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花令在线阅读

莳花令

清温韵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42.6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8-28 11:50

因为一场意外,让红花遇见了那位久负盛名的大人——阮遇。在长久的相处之下,明白他冷酷的表面只是对自己的保护,也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拿命相搏种出长恒花,却不想危机才刚刚开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前尘篇

  天元十三万年,距离上次的天魔大战已经过了四万年。如今魔族卷土重来,势必要将天界颠覆。

  眼看着魔族已经逼近了凌霄殿,天界的生死存亡只在一刻之间。

  忽然一把神剑向青鸾他们冲来,青鸾与令羽拼命抵挡。可那把神剑的神力雄厚,直接将他们打出了凌霄殿,赶到了十三层天外。

  魔族将士损失惨重,青鸾与令羽也受了很严重的伤。

  那把神剑也回到了它的主人手上,只见它的主人身着一身白凌缎衣,衣袂与腰处绣有白鹤绕竹的图案,腰间系着一根红色流苏绳。他面容俊朗,眉眼之间带着生人勿近的王者气息。

  “他是谁?为什么我从未见过他?”令羽疑惑地说。

  “区区魔卒,也敢擅闯天界。”他沉声道。不等他们反应,便凝聚神力在斩妖剑上,向他们砍去,眼神阴狠。

  十万魔族大军顷刻之间尽灭,青鸾与令羽更是被打下了天界。

  此后,阮遇便一战成名。从寂寂无名,直接被天帝陛下封为战神,尊称上神大人,镇守天界,守护天界安宁万年。

  但因为阮遇的身份实在特殊,天帝陛下也给他赐了君字,也可自称本君。

  这万年来,作为上神大人的阮遇也一直在为天界征战四方,平衡各方势力,更是绞杀与囚禁了许多想以一己之力颠覆天界的人与凶兽。

  “这便是那位上神大人的故事了。”槐泽爷爷意犹未尽地说。

  “槐泽爷爷,上神大人真的好厉害啊!”大家感叹道,几乎每个人眼神里都带着崇拜的眼光。

  “是啊!”槐泽爷爷感叹道,饶有兴致地摸了摸胡子。

  只有一青衣少女仍在梦中,阳光抚过她的脸庞时,细细看去她的样貌也算清丽可人,更带着一份小小的慵懒,手腕上戴着一个铃铛,是她的好友芷晓送给她的,能聚灵力的铃铛。

  槐泽看见青衣少女仍在睡觉,便走到了她的面前,敲了敲她的脑袋,疑惑道:“红花,难道我的课真的很难听吗?”

  “是啊!那位上神大人的故事,您已经说了千百遍了,我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红花睁开惺忪的睡眼,觉得困,又趴了下去。

  “你没有睡觉,竟也不听课!”槐泽爷爷将她的耳朵揪起,红花疼得叫了起来,芷晓连忙拦住槐泽爷爷,说:“您别揪她的耳朵,红花她昨天晚上练习法术练习得很晚,所以才睡着的,让她起来给您道个歉,好吗?”

  “如此不听话……”槐泽爷爷正要说教的时候,看见了槿落少主,连忙住了嘴,也放开了红花,说:“见过槿落少主。”

  他们也连忙行礼道:“见过槿落少主。”

  “红花,又是你在惹槐泽老先生生气吗?”槿落少主说,“你跟我来。”

  红花只有跟去了,芷晓担心她,想随红花走,却被槐泽爷爷拦住,问:“芷晓,我们还在上课,你想去哪里?”芷晓只好坐了下来。

  “这下红花惨了。”芷晓担心地想。

  事实也如芷晓想的那样,红花被槿落少主带到了藏书阁。

  “你抄写这些《六界事实》,抄写不完,便不要出来了。”槿落少主说着,便在门外设了结界,走了。

  红花看着比山还高的书,一下子就萎了,只有耐着性子抄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阁外早上开得正盛的木槿花,也开始渐渐垂下头了去,收敛了花色。而红花身边已经堆了一大卷的纸张了,她渐渐烦躁了,将手中的《六界事实·卷八:阮遇》给扔了出去,可是因为结界的反弹,都砸中了她的头。

  这让红花好一阵吃痛,作势就要将《六界事实·卷八:阮遇》给撕了,可忽然一阵微风吹来,将书本吹开了,正好停在阮遇画像的那一面。

  红花看着书上的阮遇画像,竟然觉得有些好看,便将书籍捡起,细细查看。

  书上阮遇的画像里的穿着,正如槐泽爷爷说得一般,一身白绫锻衣,衣袂处绣有挺立的竹子和悠闲自在的白鹤,最为显眼得便是那系在腰上的红绳,还有手中陵光乍现的斩妖剑。

  红花看得久了,便发觉脸上起了一片红晕,赶忙将书籍扣下,平复心情,心里嘀咕道:“这上神大人果然威然不可让人直视,还是仔细抄写吧!话说槿落少主也没有让我画画像,这样一来,我也会轻松许多。”

  红花想着,便重新整理纸笔,将书籍翻过来,翻过阮遇的画像,开始抄写他的战绩与所囚禁与绞杀的凶兽。

  红花没有注意得是,一朵小小的梨花竟从她头上生了出来,慢慢地飘向了远方。那梨花慢悠悠地飘出了花界,飘过了天界,竟来到了十三层天外的东荒山上,而东荒山的主人正是天界战神——阮遇。

  自阮遇万年前被封为上神大人,镇守天界,这万年间,天界一片祥和。

  阮遇谢绝了天帝陛下赐予他的宫殿,而继续居住在十三层天上的东荒山上。

  只是万年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让他变得孤单。

  尽管飞升上神之前,天界的人那样对他,最终他还是选择拿起斩妖剑,像他的父帝母神族人那样,保护着天界,只是以前的记忆太痛苦了,他选择遗忘了。

  夜晚,槿落少主与紫莲仙上观星相。槿落少主看着红花的白薇星越来越靠近阮遇的紫宸星时,不仅感叹道:“再过几百年,红花天劫将至,我现在如何将红花送到阮遇身边,助她渡过天劫。”

  “再过几年,便是天界盛会了。届时,我们可以将红花引荐给阮遇。”紫莲仙上提议道。

  “天界盛会,这是个好方法,不过我觉得具体方案,还要想想。”槿落少主看着天上的星星想。

  藏书阁。

  “红花?”

  红花正奋笔疾书的时候,忽然听到芷晓在门外叫她。红花连忙打开门,看见了芷晓,担心她被槿落少主发现,到时候要与她一起挨罚了。

  “芷晓,你干什么呢?快回去,别被槿落少主发现了。”

  “红花,我知道你应该被槿落少主罚得没有吃晚饭,所以我给你带了包子。”芷晓说着,便将包子变在了红花的手上。

  “芷晓,有你真好!”红花吃着包子,开心地说。

  “对了,紫莲仙上今日还给我们教法术了,等你出来了,我教给你。”芷晓说着,便开始转动手腕,就要给红花演示。

  红花连忙摆摆手说:“芷晓,你知道的,我灵力低微,连最基本的浮空术都还没有学会,你好好学着,以后再给我教昂!”

  “好!”芷晓在藏书阁的台阶上坐下,撑着脸,看着夜空中的繁星说,“红花,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花界呢……”

  红花听着芷晓的话,知道她是想出花界寻找自己的父母,便安慰道:“芷晓,你放心,我一定努力修炼,飞升上仙之后,就请旨槿落少主出花界。”

  转眼间,便到了天界盛会。

  “红花,你随我去天庭盛会吧!”槿落少主说。

  “我?可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红花担忧地说。

  芷晓也觉得槿落少主忽然要红花同她一起去天庭,有点不好,便说:“对啊!少主,红花她……”

  “好了,我的决定不需要你来说三道四。”槿落少主说着,便抓住了红花的手,带她飞了上去,芷晓下意识地想来拉住红花,却没有拉住红花,只能看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槿落少主,求求您,千万要将红花平安的带回来啊!”芷晓内心祈祷着。

  天庭盛会上,大家都围着阮遇问东问西。也是,现在的阮遇可是名震六界的战神大人,自是也不缺对他爱慕的人,璇玑宫的静文上神就是一个。

  阮遇也不通人情世故,只觉得这里的人十分的聒噪,还不如自己待在东荒山上好,倒也清净些。

  “自万年前一剑横扫魔军万千后,今日才见你一面,还如初见时那般容貌,英姿飒爽。”静文上神内心感叹道。

  阮遇实在感到无趣,便以身体不适为由,向天帝陛下请辞了。

  “臣等恭送上神大人。”其他人行礼道。

  静文眼看着阮遇要出了凌霄宝殿,便连忙拦住了他,问:“紫宸,你要去哪里?”

  阮遇听到静文叫自己的神名,便回过头,看着静文,可眼里未曾有过一丝的温度。

  静文知道是自己僭越了,连忙行礼解释道:“是静文一时心急,犯了大错,请紫宸君莫怪,只是想问紫宸君为何离开?”

  “身体不适,想回东荒山了,静文,你留步吧!”阮遇说着,便消失了。

  静文瞬间怅然若失,不禁想:“阮遇,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愿意看我一眼,怕是这一别,又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相见了吧?”

  “就应该是这附近了吧!”槿落少主想着,忽然看见了阮遇特有的紫光。

  槿落少主悄悄地往红花身后打下一个法印,为的就是若阮遇没有救她,这个法印不会让红花真的坠入魔谷,而是会护送红花回到花界。

  下一秒,红花脚下的云彩便散去了,她坠了下去。

  而红花手腕上的铃铛也落在了紫莲仙上的手上,说:“这个就带回去,给芷晓一个交代吧!”

  “下面可是魔谷,救我啊!槿落少主。”她闭眼喊道,不一会儿,便昏了过去。

  红花极速向魔谷的方向坠去,甚至于魔气也一丝一缕地进入她的体中。

  阮遇看见有人掉进了魔谷,便下魔谷救她,速度之快,不一会儿便揽住了红花的腰,带她飞了上去。

  阮遇将红花放在地上,查看她的情况。发现红花的灵力低微,掉入魔谷后,被魔气侵入体中,灵力几乎都要枯竭。

  “来不及了!”阮遇说着,便施法护住红花的本体灵力,再给红花输送他的灵力。

  却发现他的灵力红花融不了,便将她带去了东荒山,那里灵力多种多样,且很强盛,定有她可融的灵力。

  阮遇闭眼,开始吸收周遭的灵力。

  “罔天地之灵气,引入灵体,九天司命,破死往生。”阮遇说着,开始向红花体内注入灵力。

  这股强盛的灵力自是引起了凌霄宝殿里的神仙猜测。

  “拥有如此强盛的灵力,自是东荒山上的上神大人了。”南桃仙翁感叹道。

  阮遇见红花的脸色逐渐在恢复正常,便慢慢熄灭了那股强盛的灵力。

  “她醒了应该自会离开吧!”阮遇想着,下一秒便消失不见了。

  红花醒了,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木屋内。下一秒,赶紧确认自己在不在人世。

  “幸好,我没有死。”红花庆幸道。便下了床,走到了门外,只看见了茫茫云海。

  “这里是哪里啊?怎么什么都没有呢?不过是谁救得我呢?”红花不禁想,不过她也决定在这里多留几天,见见自己的救命恩人。

  夜晚,花界。

  芷晓只见槿落少主与紫莲仙上回来,便问:“少主,红花呢?”尽管芷晓的声音已经很委婉了,可槿落少主还是生气了,说:“怎么!你还怕我杀了她,她只不过是被南桃仙翁看中,做了入殿弟子罢了。”

  “可是……”

  “好了,反正这一千年里,你们是见不到了,都好好修炼吧!”槿落少主说着,便将红花的铃铛交给芷晓,“等你飞升了上仙,自会有去南宁殿的机会见她的。”说完,便离开了。

  芷晓看着红花的铃铛,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默默抹眼泪,暗暗发誓道:“红花,你放心,我一定努力修炼,飞升上仙之后,就来南宁殿找你。”

  一连过了几天,都没有人来,红花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她自己到这里的。

  “既然您不愿见我的话,那我也无可奈何,无论您是谁?都很感激您救了我,若日后需要我的地方,便来花界寻我即可。”红花对木屋虔诚地说,并行了跪拜之礼。

  正当红花要离开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问:“你怎么还没有离开?”

  红花闻言一回头,发现一个人站在她身后,虽是少年模样,但气质却很老成,腰间系着一根红绳。模样倒生得像红花看过得话本子里对俊俏男子的描写,玉质金相,清新俊逸。只是表情冷漠,眼里更是带着一种厉色,让人不寒而栗。

  “这身穿着好像听谁描述过……”红花不禁想,“不过能居住在这里的,应该是个上神吧!那应该是他救了我。”

  想到这里,红花连忙行礼道:“我叫红花,来自花界,是前几日随槿落少主参加天庭盛会的,却在路途中不小心坠入魔谷,幸得上神施救……”

  “你不必记得这些小恩小惠,你早些回去吧!莫叫你花界少主担心了。”说完,他便消失不见了。

  “红花谢过上神。”红花说着,正要离开的时候,身体却发生了变化,感觉到十分的疼痛,开始向外发散灵力,无法留住它们,再看手腕上出现了南宫痣。

  “槐泽爷爷说过,南宫痣是精灵飞升仙使的标志,所以说我现在是仙使了吗?”红花不禁想,站起来,看见许多灵力在慢慢进入她的体内。

  “是这里的灵力太强盛了吗?”她闭眼静修了起来。

  “拥有如此强盛灵力的地界只有东荒山了,那么说,救我的人是上神大人,我竟唤他上神,上神与上神大人的称呼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上神大人是天界万神之首,级别只在天帝天后之下……”红花不安地说,便想离开,可转念一想:“既然就只在这里几天,就飞升了,而且这里灵力充沛,等我飞升上仙了,再回去。”

  一日又一日,红花的灵力增长也是肉眼可见的速度。

  而在花界的芷晓也在努力地修炼,从未松懈。

  “照这样下去,不出千年,我便可飞升上仙了,也可以早日去南宁殿找红花了,希望红花能在南宁殿过得开心。”芷晓想着,便闭了眼,周围开满了她的花相——山茶花。

  槿落少主与紫莲仙上看到这幅场景,欣慰道:“看来芷晓必是我花界的未来啊!”

  南宁殿。

  “什么?你救了一个坠入魔谷的精灵,还将她带到了东荒山换灵力?”安南上神不可思议地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力她融不了,我只有将她带到东荒山上换取灵力。”阮遇疑惑道,喝下了手中的茶。

  “你这是……”安南上神刚要调侃时,忽然想到了什么,掐指一算,算到荧惑守心将在一百年后,降临妖界。

  “阮遇,荧惑守心……”安南上神刚要说时,却被阮遇打断了,说:“还有百年的时间,我有机会彻底灭了它。”

  “不可,如今你一半的神力都在滋养你的父帝母神族人,而且还在培育长恒花。”安南上神担心道。

  “长恒花我已经放弃培育了,试了千年,都失败了,可能这个真的需要机缘吧!”阮遇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阮遇,你的父帝母神族人会有回来的那一天的,你要有信心。”安南上神安慰道。

  阮遇从南宁殿回来后,发现多了一间木屋,且还在冒烟,便施法灭了烟。

  红花从屋里跑了出来,头发凌乱,满脸漆黑,跪着地上剧烈咳嗽。

  “你这是干什么?是要烧了我的东荒山吗?阮遇表情不悦地问道,挥了挥衣袖,生气不看红花。

  红花见面前的人是阮遇,连忙站起来行礼道:“红……红花不敢,红花只是想做好饭等上神大人回来。”

  “不用了,我不吃这些,你早点回去吧!”阮遇说完,便回了木屋,门也被紧紧关上了,红花被吓了一跳。

  夜晚吹起了冷风,红花抱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道:“槐泽爷爷也没有说过,东荒山晚上会这么冷啊!待了好几个月,竟还是适应不了,还是闭眼静修吧!”这说着,她便闭眼静修了起来。

  “既然觉得冷的话,那就回花界吧!东荒山的夜晚会凄冷异常,你才从精灵飞升仙使,仙根还不稳,承受不了的。”

  红花听见阮遇对她说得话,便睁开了眼,看着阮遇不相信的眼神,难免想起了以前在花界时,别人见她灵力低弱,一直修炼也未见起色的样子,眼神是一样的,不相信自己,觉得自己是天生的弱者。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可以习仙术,升神籍,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告诉我,我天生灵力低微,是没有可能的。”

  红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忽然的一滴眼泪滴在了地上,生出了一株小花,可也转瞬即枯,但也被阮遇看见了。

  “你……那你若执意的话,我也不好阻拦了,你自己看着办。”

  阮遇说着,便头也不回地回了木屋,红花见之,只是暗暗发誓道:“上神大人,我不会让您一直都看不起我的。”

  清晨,红花便进了木屋,想叫阮遇吃饭,可见他不在,便想离开,却转身就撞到了阮遇,连忙道歉,阮遇也自是没有好脸色。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进来这里。”阮遇说着,便将红花赶了出来。但红花并不难过,因为她只有觉得阮遇不赶她出东荒山就已经很好了。

  此后几十年里,红花一直在东荒山里修炼与精进厨艺。阮遇每次见她修炼吐血,都想去阻止,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不应该去插手。

  虽然红花与阮遇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但是她能感觉到阮遇已经不那么排斥她了,这让红花很开心。

  这天,安南上神来拜访阮遇。

  见他身上的气息与阮遇的气息很是接近,便行礼道:“红花见过上神。”

  “你认识我?”安南上神疑惑道。

  “红花今日才见您,不过您身上有上神之气。”

  安南上神闻言笑了,说:“你便是阮遇从魔谷里救出的精灵吧!不对,现在是仙使,对吗?”

  “嗯!”

  “我叫安南,来自南宁殿,今日特来拜访上神大人的。”

  “上神大人他应该在屋里呢!您快进去吧!”

  阮遇见是安南来了,连忙合上了手上的书,请安南坐下。

  “她都从精灵修炼到仙使了,你还舍不得赶她走吗?”安南上神调侃道。

  “你别岔开话题了,是不是荧惑守心有异动了?”

  “嗯!它似乎比以前更强了,远远超出了我能掐算出的力量。”

  “那还有几日,荧惑守心会降临妖界。”

  “七日。”

  “好,七日后,我便赶去妖界毁了荧惑守心。”

  安南上神还是很担心阮遇,叮嘱道:“不管你有没有受伤,都要回来后,都要第一时间来南宁殿。”

  安南上神得了阮遇的答应,便回了南宁殿。

  “荧惑守心……”红花想着,便想到了槐泽爷爷说过它。它是魔君在妖界设置得能激发所有的妖的妖性的魔阵,两万年前就被自动启动过一次。被魔化的妖残暴无比,还出入其他五界,造成杀戮。

  “现在的上神大人是要阻止这样的事再次发生吗?”红花不禁想。

  夜晚。红花想着槐泽爷爷说得话。

  “荧惑守心只有神力强盛的人才有可能阻止,但他可能会最后散尽灵力而死。”

  “不能让上神大人白白送死!”红花说着,便闯进了木屋,看着阮遇,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这是?”

  阮遇看着红花要哭的样子,自是摸不着头脑的。

  “上神大人,红花的修为已经比您初见红花时高很多了,所以您可以去妖界的时候,带着红花吗?”红花小心翼翼地问着。

  “以你的修为现在跟我去,是去送死吗?”阮遇的话一针见血,可他的神情却是温柔的。

  红花听着这句话,眼泪就落了下来,说:“所有人都希望您去抵挡着这荧惑守心的力量,可红花只希望您能平平安安的。”

  这句话像一把利箭深深刺入阮遇的心脏里,使他的心隐隐作痛。

  这句话也让阮遇重新认识了眼前的这个小梨花精,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力量远远不能陪他去妖界摧毁荧惑守心,可她的语气却这样的决绝,眼神这样的坚定。

  他以为红花每日努力的修炼,只是为了能够不被别人看不起,甚至欺负,但她今日希望自己能他一起去妖界,去分担危险。

  阮遇也突然想起了自己努力修炼的原因也不止只是为了不受别人的欺负,更想能有能力去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但此刻,红花也是阮遇想保护的人,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地待在东荒山等自己回来。

  “红花,你要知道这就是我的责任。你就待在东荒山上等我回来,好吗?我答应你,我一定平安回来。”阮遇抓住红花的肩膀,小心翼翼向她承诺道。

  “可是要是您回不来了,红花应该去哪里找您?这几十年里,您对红花的关心,红花都知道,为什么现如今红花想帮您一把,您为什么又不答应我呢?”红花哭着说,推开了阮遇,跑了出去。

  “走了也好,我倒也没有牵挂了。”阮遇冷冷道,眼眶却逐渐红了。

  红花在南宁殿外跪了三天三夜,求安南上神能借她一把神剑,让她能与阮遇一同进入妖界。

  第四天,安南上神出来了,问:“你为什么这么倔呢?”

  “求安南上神帮帮我,不然我就死在南宁殿外,要污了您的南宁殿。”红花变出利刃比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着安南。

  安南上神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将他自己的佩剑——霄云剑拿了出来,并在里面加注了自己的神力,递给了她说:“喏!我的霄云剑给你,里面有我加注得神力,就算不能击杀荧惑守心魔阵里的凶兽,也可助你自保。”

  红花接过了剑,承诺道:“红花在哪里向您借的,自会在哪里归还给您。”说完,她便离开了,安南上神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禁感叹道:“这脾气倒与阮遇越来越像了。”

  东荒山。

  这几日不见红花的身影,阮遇还是挺不自在的,想着她往日对自己的笑容,自己却也不经意地笑了,这让他很是无措。

  “难道我已经习惯了她在我身边了吗?”阮遇正想着,忽然被红花一句:“上神大人,您就带着红花吧!”打乱了思绪。

  阮遇回头,看见了红花坚毅的眼神与手上的霄云剑,便知道她这几天去了哪里?

  “你为什么想去呢?”阮遇问她,眼神里满是担心,他似乎已不是当初那个冷心冷面的阮遇了。

  “自然是死也死在一起的。”红花回答道。

  阮遇被红花这句话逗笑了,不一会儿,又眼神坚定地承诺道:“我不会让你死的,会让你好好地待在我的身边。”

  红花阮遇下到了妖界,有了这霄云剑的保护,她下妖界自是畅通无阻。

  “臣等已经恭候上神大人多时了,这荧惑守心……”妖君的话还没有说完,阮遇大手一挥,全部的妖都消失不见了,有得只是笼罩在妖界上空的荧惑守心魔阵。

  它像个巨大的齿轮一样,发出阵阵声响,仔细听得话,也能听到里面被关的凶兽的嘶吼声。

  “上神大人,里面关得凶兽都是什么啊!”红花问。

  “是魔君以前的坐骑夔牛与饕餮。”他回答道。

  阮遇开始布置结界,为得就是将破阵而出的凶兽与魔气困在妖界。

  看着施法的阮遇,红花莫名觉得好看。

  “上神大人当初就是这样救我的吗?”红花不禁嘀咕着。

  “你在说什么呢?”阮遇笑着问她。

  “没有什么,上神大人,红花来帮你。”红花连忙说。

  魔宫殿。

  蒋蕴看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妖界,不禁想:“阮遇,现在你只有一半的神力,还以为会是荧惑守心魔阵的对手吗?那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说着,就将魔气注入魔珠里面,魔珠不仅加重了荧惑守心里的魔气,还激发了凶兽的魔性。

  荧惑守心里的凶兽嘶吼声越来越大,阮遇能感觉到它们已经要破阵而出了。

  “红鸾!”阮遇说着,他腰间的丝绦立刻来到了红花的面前,筑起了一道屏障,任她怎么捶打,都无济于事。

  “上神大人,您要干什么?”红花焦急地喊道,并用霄云剑砍,可红鸾屏障还是安然无恙。

  “红鸾,保护好她。”阮遇说着,便飞去了荧惑守心魔阵,用斩妖剑砍破了法阵,魔气立刻源源不断地往外涌,夔牛与饕餮出现了。

  只见那夔牛其状如牛,一只脚,头上没有角,全体为青暗色,因为被荧惑守心关押了万年,有很强的怨气,所以吼叫声伴随着电闪雷鸣,且伴着白日般的光辉。

  那饕餮却长得像狍鴞,长着羊的身子,牙齿却如虎牙一般锋利,四肢如同人类的四肢一般,灵活自如,最为怪异的是眼睛却长在腋下,叫声如同婴儿一般。

  阮遇和它们打斗着,阮遇毕竟是天界的上神大人,虽然只有一半的神力,却还是将它们吊着打。

  夔牛被阮遇打倒在地,它看见了红花,便向她冲来。

  “红花!”阮遇叫着红花的名字,分了神,被饕餮看准时机,一爪将他拍到了地上。看见了饕餮将阮遇这样了,红花瞬间愤怒了,眼睛开始变红了,身体内也出现了不明力量,举剑向阮遇身后的饕餮砍去。

  剑气直接将阮遇设置得屏障砍灭了,红鸾回到了他的身上,那强大的一剑也直接将饕餮砍灭。

  阮遇见夔牛要杀红花,直接闪现在她的面前,凝聚神力在斩妖剑上,一剑击杀了夔牛。

  红花眼睛里的红气消失了,闭了眼就要摔倒了,阮遇连忙扶住红花,询问她的情况。

  红花看着四处流窜的魔气,说:“上神大人,不能让它们逃出去。”

  “好!”阮遇说着,便将斩妖剑扔了上去,刚好插到了荧惑守心的中心,他单手施法,不一会儿,荧惑守心便爆炸了,阮遇护住了红花,这一身体的触碰,让阮遇心生出了异样的感觉。

  爆炸之后,是寂静的。

  “上神大人,红花想回家。”红花平静地说。

  “好,我们回去。”阮遇抱起了红花,飞往了天界。

  阮遇战胜荧惑守心的事情立刻传遍六界,神妖两界都在赞颂他的英勇。

  静文上神听闻阮遇得胜的消息,便想去东荒山找他,却被婢女拦了下来问:“静文上神,您可要去找上神大人?”

  “对,怎么?”

  “天帝陛下才下令道,任何人不得打扰上神大人。”

  静文听着婢女都这样说了,只好放弃了,只是看着远处渺小的东荒山,心里不由地生出了一种隐隐的担心,心想:“阮遇,荧惑守心魔阵是魔君以魔珠之灵在妖界创建的,魔气强盛。你此番毁了它,不知你可有受伤?”

  阮遇将红花带回了东荒山,虽然知道她只是昏迷,不日之后,便会苏醒,可自己还是担心红花的情况。

  当风轻吹过红花的耳畔之时,她的一缕头发也挡住了她的眼睛,阮遇见之,下意识地为她抛去了,连自己都错愕了,自己为什么会这般对她,还有为什么看到她有危险,自己会这么紧张?

  或许是红花年年岁岁对自己的陪伴,早已悄无声息地融化了自己对她筑起的寒墙。此刻,春色回心,是她带来的温暖。

  南宁殿。

  “恭贺上神大人得胜而归,让五界免受妖界之害。”安南行礼道。

  “今日便不与你叙旧了,归还了霄云剑,我便回去了。”说着,阮遇便将霄云剑变在了安南上神的手上,“安南,谢谢你,愿意将霄云剑借给她。”说完,他便要离开了。

  “难道上神大人就真的不曾怀疑过红花的身份?红花区区一个仙使,还可以进入妖界?”安南的这句话使阮遇停住了脚步。

  “对于我来说,她只是个花精。至于其他什么的,安南你还是不要乱想了吧!”阮遇说完,便离开了,安南上神看着手上的霄云剑沉思了起来。

  醒来的红花又过上了以前的日子,不过阮遇已经准许她进自己的木屋了,还让红花睡在他的床上。

  阮遇也与以前一样,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人。

  如此平静的生活过了百年,红花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修为还是停留在仙使阶段。

  一晚,阮遇回来,见红花没有盖好被子,便走到红花的身边给她盖好了被子,便坐到了旁边。

  “或许爱一个人,就是想要她待在身边,好好保护她吧!”阮遇看着红花的睡颜,心想着,忽然从窗外吹进来一阵微风,似是撩动了他的心弦。

  “红花,我不想去探寻你的身份是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陪我千年万年,或者我陪着你。”阮遇说着,便擦去红花在妖界所有的记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奇缘小说古典仙侠小说

莳花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