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陈九岳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在这个充满妖魔邪怪的世界,人命如同草芥!主角依靠着一件能够进化万物的异宝,一步步朝着天皇位格攀登!磐石臂进化,铁臂功!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东林l小纯.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梦牵绕谁的芯.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大鸽子汤.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诸天仗剑行在线阅读
我仗剑轮回于诸天万界。  也曾见红颜如花开复落,也曾历江湖风雨识干戈,也曾掌八荒六合履至尊,也曾斩妖魔邪祟累功德,也曾参阴阳造化悟道果,也曾做天地同寿长生客。  终一日跳出诸天脱轮回,方识得本来面目我非我。
半叶知秋凉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神皇庭在线阅读
官场杀神,荡魔平寇,侠骨柔长,谁说我的刀就不能伸张正义?
狗狍子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在锦衣卫打工的日子在线阅读
锦衣卫总旗苏凡,在南镇抚司打工五年,直到太液池沉船案发生之后,平静生活迎来了波澜…… 简介无力,就这样了。
江户川东南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长生大秦在线阅读
那一年,项籍在咸阳宫表演举十万斤鼎,那一年,刘季拿着赤霄剑在市集教训泼皮,当秦皇威压四海的时候,群雄瑟瑟发抖,原来上古神话都是存在,这是一个追求武道长生的故事。
剑气书香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的那些师傅超厉害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穿越者被爷爷坑完,有被爹坑的故事。 又名《我的爷爷是天下第二,但他走之后留下了很多仇人》 还名《我的城主父亲,但是他不爱我》
八月南苏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一切从大唐双龙开始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人独自闯荡江湖的故事! PS:求票票,求收藏! 大唐篇幅,在笑傲卷开始增多。
我有梦想吗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大宋捕神在线阅读
一夜梦醒,聂烽已然来到了另外一方世界。  但他却发现这个世界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雁门关外,南侠展昭三剑扫灭契丹八万铁骑,剑气萦绕三年,方才散去。  东海之上,丐帮老帮主一掌荡平三千海寇,顺带将东海九头孽蛟扒皮抽筋。  人皇天子赵祯,虽为九五之尊,却挟天子剑法傲笑神州,皇道龙气镇压天下!  姑苏燕子坞,慕容世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移星换斗更是只手翻天!  契丹狼君,西夏国主,大理段氏……  这是千年前的大宋,却又不是他记忆中的大宋。  群雄争锋,百家争鸣!  聂烽,一个初入六扇门的小捕快,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成长为大宋捕神。  敕天命!行人间!  赏善罚恶!替天行道!
墨衣楼主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降临:开局点评十大武侠神话在线阅读
封余修穿越了,成为了神话网站的点评博主,只要点评获得认可,那么,他就可以获得无尽武林宝物(前期点评,中期降临,人前显圣)。 张三丰:老夫凝聚太极意境,镇压武林一甲子,当得上武林神话。 石破天:我只是在玩,为什么你们都说我是在修仙? 无名:我的确是叫天剑,可是,为什么榜单上叫残血天剑,满血的不配上榜吗?满血的我好歹是半步四星强者。 笑三笑:老夫堂堂五星强者,镇守九州五千年,为什么九州最大的劫难,居然是老夫两个儿子造成的。 南宫问天:我天晶剑主,一代神级高手,竟然沦为十大悲剧神话。 玄天邪帝:我一刀一剑三神技,杀尽天下高手,竟被称之为十大正派神话。 还有《十大反派神话》《十大美女神话》《十大动漫神话》《十大假面神话》《十大漫威神话》…… 点评万界,降临万界。 同时,主世界也是一个武侠世界,主角同样化身无上强者,镇压一切。
爱潜水的路路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在线阅读
少年天子坐正明堂,左右狐狸两旁,阴诡的披金戴紫,跋扈的持节封王;上有那端庄的圣母养闺臣,下跪着衣冠的世家藏心肠,殿悬着血泪忠良,这斑斑青竹泪几行,沙场白发眺天狼,沦落在胡尘望帝乡,说一句楚虽三户三闾强。正气丹心高悬在日月上,发奋图强复旧疆。治河修渠兴盐铁,再选汉将去朔方。有长征健儿夜带刀,弯弓西向奔敦煌,疏勒斩得冒顿首,藁街又悬老上头。飞将射虎碎叶下,都护持节木鹿城。望雒水,居周城,问左右辅弼,吾土吾民吾家邦,可无恙?且歌秦王调,饮酒食豚,画眉在闺房。
人瘦凋猪颜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极道之天皇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陈九岳

  大胜王朝东南海岸两百余里处,有座大小近三千平方公里的巨岛,其名西沙岛,岛上有一城十三镇,下辖百村,人口两百余万。

  “哗啦啦!”海浪拍打着岸屿礁石,天色渐暗,整座西沙岛在黄昏之下犹如一只沉睡的神龟。

  随着最后一艘船被装满货物离去,在乙二号码头上忙碌了一天的汉子们,就到了每天最兴奋的时候,领工钱。

  码头最东边的一处空置仓库前,一群赤裸着上身露出黝黑精壮肌肉的汉子,正井然有序的排队进入仓库,领取自己搬运一天货物的工钱。

  “周老二,今天搬紫铁矿石七千九百斤,就算你八千斤了!”一名身材粗壮满脸络腮的中年汉子,一边用胡萝卜粗的手指拨动算盘,一边对跟前的汉子道,“八十文钱!”

  “周老二,八千斤,八十文。”说话间,汉子旁边一名精瘦矮小的老汉则是眯着眼睛,一边念叨一边记录,同时从身旁装满铜钱的竹筐中信手抓了一把,八十枚大钱,不多不少!

  “多谢亮哥,多谢单伯!”周老二双手接过铜钱后,连忙对两人躬身致谢。

  “哈哈!周老二,你行不行啊!你个大老爷们一天连八千斤都搬不下,是不是这几天被红院哪个姑娘吸成了软脚虾!”一旁的工友们纷纷朝着周老二打趣道。

  面对这些打趣,周老二不恼也不理,只是憨笑着走到一旁的长桌前,从手中的铜钱中数出八枚,轻轻放入桌上的竹筐之中,框内厚厚一层铜钱碰撞发出一阵脆响,神色恭敬道,“多谢陈爷赏饭吃!”

  周二口中的陈爷,是一名年约二十五六,长相硬朗的男子,全名陈九岳,正捧着一本泛黄掉屑的书籍,对着油灯品读,长袖半卷,露出一双粗壮异常的手臂,更为奇特的是,手臂皮肤竟透出些许青色,仿佛青石所雕刻。

  随后就见一群领了工钱的汉子们,挨个往陈九岳跟前桌上的竹筐中扔着铜钱,十献一,但是这些汉子却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各个都对陈九岳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敬意。

  大半个时辰后,三四百名工人的工钱发下,陈九岳跟前的竹筐之中也几乎被工人们孝敬的铜钱装满,粗略一看其中铜钱不下三贯,也就是三两雪花银!

  一日所获,足够寻常人家三月开销!

  “九岳,这是今天发剩下的工钱。”记账老汉单乙捧起半人高的竹筐轻轻一晃,便知晓竹筐中所剩铜钱数目,“还剩下约莫两千三百文!”

  “单伯,老规矩。”陈九岳收起手中书籍,从木椅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浑身筋骨顿时发出一阵轻响,几近六尺的身高,蜂腰熊背,一股精悍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得嘞!”单乙放下手中竹筐转头喊道,“小亮,伍家三兄弟,来分钱!一人四百六十钱,你们先取,剩下的给我!”

  话音刚落,一旁仓库的阴暗处走出三名腰别短刀的年青汉子,三人身材精壮,长相极为相似,竟是三胞兄弟。

  “谢岳哥!”伍氏兄弟三人不善言辞,对着陈九岳示意后,便安安静静的将自己的份额取出,装入布袋之中,交由兄长伍大保管。

  “伍大,你们兄弟三个先送单伯和侯亮回家,路上机警一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陈九岳开口道。

  “九岳,你自己回去也得当心,最近城里失踪了不少人,真是不太平。”单乙闻言也没有拒绝陈九岳的安排,陈九岳那一身的本事,寻常十来个汉子根本近不得身,也用不着伍家兄弟保护。

  “对了,明天去春风楼吃宴席,可别迟到了!”陈九岳把近四十斤重的铜钱装入布袋,拎在手上仿若无物。

  “老太太六十大寿,我们怎么可能会迟到呢!”侯亮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明明和陈九岳一般大,但是看起来却比陈九岳年长了十来岁。

  侯亮口中的老太太是陈九岳的奶奶,在这个人均寿命四五十的时代,六十岁大寿绝对是一件值得大办特办的盛宴。

  但是陈九岳奶奶毕竟上了年纪,喜静不愿大办,陈九岳劝说了数次无果,因此只是喊了几个关系好的吃个饭乐呵乐呵。

  陈家的宅子位于西沙城的东南,家中除了陈九岳和他奶奶,就只有一个看门老仆和服侍老太太的小丫鬟。

  宅子不算气派,一进一出,但前后院落里的花草树木、流水鸟鱼一应俱全,内里细节处颇为精致。

  陈家之前其实是真正的穷苦人家,陈九岳早年丧母,他父亲陈清远原本也是一个卖苦力的码头搬运工,身强力大,而且为人公义,因此在码头上也有几分名气,面对当时环境十分混乱的码头,其周围也聚集了一些报团取暖的穷苦力。

  而在十年前,西沙城中的三大帮会,铁身帮、巨力门和三河会发生一场超级大乱斗。

  作为西沙岛上的土皇帝,这三大帮会几乎覆盖了岛上百万人口生计的方方面面,因此那场乱斗将整个西沙岛都卷入其中,数万人互相厮杀月余,死伤无数。

  一方霸主三河会甚至直接在那场纷争之中分崩离析,数百年的基业烟消云散!

  而最为捞金的码头自然成了三方争抢的重要对象,争斗也最为激烈,如同一座座血肉石磨,让三大帮会以人命堆填着去争夺。

  而在一次争斗中,陈清远在码头上无意间救下了身受重伤的铁身帮执事时廷友,自己却是身受十数刀而亡。

  因为这救命之恩,时廷友便把陈九岳收为义子,使其直接成为铁身帮的内门弟子。

  不但悉心传授他书文武艺,更是在陈九岳成年后,在铁身帮中耗费大力气上下打点疏通,把乙二号码头交由陈九岳打理。

  西沙岛上有大小二十四座码头,由铁身帮和巨力会各占一半。而码头按照吞吐货量分为甲乙丙丁四等,乙字码头绝对算是日进斗金!

  即便陈九岳颇为仁义,对于码头苦力的抽成低至十取一,可是一年依旧能有上千两银子的入账,可见一斑!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