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凌迟倒计时!(新书上传,狂求收藏、月票、打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活埋大清朝在线阅读

活埋大清朝

历史 / 清史民国

267.95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朱三太孙乃是我大清死敌!为祸之甚,尤在三藩之上!——少年英主康熙皇帝说完此话,便将朱和墭之名写在了南书房的立柱之上。朱三太孙你要顶住啊!反清复明全靠你了,我等大明忠臣就在后面替你加油鼓劲!——大明忠臣郑经、陈近南、大佬辉、刀疤荣正兴高采烈的在摇旗呐喊。朱三太孙你知道吗?这是你爷爷崇祯皇帝给吴三桂的遗诏,是从你家山寨里面找到的,如假包换!——最爱大明朝的杨起龙,正拿着墨迹未干的崇祯遗诏,自言自语。朱三太孙你先上,我吴三桂马上就起兵反清!——大清平西王吴三桂躺在病床之上,有气无力地说。我是朱三太孙,朱三太子是我老爸,崇祯皇帝是我爷爷。但我心中只有天下为公,不想为帝图皇,只是为了你们的荣华富贵,我才勉为其难接受皇帝这份工作的——面对群臣劝进,拥有一个纯洁高尚的二十一世纪灵魂的朱和盛发自内心地说。本书书友群群号:259356238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zzz9641212.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人面桃花honey.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打野名将金多多.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锄清在线阅读
开局就要被活刮。 三千六百刀那种! 本书又名《我真不是朱三太子啊!》 群号:942375467
酒中狐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山河拭在线阅读
山河有伤,英雄有剑。家园多难,死士赴国。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匪祸不断,为守护一方百姓安宁,一位女侠率众将台儿庄城打造成了武功之城。后因与大军阀交恶,被诬为“乱匪”,军阀集结重兵“剿匪”屠城……
程小程1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在线阅读
朱老大,天老二。 东北这旮沓,我说了算。 1904年,从一家磨坊起家,那个唯唯诺诺的朱传文,成了东北王。 【本小说纯属作者同人,YY之作】
买包芙蓉王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清之我的老爹是太子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穿越到康熙四十五年,成了康熙的嫡孙,太子胤礽的嫡子。 夺嫡? 你当九龙夺嫡是开玩笑?那么多叔叔们呢,轮得到咱嘛! 还是做个太平王爷吧,挣钱,享受为好。 顺便帮帮当了三十多年太子的便宜老爹。 弘皙扇了扇自己的翅膀,从此清朝走向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非历史正文,考据党慎入)
枯木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骗了康熙在线阅读
九龙夺嫡最紧要的关头,九门提督隆科多的私生子,把康熙骗惨了!
大司空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搜孤救孤在线阅读
京剧艺术,博大精深。国之瑰宝,日久且新。 本书京剧时代为背景,主人公是京剧时代发展的见证人,京剧深深的影响着自己的命运。通过本书,可以了解京剧,也可体会人生无常。
左上方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民国匹夫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烽火遍地的年代, 也是一个人命如草的年代。 这里英雄云集豪气干云, 也有美人如玉红颜含泪...... 江湖水,晃悠悠。 清水朝上走,浑水往西流, 述不尽的恩怨、道不尽的情愁! 官方群:855658080(建一个撑门面,群里没人)
射洪市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埋葬大清在线阅读
1783年,美国忙着独立,孟格菲兄弟忙着载人飞行实验,乾隆正忙着去找第二个夏雨荷,时代的齿轮抛弃了大清,朱劲松来到了大清。 朱劲松来大清只办三件事:造反!造反!还是特娘的造反! 这是一本穿越者造反手册,手把手教你造反。
天煌贵胄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笔韵随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活埋大清朝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凌迟倒计时!(新书上传,狂求收藏、月票、打赏)

  “哗啦啦......”

  一盆凉水猛地就浇在了正睡得香甜的朱和盛的脑门上,朱和盛一个激灵就被活活浇醒了,紧接着就一阵头痛欲裂,就跟被人敲了十七八下闷棍似的。然后又是一阵阵的剧痛从屁股、大腿、后背上传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一开动脑筋想事情,朱和盛的头就更疼了,脑子里就像灌了浆糊一样,乱成一团团的。

  他想睁眼看看,可眼皮却重如千斤,怎么也睁不开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听着很凶的声音在喝问。

  “再问一遍,尔姓甚名谁?”

  “我,我叫朱和盛......”朱和盛如实回答。

  “什么和?什么盛?”

  朱和盛有口无心的回答道:“和气生财的和,中华盛世的盛......”

  接着他就听见有人在对话。

  “火炮朱这大贼头原来叫朱和盛啊!”

  “鸣山老弟,你写错了吧?盛世的盛没有土字边。”

  “副都统,卑职没有写错......如果卑职所料未错,此贼乃是朱三太子之子,也就是朱三太孙!依据朱明燕王谱辈份排列,朱三太孙乃是和字辈,土字边。”

  “啊,就凭这个便能认定他是朱三太孙了?”

  “太守,还有其他证据,譬如这块龙纹象牙腰牌乃是朱明禁中之物,是亲王、郡王才能用的。”

  “可上面是白板啊!”

  “是白板吗?卑职怎么觉得上面刻了个定字?朱三太子可是封了定王的!”

  “这......这样能行吗?”

  “薛太守,我看能行的,上面的意思就是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嘛!不如就照着朱三太孙审吧!朱三太孙可比寻常的贼头值钱,就是不太真,也比较值钱!”

  “那就依副都统的,他就是朱三太孙了!”

  什么?什么?朱三太孙?他们认错人了吧?朱和盛晕晕乎乎的想:“我一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本份商人,勤勤恳恳的在高仿名酒和香水两行奉献了二十年,连一个小目标都没攒到,怎么就变成个富三代的太孙爷了?”

  想到这里,他又用力跟自己的眼皮较了下劲儿,这次终于睁开了。

  随即,他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切给整懵了。只见眼前是一座明镜高悬的官衙大堂,然后他又瞧见一张画着山水和太阳(山水朝阳图)的屏风前摆着一张案几和两张小一号的桌子。案几和两张桌子后面,都端坐着一个顶戴官服的大清官员。

  而且他还发现自己居然趴在冰凉的青砖地面上,看着好在要受审似的。

  朱和盛下意识的就想用手支撑着地面爬起来,可一抬手......他却看见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黑漆漆的镣铐和铁链给锁住了!

  “我是在做梦吗?”朱和盛自言自语道。

  “你就是在做梦!”

  这时,坐在那张案几后面的一个黄面长髯,剑眉虎目的官员厉声喝道:“朱和墭,现在都已经是大清康熙十年了,你家的明朝都亡了二十多年了,你还想反清复明,不是做梦是什么?”

  反清复明?

  康熙十年?

  这是......

  朱和盛听见这些话,简直是震惊到了极点,以至于一张颇为冷峻的面孔都扭曲了起来,整个人也在瑟瑟发抖。

  因为他的脑海当中,突然涌出了许多本不属于他的记忆......这个记忆属于一个名叫朱启炮,花名火炮朱的清朝人!

  这些记忆又多又乱,碎成了一团一团,比乱麻还乱。

  但是有几个要点......要命的点,还是很清晰的。

  朱和盛已经发现自己,不,应该是那个朱启炮不是什么好人,而是广东潮州府大南山区的一个悍匪,不,也不能算悍匪,应该是一个为了反清复明事业而斗争的革命志士,因为他一直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

  只是为了筹集革命经费才干了一些占山为王、杀人放火、拦路打劫、绑票勒索、贩卖私盐、私造铜钱、走私兵器之类的事儿......结果一个不小心,被潮州府的狗官们设计给逮住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朱和盛真是恨啊!自己干了那么多年的“高仿行业”,就从没被抓到过......你这个朱启炮在造反啊!怎么可以给抓到?造反被抓到是要杀头的!

  “哈哈哈,妈了个巴子,你现在知道怕了吧?”一东北官这个时候大笑着发话了,“朱三太孙,就你干得那些事儿,怎么都够得上一个凌迟处死了!”

  啊!还要凌迟啊!

  朱和盛一想到凌迟,浑身上下的皮肉都在颤抖!

  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了那个“诅咒”自己的狗官一眼,发现那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狗官,花白胡须,满脸横肉,一副凶相。他在公堂上也不好好坐着,居然把两条大腿架在了跟前的小桌子,看着就不是好狗......也不是好官!

  想到这里,他的怒火一下就爆棚了,张口就骂了一句:“狗官,扑你母!”

  “大胆!”另外一个端坐在一张小桌子后面的白脸奸相的狗官一拍桌子道,“你个逆贼死到临头还敢猖狂!

  太守,副都统,对这样的悍匪逆贼,就得重重责打啊!”

  又要打?

  朱和盛一听要打,他的后背上、屁股上、大腿上就传来一阵阵剧痛,痛得都抽搐了......这都是眼前的三个狗官让人打的!

  狗官真是太坏了!

  “不必了!”那东北口音的狗官摆摆手,笑道,“把供状给他画押签字儿......老子今天高兴,只要他老老实实的签了,就不用打了。”

  坐在当中的那个黄面长须的狗官也点点头,笑道:“让他签字画押!”

  “嗻!”

  一个衣服上有个“衙”字的皂隶,拿着份文书和毛笔笑吟吟就到了朱和盛跟前,“火炮朱,好汉莫吃眼前亏,你还是老老实实签了吧!”

  朱和盛当然不想签字画押,可现在这形势,他要不签恐怕又得挨打了!

  “签吧......”那个皂隶看着倒是和和气气的,长了个阿婆脸,说话的声音也好听,“火炮朱,听我仁义陆没错的,你签了字画了押还能多活些日子,若不签......邓副都统今天就能要了你的命!”

  朱和盛这个时候想起来了,这个自称“仁义陆”的皂隶,真名叫陆仁义,是潮州府衙的班头。

  而那个邓副都统就厉害了,是镇守潮州府的续顺公府旗军副都统......就是那个东北狗官!

  至于坐在当中那个案几后面,看上去挺正经的狗官,名叫薛章,是潮州府的知府老爷。

  那个看着就是个奸官的家伙,则是潮州府揭阳县的知县,名叫凤鸣山!

  “邓光明!薛章!凤鸣山......”朱和盛心想:“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想到这里,他就接过毛笔,很顺手的写下了“朱和盛”三个毛笔字儿。

  陆仁义捕头接着又取出一盒印泥,再抓起朱和盛的右手食指,沾了些印泥,最后在“朱和盛”三字的下方按了个手印,这就算齐活了!

  签了“朱和盛”三个毛笔字和打了手印的供状很快被送到了今天的主审官,也是潮州知府薛章的面前。

  只见薛章看了一眼那三个毛笔字,点点头道:“好好,赵体楷书,写得不错......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山贼啊!只是墭字的土字边漏了,本官替你补上吧!”

  说着话,这个薛狗官就提起毛笔,在“盛”字的左边,补上了一个土字边。

  放下毛笔,这薛狗官就笑着对陆仁义道:“陆班头,将朱三太孙押去司狱司看押。记得和禁卒们说了,这个朱三太孙是朝廷重犯,要凌迟处死的,得好生照看,不得虐待!”

  什么?这就要凌迟处死了?还能上诉吗?

  朱和盛听了这话,眼前就是一黑,晕死过去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