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亮剑之重霄王承柱

亮剑之重霄王承柱在线阅读

亮剑之重霄王承柱

BMA11常昕

军事·抗战烽火·38.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4 23:55

从苍云岭开始,王承柱两迫击炮炸死坂田信哲,兴奋跳起被升阳军机枪打穿胸部战死沙场。某地牢与战斗机玩家在游戏中理智值耗尽时关进小黑屋离奇穿越,附身在战死的王承柱身上,演绎出一场有所不同的亮剑抗战故事。一个重霄枪炮师玩家穿越到亮剑故事世界成长战斗那些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抗战军民有牺牲

  公元1937年7月7日,升阳国军队于北平的芦沟桥向中国驻军悍然发动进攻,中国国民革命军第29军奋起反击。由此,中国抗日军民开始了长达八年艰苦卓绝的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战争。

  1940年2月,第十八集团军129师于晋中某地区遭升阳军合围,为掩护师机关及野战医院转移,第十八集团军386旅同青年抗敌决死1纵队各一部,在苍云岭主阵地的三个山头上,与升阳军三千余人展开激战,第十八集团军连续发起13次攻击,与升阳军展开惨烈的白刃战……第十八集团某师新一团在团长李云龙的指挥下,数次率全团向升阳军实施反突击,战斗极为惨烈,主峰阵地反复易手,攻守双方均伤亡惨重。

  …………

  升阳军华北第一军第4旅团第3联队进攻苍云岭主峰阵地多次,一直没能在攻占主峰阵地后据险守高站稳脚跟,屡屡被临时转入防守的新一团梯次阵地守军反扑成功夺回阵地。

  为了就近观察战情,第3联队的指挥部前移至距进攻阵地约两千米的一处断崖下。联队长坂田信哲大佐接到参谋浦友中佐送来的电报,电报内容是旅团长告知军事情报并转达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命令第3联队于中午十二时前攻占苍云岭主峰阵地,务必全歼敌守军,不使其一人漏网。

  两位升阳侵略军前线主官对之前战事一通分析,得出对手是主力团的结论。随后传下新一轮的进攻命令,告诉进攻部队,攻占前方阵地,并活捉对方军事主官。

  …………

  苍云岭主峰阵地上,新一团守军正在加固阵地,从后方补充枪弹和木柄手榴弹。

  团长李云龙满脸坚毅表情巡视着前沿阵地,看着补充上来的增援部队,心想怎么带着他的兵继续坚持战斗下去。

  错身让过扛着补给箱的战士,走到趴在战壕胸墙掩体后观察敌军动向的一营长张大彪附近。喊了一声一营长,一营长听到团长叫他,先应了一声“有。”然后快步走到李云龙面前。

  李云龙问:“张大彪,师部和野战医院转移了没有?”

  张大彪回答:“报告团长,已经全部撤离。”

  李云龙沉吟一声,说道:“这回咱们可以放开手脚,和鬼子干一场了。去,抓个活的问问,对面的鬼子是哪个部队的?”

  张大彪胸有成竹的回答:“升阳军第4旅团的坂田联队。”

  李云龙闻言露出六颗白牙,笑了起来,很是满意下属的回答。扯起怪调:“坂田联队!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张大彪见团长笑着发问,也展露出一丝笑颜,回道:“上次云岭反扫荡,386旅独立团,就是和这个坂田联队打了场遭遇战。团长孔捷负伤,政委李文英牺牲。

  “你说过,他是咱们旅的死对头。”

  李云龙听到提示,显然是想到了牺牲的战友,抿着嘴恨恨说:“恁的,今天是撞上了,算他倒霉。

  “我正琢磨着,为我那两位老战友出口恶气呐!他还来了,坂田这个兔崽子,我非砸碎了他不可。”

  张大彪平视李云龙,语气平缓的拱火:“团长,他们可是号称鬼子的精锐。这次咱就……”

  李云龙火气明显上来了,出口成脏的叫骂:“什么它恁(nen)的精锐?啊!我就不信这个邪,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传我的命令:‘全体上刺刀,准备进攻!’”

  张大彪一脸不解的问:“进攻?团长,现在是敌人在进攻啊!”

  李云龙对着爱将,补充说道:“没听见命令吗?啊!听仔细了,啊,到了这个份上,咱不会别的,就会进攻。”

  张大彪听到团长这么说,立刻原地传达进攻命令:“全体上刺刀,准备进攻!”

  周围的持枪战士听到命令后,纷纷从刀鞘中取出军用刺刀,装在枪口下的套筒或卡榫处;掷弹兵们打开补给箱,把木柄手榴弹摆放在趁手的沙袋上;机枪射手打开保险,拉动机匣。附近趴在战壕里的战士们在通讯兵的告知下,迅速做着战前准备。

  李云龙趴在一个垛口,举着军用望远镜看向对面阵地。

  几个升阳军士兵在搬运补给箱,两个摇着轱辘后退的士兵引起了李云龙的注意。镜头焦距延伸,看到一处断崖上三五个士兵在支起两根约三人高的杆子,断崖下还有一个木架子。

  李云龙举着望远镜站起身,喜上嘴角:“哈哈,老天爷帮忙啊,你个兔崽子跑不掉了。”

  说着,对警卫员虎子下命令:去,把王承柱给他叫过来。

  虎子领命,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满脸黑灰的王承柱跑过来,在掩体后行军礼:“报告团长,王承柱听候指示。”

  李云龙放下军用望远镜,向后撤了一步,让出垛口观察位说:“过来,看到山坡上的帐篷了吧?”

  王承柱上前看了一眼,表示看到了。

  李云龙看着王承柱问:“你的炮够得着吗?”

  王承柱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平伸右臂,对着上坡上的帐篷举起大拇指。闭上左眼睁开右眼,然后闭上右眼睁开左眼,用拇指测距法大体估量了一下目标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回答李云龙的问话:“团长,距离太远,已经超出射程了。”

  李云龙笃定地说道:“帐篷里肯定是小鬼子的指挥部,这小鬼子够狡猾的了,把帐篷设在咱们射程之外了。

  “怎么样?想想办法干他一炮!”

  王承柱想了一下刚才跳眼法估算的距离,答复李云龙的要求:“团长,向前推进五百米。准行!”

  李云龙接过话来:“好,我把你送到五百米的位置。有把握吗?”

  王承柱深吸一口气后扭过头看向李云龙说有,然后目光低垂小声说道:“不过,团长,咱们只有两发炮弹了。”

  李云龙听到炮弹存量后,板起脸开始发火:“你说什么?恁的你个败家子儿,你怎么不省着点儿用?”

  王承柱被吼了一脸口水,眼神飘忽了一下,颤巍巍的回答:“团……团长。”想了一下,声音高了上去:“您可得凭良心说话呀!那刚才鬼子进攻的时候,那数您喊得最凶了。

  “柱子,把那挺重机枪给我干掉;柱子,你他恁的瞎眼了,把那掷弹筒给我炸了。这会您又不认账了,倒嫌我浪费了?”

  李云龙拿出团长的架势训斥:“你小子还敢发牢骚,小心我揍你!”

  王承柱被团长的威胁话语吓到了,低眉顺眼的看向别处,身子仿佛塌下去半寸。

  李云龙用完大棒策略,露出十六颗白牙,笑着诱惑道:“等仗打完了,我赏给你……半斤地瓜烧。

  “啊!不过,你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用两发炮弹,把敌人的指挥部给我打掉喽!

  “啊!我丑话说在前边,你要是打不中,别说地瓜烧免了,我还得枪毙你。听见没有?”

  王承柱得了李云龙的许愿和鼓励,神情缓和不少,高声回答:“是,保证完成任务。”

  …………

  苍云岭主峰阵地的一侧,是晋绥军358团的防区。

  358团团长楚云飞站在城墙阁楼顶加设的观察哨台举着军用望远镜看向硝烟阵阵的战场,参谋长方立功登上哨台同团长汇报军事情报。

  协防的军事主官交流了一下升阳军部队详情,分析了装备不如其的友军,面对己方需要避其锋芒的敌军包围,可能被围歼时,楚云飞有意给陷入激战的友邻部队一些援助,被关心他的方立功用战区长官部书面命令为由出言拦阻。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出身黄埔五期的楚团长只得下令严密监视敌军动向,谨慎作壁上观。

  …………

  新一团团长带着警卫员走到前沿阵地,看着摘下军帽的一营长问:“怎么样?突击队准备好了吗?”

  一营长回答:“团长,你就看好吧!轮火器咱不如小鬼子,可是论这白刃战,咱中国人是他祖宗。

  “我对弟兄们说了,咱今天教教小鬼子怎么做人,不敬祖宗还行!”

  团长听着手下勇将激励军心的话十分满意,笑着配合做战前动员:“今天这一仗,你得拿出当年大刀队的气势,多砍几个鬼子的脑袋,给老夫长长脸。

  “这一仗你要是打不出彩来,”看看左右压低声音对张大彪说了句体己话,“旅长非把我送到军法处去不可。”

  张大彪沾着黑灰的脸上露出自得的神情,也压低声音回了一句:“团长,要是把坂田联队打垮,旅长是不是就不为难你了?”

  团长李云龙深知自己追随多年老领导的脾气:“没那么简单。

  “嘿,看!前方五百米。”说着拿起军用望远镜,并示意张大彪也拿起军用望远镜,“部队向前攻击五百米,守住它,为炮兵赢得时间。

  “只要一炮干掉坂田的指挥部,旅长就不会拿我怎么样的。嘿嘿,闹不好还得请我喝酒!”

  张大彪看到李云龙进攻前还有心思说旅长的玩笑话,嘴角一歪:“团长,只进攻五百米呀?

  “这也太不过瘾了吧?干脆你就省省炮弹,我们应直奔他指挥所去了。”

  李云龙听到这里,立刻出言打断:“不行,硬仗没你这打法。昂,你小子不能只玩愣的,得学会动脑子。

  “别没打到人家,把自己给搁进去了。赔本的买卖咱不干。”说着拿起军用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敌军阵地,对一旁面露失意的张大彪下达进一步命令,“先干掉敌人的指挥部,然后再冲。”

  一营长张大彪报告称是,然后转身向突击队员传达进攻命令。

  正当突击队员摩拳擦掌准备从集结地出发时,一名通讯兵找到李云龙,敬了个军礼:“报告团长!刚刚接到旅部的命令,旅长命令:新一团交替掩护后撤,从俞家岭方向突围。由771团和772团负责掩护新一团。”

  李云龙听到口传命令,逆反心理上来“后撤?坂田联队的刺刀都顶到老夫鼻子上了,这会儿后撤,亏他们想得出来。

  “反正是突围,从哪儿出去不一样?”

  一旁擦拭大砍刀的张大彪恰好看到通讯兵传达的口令和李云龙的反应,开口分析道:“团长,俞家岭方向是鬼子包围圈的薄弱点,从那边突围把握性大一点。”

  李云龙转过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懂什么?诶!我们这一撤,坂田这个兔崽子准压上来。

  “到那时候我们更被动。”说罢,转过脸去对着待命等回复的通讯员大声说道:“通讯员,上报旅部:就说新一团已经和正面的敌人交战在一起了,没法撤出战斗。

  “为了掩护兄弟部队顺利地突出包围圈,新一团团长李云龙决心率全团向敌人发起进攻,击溃坂田联队,从正面突围。”

  张大彪看着李云龙睁着眼说瞎话,不忍他因为战场抗命被处分,出言相劝:“团长,你说得有道理。可……这是违抗上级命令。”

  李云龙听进去了,但是深知战情的他决定按原定计划执行。转过头,板起脸大声唤着一营长的名字:“张大彪!”

  张大彪下意识的回答:“有。”

  李云龙拿出团长的架势,下着命令:“立正。”

  张大彪听到口令,原地立正站直身子,等待李云龙进一步指示。

  李云龙抿着嘴,一脸坚毅的表情对一营长说:“问你个问题:‘新一团谁是团长啊?’”

  张大彪听到这话,顿感失意,明白李云龙要一力背下违抗上级命令的责任。双眼微闭,沉声回答:“李云龙。”

  李云龙不满下属的表情和回复,瞪着双眼看向张大彪,厉声道:“大点儿声!”

  张大彪看着李云龙,大声回复:“报告!新一团团长是李云龙!一营长张大彪回答完毕。”

  李云龙这下满意了,也相信这位手下勇将听懂了自己的意思,接口道:“执行命令吧!”

  一营长大声称是,继续执行团长的进攻命令去了。

  …………

  升阳军第3联队指挥所,浦友中佐检查完进攻阵地后向军事主官建议派遣第三大队承担即将开启的新一轮进攻。

  坂田联队长重视之前收到的军事情报,结合之前战况进展,确定对面是129师主力部队。在签发进攻命令时,压上了之前进攻折损不少的第五大队做支援兵力配合进攻。

  升阳军开始进攻,进攻阵地上射程较远的重机枪开始向对面阵地做火力试探,第三大队大队长派出两个小队前出火力侦察。

  侵略军部队二人一组,结成三四道散兵线,举着步枪走出进攻集结地。

  …………

  新一团防守阵地前沿,突击队员在一营长张大彪带领下即将发起反冲锋。

  团长李云龙站在集结地一处沙包胸墙后做着最后的战前动员,用带有煽动性的口吻大声说道:“弟兄们!都说小鬼子拼刺刀有两下子,老夫就不信这个邪。

  “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啊?啊!我们新一团不是被吓大的,别说几个小鬼子,就是阎王爷来了,我也得薅他几根胡子下来。”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里的砍刀,“我跟你们说过,狭路相逢……”

  “勇者胜!”突击队员情绪明显被调动起来了,一个个举起砍刀大声呼喊着给自己壮胆。

  李云龙动员完毕,一时间士气正盛,赶忙喊道:“弟兄们冲啊!”

  “冲啊!冲啊!”一营长张大彪指挥着突击队向敌军进攻部队发起反冲锋,司号员适时吹响了冲锋号。

  防守阵地上负责拉发地雷的战士看到山道上冲上来的侵略军士兵,赶忙拉响预先埋设的防御地雷,给敌人有生力量一定杀伤。突击队员们眼见有敌军受伤,脚下更是快上两三分,想着捡个软柿子捏捏。

  蓝灰色军装和土黄色军装的战士从阵地冲出来相互搏命,我砍你一刀,你刺我一枪,每一分每一秒,刺刀见红的战场双方都有战士因为被刺中要害或砍伤手脚失去行动力。

  刀刀破衣、刀刀见血的战士杀红了眼,看到和自己军服颜色不同的人,端着装着刺刀的步枪、握紧手中的砍刀向着目标招呼,或劈或刺,直到对方不再动弹为止。

  蓝灰色军装战士三人一组、五人靠背,把土黄色军装二人一组的散兵线打杀在它们的进攻路上。趁着敌军后续部队没有跟上,一举突入进攻阵地。

  突击队员就地组织防守,把阵地暂时前移到敌方阵地上。团长李云龙眼见战术目标达成,赶忙组织紧随突击队行动的迫击炮兵班组寻找视野和射程合适的地点,准备炮击敌方指挥所。

  十一年式曲射步兵炮是一种口径70毫米的轻型迫击炮,弹丸二点五千克,最大射程一千五百五十米。因炮重仅六十三千克,便于携带和布置,是步兵主要火力之一。

  炮班快速把迫击炮底板抬到临时夯平的炮兵阵地上,调整射击仰角后,主射手王承柱举起右臂,对着目标指挥所用跳眼法做着发射前测距确认。

  李云龙心里着急,生怕敌方指挥官看破自己的进攻目标,离开指挥所紧急避险。不由得急声催促:“快点!”

  王承柱不敢怠慢,赶忙捧着炮弹放入炮筒口,松手,然后俯身低头,避免误伤。

  嗵的一声,迫击炮口青烟散去。轰的一声,远处断崖上两根约三人高的电台天线杆被炸的飞了起来。

  李云龙一看没有命中原定目标,不由大急,叫骂道:“柱子,你打歪了,指挥部在下面。”

  王承柱把迫击炮推回发射位,深呼吸后重新瞄准,再次用跳眼法确认了一次目标距离。微调发射角后,接过副射手递来的最后一发榴弹,放入迫击炮筒口,松手,后撤一步,生怕影响精确度。

  嗵的一声,硝烟漫起,晋中冬末春初的冷风吹拂着炮筒口袅袅烟气。轰的一声,指挥所帐篷左近被炸,浦友中佐扑向联队长,试图用身体为上级挡住致命的弹片飞溅。

  看到远处帐篷倒塌,李云龙不禁夸赞一句:“柱子打得好!”

  王承柱看到目标处一阵烟尘弥漫,瞪圆了眼睛,惊呼:“打中了?”

  听到团长夸奖,一时兴奋,站起来高呼:“打中了!”

  就在这时,敌方的重机枪压制火力扫过,站起来的王承柱胸前中了数枪,向后倒去。

  李云龙由喜转惊,悲呼一声:“柱子!”有心查看属下伤情,但此时炮击敌指挥部已成功,敌军指挥失灵,战机稍纵即逝。

  不由他为王承柱呼叫卫生员探查伤情,留下炮班收拾武器和伤员,喊上突击队和其他前出防守阵地的突围战士继续正面突围:“弟兄们,冲啊!”

  冲过敌军梯次阵地,来到被炸的指挥所。

  看着被炸死轰死的一地尸体,李云龙问张大彪:“大彪,看看,这一网捞了多少大鱼?”

  张大彪看着尸体土黄色军服上的肩章领衔,回答:“团长还真捞到大鱼了,一个大佐、两个中佐、一个少佐,这肯定是坂田的指挥部。”

  李云龙一阵“嘿嘿嘿”笑出声:“太好了,一炮就干掉了一个联队的指挥部。回去,旅长他别想枪毙我。

  “再说了,他凭什么想枪毙我?他得请我喝酒!”

  张大彪一面组织战士清理被炸毁指挥所里的战利品,一面劝说李云龙:“团长,突围吧?”

  李云龙闻言,当场下达攻击命令:“继续攻击,打出去!”

  新一团冲着冲着就打出了包围圈,掩护师部和野战医院转移就地防守这段时间伤亡不少,正面突围中更是受伤牺牲难以计数。新一团团长警卫员用集束手榴弹和自己年轻的生命,为他的战友同志打开了阻挡生路的敌军重机枪阵地,永远躺在了2月萧瑟的寒风里。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军事小说抗战烽火小说

亮剑之重霄王承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