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我电脑呢?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在线阅读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

暂无评分/0人评过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66.23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在格莱昂大陆,只要敌人少于我弹匣里的子弹,我就是无敌的。说完这话,马沙转身就跑,身后跟着千军万马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薇拉0205.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羽生降相鸞.
    粉丝等级: 舵主
  • 粉丝第3名:默默在风雨中.
    粉丝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原生幻想小说推荐

我们只是妖怪在线阅读
“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意思就是,看到怪异的事情不要讲出来,就当没看见。”顾诚说。  世界这么大,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很正常,太正常的世界才奇怪。  “等等,你先解释一下电视里爬出来的那个玩意是什么?”  ……  一个不死的老妖怪,和一只不愿离去的游魂之间的日常。  这是一群怪物隐藏身份生活在都市里的故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
花还没开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我穿越到了女频小说在线阅读
简介不太会写。 穿越到一本女频小说里,还是个反派,我好像记得那反派没有活过十章,不,十一章,第一章回忆了下。 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见识下古代的勾栏...咳咳,风土人情。
四维小贼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向阳处的日娱在线阅读
《交响情人梦》、《求婚大作战》、《浪客剑心》、《朝五晚九》、《逃避可耻但有用》... 日剧的世界充满想象力也不乏现实之作,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艺能界。 而水上隼人,要登上这个世界的顶点。
单推发电机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宠兽模拟器在线阅读
王野穿越至御兽世界,和一只平平无奇的小青雀签订宠兽契约,却觉醒天赋宠兽模拟器。 可以设定最终进化宠兽进行模拟。 【0岁,小青雀出生,在山崖训练飞行,遭遇强流落下山崖,伤痕累累。】 【1岁,小青雀经过不懈努力,学会简单飞行。】 【2岁,小青雀看到一只神秘鸟兽在半空起舞,若有所悟。】 【5岁,小青雀飞行愈发熟练,领悟了技能:天空之舞。】 【5岁半,小青雀觉得自己很勇,想要学会游泳,冲入崖间下的幽泉,淹死了。获得特性成就:勇不可挡。】 模拟结束后,可以获得技能熟练,基因特性,成长历程的其中一种。 模拟到一定次数后,有概率进化成为最终设定宠兽! 于是,王野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啄米吃的小青雀,二话不说,设定最终进化宠兽: 神凰天女兽! 小青雀:“???”
夏竖琴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才不是魔女在线阅读
银发少女的温馨日常种田文,偶尔也热血史诗。 —————— 她是生活在森林里的银发少女。 她是传说中七位英雄的导师。 她是代表星星和奇迹的大贤者。 她是平息十次世界灾厄的指引者。 她的名为洛兰希尔,才不是魔女。 ------------------ 又名:《仍未知道那天所教的笨学生居然成为开国之主的故事》 《洛兰希尔的炼金工坊》 《苍红歌姬的盛世传说》 《身披霞光的无名英雄》 ps:主角女,不嫁人。(写作就像养女儿,舍不得嫁人的) 书友群:535315849《才不是魔女》 全订书友群:708292984(审核群 0 0/~)
青空乐章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长生九万年在线阅读
曾与盘古开过天,与女娲造过人,跟如来阐过佛。  曾与精卫填海,与沉香救母,与神农尝毒。  曾与三清为徒,玉帝拜其为国父,耶稣奥丁共尊为祖。  曾与龙王大醉三天三夜,也曾欣赏嫦娥奔月的婀娜多姿。  曾亲见石头蹦出孙悟空,也曾地府烧过生死簿。  他是人,是神,是风,是雨,是魔,他通晓前生,知晓未来……  就这样叶北活了九万年之久!在无尽岁月中寻找长生之谜……
望穿冬水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人在超神开局复制成神在线阅读
【超神慢热文】 …… 叶约穿越来到超神学院世界,成为了一名天使,获得无限复制系统,此后一位无上的神开始笼罩已知宇宙。 【复制成功,获得暗夙银武器……】 【复制成功,获得天体计算机——大时钟……】 【复制成功,获得终极虚空……】 天宫秩序,形体战争,虚空时代…… 他既是推翻旧天使时代的主使,也是神河体主生物世界的奠基者,更是一手迎来了主生物世界的虚空时代。 他曾目睹无数时代的浩瀚,也曾与万千诸神争锋,无数维度之上,被遗忘的空间中混沌与真理相互依存,不朽之名深刻于圣庭丰碑之上。 他是他,更是‘他’……是『主』! 时间在流逝,空间的风暴正在肆虐,重叠的时空中,十二翼圣天使低语着永恒…… …… PS:简介无力,请入内观看,故事很精彩,请看下去,拜托!
玄都客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重生日本当神官在线阅读
新书《兰斯风云进化录》已经上传并连载,现急求各种支持,望广大书友多多支持一下,拜谢了啊!
吾为妖孽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卡师指南在线阅读
虚空的注视下,万中无一的人类点燃火种。 林宵从混沌中醒来,携带卡师指南,目睹这个世界: 巨龙在白日创世,诸神在黄昏长眠,人类在黑夜抗争。 通天高塔,寡头垄断,机械飞艇,虚拟世界,光轮摩托,卡片具现……火种生生不熄,太阳照常升起,这是一段关于“卡师”的传奇。 【已有完本万均小说。】
北川南海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当前位置: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 我电脑呢?

  马沙一觉醒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我电脑呢?

  那台为了玩《赛博朋克2077》特意更新的电脑,堪称马沙买到的最成功的理财产品。

  马沙第二个想法是:我为了适配我那台电脑买的王**同款电脑桌呢?

  紧接着,随着大脑恢复运转,他疑惑起来:为什么目力所及到处都是木纹?

  而且空气中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马沙有种强烈的想要开窗呼吸新鲜空气的冲动。

  所以他站起来,跑到窗户边上用力一推。

  然后他发现窗户是向上开启的。

  上次他看见向上开的窗户还是在古装戏里呢,好像是潘金莲开窗喊大郎上来吃药。

  但是马沙的记忆里,这个潘金莲穿得有点不正经,可能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古装戏。

  马沙用手顶起窗扉,大张着嘴巴看着外面的景色。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到了西部了。

  美国西部。

  窗户下方,有个老汉在劈柴,听到马沙开窗的声音抬头喊道:“马沙,起床了就下来干活!今天老爸的老朋友要来,得好好准备一下招待人家,有的是活儿干呢!”

  马沙愣住了,他完全想不起来楼下这个男人是谁。

  这人有一张中国人的脸,和眼前的西部风光异常的格格不入。

  有那么一瞬间,马沙怀疑自己来到了祖国的西部,准备建设大西北了。

  但是视野里的牛群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牛明显是北美的品种,马沙在荒野大镖客这游戏里见过。

  北美,然后有个看起来是中国人的男人好像是我这个身份的爸爸,从他的话语分析,他不是这个农庄的帮工,而是主人。

  马沙再次扫视下面的院子:牛棚、马栏、谷仓一应俱全,结合自己住的这个房间的面积,自己一家人恐怕是个农场主。

  西进运动的时代,中国人在美国西部能当农场主吗?

  怎么记忆里西进运动时代的美国,中国人都过得很惨呢?记得是被像卖猪仔一样卖过来的,地位不比黑奴高多少?

  马沙正疑惑那,下面那大叔生气了,他停止劈柴,抬头看着马沙:“你发什么呆呢?洗把脸下来干活啊!”

  “哦。”马沙下意识的应了一句,但是内心还是处于状况外。他暂时从窗边离开,省得再被男人念叨。

  毕竟,虽然设定上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老爸,但是这个设定马沙还没能接受。

  他本来的老爸也就是啰嗦一点,严厉一点,还是很疼他的,所以他也不太理解网上某些人对自己父母的仇恨。

  突然要他用对待父亲的态度来对待这个陌生人,有点困难。

  他只能先闪人。

  这时候他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马沙,起来了吗?”

  女孩子的声音。

  马沙是个普通人,能普通的对待女孩子,既没有社交牛逼症也不社恐,但是这个情况,让他忍不住浮想联翩。

  自己可是穿越者,穿越者碰到的第一个女性甭管性格什么样的,肯定得漂亮。

  下一刻,房门开了。

  进来的妹子让马沙刚刚高涨起来的情绪凉了大半。

  有些脏的裙子,粗糙的皮肤,还有完全没有光泽的长发,进门的妹子和漂亮可是一点边都不沾。

  关键她一进门,马沙就闻到一股几天没洗澡淤积起来的汗味。

  也是,就屋外这大荒原,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天天洗澡的样子。

  这一刹那,马沙终于意识到自己从穿越之初就在意得不行的迷之味道是什么味道了,是自己身上的汗味啊。

  一瞬间马沙无比想念未来的生活。

  连妹子都是臭烘烘的世界,我一点都不想呆啊!

  吹着空调舔纸片人不好吗?让我回去啊!

  刚进门的妹子疑惑的看着马沙:“你干嘛这个表情?”

  马沙尴尬摇了摇头:“我……没什么,睡蒙了没清醒过来。”

  这时候,马沙注意到自己说的不是英语也不是中文。

  自己能听懂也能使用这种语言,却不知道它到底叫啥。

  于是他控制自己强行切会中文试探着问:“姐姐?”

  至于叫姐姐而不是妹妹,大概是因为眼前姑娘给他一种年龄很大的感觉。

  女孩一脸迷惘的看着马沙。

  马沙换了个英语:“姐姐?”

  女孩后退一步,扭头对门用那种不知道叫什么的语言喊:“妈妈,马沙好像中邪了!”

  马沙赶忙换回不知名的语言:“不,我昨天学了几个新词,看你听得懂不。”

  “新词?我们家又没有请老师,你上哪里学的新词?而且,你这也不像是英格利斯语啊。”

  马沙眉头紧皱,他刚刚明明说了英文的姐姐,看来这个英格利斯语和他熟悉的英语不是一回事。

  虽然英语的ENGLISH也是可以翻译成英格利斯来着。

  女孩疑惑的上前一步,摸了摸马沙的额头。

  她身上的裙子很宽大,袖子非常宽,宽到马沙似乎可以透过袖子看到什么——

  门口的动静吸引了马沙的注意力,让他错过了即将显山露水的风景。

  一个小姑娘站在门口。

  和先进门的女孩相比,小姑娘明显白净许多,容貌上到了及格线上,甚至让马沙开始怀疑姐姐本来也是个美女,只是被生活的重担拖累了。

  小姑娘疑惑的问:“哥哥中邪了吗?”

  马沙:“额,我没有啦。”

  “他不知道从谁那里学了奇怪的英格利斯语。”姐姐回答,一边说一边松开马沙的脑门,“没发烧啊。”

  马沙:“额,应该没有。我只是有点睡糊涂了。”

  门口的小姑娘问:“你从哪里学的英格利斯语啊?是送信来的阿尔乔姆吗?”

  阿尔乔姆?地铁系列游戏的主角?他不是在西伯利亚开火车吗?

  姐姐叹了口气:“嗯,可能真的是阿尔乔姆,马沙,你不要跟阿尔乔姆学英格利斯语啊,他口音不对的,好像有东斯拉夫那边的口音。”

  ……得,还真是俄国那边来的人。

  不对,也不一定是俄国,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地球还存疑。

  姐姐又说:“好啦,既然没事就赶快起来干活吧。昨天阿尔乔姆送来的信是爸爸的老朋友寄来的,他今天中午的火车到冷泉镇,爸爸要搞一顿大的呢!他甚至还拿出珍藏的肥皂,今天我们都能洗个澡。”

  门口的小妹妹大喊:“肥皂,吹泡泡!”

  马沙闻着姐姐和自己身上的汗味,随口问了句:“我们上次洗澡在多久以前?”

  一个多星期前吧,不算太久。

  马沙不由得骤起眉头,大学时代他寝室有个“穴居人大仙”,一个月才洗一次澡,但是大仙身上的味道也没有那么严重啊。

  可能是因为大仙整天缩在宿舍里不出门没出多少汗?

  也不对啊,马沙的宿舍是那种比较老旧的,并没有空调这种先进奢侈的东西,全靠两个呼呼作响的大风扇降温。

  大学后两年,学校升级了旧宿舍的电力系统,所以可以由学生自己凑钱装空调了,但马沙他们寝室觉得空调不如凑钱买个洗衣机实在,就选了洗衣机,从此不再需要洗澡的时候用jio踩衣服了。

  马沙的思绪被外面传来的怒吼打断:“你们在磨蹭什么?快下来干活了,万一今天火车准点怎么办?”

  马沙小声问:“爸爸的朋友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啊。”姐姐耸了耸肩。

  门口的妹妹大喊:“爸爸说他是神枪手!是整个格莱昂最厉害的赏金猎人!”

  马沙皱眉:“真的吗?”

  “我哪儿知道?得啦,我看你觉也差不多醒了,收拾收拾下去吧。今天的活儿可多了。”

  姐姐说完转身往门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招呼小妹妹:“佳佳过来,你今天也要干活,去给我们家的老母牛挤奶去!”

  “今天有奶吃吗?”

  “没有,是招待客人用的!”

  “那我们吃一点也没事吧?平时挤的奶都拿去卖,我们一点都没得喝,招待客人我们总能喝一点吧?”

  妹妹的抱怨声跟姐姐的脚步一起远去。

  马沙在房间里站在原地,分析归纳现在掌握的情况。

  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类似美国西部的地方,这里的主要人口好像是使用一种叫英格利斯语的语言,连搬到这边的俄国人——额,东斯拉夫人都要用英格利斯语。

  但是这个世界,好像华人的地位比真实历史上要稍微高一点。

  至少华人在这里可以拥有能养得起奶牛的牧场……

  这个时候,马沙忽然听见绵长的啸叫声。

  他疑惑的从窗户探出头,问下面砍柴的男人:“什么声音啊,额……”

  爸字果然还是没喊出口,马沙对喊别人爸爸还是很有抵触感。

  主要他完全没有正主的记忆。

  劈柴的男人抬头看看天:“鹰的叫声你都不认得了?”

  鹰的叫声啊……

  马沙抬起头,看到天上有个非常小的点在缓缓移动,这个世界应该还没有飞机,那应该就是鹰了。

  他嘟囔了一句:“鹰的眼睛!”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看来并没有因为他穿越到了西部,就获得了布里斯塔警长的力量。

  仔细想想,人家是宇宙警长,新德克萨斯也是地球之外的殖民星球。

  劈柴的男人怒吼:“你在发什么呆呢!快下来干活!”

  话音落下,远处的草甸子里,突然飞起一大群不知名的鸟类。

  砍柴的男人猛的扭头,盯着远方。

  马沙一个激灵,他在电影里见过这个展开,《西部往事》的经典场面。

  接下来这家人就该绝户了!

  砍柴男人的表现,明显也不对劲!马沙看见他扔下砍柴的斧子,奔向家里。

  于是他猛的离开窗户。

  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样想的刹那,楼下传来砍柴男人的声音:“大丫,带你妹妹躲起来!马沙,下来拿枪!”

  马沙犹豫了一下,下去拿枪跟着那个男人一起抵抗,可能生存的机会更高?

  嗯,有道理啊。

  所以马沙站起来,打算出门去。

  就在这时,他听见窗户外面传来引擎的轰鸣。

  ——西部片里怎么会传来仿佛坦克迫近那样的引擎声?

  马群奔腾的声音还差不多!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马沙趴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向外窥视。

  他看见背着三根烟囱的重型机械隆隆开来,驱动机械的履带看起来像是废铁拼接起来的。

  ——居然还是个蒸汽朋克的世界,那这肯定不能是地球了。

  关键这机械自己有引擎,前面还有八匹高头大马拉着它。

  那马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因为它们身上插满了试管,还有非常明显的缝合线。

  这马应该是从弗兰肯斯坦的世界观里跑出来的。

  这什么混搭风格?

  科学怪马拉着科学怪机?

  难怪远处的鸟会被吓得飞起来——明明刚刚砍柴男人这么大声嚷嚷,连一只鸟都没惊起。

  突然,马车背上的大炮开火了。

  马沙被震得从窗边飞开,背后重重的撞在墙壁上,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直接昏阙过去。

  几秒钟后,他醒来了,一睁眼就就听见有女人在撕心裂肺的喊:“爸爸!”

  “躲起来!快躲起来!”这是砍柴男人的声音。

  马沙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这家伙叫啥。

  格外清脆的一声枪响过后,男人的声音消失了。

  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哭,但也在一声枪响后消失无踪。

  马沙靠在墙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虽然不认识这一家人,但是看着手无寸铁的妇孺被残杀,这不符合马沙的人生原则。

  最后一声枪响,外面安静了。

  再也没有哭号和惨叫。

  引擎的轰鸣声烘托出房里的寂寥。

  晚了,马沙想。

  然后他意识到,失去了保护目标的现在,最优先事项是藏起来。

  不然自己的穿越生涯也要在这里终结了。

  于是,他挣扎着向床底爬去。

  这时候,他听见屋外的引擎声停在了楼前,还有几声怪物似的长嘶。

  可能是那些怪马。

  紧接着有人说话,用的是一种全新的语言,但是马沙依然能听懂:“都是震旦人,没有白人。”

  震旦?

  看来这就是这个世界中国的名字了。

  然后一个声音咒骂道:“震旦人,他们就跟尼莫人一样可恶。”

  尼莫人?

  马沙虽然疑惑,但没有停止爬动,他躲进床底,但还觉得不放心,于是他强忍着刚刚撞击的剧痛,爬到了床板的背面,这样如果有人低头查看床底,就看不到他。

  “搜查房屋,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马沙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脚步声咚咚咚的上楼,然后哐啷一下踹开大门。

  一双脏兮兮的大头皮鞋出现在马沙视野里。

  他努力收拢肌肉,让自己尽可能的紧贴床板。

  大头皮鞋敲打这地板,发出沉闷的声音,每一次闷响之后一定伴随着马刺金属声。

  “嘿,”大头皮鞋的主人喊,“这家应该还有个儿子,你们谁打死了吗?”

  马沙心脏发出巨大的跳动声,他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声引起注意。

  这时候屋外有人回答:“没有看到,搞不好去镇上了。”

  “嗯哼。”大头皮鞋的主人哼了一声。

  然后皮鞋停在了床边上。

  马沙冷汗直流,他突然担心自己的汗低落地上引起注意。

  他缓缓转动脑袋,让脸上的汗多沿着脸庞的角度流动一下……

  这个时候,大头皮鞋的主人猛的蹲下。

  射进床底的光被挡住了一大块。

  马沙抑制着看向挡住光的东西的冲动。

  ——完了,绝对完蛋了!

  下一刻,光再次照进来。

  大头皮鞋转身离开。

  马沙脸上的汗终于落地,啪嗒一声。

  皮鞋的主人走出了屋子:“这里没人。”

  各处传来回应:“没人!”

  “这边也没人!”

  纷乱的脚步渐渐汇集到门外。

  刚刚下令的声音说:“烧了所有的房子。你们几个,在外面守到房子完全烧毁。其他人,我们去镇上,迎接一下这位大名鼎鼎的神枪手。”

  马沙刚刚松了口气,这下又紧绷起来。

  烧房子这可咋整啊?

  今天我就必须死在这里吗?

  投降的可能性闯进他的脑海,然而还没等他做出决断,就听见燃烧瓶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不能再拖了。

  冲出去还有一线生机。

  马沙一松手,砰的一下摔地上,然后一骨碌滚出床底,奔向窗户。

  然而不等他叫喊,一个燃烧瓶拖着尾巴从窗户里飞进来,哗啦一下碎地上。

  火焰一下子在马沙面前铺开热气推得马沙连连后退。

  造房子的木头经过风干,一下子就被点着了。

  马沙下意识的想喊救命,但忍住了。

  然而在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中,马沙只听见外面的笑声。

  “这下那震旦崽子没地方跑了啰!”

  “哈哈哈,这下可就成烧烤啰,也许食人族会喜欢的!”

  “屁啦,震旦人,连食人族都不会吃的,因为他们的肉有股骚劲!”

  “你他妈吃过吗这么清楚?”

  “我没吃过,但我杀的食人族吃过,跟我分享过他的经验,想让我放过他!”

  “得了吧哈哈哈!”

  马沙直骂娘,果然这个世界对中国人——对震旦人不太美好。

  自己得想办法回到震旦去——

  前提是逃出现在的火海。

  马沙转身开门,第一次出了房间。

  外面已经烟尘滚滚,破木屋烧得是真的快。

  他想下楼,结果半路就被烟熏了回来。

  他只能趴在楼梯的顶端向下看,一片烟尘之中,只看到小妹妹仰躺在地上的身影。

  小妹妹的左眼中枪了,好看的眼睛只剩下一个大窟窿。

  鲜血和脑浆混在一起,从另一面流出来到处都是。

  虽然现在情况十分危急,但马沙还是呕吐起来。

  低头呕吐的瞬间,他看到门边上摆着个装满水的水桶。

  可能是姐姐提上来给他洗脸用的。

  马沙急中生智,冲回自己屋里,拿出床上的薄被子,在走廊上摊开,抄起水桶把水淋上去。

  接着他披上湿被子。

  往上走有可能被浓烟熏死。

  往下走可能会窒息。

  一个想法闪过他的脑海:这种房子,为了保存东西,一般会有地窖。

  马沙小时候在农村的房子就有地窖,早年菜篮子工程还没有展开的时候,为了能冬天吃上大白菜,他家会在地窖里储藏好多大白菜。

  地窖里一般会有个小通气管道,因为大白菜的呼吸作用会消耗氧气,不通风的话人下去呆时间长了可能会昏倒。

  这里虽然是异国他乡,还是个有古怪机械车和科学怪马的世界,但道理应该是一样的。

  马沙撕下一块衣服,也弄湿了,捂住鼻子,然后披着棉被冲过浓烟,下了楼。

  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地窖——因为刚刚那帮人搜索地窖的时候把门打开了。

  他先推倒厨房里的水缸,把地窖周围打湿,然后冲下地窖,反手关上地窖的盖子。

  地窖的盖子是石头做的,用粗大的铁活页连接,真是帮大忙了。

  马沙用湿棉被堵住地窖门的缝隙,再躲进地窖最里面。

  这地窖里有几个放腌菜的缸子,但是里面腌制的是肉类。

  一想到自己的尸体可能会和一堆腌肉一起被找到,马沙就哭笑不得。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如果信神的话,还可以祈祷。

  但是玛莎是无神论者。

  不过自己都穿越了,再坚持无神论是不是有点奇怪?

  想了想,他决定向“作者”祈祷。

  这一定会有个作者吧?

  自己要是被正常的次元乱流卷进去了,那可就太坑爹了!

  一定要有作者啊!

  不给外挂就算了,别杀我啊!

  祈祷的过程中,马沙忽然发现,自己视野中有个非常小的进度条。

  因为太小了,所以之前一直没注意到。

  毕竟这又是枪战又是大头皮鞋的,谁有空注意这小小一条进度条啊?

  现在除了等死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马沙就研究起这个进度条来。

  他注意力转到进度条上的时候,说明文字出现了。

  妈的,这种东西应该一开始就怼人脸上啊!而且说明的时候要带时间停止的懂不懂啊!

  说明:这里显示的是你的气势、逼格和其他一些数据的综合评价,评价越高你就越厉害。

  在马沙读完说明的刹那,说明就消失了,紧接着别的东西出现了。

  说明:你现在展示了你的机智,希望这份机智可以让你渡过难关吧。

  “干!这有什么用!躲进这里不是全程我自己办到的吗?你有发挥任何作用吗?”马沙怒吼道。

  但是并没有任何回应。

  说明文字消失了,进度条依然缩在视野的角落里,随时可以被人忽略过去。

  因为刚刚的怒吼,马沙大口喘气。

  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消耗氧气。

  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全看氧气先耗光还是外面先烧光。

  马沙靠着墙坐下,努力抑制呼吸,试图用这种办法来让氧气消耗得慢一点。

  妈的,看我活下去给你看。

  等活过了这一茬,从这里出去了,我要……

  马沙迟疑了一下。

  他忘不了刚刚小妹妹那空洞的眼窝带给他的冲击。

  那么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我要先把这个世界的家人埋了。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要搞清楚谁杀了他们,为他们复仇。

  一切都做完了之后,我要回震旦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