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洢州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虞国载乾三年,洢州城下了一场雨。李昂浑浑噩噩醒来,梦见自己的脑袋里,藏着一把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李知乐.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Sadlyboy.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闲污.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在线阅读
姜练穿越到了一本修仙小说里,通过兢兢业业的当反派,走剧情,本以为主角换地图离开之后,就能回到原来世界。 三十年后,已经成为仙门魁首的姜练捧着小说续集陷入了沉思。 随之而来的,是一群尚在少年时的未来反派。 姜练:“不收,滚!” “反派都是放错位置的主角,他们都有着凄惨无比的过去,这才造就了他们在黑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反派养成系统如是说道。“并且,反派毁灭世界的时候,你可能会死......” 姜练:“......” 若干年后,姜练看着已经成长为大帝的反派们镇压主角团之后。 “这画风不对啊!”
silvery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在线阅读
宋明道二年,一奇装妖僧天降,摔之几成肉泥,百姓围观堵之,妖僧逃之不见。 宋景佑三年,江南洪水肆虐,饶州商户苏云捐资修建鄱阳堤坝,让信州、鄱阳二府免受水患之灾。 宋宝元二年,时痘疮瘟疫,信州府苏云上书中痘之法,由此传播天下,瘟疫绝迹,至今中花者信州人居多。 宋宝元三年,信州府有鹅湖书院落成,院长苏云,有教无类。 宋皇佑三年,一代大儒、大善人苏云无疾而终。 洪武二年,天狗食日,三日无光,妖魔鬼怪肆虐横生,明太祖封天下城隍。 城隍庙宇显真身,签到系统在我手,纵横饶州七百载,守护黎民继善行
九灯和善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前有座灵剑山在线阅读
灵剑派成立于九州历四二三三年,几千年来始终致力于为行业提供一流的修仙人才,如今位列万仙盟五大超品宗派之一,掌门风吟真人担任万仙盟七大常务长老,修为盖世。灵剑派坚持和平与发展的主题,门派核心价值理念是求真、求善、求种。为进一步扩充门派力量,补充新鲜血液,拟于近期召开升仙大会,诚邀各路精英前来。 还是原来的节操 还是一样的搞笑
国王陛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嗯,说不定还有个‘名’,叫孕育万子千孙的森之黑山羊,呵呵……” “我悟道了!我悟道了! 嚯嚯嚯哈哈哈哈嘎——嘎——嘎——!!!” 看着裂开头颅,撕裂肋骨,化出肉翅,飞上天空的道友, 李凡心有余悸得停止了今日的讲道。 “唉,道德经不能瞎讲了,又给整疯了一个……”
板斧战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道士夜仗剑在线阅读
远赴人间惊鸿宴,一睹红尘盛世颜! …… 仗剑独行,会世间鬼神! q群:94495795
亲吻指尖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半妖养仙途在线阅读
万劫如海,养吾成仙。 在人、妖、半妖混居的修行世界,卢通一次次舍身求法、火中取宝。 最终以半妖之身,成为一方巨擘。
乌山夜行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凡人修仙传在线阅读
一个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进入到当地江湖小门派,成了一名记名弟子。他以这样身份,如何在门派中立足,如何以平庸的资质进入到修仙者的行列,从而笑傲三界之中! 诸位道友,忘语新书《大梦主》,经在起点中文网上传了,欢迎大家继续支持哦!
忘语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女帝登基后,我被迫当了九千岁在线阅读
大晋立国三百年,国运昌隆,朝堂中有大儒一言定鼎,江湖中有武道强人拳裂山河,更有玄门方士御剑乘风。  左道奇穿越到此方世界,成为一个即将被打入冷宫的小小太监。  朝堂诡谲,江河凶恶,他只想老老实实的苟下去。  却意外开启人生剧本,可以看穿别人的未来剧本,还能在完成任务后获得奖励。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即将成为女帝的小萝莉……  从此之后,左道奇便打算苟在冷宫,好好的攻略游戏剧本,顺带教育一下未来女帝。  闲暇时候,再去找太后、贵妃、公主什么的谈谈心。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能够早日出宫当个富家翁。  ……  直到后来有一天,一个小太监来到左道奇身边,  ”九千岁,太后娘娘说您该去侍奉她了。“  ps:本书假太监,喜欢真太监的,就不必进来喷了。
是宝宝巴士啊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蛇得道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重生白蛇四处种地的故事。 冬眠醒来妖皇陨落,妖域破损,但这和我一条混吃等死的种地小蛇妖有什么关系。
白蛇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问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洢州

  虞国载乾三年,江南道,洢州城。

  初夏的一场晨雨,洗去了天地间的浑浊闷热。

  洢州桥上,行人如织,车马密集。

  桥下宽阔而深沉的河水,由南向北静静流淌,承载着一艘艘载满盐、茶、粮等货物的纲船。

  弘舸巨舰,千舳万艘,或由纤夫牵拉,或由船夫摇橹,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

  虞帝国继承了前隋的漕运体系,而洢州城则是虞国漕运路线上的重要节点之一。

  所谓“吴门转粟帛,泛海陵蓬莱。”

  “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

  南来北往的船只货物,为这座江南道的城市,带来了大量的流动人口,以及...商机。

  洢州桥头河畔的一家家沿街店铺,早在朝阳升起之前就做好了开张准备。

  无论是茶馆,饭铺,酒楼,还是胭脂铺,当铺,米铺,所有店面都宽大气派,显得人气旺盛。然而在众多店铺中,却有一家大门紧闭,并且完全没有开张的意思。

  那是一间悬挂着“保安堂”匾额的药铺。

  “啪。”

  擦过药铺柜台桌面的抹布,被丢到一边,

  一只属于少年的手掌先重重划过古香古色的桐木桌面,再凑到眼睛下,审视着指尖是否残留着尘埃。

  “可算干净了。”

  少年朝手掌吹了口气,随手将抹布丢进盛着水的木盆,伸了个懒腰,坐进柜台后方的椅子里。

  他约莫十四五岁,穿着一件灰色襕衫,内搭短绯白衫,戴幞头,穿长靴,相貌普通,表情格外平静。

  李昂,这是他的名字。

  或者说,是他此世的名字。

  四个月前,保安堂的前主人、李昂的父亲李寒泉,与妻子崔苡因病相继离世。而守孝期间浑浑噩噩的李昂自己,也发生了意外——

  他的脑海里,开始持续不断地浮现出凌乱而稀碎的记忆碎片。

  满是摩天高楼的繁华都市,在街道上疾驰的钢铁车辆,手机,电脑,网络...

  以及在那个世界生活着的、同样名为李昂的存在。

  破碎记忆的来源,和他同名同姓,甚至连长相都一模一样。这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亦或者,是传说中的“穿越”?

  李昂摇了摇头,将杂乱思绪置之脑后,凝神扫视眼前这间熟悉的保安堂药铺。

  药铺店面还算宽敞,地上铺着青石板,四根柱子下方都有圆石垫着,房梁上悬挂下三根细绳,栓着根细木棍,细木棍下悬挂有一包包散发药香的成药,以及写有“小青龙汤”、“麻黄汤”、“地黄煎”等滋养的小木牌。

  柜台上方,摆放着扁竹筐、药称、捣药臼等杂物。

  而柜台后方的木质架子,则放置着一格格盛有麻黄、葛根、乌药、丹参等药物的木盒、陶瓷罐。

  “少爷...咱家快没钱了。”

  轻柔女声打断了思索,李昂转头看去,只见店铺角落里坐着一位穿着青色侍女服的少女。

  她年纪和李昂相差仿佛,长着张可爱的鹅蛋脸,正微皱眉头,将一大堆钱币码在桌面上。

  柴翠翘,李昂家的婢女。

  八年前,虞国南面的周国爆发叛乱,叛军如燎原烈火般接连攻占十座州城,面临兵灾的周国北部百姓纷纷逃离故土,涌入虞国。

  当时局势动荡,卖儿鬻女者不知凡几,李昂的母亲崔苡做主,买下了柴翠翘作为李昂的丫鬟。

  虞国作为当世大国,疆域辽阔,国力强盛,也自诩最为文明,明法规定国中有仆而无奴,

  所以算是女仆。

  “唔...还有多少?”

  李昂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走向女仆。

  尽管有着庄周梦蝶的插曲,平白多了无数段碎片记忆,但李昂的心智意识并没有改变。

  在父母双亲溘然辞世之后,自幼青梅竹马的柴翠翘,就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信赖的人。

  顺便一提,虞国民间仆役对男主人的叫法,应该是“阿郎”、“主人”,或者根据主人在家族里的排名,叫“大郎”、“二郎”、“三郎”。

  不过觉醒了现代记忆碎片的李昂,总感觉“大郎”这种称呼怪怪的。

  有种下一秒自己就要起床喝药的既视感。

  遂改让柴翠翘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叫他少爷或者直接叫名字。

  “平钱三千二百八十四,折二钱七百一十五,折三钱七百七十九,折五钱四百二十一,当十钱二百二十,碎银十三两,飞钱二十贯...”

  柴翠翘悬在半空中的纤细如葱手指点来点去,歪了歪头,脸上表情显得有些纠结,“加起来总共是...”

  “三十一贯又三百五十六文,”

  李昂走到桌前坐下,“再加十三两碎银。”

  虞国使用铜钱作为基础货币,所谓平钱就是一文小钱,是铜币体系中的最小货币单位。

  眼下民间流通量最大的平钱是开元通宝,形制外圆内方,直径八分,成分为铜、锡、铅,背面有星月图案。

  其他的还有乾元重宝、大历元宝等,属于前代先帝颁发的年号钱。

  而折二钱、折三钱、折五钱、当十钱,顾名思义,其价值分别为二文、三文、五文、十文。再往上还有当二十、当三十、当四十、当五十乃至当百、当千大钱。面值凑够每一千文,则为一贯。

  至于飞钱,则为虞国的纸质兑换票证——由于铜钱面值小,又沉重,运输不便,因此催生了纸质汇票(类似银行支票)。

  现在放在保安堂桌面上的这张飞钱,比巴掌大一圈,材质为上好的宣州硬黄纸,坚韧不易破损。纸张中间写有“贰十贯”字样,下方标注存钱的时间、地点以及办理相关手续的钱庄、责任人,纸张边缘则是一圈复杂繁琐且精美的防伪花纹。

  “最近银价大概每两八百文,十三两碎银就是十贯四百文。全部加起来,那就还有四十一贯七百五十六文。”

  看着堆叠桌面的钱币,主仆二人谁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沉默下来。

  眼前的,就是李寒泉与崔苡夫妻,十几年来经营保安堂药铺,在葬礼之后剩下的全部可用资金。

  四十一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李昂叹了口气,“城里的物价最近没怎么变吧?”

  “应该没有。”

  柴翠翘掰着指头说道:“白米每斗70文(1斗约等于6公斤,10斗为1石),猪肉每斤42文,草鱼每斤30文,胡饼一枚2文,酸馅(即蔬菜包子)一个3文,梨1个3文,盐每斤40文...”

  “日常生活只算吃的话,两个人人均50文,每天100文。但这只包括米、盐、薪柴、调料、油、肉、蔬菜等。如果想多做一两道菜、汤,成本大概是每天130文。

  还有买衣服、煤炭、文具、书籍刊物、瓜果零食、蜡烛的钱...”

  李昂略一盘算,他和柴翠翘两个人每天生活成本为150文。

  如果要维持以前的小康生活,则为每天170文到200文。

  “没有任何收入,坐吃山空的话,41贯只够生活大半年左右。”

  李昂揉了揉眉心,没想到穿越面临的第一项问题,不是致命疾病,也不是贪官恶吏,而是最现实的小康家庭破产危机。

  “少爷,那个,其实...”

  柴翠翘揉搓着侍女服的边角,犹豫半天,声如蚊蚋道:“我还有点私房钱的。”

  李昂没太听清,“什么?”

  “十,十贯。”

  柴翠翘脸庞微红,扭捏道,“夫人每个月都会给我月例钱,让我买想买的。除了平时买点瓜果零食,我就一直攒着...”

  “想什么呢你。”

  李昂无奈一笑,伸手轻轻在柴翠翘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崩,“那点钱你就自己留着吧,我还不至于靠丫鬟养活。”

  柴翠翘双手捂住额头,撅着嘴巴无声抗议。

  “咳咳。”

  李昂轻咳一声,拍了下大腿,正色道:“我打算,重开医馆。”

  “诶?”

  柴翠翘双手放下,一脸震惊,“诶!”

  “诶什么诶,总得想个办法,不能坐吃山空吧。”

  “可是...”

  柴翠翘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李昂看了她一眼,从桌上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怕我年纪太小,没人信我?还是怕我医术不精,一不小心把人治死了?”

  “呃...”

  柴翠翘双眼望天,凝视起房梁。

  “嘿,你这丫头。”

  李昂佯装恼怒,伸手将柴翠翘的头发稍稍搓乱,在后者的抗议声中,认真说道:“《诸病源候论》、《千金方》、《千金翼方》、《本草拾遗》、《肘后备急方》这些书我都读过,给人治病绝对没问题。

  这事情我有把握,不用担心。

  对了,家里还剩什么吃的?”

  “少爷你饿了?厨房还有两束挂面,七八个鸡蛋,两小坛酸菜、酱菜...”

  “那就弄两碗煎鸡蛋挂面吧,先凑合吃一顿,吃完饭我出趟门。守孝期结束,该去问候一下老师,顺便问问州学考试的事情。如果能通过省试,有了举人身份,包括开医馆在内的各种事情都能方便许多。”

  “哦哦。”

  柴翠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身掀起珠帘,去往厨房,但脸上还是留着少许担忧。

  李昂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轻轻一叹。

  自家人知自家事,柴翠翘作为崔苡钦定的半个女儿和未来儿媳妇,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李昂的人。

  连她都对李昂重开医馆忧心忡忡,外人的想法也就不必多说了。

  李昂手指轻撩过凌乱发丝,指缝下的眼眸愈发明亮。

  无论怎么看,在这个年纪想要撑起一家医馆药铺都是天方夜谭,但是...

  李昂从椅子上站起来,闭上眼睛,屏息凝神,在透过薄薄窗纸的微亮阳光照耀下,双手悬于身前,手掌虚握,像是攥住了什么东西。

  手术刀,划开皮肤。

  牵开器,暴露腹腔。

  吸引器,清除积血。

  ...

  李昂的双手宛如舞台上的指挥家一般,轻柔而稳重。

  切开,止血,结扎,引流。

  切除,重建,接回,移植。

  他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具横躺着的虚拟人形影像,眼鼻口耳心肝脾肺具在。随着李昂用手术刀割开皮肤,虚拟人形的一条条血管,一束束肌肉,一根根神经,均暴露在视野中,纤毫毕现。

  透过窗纸的微弱阳光像是无影灯,耳畔似乎传来拖鞋在无菌手术室地面拖沓行走的声响,记忆碎片里涌出种种气味。

  洗手时的消毒肥皂水气味。

  高频电刀烧灼血肉的气味。

  乃至...各种病灶的酸爽气味。

  李昂悬在半空中的手臂一顿,他仍然记不起另一个世界里,自己具体的人生经历。

  每当用力去想,只能在记忆海洋中,找到如同图书馆书架一般整齐罗列的清晰资料。

  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病理生理学,病理解剖学,医学免疫学,医学微生物,检体,诊断,超声,影像,心电...

  模糊而深刻的情感涌上心头,求学时的艰辛苦楚,初次握持手术刀时的忐忑惶恐,完成手术时的疲倦满足...

  李昂缓缓放下双臂,睁开双眼,眼眸闪亮。

  自己,是一名外科医生。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