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女贵不可言
姜女贵不可言
枝上槑 著
连载 · 149.84万字
月票
143
周打赏
1
粉丝数
8.98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励志 弃妇 重生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可惜天不从人愿——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姜佛桑:“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食用须知】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目录
写在最后 · 2023-01-20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投河的新妇

  最后一处安身之所也没了,姜佛桑被一群乱兵逼到了悬崖边。

  说是兵,暴民山匪裹挟其中,本也分不清谁是兵谁是匪。兵匪一家,乱世之中皆如此,早也见怪不怪了。

  “阿姊,我怕。”惠奴漆黑的小脸上透着惊惶,她紧紧抓住姜佛桑的衣袖,瘦小的身子抖若筛糠。

  姜佛桑回头,看了眼两人身后——万丈深渊,云雾缥缈,根本见不着底。这般摔下去如何还能活命?

  回转过身,小心向前走了几步。

  待离了崖边,将还未及腰的惠奴扯至身后,定了定神,方才直视逼近的十数乱兵。

  “不知军爷意欲何为?”

  围拢过来的兵卒甚觉新奇。

  从来撞上他们的人都若见了洪水猛兽,眼前这女郎倒是怪异得紧,到了此等境地仍能不慌不乱,竟还敢迎上前来。

  这不免让众人兴味大起。

  观其身段,是女子中少有的高挑,粗布麻衣也掩不了身姿妙曼。尤其那腰,细得似三月间新发的柳枝,仿佛一掐即断。此刻身背药篓独立崖边,逢山风徐来,衣袂飘举,即便不见真容,也有种说不出的高华气韵。

  这不打量不要紧,一打量,眼珠子便错不开了。

  邪心一起,正事自得暂抛脑后。

  为首的红脸膛军汉突地大笑起来:“本想找女郎你打听个人,不过眼下倒是不急了。春光正好,不如女郎先陪咱们兄弟几个耍耍如何?”

  余下兵卒纷纷附和:“这女郎虽蒙着脸,光瞧身段也非凡品,咱们今日运气当真不错!”

  “甚是甚是!累死累活奔走这些天月,兄弟们也该松快松快了……”

  姜佛桑是在风月场中待过的,那段时日如今想来虽已恍如隔世,但对这些露骨言辞尚不算陌生。

  若是以往,她宁愿一死也要保住清白。

  女儿家贞洁何其可贵?姜家门风和士族风骨更容不得玷污。

  但是现在……

  这一瞬间,姜佛桑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什么也没想。

  她抬起头,细密的眼睫轻扇,徐徐开口,声音却算不上多好听,幽幽暗暗的,应是伤过嗓子:“若遂了诸位的意,当真会放我二人走?”

  没想到这女郎竟如此上路。

  红脸膛军汉先是一愣,继而大喜,连道了好几句那是自然。

  “我等粗莽之辈,却也不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何况女郎如此知情识趣……”

  不过一个山野村女,想来与他们要找的那人也无甚关联,先让弟兄们尽尽兴,至于其他,留待后说。

  姜佛桑颔首,这便算是应下了。

  她侧身,又指了指惠奴:“这小奴年纪小,见识少,未免扫几位军爷的兴,让她去远处候着可好?”

  众人见惠奴一张小脸脏污不堪,且身子瘦小,又干又柴有如芽菜一般,想来嚼着也没甚滋味,便大方挥了挥手。

  “阿姊,不、不……”惠奴磕磕绊绊,脸涨得通红,一双小手紧抓着她不肯放。

  姜佛桑把背上的药篓卸下递给她,轻柔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而后一点点捏紧:“听话,去那边等着,一会儿就好。”

  惠奴满眼含泪,仰头而望,见阿姊双目沉静如洗,即便豺狼环伺,眼底仍蕴着笑意。这笑意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又似乎别有深意。

  惠奴抽噎着接过药篓,走得一步三回头。

  最外圈一个瘦高兵卒紧盯着惠奴,见她脚步逐渐加快,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不甚放心道:“头儿,万一那小奴下山报信……”

  语未尽,忽然瞪圆了眼,直愣愣目视女郎所在,再说不出一句整话,唯两管鼻血滴答淌下。

  姜佛桑素手伸向腰间,眼波一转,小指轻轻勾起裙带一端。

  欢楼里的花娘也没见这么干脆的!

  乱兵们屏息凝视,再无人顾得上去管已经跑远的小奴。

  姜佛桑微不可查地吁了口气,又暗暗一笑。

  惠奴大抵以为真能搬来救兵救她,她心里却清楚,来不及的。

  山下焰火熏天,她们寄身的村落如今已成火海,但愿惠奴能跑远点,跑出一片生天才好。

  “快着点!接着脱呀!”军汉们急不可耐地催促起来。

  但再急也要分个先来后到。

  “兄弟们,且排着吧!”红脸膛军汉当仁不让上前,一把捉住姜佛桑的手。

  这手虽不如想象中柔嫩,甚至布满了薄茧,但有骨有节,胜在纤长好看。

  他还从没见过这般好看的手,忍不住握在掌心把玩了几下,如此一来倒真生出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思。

  “宽衣解带的活怎好劳动女郎,该某代劳才是……”大手在她身上摸索了一番后,方才滑向腰间。

  这人还挺谨慎的,姜佛桑心想。

  大抵是怕她身藏利器,而后出其不意给其一击?

  可那样的话,最多也就杀死一个,剩下那些人她对付不了,下场只会更惨。

  她本不为玉石俱焚,只想活着而已。

  即便心知这些人未必会信守承诺,但,万一呢?

  还有太多的事等着她去做。

  先生留下的书稿尚未完全整理誊写,辜郎中处亦有一众伤患需要照料,惠奴还未长成,山脚下且有那么多无家可归的稚童等待安置……

  哦,差点忘了那个脾气古怪的男人。

  费了诸多功夫,总算说服他老实服药,若无人盯着……说起来,今天好像是他重见光明的日子。

  想得有些出神,没提防那只伸向她面纱的手。

  蒙脸的纱巾措不及防被扯了下来——

  拍巴掌起哄助阵的声音瞬间消弭于无形。

  荒野阒寂,静无人声,乱兵们一脸惊悚!

  红脸膛军汉拿着自己腰带的那只手死死僵住,面色乍青乍白。

  惊惧很快转变为恼怒:“娘的!敢骗老子!”

  他啐了一声,把腰带往地上狠狠一掼,呛啷拔出配刀。

  “慢——”有人出声,试图阻止。

  终究没来得及。

  姜佛桑只觉颈间一凉,再然后便软下了身子。

  出声的瘦高个兵卒收回手,一脸惋惜地嘟囔:“如此曼妙身姿,倒可惜了。”

  红脸膛军汉已是倒尽胃口,气犹未消:“活似夜叉,亏你也消受得下。”

  “女人嘛,蒙着脸还不都一样……”

  “啐!老子怕夜里做噩梦!”

  一群人咒骂着走远了。

  姜佛桑望着天,缓慢地眨了下眼。

  临死之际,脑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卒的话。

  是啊,美人丑人,蒙着脸又有甚差别?为何偏要好奇她的面容呢。

  若无好奇,便不会去扯她面纱;不扯掉面纱,便不会吓到他们自己;那么她也就不必……

  唉,罢了。

  她答应先生的已经做到了。

  残命一条,苟活于世至今,虽拼尽全力,无奈命运弄人。好在这刀足够锋利,死得尚算干脆。

  血汩汩涌出,浸润进土里,崖间不知名的花草迎风招展着瘦弱的身躯,为这难得一见的丰润养料而欢欣鼓舞。

  姜佛桑浅浅勾唇,天一点点暗了下去。

  -

  满室的红。

  新婚时的装饰尚未及撤下,然已不存半点喜气。

  侍女蹑步进门,绕过正中的山水屏风,进得内室,浓浓的药味扑面而来。

  她屏息了一瞬,待味道稍散,这才举目向榻上瞧去。

  榻上的人竟是醒着的。

  玉瓷般的小脸只巴掌大,因为病中的缘故,愈发少了血色,憔悴之余,凭添了几分脆弱之美,像骤雨打过的梨花,苍白又招人心疼。

  她似是做了什么噩梦,满额的汗,鬓发凌乱地沾在颊侧和颈间,双眼一片水雾迷蒙之色,呆怔地盯着虚空某处,连有人到了榻前都无知无觉。

  “女……女君?!你醒了!”

第1章 投河的新妇

新人免费读3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