进嘴里,刚嚼了两下……咔咔咔,牙齿打架,咚一声直挺挺倒在地上。

  忽然从小泥鳅身上,传来了一股暖流,散入孙长鸣的四肢百骸,驱散了身上的寒意。

  孙笈疑惑的看着小泥鳅,又切了一丝鱼肉丢给它,小泥鳅三两口吃完了,还是没什么事。

  这一条凶鱼只有巴掌大小,可体型也是小泥鳅的十几倍,它竟然一点一点全部吃完了。

  孙长鸣两手一摊:“没了。”

  小泥鳅还不肯罢休,继续撞着葫芦,孙长鸣索性将它放了出来,小泥鳅扭着扭着,将地上凶鱼的鱼鳞、牙齿、内脏一点点的全都吃了下去!

  然后,终于满足了,小小的身子盘成了一团。

  跟条蛇一样。

  然后,那种熟悉的暖流,又从小泥鳅身上传来,和上一次不同,这股暖流没有散去,而是在孙长鸣的身体内游动起来。

  每转一圈,周围环境中的那种阴冷,就会减弱一丝,孙长鸣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忽然,他一拍脑袋:“晚了。”

  太阳眼看就要下山了,他飞快的将小泥鳅装进葫芦里,抓起小刀往村口跑去。

  ……

  破破烂烂的村子外面,几个衙役冻得直哆嗦。

  其中一个大小眼的衙役踢着脚边的石头,抱怨道:“这绝户村还真是个邪门的地方,太阳还没落山呢,怎么就这么阴冷。”

  班头道:“否则怎么会叫绝户村?进了村子的人,三年死光都成了绝户。”

  有个读过几天书的衙役叹气道:“这地方活命税是最低的,搬过来的都是可怜人啊。”

  大小眼讥笑道:“这世道谁能管得了别人?”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又道:“我看不会有人来了,头儿,咱们走吧,这鬼地方多呆一会儿我觉得减寿三年。”

  班头对绝户村也有些恐惧,略作犹豫就答应了:“好……”

  衙役们正在收拾东西,一个瘦弱的小男孩从村子里飞奔而来,手里举着一颗珍珠:“交税、交税……”

  衙役们暗骂一声倒霉,读过几天书的衙役道:“太阳还没落山。”

  衙役们瞪了他一眼,只好停下来等着。

  孙长鸣跑得气喘吁吁:“还好赶到了。”心里也有些奇怪,今天好像跑得快很多。

  班头取出一只天平,一边放上孙长鸣的那颗珍珠,另外一边放上粮食,最后两边平衡。

  班头从粮食里抓出来三把,将剩下的丢给孙长鸣。

  剩下的粮食只有小小的一袋,孙长鸣暗叹一声,这是“规矩”,可是心中仍旧愤懑不平,自己拼死拼活换回来的粮食,自己和妹妹还不够吃,凭什么这些衙役还要吃拿卡要?

  大小眼凶横的瞪了他一眼:“怎么,不服气?”

  村里的一个老人赶紧出来,拽住了孙长鸣,陪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差爷别跟他一般见识。”

  说着,把孙长鸣拉了回去。

  “哼!”大小眼怒哼一声,和班头一起收好了东西扬长而去。

  老人长叹一声,摸了摸孙长鸣的头:“阿鸣,忍一忍,你要是出事了,你妹妹怎么办呀。”

  孙长鸣低下头,但目光中透出几分不甘。

  ……

  村子边缘有一座塌了一小半的房子,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吮着手指头坐在破门槛上张望,看到孙长鸣的身形,她兴奋地冲出来:“哥!”

  憨妹冲撞——发动!

  孙长鸣笑着张开双臂,然后在妹妹跳起扑进怀里的那一刻……突然躲开了。

  叭叽!

  “哇……”

  妹妹哭声很洪亮,摔不坏的,这丫头从小就格外的皮实。孙长鸣笑了,这几年两人八成的口粮都进了憨妹的肚子,孙长嫣肯定是村子里最壮实的小孩。

  每天兄妹情深的迎接哥哥,都把孙长鸣撞得生疼。

  孙长鸣跟她说了,她很认真的记下了,第二天起床就忘了,兄长出门后,她就坐在门槛上吃手指,给人感觉一天的等待,就为了怼亲哥这一下。

  “哇……哇……坏哥!”憨妹扁着嘴,眼泪下雨。

  孙长鸣拿出粮食在她面前晃一晃,哭声戛然而止:“吃的?”

  孙长鸣将粮食交给她:“煮饭吧。”孙长嫣双手捧着粮食,很虔诚的进屋了,对于憨妹来说,坏哥坑妹,是这世界上第二大罪过,第一大罪过就是浪费一粒粮食。

  小小的破屋,炊烟升起,时间不长一锅粥便煮熟了。

  孙长鸣坐等开饭,深深地吸了一口食物的香气,憨妹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唯独一样天赋十分可怕:她做饭是真好吃。

  简简单单的白粥,能够将火候控制的恰到好处,最大限度的发挥出食物的香气。

  孙长嫣将锅底刮得干干净净,然后兄妹俩一人一碗,孙长鸣照例把自己的那一碗,倒了一大半给妹妹:“我在外面吃了野果,不太饿了。”

  半碗稀粥下去,孙长鸣却真的不怎么觉得饥饿了——以往这点分量下去,不够垫肚子的。

  想到今天的各种异常,孙长鸣心里猜测:因为那一股暖流?

  憨妹把碗扣在脸上舔得干干净净,还想去舔锅,炉膛里碳火还没灭,烫的她眼泪汪汪的。

  天渐渐黑了,孙长嫣打起瞌睡。

  孙长鸣将门关好,用胳膊粗的木棍死死顶住,然后抱着妹妹钻到了炉膛旁边的一个地洞里,拍着妹妹的后背:“睡吧。”

  孙长鸣却不敢入睡。

  夜晚的绝户村,比别处都要阴寒三分,靠着炉膛里的余温,兄妹俩才不会被冻死。

  但相比于真正的凶险,寒冷不值一提。

  大地忽然一震,闷雷一般的声音传来,有什么庞然大物一步一步走来。孙长鸣紧紧抱着妹妹,低着头不敢去看。

  村里的老爷爷们说过,村子后面的那个大土丘,是一个很古老的魔神的坟墓,这些巨大的怪物,都是那个魔神的后代,一到了夜晚,魔神的后代们会回来拜祭祖先。

  绝户村死人多,不仅是因为这里格外阴寒,还因为这些大怪物经过的时候,偶尔会踏入村子。

  只要一脚,连人带屋都扁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大怪物,一般不会从村子中经过。

  可是今天,孙长鸣明显感觉到不对劲,那种轰鸣和振动,越来越近!自己的小屋似乎就在大怪物行进的线路上。

  轰隆……

  轰隆……

  很近了,孙长鸣鼓起勇气抬头,屋顶有个破缝,孙长鸣看到有一只比自己房子还大的脚掌,正慢慢地从天空落下。

  这一刻,孙长鸣浑身冰凉,身上挂着的小葫芦忽然动了一下,小泥鳅不安分。

  那只可怕的脚掌慢慢的停了下来,孙长鸣头上的冷汗一滴一滴落下来,正好滴在妹妹嘴边。

  憨妹睡的香甜,伸出小舌头舔了几下,咸咸的味道似乎还不错,于是在睡梦中吧唧了两下嘴。

  那只可怕的脚掌挪开了,孙长鸣感觉仿佛一切凝固静止了,时间变得无比缓慢。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一道裂缝外,忽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血红色眼珠!

  眼珠朝屋子里看了好半天,孙长鸣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那颗眼珠又突然地消失了。

  轰隆……

  轰隆……

  声音渐渐远去,孙长鸣长出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后半夜,孙长鸣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那些大怪物,只在前半夜出现。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古典仙侠小说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