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风映月

长风映月在线阅读

长风映月

可可以力更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57.6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5-06 17:41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不甘心做姨太太的小姑娘摊上一个霸气无敌、八面玲珑的男人卷入了时代的洪流书写了壮丽的人生*女主前期弱小可爱假惺惺,成长之后开挂。男主一路华彩万丈,乘风破浪。*日更,双洁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卷:清风破月花弄影01

  【引子】

  我的目光透过岁月的雾岚,隐在此间的时空窥视泛黄的历史,越过黄浦江上呜咽的鸥鸣与汽笛声,我模糊地看到了那个风雨前夕的清晨……

  那时候宣姑姑不姓宣,她姓林。

  【正文】

  青灰色的下弦月缓缓沉向地平线,上海租界福开森路,一幢影影绰绰的花园洋房和一株株枝叶婆娑的法国梧桐,尚笼在幽蒙蒙的晨雾之中。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静谧的晓色,洋房二楼的卧室内,惨叫声倏忽变成嘤嘤挣扎,一位小脚老妈子将冒着药热的手巾死死捂在挣扎者的口鼻上,手巾下的挣扎之声渐弱渐熄,老妈子额间渗出豆大汗珠,头也不回地唤身后小丫头:“玉灯儿。”

  老远的门口,玉灯儿托着氤氲冒热气的铜盆子怯怯立着,不听见唤她,只恓惶地望着大铜床,脂光粉艳的绸被绸枕堆云腾雾,上面雪白地卧着一位女子,不知因何脱得那么精光,一束小腰,细的几乎可怜。

  实不知这女子为何横心求死,一再奔窗口跳楼,以至于她和姚嬷嬷两人制她不住,非覆了迷药才安静。

  玉灯儿晓得这是一位女学生,洋学堂女子惯穿的月白小衫与黑褶裙凌乱地散落在地毯上,只不晓得为何撕烂,钮袢四散纷落;也不晓得这位女学生是夜里几时送到公馆里来;适才离去的四少爷脸上挂了彩,许是给她挠的。

  身后叩门声响起,中年女佣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姚嬷嬷,闵总管来了。”

  姚嬷嬷牵绣被给床上女子盖了,拧着小脚过来,将尚在冒热气的手巾丢进玉灯儿铜盆里,正经嘱咐:“守着别要离开,醒来唤我。”

  姚嬷嬷去了,玉灯儿轻轻将铜盆放下。

  玉灯儿纵然年幼,但是伺候过大户人家的姨太太,撞见过老爷太太的床帏私事,故也晓得这些事情,知道床上这位女学生可惜。

  闵总管慢条斯理的声音由未关实的门缝漏进来:“楼上这位林小姐,今后就是这公馆的少奶奶,你们好生伺候着,顶好是别出一星点儿的差错。四爷虽与金家订了亲,到底金姓少奶奶还没过门,这林小姐也就不能算作外室,不要有那眼皮儿薄的,高低眼待人。就是目下林小姐有些气性,你们也要耐着些性儿将就她,只要对上四爷的脾性,你们做下人的,有的是好处。”

  晨风拂动着窗口的月份牌,一页一页轻轻地翻阅着。

  月份牌底下的紫檀柜上,那镶铜描金丝的相框散发着幽幽乌光,相框里的人:一身戎装,灼灼英挺!玉灯儿将眼惶惶移开,仿佛看到的不是一尊人相,乃是四少爷本人。

  楼下声音依然漏进来,想是总管吸了一口水烟管,缓慢道:“少奶奶醒来,也该着个伶俐的老妈子说劝说劝,总放谜药,实不算办法,把脑子弄坏了不是妥处。”

  祖籍北方的姚嬷嬷操着满口的北腔道:“谁说不是呢您呐,这样想不开也是一时,来这样的富贵人家做少奶奶,哪有个横要寻死的理儿……”

  稀薄的晨曦由窗口一寸寸漫进来,漫过青铜色的留声机、漫过描金镂花的大铜床脚柱,最后落在玉灯儿坐着的一张花木杌子上,自鸣钟一次又一次响起,清晨不再,正午过去,窗外由晴和转为阴霾、继而飘来淡烟似的梅雨,直至午后,床上的女子方才舒醒。

  玉灯儿急忙掀铃,唤了姚嬷嬷来。怕有不测,姚嬷嬷遣玉灯儿再次备了谜药,林映月睁眼对上那明晃晃冒着热气的大铜盆,顿时洒泪,痛说求死不能。

  “少奶奶,醒了?”姚嬷嬷立刻陪上好脸。

  林映月被‘少奶奶’三个字刺痛了,恨她张口污人,几乎再次冲动寻死,到底惧了那大铜盆里药气腾腾的手巾,哀莫大于死心地闭上了眼,默默流泪。

  姚嬷嬷款言相劝,说四爷少年有为,人才一表,是奶奶你造化大,才得修来这般福气,千万该惜福才是。

  姚嬷嬷再要说什么,林映月打断了。

  如果出不了这座洋房,她定心自裁,跳楼不成,绝食了事!

  窗外雨势渐大,雨点夹着飓风向玻璃窗扑打着。老妈子又张了几次口,均被决然堵回去,终于没奈何,没颜落色地退出去了。

  林映月是午后近夕放出来的,风雨如晦的大街上,寥寥路人行色匆匆,雨线连着天与地,天旋地转间她迷路了。生于斯长于斯的上海,今日迷路了,她或者根本不晓得要上哪里。

  海关大楼的钟声遥遥响起时,眼前已是浩浩外滩,江边汽笛拉着呜咽悠长的哀调,凄厉不能卒闻。

  肯跳下去吗?面对滔滔江水她自己问自己。

  没有答案,眼泪早已刷刷地流下来。

  再次蹒跚于风雨大街,雨势越来越紧,上下衣物全部贴在身上,她呆子一样拖着脚漫无目的地朝前蹒跚,记不得怎样走进那条装着木栅栏的弄堂里的,刚看见茹晓棠,便顺着亭子间的门柱昏了过去。

  醒来时,人已在茹晓棠床上,茹晓棠焦急地攥着她的手臂:“月儿,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月儿!”

  她的眼睛黑而绝望,许久之后终于翕动嘴唇:“你去告诉澹台,”声音弱如蚊蚋,“不能和他走了,不要再等我。”

  茹晓棠焦急道:“你昨夜去了哪里?出什么事了……”

  林映月凄惨摇头阻断了茹晓棠,闭着眼痛苦地将脸偏开,哽咽地说:“……,快去。”

  茹晓棠情知事情不好,也不好再问,关照几句,拿起手袋欲去给澹台传话,林映月却奄奄唤她。

  不用映月提醒,茹晓棠也已想到了什么,回身立刻向窗户去,警惕地从窗口望出去。

  外面雨小了,一辆老式别克敞篷车在细雨中静静泊着,三个穿黒绸短打衫、中分头的便衣探子,其中俩个在对过屋檐下含着烟互相对火,另一人煞有其事地看着弄口张贴的万金油广告。

  茹晓棠心惊,攥着手袋返回床头,不无紧张地说:“戎长风的人在外面。”

  说完又悔,再没见过林映月那么惨的眼睛。

  看着这双眼睛,她心下惶惶,如果不是她的背叛,映月怎么会落入戎长风之手……

  茹晓棠是在盯梢人离去后,深夜去弄口那家五金铺的,五金铺的门板上得严实。守门的阿来牙开一条门缝四下看了看,放她进去。

  进门向地下一层的密室去,几乎有些踉跄地,她扑上去一把抓住吴曼丽的手臂,下巴颤抖着说不上话来。

  他们的组织只吴曼丽以及阿来与她直线联系,不曾见过别人,吴曼丽沉声问:“出什么事了?”

  茹晓棠嘴唇瑟抖:“月儿她……她,被戎长风‘欺负’了。”

  吴曼丽大喜,兀自道:“究竟是同父之兄,戎三少爷料的这样实,这位四少爷戎长风果真性急!阿来,你去码头一趟,把此事告诉澹台。”

  阿来领命出去后,吴曼丽对茹晓棠道:“这次你有功,我们会大大嘉赏你的。”

  茹晓棠心乱如麻,说:“月儿怕是给我毁了……”

  吴曼丽笑而摇头:“你不告密,她未必逃得脱这份劫数,遇上戎长风,自然是砧板上的肉,跑不了了!”

  又道:“我们需要澹台这个人,必须立刻争取他。戎三少爷分析的有道理,年轻人一旦摔跟头,必向自己的反面走,林映月这次出事,澹台必然倒戈!”

  茹晓棠心中一凌,蓦然意识到吴曼丽的初衷便是要戎长风糟蹋月儿,促使澹台斯玉与戎长风反目,进而倒戈相向、投入对立组织中来。

  而吴曼丽的所有命令又是来自上面的头目——戎三少爷。

  可是,戎三少爷是映月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啊!想到这里不免煞煞寒心。

  她忽然什么都不想再听了,她不是第一次后悔加入这个商会组织,而今天,比任何一次都害怕!可事到如今已是势如骑虎,还能说什么呢?

  “我回去看她,别要想不开寻了短见。”她讪讪转身离去。

  吴曼丽嘱咐她从后门出去,因为前面有租界的华捕在夜巡。

  告辞吴曼丽回到亭子间不过用了十几分钟,然而满屋漆黑,一丝儿人气没有,像是盛尸间,茹晓棠陡地不安,上去抓住林映月的手,林映月的指尖颤了一下,她揪紧的心方才渐渐松开,轻声说:已托了表哥去码头见澹台,必定此时话已传到。

  林映月一动未动,眼睛在黑夜里瞎瞎地睁着。

  夜漏声声,二人共卧一张闺床,林映月一夜不曾动弹,但茹晓棠知她彻夜未眠。

  第二天醒来,茹晓棠惊了:人间不能有这样瘦得快的,一夜的工夫,林映月薄成一片纸,苍白地展在床上,真个不是死人,也是活死人了!

  作孽啊,是自己助纣为虐害惨了人!

  茹晓棠合该自悔,然吴曼丽所说的“逃不脱”,又不无道理。

  是三个月前吧,林家祖父寿筵那天,林映月被戎长风的人‘请’出家门。

  记不得如何上车的,落座的一瞬,黑布条落在眼上封实,满目漆黑地向前,直至满目漆黑地坐在一张硬木椅上,不知身处何地,知道身边有卫兵立着,但阒然无声。

  终于有了人声,却只闻其声,不辨其字,说话声在院子里,且仿佛是绕着回廊一面谈话一面向这里走来,回廊那么近却那么百转千回,声音也忽远忽近千回百转,当终于可辨时,林映月听到父亲的名字。

  “林讳道托病不来!”

  此话刚落,一幅官腔接去话头:“这个老遗少乖张得很,祖上被前朝皇帝抄家抄掉了胆,直至如今是提到政治就禁口、见到兵卒便掉臂。托病不来,你以为他真病?”

  从者说:“或是避讳染指国事,装病也未可知!”

  那官腔似有一声冷笑,说平生最憎这些漠视国事苟且偷生之人,“我告诉你,林讳道这个人最是刁恶,不要被他的假清高蒙蔽,该打压就打压,不要客气!时局好时他们坐享盛世,时局一旦有变,他们第一个缩了头做乌龟。什么名门之后,不过是头村牛!”

  林映月脸猝然发烫,为人子女,背后听到别人如此辱亵父亲,自是比听到骂自己还羞辱!她心下忖忖地攥着手绢,想起屡屡‘请’父亲来的这所机关,其顶头长官是戎家的四少爷,这说话的莫非是……

  想到这里愈发不安,戎家人她概没见过,虽然与戎三少爷指腹为婚,但人与人之间的缘法最是奇怪,该到见面的时候千山万水赶来相遇,不该见着的时候,同在一座城也老死不相逢。

  疑虑间外面传来声音:“他家小姐和那位得意弟子还是屡请不动?”

  来人越行越近了,声音越来越清晰,另一人回说碍于林小姐是未过门的三少奶奶,不好相强。好歹今天又去请了。

  “什么三少奶奶!那林家老太爷就是红楼梦里的焦大,拿死人撑腰,死人订下的盟约能作数?”

  映月心房别地一跳,脸煞红煞白,羞愤难当。

  “我正要问你,老三又生事了是不是?”

  答话的人欲讲不讲地打着呵呵,还是说了出来:“您久不回公馆,家中事确是知道的少了。”后面的话映月不听犹可,听了立刻浑身发抖。

  原来,戎三少爷坚决要与林家退婚,曾给林父写信承望玉成其事,熟料遂愿不成,反倒被戎家老爷获悉,狠狠惹出一顿家法。

  映月指尖发抖,心中哀哀一声:糊涂啊,父亲。怎能将此事瞒的铁桶般,叫她丝毫不知!退婚也并不见得丢身份,她还年幼,再找人家不难,况时代更迭,林戎两家早已不相称,落势的林家空留贵胄虚名,家道却早已清贫的令人难堪,跟如日中天的戎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怎能不惹着嫌弃!

  脚步声已经近在窗外,声音更加清晰:“不问政治清心寡欲这种话,他不要叫我当面听到,谅他是什么学界泰斗,我也不能客气。若说清心寡欲,别人也许能有,他姓林的断没有,这种做过老爷少爷的人是最不能穷下来,骨头轻,攀着富室不放,上海无人不知老三闹婚变离家出走,姓林的装聋做傻不站出来解约,仗着什么媒妁之言痴心妄想,不是下贱是什么!”

  映月一震,一股酸液猝然涌上眼膜,洇湿了黑色的蒙眼布!

  此时军靴的声音进来了,明显停了一下,显然不想到林家小姐已经在此。

  映月颤抖着慢慢站起,扶着桌沿瑟瑟立着,羞辱之心已经将她击垮。

  下贱!下贱!她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了。

  来人也已意识到什么,但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哪里收得回。

  戎长风去正对面的上位坐下,先没有说话,看了眼立着的人,细小身量,封着眼睛,穿着一身新制的行头,略嫌宽了些,就显得衣服里的人更娇,还是个孩子,仿佛从不曾离开过母亲的。

  再看那行头,虽是簇新却极其寒素,但正因这寒素才衬出触目的地方——由那墨色布袍里,翻出一小截红绸袖口,更由红绸袖子里,露出雪团似的一双手臂。

  戎长风一个指头一个指头脱着雪白的手套,罗副官示意卫兵摘去林小姐眼上的黑色蒙布。

  有一道流光倏忽由眼前划过,戎长风脱着白手套的右手忽然停住了。再也没有那样一双墨瞳,从黑暗中乍见光亮产生了刹那的失明,尽管粼粼汪着一层水泪,却安静地张着一双大眼适应光明,简直就是一个长着灵瞳的盲女。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长风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