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溯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在线阅读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仙侠 / 幻想修仙

187.24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永和十年,悍匪流窜,恰逢巡抚过境,河宴知县为挽回形象,大造政绩,异想天开决定实行一次“富户模拟劫案演练”。县衙众人心照不宣,只是逢场作戏。然而被安排扮演劫匪的捕快齐平却有点别的想法。“穿越者的我,不能接受平庸!”于是,经受无数影片熏陶的齐平决定干票大的。踩点、计划、训练、模拟……演习当日,知县望着空荡的街道,突然意识到,剧本变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言与信.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励志成为dalao的萌新.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Mr丶Duck.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无界仙皇在线阅读
撑天神物流落凡间,大道金竹、太古灵桃、混沌仙葫三圣归一。 这是一个出身中上的小子,被一个强悍的美貌寡妇吓了一哆嗦,然后幡然醒悟决定要变得强大的故事。 ………………………………………………………………………… 一次意外事件,三颗神秘种子,于偏僻之地撬动了整个世界。
石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万妖之祖在线阅读
[新书是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不管是看书还是路过的朋友,希望能在本书登陆一下,点击左边‘加入书架‘,找到推荐的位置,多推荐几次,每一票,都是对我的一点鼓励.漂流在这里敬谢了.]  前世为人今生为妖!!  妖族,是否天生就应该是弱者,天生就是供修仙者建立名声,夺取内丹增强实力的踏脚石?  妖族,是否注定是配角?  妖族,是否天生就不如人?  重生为丛林中百兽之王的老虎,机缘之下,踏上成妖之路,以己身之力,誓要扭转天下妖族的悲惨处境。  向世界发出呐喊:妖,并非是任人宰割。  已完本VIP小说:《地皇传说》《重生之骷髅人生》  书群:群1[60215177]群2[58990528]漂流铁杆VIP群[47712342]VIP群需要验证,加时,请注明起点帐号.招收铁杆.
孤独漂流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执魔在线阅读
师父说,上了手的女人,就要一生一世保护好。  师父说,修魔很难,一入魔道永不回头。  师父说,天圆地方,那圆是圆满,那方是心的棱角,是对命运的忤逆,是对天的不顺从。  我的师父叫做宁凡,他不是人,是一只入了魔的蝴蝶。他在找人,没人知道他在找谁,没人知道他还要找多久…
我是墨水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能穿越的修行者在线阅读
作者平平淡淡讲故事,诸位开开心心看小说。新书已发,书名《修行高手在都市》
神秘男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在线阅读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 顾旭带着三个天赋,穿越到妖魔横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通小吏。 他本只想默默修行,寻求长生。 然而一不小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书友群:877093715
布丁三分甜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骨舟记在线阅读
他捡起白骨在墙上画了一扇门,推开这扇门,本以为会走出困境,却走入一个波谲云诡,妖魔横行的陌生世界…… 企鹅群号195138778
石章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畏真君在线阅读
妖魔横行的大争之世,英雄们亦拔剑而起。 那诸天万界若为棋局,英雄们便破局而出。 心之所往,无惧无畏! ======== 上本完本作品《心魔》,追更不过瘾的书友可以移步去看。读者聊天群602159766,剧情讨论群773036037
沁纸花青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家大师姐是个坑在线阅读
【你运转功法十小时】 【叮,大师姐等级+1】 【你打败妖兽十只】 【叮,大师姐等级+1】 不是……我特么……凭啥啊?! 宁无猜心态崩了! 凭啥自己累死累活的做任务,却是坑货大师姐升级?! 那一年,夔山上青梅如豆,大师姐回首翩然一笑:“师弟,你又偷懒了哦……” 啊啊啊! 穿越成工具人,还玩狗蛋啊! (书友群:929676022)
三更落雨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西游开始的诸天之旅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大唐初年,本以为会叱咤风云走上人生巅峰,可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妖魔鬼怪! 怎么大唐会在南瞻部洲,这简直就是地狱式的开局。 幸好,我还可以穿越诸天万界! 一个从西游开始的诸天之旅! PS:已有300多万字的完本老书:《我有一颗时空珠》,人品应该还是有保证的!
欲望如雨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回溯

  凉国,永和十年。

  豫州,大河府,河宴县衙。

  春雨淅淅沥沥,自苍灰天穹落下。

  齐平用黑布遮住窗棂,雨声一下微小起来,转回身,长桌上的烛火亮起,照亮了周围大椅上的一道道人影。

  “开始吧。”端坐主位,身着绣鸳鸯青色官服的赵知县淡淡道。

  齐平坐在角落,依次扫过列席的县衙“高层”,最终垂下目光,定格在身上的淡青色皂吏袍服。

  有些恍惚。

  县衙主簿摊开公文,道:“府城通告,匪徒劫掠已达十三起,且有向本县流窜迹象……”

  “李巡抚一行已入府境,若无意外,三日后将入河宴……”

  “演习诸事已安排妥当,范府将竭力配合……”

  ……

  桌上灯火摇曳,几人的影子投在粉白墙壁上,狰狞可怖,齐平低着头,竭力掩饰着自身异常,消化原主记忆。

  一刻钟前,他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附身成为此间一名寻常捕快,还没弄清楚状况,就被上司拉入会议。

  整个人都是懵的。

  此刻,趁着主簿宣读,齐平梳理记忆,终于,弄清楚眼下情况:

  的确是似是而非的古代。

  国号“凉”,国祚连绵三百年,当今圣上励精图治,登基十载,有中兴之象。

  大河府虽临近西疆,却仍算太平。

  只是,自年初起,府内有神秘江湖势力流窜,劫掠富户,动辄灭门,人心惶惶,朝廷却始终未能缉拿。

  据称,这伙江湖匪徒涉及超凡,行踪诡秘。

  极难对付。

  知府大怒,痛批各地县衙无能,偏生,这节骨眼,朝廷巡抚自西北返京,途径豫州,一旦再生祸乱,免不了被参上一本。

  河宴县城作为巡抚必经之地,自然紧张万分。

  不过……赵知县也有自己的算计。

  “这是危机,更是机遇。巡抚卫队亲临,匪徒纵使猖狂也必不敢惊扰,相反,府内十三起惨案,河宴尚未波及,若是操作得当,定能令巡抚大人刮目相看,赞赏我等治安有功……”赵知县如是道。

  至于如何“操作”,赵知县大手一挥,决定在巡抚抵达之日,举办一场“富户模拟劫案演练”。

  类似后世的防暴演习。

  在县衙中挑选衙役扮演劫匪,入户劫掠,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巡逻的捕快们奋勇擒拿……人赃并获……

  以此展现县衙公人训练有素。

  知县大人治县有方。

  老形式主义了……

  今天开会,就是商讨这件事。

  而被选中扮演劫匪的,正是齐平。

  ……

  “咳咳。”齐平倏然抬头,结束思考,看向主位,便听富态文士模样的赵知县颔首道:

  “很好。吴川,你那边如何?”

  河宴县衙头号高手吴捕头生的魁梧硬朗,闻言昂首淡笑道:“大人放心,都已安排妥当。”

  对于这场演习,衙门里说重视,也重视。

  说不重视,也不重视。

  都明白,不过是逢场作戏,走个样子,吴捕头自然成竹在胸,赵知县再度颔首,目光投向身份地位最低的齐平,难得的和蔼:

  “巡抚三日后抵达,允你三天假,回去熟悉流程,办好了,非但说好的奖赏,还有你的好处。”

  齐平模仿原主仪态,受宠若惊,连连称是。

  扮演劫匪无疑不是啥光彩的,赵知县为激励手下,拨款白银五两。

  原主是个穷光蛋,这笔钱不算少,能争取到名额,也是因为齐平练过武,虽未能修行,但身手在凡人这档也算不错,适合角色。

  会议散去,知县、县丞、主簿等一众在编官员离开,转眼间,房间里只剩下齐平与吴川。

  “别愣着了,跟我来。”吴捕头拿起佩刀,说道。

  齐平下意识道:“去哪?”

  吴捕头皱眉,淡淡道:

  “武器库房,熟悉下器具。真正的匪徒可是修行者,身怀法器,演习虽是走个过场,但好歹是给巡抚看,总得看起来像个样子。”

  吴川性格冷傲,据说出身西北军卒,属于半个修行者,虽名为衙役,但地位与寻常捕快不可同日而语。

  对手下人,素来不假辞色。

  法器?修行?

  齐平也不在意对方态度,心中升起好奇。

  从原主记忆中可知,这个世界是存在修行者的,大凉国教为道门,与朝廷体系深度捆绑,凡入品级官员,手握官印,可调集本地山川灵脉,施展神通。

  庙堂、江湖,行伍,皆有修者。

  据传更有陆地神仙级人物,坐镇京都,不过分散到九州,就很是罕见了,寻常百姓,难得一见。

  齐平虽在衙门,但也接触甚少,别说神通术法,就连库房法器,也没碰过。

  ……

  两人出门,沿着走廊朝库房走去,三月初春,细雨飘摇,庭院中老柳抽芽,衙门里也清静。

  县衙很大,穿三堂,过二堂,绕大堂,便到了六房,可以看到里头影影绰绰的公人,或伏案,或打牌。

  “跟紧了。”吴捕头呵斥一声,摸出腰牌径直往房门一拍,隐晦光芒如水波荡漾,真元尘封的库房自动开启。

  闸机……刷卡……齐平惊了,看不懂,但大受震撼。

  下意识迈步进入,库房不大,一览无余,左右兵器架上陈列刀剑、护具、以及雷管模样器物。

  最显眼处,赫然摆放三把古董短枪。

  半米长,漆黑、冰冷的枪管,褐色的枪身,遍布华丽神秘花纹。

  “虽是最低级的黄级法器,但放在外头,也是珍宝了。”吴捕头见齐平目不转睛,没见过世面的模样,不由发笑,拿起一支,丢到他怀里:

  “熟悉下持握。”

  所以,这个世界的法器是“火器”形态的?齐平惊讶之余,把玩手中短枪,才发现,其与后世枪械大相径庭,没有弹匣,似乎不用填充子弹。

  拿在手中,下意识做出射击姿态:“怎么用?”

  吴捕头给他用枪指着,微微皱眉,冷笑道:

  “只有修行者才能动用真元,催动法器,你一个武者,还想击发不成?”

  那你还让我带着……合着就一道具呗……齐平吐槽,大失所望,可就在这时,他眉心猛地抽痛,一股神秘暖流贯入掌心。

  法器上,繁复花纹次第点亮。

  一团炽热的火光自枪管内凝聚,房间内光亮如昼。

  吴捕头瞪大眼睛,心胆俱裂,本能闪身躲避,却是迟了。

  “砰!”

  巨大的轰鸣打破了衙门的安静,吴川仿若被无形重锤击中,倒飞出去,人在半空,胸口破开大洞。

  滚烫的鲜血溅在齐平脸上。

  双耳短暂失聪,世界一片寂静。

  他持枪转身,看到三班衙役蜂拥而来,赵知县官服由远及近。

  “我不是故意的……”齐平脸色惨白,下一秒,仿佛福至心灵,亦或藏于心灵深处的本能。

  他轻声呢喃:“重来。”

  然后,他真的回到了一刻钟前,惨案发生前的时候。他走在屋檐下,看到值房里头影影绰绰的公人,或伏案,或打牌。

  刚才的一切仿如幻梦。

  “跟紧了。”吴捕头扭头,呵斥一声,摸出腰牌。

  他们第二次来到了库房门口。

  (萌新求收藏)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