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挂比的力量你吃不消

  沉重的宫门缓缓开启,带来一阵阵轰鸣,承天殿外耸立着两排衣甲鲜明的宫宿卫目送着百官有序的步入宫中,待各官站定以后,一名太监用其尖锐的嗓音唱道:“恭迎皇太子殿下”

  “恭迎殿下”百官弯腰行礼。

  秦川缓缓从殿后走出,站于云台中,今日的秦川穿上了用于朝仪的黑色长袍,日月星辰绣于其中,摆动间星云交错,华光四射,头戴黑金冕冠,这一身朝服是少府将作大匠为大明皇室亲手打造的上三品珍宝,其自身所附的日月法盾可持续抵挡上三品以下高手攻击数十息,上三品高手五击之力,是一套不可多得的珍宝,而一直服侍他的钦天监总管王重则恭顺地尾随其后。

  “诸位大臣不用多礼,正值王朝危难之际,孤不得不召集诸位,商量对策,以度此劫,还望诸位助孤”

  “臣等定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待秦川在帝位左边的储君位落座后,欧治熊与太尉申浮屠对视一眼,随后侧身出列“臣,欧治熊,有事启禀”

  “丞相,请讲”秦川知道今天会有人借机发难,不过一开始就放四个二,他却是没想到的。当初逐鹿决战,幽州赵国国主申连城、兖州燕国国主欧治晃均身死道消,自己的便宜老爹也顺势接收了他们的地盘,创建了如今的大明王朝,碍于王朝初立,对这曾经的两大王族也是笼络有佳,前者的嫡子申浮屠委已太尉一职,掌天下兵马调度,而欧治晃的三弟欧治熊身为丞相总领文官,于其他诸卿一起处理王朝政务,参与行政决策并负责具体的执行,可谓权倾一时。

  “谢殿下,先皇已逝,望殿下节哀。然,现朝廷内外人心惶惶,封妖城局势虽暂时得陛下舍身镇压,但魏公重伤在身,我朝顶尖战力已付之一炬,形势严峻。还请殿下与诸公未雨绸蒙,早做打算才是”

  “臣觉得丞相所言极是”

  “臣也赞同”

  欧治熊刚说完,就有不少大臣紧跟其后附和,秦川不觉好笑,一群墙头草,真是那边风大那边到啊,一边暗暗把这群人记下来,一边对欧治熊说道:“那丞相可有教孤”

  “国不可一日无君,臣觉得还需早日择贤主登基为帝,才是目前紧要之事”欧治熊刚说完,殿中百官顿时一片哗然。一直隐于秦川身后的钦天监大太监王重更是怒火中烧,指着欧治熊“大胆!你这话何意,先皇只有殿下一子,何需择什么贤主,你莫不是要谋反不成”

  “先皇只有一子不错,可殿下可有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之才能?殿下生就残体,不仅不能修炼,连寿命都比正常人少,如此,怎能做我大明之主,百官可能信服,万千将士可能信服”

  听到这话从申太尉口中说出之时,王重已经浑身发冷,明白今日看来是不能善了了,可作为秦氏族仆,他也不能示弱“尔等以为先皇不在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魏公还在,且能容尔等奸险小人胡作非为”

  “呵呵”位列九卿之一的大司农杨漱冷笑道:“且不说魏公现在有伤在身,就算其完好无损,丞相族叔早已伤势痊愈,抵挡魏公足矣。再说,魏公现在是何用意还不知晓,你就肯定魏公会为了一个废物与百官为敌,与天下为敌?”

  “你这,,”王重正待斥责杨漱,秦川已摆手阻止了他说话“好了,废这般口舌干嘛,在我们老家有句话叫能动手就别比比,欧治熊,申浮屠,你们就这么肯定我为鱼肉,任由你们刀俎?”

  欧治熊虽然听不懂秦川那句别比比是什么意思,不过自觉稳操胜券的他并不太担心会有什么闪失“殿下,臣也是为了大明,还有天下百姓着想,事已至此,还请殿下怜惜天下苍生,退位让贤,也省的兵戎相见,生灵涂炭”

  “哈哈哈哈”秦川站起身来,“我前辈子玩了一辈子的阴谋诡计,到最后才明白一个道理,你们可知是什么?”

  “臣洗耳恭听”欧治熊微笑道:

  “那就是一切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只是土鸡瓦狗而已,奉先何在!”

  “末将在此”龙座的屏风后面,一高大身影慢慢走出,只见此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膀,双肩抱拢,面似傅粉,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一双俊目皂白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大耳朝怀,头戴一顶亮银冠,二龙斗宝,顶门嵌珍珠,光华四射,雉鸡尾,脑后飘洒。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此处引用了三国演义对吕布的描述)。

  吕布缓缓走向云台下的欧治熊,每走一步,自身的气势越发汹涌,犹如熔炉一般,气血渐渐沸腾“尔等一群从风而靡之辈竟敢欺辱我主,还不跪下,受死”此刻的吕布周身已然被澎湃的气血所覆盖,这气血太过于浑厚,望去如同滔天烈焰一般直冲云霄,直面吕布的百官首当其冲,被其如实质般之气势所摄,半点动弹不得。

  欧治熊、申浮屠、杨漱这几个率先发难的重臣更是感觉自己像被投入进了一个熔炉,四周的空气变成了熊熊的烈焰,将自己困在其中,其一身修为更是被这股气势镇压。

  “不可能,不可能,我早已跨过中三品的门槛达到聚灵境,能把我压制的,唯有凝魂。不对,凝魂都不行,元神境,你居然是元神境。怎么会,怎么会,我已经将你秦氏一族查得干干净净,妖祸之后,你秦氏唯一的一名真神战死太阿山脉,逐鹿一战,余下7名元神境强者只有你爹和魏子明活了下来。这里怎么可能再冒出来一个元神境的强者”欧治熊满脸的惊恐之色,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想不通秦家居然还有一名元神境的强者。离他不远的申浮屠、杨漱因为修为太低,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苦苦的全力抵抗着吕布的气势。

  欧治熊的哀嚎,秦川听着就很舒服,三日的隐忍不就是为了今天能好好的装个比吗?当日能从十张卡片中,一下就挑中这位三国的战神,秦川高兴得差点都跳起来“废话就不要多说了,奉先,送他们上路吧”

  “末将遵命”说话间,吕布的右边莫名出现了一个一尺见方的黑色漩涡,只见他右手伸入其中,随着手臂的抽出,一把同样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方天画戟展现在了众人面前“别急,让我一个一个的送你们上路”

  欧治熊三人大惊失色,正待拼死一搏,吕布手握画戟就刺向了欧治熊,戟尖如同划破空气一样,传出一声刺耳的嘶鸣,欧治熊还未来得及反应,被画戟刺中的胸部就炸出了一个大洞,随着劲道的侵入,其胸部的大洞炸裂开来,在飞溅中不断的炸裂,不断的炸裂,最后整个人就炸成了一团肉末血雨,诡异的是所有的血雨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空气球囊括了一样,丝毫都没有四溅开了。吕布并未停手,手腕一抖,方天画戟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头劈向了申浮屠及旁边的杨漱二人,弯月般的戟牙还未劈到二人,其劲力就将二人当场爆成了同样的两团支离破碎的血肉。

  看到方才还意气风发的三个人,顷刻间就变成了三团无法直视的碎末,余下的百官,修为高的已经不寒而栗、胆战心惊,修为低的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大殿之上,个别胆小的已经有莫名的液体从裆部流出,随着裤腿缓缓滴落却全然不知。

  “本来,今日进到这承天殿之人,孤是要全部诛之的。不过,考虑到尔等只是行那墙草之事,孤今日就只杀首恶,回去以后,尔等切记为我大明,为为秦氏好好办事,与申氏,欧氏,杨氏等乱臣贼子划清界限。王重”

  “奴才在”

  “令钦天监择吉日并协同司礼监、少府筹备登基大典”

  “奴才遵旨”

  “奉先”

  “末将在”

  “孤册封你为羽林卫大将军,赐兵符半块,统帅并节制北凉城所有兵马。另,查抄太尉府、丞相府、大司农府,捉拿其所有党羽,打入死牢。待登基大典之后,择日一并处死。途中如有胆敢阻碍、放抗、逃跑者,格杀勿论”

  “谢主隆恩,末将必不让主公失望”

  “其余人等好自为之,王重,回乾元殿”

  “臣等定牢记殿下教诲,恭送陛下”

  目送秦川离去之后,吕布大步走出承天殿,双腿一蹬,整个人犹如火箭一般冲向了北凉城上空,望着城中如蝼蚁般的人群,吕布气势全开,身后慢慢浮现出一个高达数百米与其身形相似魔神一般的黑影,黑影周身散发着一缕缕如同实质般的黑焰,唯有两颗数米大小的金色双目闪耀,仿佛天上多了两颗太阳。

  “蒙皇太子殿下圣恩,某家吕布受封羽林卫大将军,半个时辰内,北凉城众部将除守卫城门及宫中当值者于羽林卫军营校场列队受训,逾时不到者,军法处置,另从此时起,各城门一律只许进,不许出,发现徇私枉法者,死,夺城而出者,死”说完,吕布化为流星一般,砸向了羽林卫军营。

  

挂比的力量你吃不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