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客在线阅读

赶尸客

枼小疯

短篇·短篇小说·7.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2-10-20 22:40

生而无父母,年少离家,陷入骗局偶遇赶尸人,拜入门下,自此走向不归路。江湖路远,人鬼迷幻,从中识得书生桃花面,原是孽缘,有悔无怨,终究是天人两隔相远。“倘若有来生,我们定会再见,不问缘劫,不言离别,相濡湮灭。”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雪夜

  1710庚寅年正月初三夜,风雪交织,石滩村内灯火通明,家家户户燃炉取暖,宴食欢谈。

  村头东的一户较好的土筑房内,一老一壮饮酒正酣。老翁年过花甲,着一布衫,胸前挂一兽牙,手持铜觚斟酒。壮年正值而立,身形壮硕,披一蓑衣,举碗而饮。

  老者名为颜烛,为石滩村一村之长,年六十有二身体却很是硬朗,在石滩村内颇有威望。少者名唤颜靖,而立之年,为颜烛养子,生性憨厚纯朴,自幼为遗孤被颜烛收养,对其言听计从。

  “爹,为何您这般年纪了酒量仍胜于我,莫不是酒器的问题?”

  颜靖一脸酡红,看了看颜烛手中的铜觚,又看了看自己的土碗。

  颜烛不语,只拿起桌上的烟杆迅猛的敲在颜靖的头上。

  “砰!”

  “哎呦!”

  “你这厮,真是愚蠢,这么多年顶着个榆木脑袋没有一丝长进。”颜烛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不断挠头的颜靖,随即目光转向铜觚。

  “这觚还是我年轻时的故人所赠,他是个乾道,与他相识全凭我一个馒头救他的命,他将此觚赠我,作为日后报恩之信物。”颜烛捻捻胡须笑道,“不过一口食而已,谈何报恩。这觚我倒是喜欢的很,所以也就除夕前后拿出来用用,据说这还是某个大官宦人家赠与他的,很是珍贵。”

  “嘿嘿,其实俺觉着我这土碗的酒味道不比那觚差多少,够劲儿。”颜靖笑着又是干了一碗。

  “哼,这你又懂了。”颜烛也是将觚里的酒仰头而尽。

  “小子,我叫你给村脚杜寡妇送的米和布送过去没啊?”颜烛吃了口花生米转头问向颜靖。

  “杜姐啊,二更过去时她不在,兴许是打水去了,我想着一会儿也回来了,就放门口了,她回来时该看见的。”

  “不在?这大风雪的夜,她一寡妇跑出去做甚,何况已有身孕。”

  “对啊,娴儿当初怀童儿七月就产下了,这杜姐十月了都不产,还夜行,俺佩服。”

  “砰!”

  “哎呦!”

  “少扯淡!”颜烛又是一烟杆敲在颜靖头上。

  “这大年初的,这么大风雪,又是夜里,她一寡妇大着肚子跑出去做甚。你确定人不在屋内?”

  “爹,俺不糊涂,真不在。屋里灯都没点过,冷冰的,比外面还冷哩。”

  闻罢,颜烛放下手中的筷,思索着不对劲。

  “走跟我再去看看。”

  话落,颜烛披了兽绒衣,别上烟杆,拉着半醉半醒的颜靖推门走进了风雪之中。

  石滩村外,向西三里有座深山,因常年太阳照射不多,总是散发着冷意,远远望去黑漆漆的看不清里外,夜里路过时常能听见一种似人非人的嚎叫,让人望而生畏,故被人们称为阴山。

  阴山上的积雪很厚,夜色下反照出蒙蒙的清冷的光,倒映着树枝张牙舞爪的黑影在风雪下晃动,像是群魔乱舞。

  “呼”

  一阵大风刮过,带起树上的积雪狠狠砸向地面,一道人影被砸到埋没在雪地中。片刻,雪地微微隆起,这人影逐渐显现,费力的站起身来,身形不高,肚子却是大得出奇。

  此人便是杜寡妇,原名杜梅。据说她与丈夫不过新婚半月,丈夫上山砍柴误入阴山,从此便一去不回,村里人都说是被山里的妖怪吃了,尸骨无存。丈夫失踪后留下已有身孕的杜梅,好在村里乡邻对她都照顾有佳,才得以生活至今。

  杜梅有一步没一步地走着,眼神无光,嘴里只念叨着。

  “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仔细看去,她留下的脚印竟带有黑红的血迹,每一步都染红一片。

  身旁漆黑的森林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双冒绿光的眸子在黑暗中时隐时现。

  杜梅忽地倒地,寒冷和失血让她失去了行动,但她依旧用尽全力睁着眼,嘴里喃喃。

  “放过孩子,放过孩子……”

  在杜梅逐渐失去光亮的视线中,一道黑影从林中窜出,眼冒绿光,四腿并行,一跃三丈朝她扑来,一张血盆大口带着两排森森白牙咬在了杜梅肩上。

  杜梅只觉肩膀像是被一个巨大的带钉铁钳夹住一般,猛的传来一阵剧痛,随后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在怪物的撕咬中彻底失去了光亮。

  “爹,这阴山好冷啊。”颜靖双手抱怀,用力勒了勒衣服,酒意早已消散大半,“而且我听说这里有怪物啊,杜姐就是因为这怪物吃了丈夫才守寡的。”

  “闭嘴,别说话,你给我把眼睛放亮点。”

  颜烛一边压着声音,一边提着灯照着路。

  这并不是杜梅第一次独自去阴山寻夫,以往都是午时去申时便返家。据村里的王婆说,杜梅近日总是收到丈夫邱蒙托梦,梦里邱蒙寒霜覆体,面无人色只言“好冷…好冷…梅儿快来救我……”

  杜梅便像着魔一般,偏偏在日落时挺着肚子进了阴山,这大风雪的天,雨具都不曾带上。

  颜烛父子喘着热气,在黑夜中潜行,身上已是覆上一层积雪。此时已快四更,阴山的风雪呼啸,寒气逼人。

  “我们进这阴山多少时许了?”颜烛驻足倚在树上,抽出烟杆点烟。

  “莫约……有……有……一个时辰了……”颜靖冻得直发抖,嘴唇哆嗦。

  “再寻一柱香的时间,若还是没有踪迹,便下山吧。”颜烛点着烟杆吧唧了两口,面色稍缓。

  “爹……爹……要不您……也给我抽……抽……两……”

  “砰!”

  “好嘞。”

  “抽抽……抽……我抽死你我……”

  颜靖在父亲的烟杆下抬手抵挡,朝着旁边躲开,低头看见地上似乎有些红黑的印记。

  “爹!雪上有雪,呸,有血”颜靖大喊

  颜烛立马拉开颜靖,蹲下查看地下凝固的血迹,血迹已被一层薄薄的风雪掩盖,但不难看出此血迹遗留时间并不长。

  “爹,这...这怎么会有血啊,杜姐是不是被妖怪吃了啊?”颜靖在一旁焦急又害怕的抖着唇

  “闭嘴,快给我小声些!”颜靖闻声一下捂住了嘴

  “我们沿着血迹往前面走,跟着我,动作轻一些”颜烛在前拿着烟杆慢慢的寻着血迹向密林深处走去,颜靖紧握着出门带的斧头紧跟其后。

  刚走几十步,颜烛忽然停下,颜靖一下撞到了父亲背上,正准备询问,抬眼变看见不远处的斜坡上,一头似人非人的怪物,虎背熊腰,四脚着地嘴里叼着什么东西正往密林里移动。

  “爹......”颜靖正准备说话,颜烛一把捂住他的嘴,低下头,在颜靖惊恐的眼中,他看到那个怪物停下转过身,嘴上叼着的正是杜寡妇,但此刻杜寡妇已不成人样,怪物的牙自她肩上穿透,大片的血迹染红了破碎的衣服,而她的肚子上却是一个血洞,原本怀胎的大肚子此时只是些内脏混合着血肉空皮。

  怪物用绿油油的眼睛扫了扫周围后,转过头四脚一用力跃出几丈远,快速消失在了黑黢黢的森林中。

  雪此刻变小了,清冷的月光下风声依旧,颜烛父子保持着躲避的姿势,半晌后,颜烛慢慢放下捂着颜靖嘴的手,父子俩同时舒了口气。

  “爹......那......那......是个什么啊”颜靖抖着嘴唇,满脸冷汗的看着父亲。

  颜烛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起身准备向前走去,颜靖见状正欲跟上,颜烛连忙回头用烟杆抵他摇头示意呆在原地。在颜靖的注视下,颜烛半弓着腰左顾右盼的走到前面空地的一大滩血迹,像是捡了一大坨肉护在怀里然后快速返回。

  在颜靖瞪大的双眼中,颜烛张开衣服,露出怀中血淋淋的婴儿。

  “还有口气,但估计很难救活了”颜烛边像怀里的婴儿哈着热气边说。

  “这是杜姐的?”颜靖一脸震惊。

  “嗯”颜烛点了下头,然后轻轻的把衣服裹紧,“走,咱们得快点回去,要是那怪物回来了,我们俩和这孩子也只能交代在这了”

  颜烛把烟杆丢给颜靖,护着怀里的婴儿,两人快速向山下走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赶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