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师爷归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八月风波”那年元旦。一位神秘年轻人踏入德芸社。班主躬身称了一声:“师叔!”从此,德芸社便走向了不一样的路。书友扣扣群:1070607346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祖国让我躺着我也很无奈啊.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白小雨Yori.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3名:没有实力少说话.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娱乐明星小说推荐

巨星从网络主播开始在线阅读
“宿主,你必须在五年内成为大明星!”  天降系统,平凡青年懵懂中走进直播圈,在《绝地求生》中崛起,凭《Panda Kill》逆天称神  当林晨携带千万人气闯入娱乐圈,谁说网络主播不能成为巨星  (在星空大大的帮助下建了个书友群,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一起玩耍,群号:685413650。)
或者余生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催泪系导演在线阅读
某影迷:李易的电影,看一次哭一次! 某影评人:李易的电影,总能戳中你的心中的某个点! 某导演:李易是个异类,他从不拍大制作,但是却总能创造奇迹! 某演员:李导的电影,总能让你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是导演之中的异类,他从不追求大制作! 但是他的电影,却总能让人不经意间被感动到! 本书旨在重温那些曾经感动到你的经典!
天下小黑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奶爸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
“粑粑!”  刚穿越到平行世界,就看到有个精致可爱的小女孩喊自己爸爸,杨轶表示有些懵逼。  好吧,曦曦是百分之百的亲女儿,而孩子她妈居然是高冷绝美的过气歌后。  这乐子闹大咯!问题也接踵而至。  怎么哄娃?前世是孤胆杀手的杨轶挠破了头。  要不讲点故事?杨轶没有想到,他搬运过来的故事火遍全球!  怎么样把被自己气走的孩子她妈追回来?  有了经验的杨轶表示,没有一首情歌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首!  许多年后,杨轶叹息:其实我只是想开一个贩卖情怀的咖啡店,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文艺美男子。  粉丝们大惊:岳父,别闹,我们还等着我们家媳妇儿出演的《那个杀手不太冷》呢!  什么?竟敢打我们家曦曦的主意,杨轶怒拔龙刃:竜神の剣を喰らえ!
寒门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女朋友太强怎么办在线阅读
女朋友太强怎么办? 不停的A过去啊! 这是主角一边在某时空的未来搅风搅雨,一边和女朋友斗智斗勇的故事。 文娱、日常、狗粮! 本书又名《未来大娱乐帝国》、《谁也没有我会玩》 书友群:935294217
40警告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华娱激荡年代在线阅读
沈放莫名其妙的回到了2005年《神雕侠侣》剧组,可万万想不到的是,这重来一次的人生竟然是从演一双手开始的。
黑色的单车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还没上台,经纪公司就倒闭了在线阅读
林泛穿越了,刚穿越过来就要上台表演!刚要上台经纪公司就倒闭了! 绑定一个系统,得到的却都是奇奇怪怪的迷之技能! 林泛有一颗宅男之心,最大的心愿是躺床上玩手机看小姐姐跳舞的视频。 出道是不可能出道的,如果出道,就不能跟小姐姐快乐的玩耍!还不如赚点钱找个旅游景点开个民宿,天天只招待单身的小姐姐。
南天有雪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重生之千面影帝在线阅读
他是《神话》中的“赵高” 是《秦汉传奇》的“韩信” 是《鬼吹灯》里的“鹧鸪哨” 也是《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祝枝山 是《无间道》里的“陈永仁” 更是《赌神》里的“高进” 还是《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 他演配角,演主角,也演超级大反派。 当小鲜肉时,他是流量担当。 当老戏骨时,他是我辈楷模。 他与天王刘德桦PK人气。 也与周星池PK演技。 他是陈平。 他是千面影帝。 === 本人完本4万订作品《重生之我为书狂》以及2万订作品《我是全能大明星》《重生之网络争霸》,天下第一白出品,质量保证,请放心阅读。---QQ群:565142078
天下第一白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在线阅读
人体细胞,每三个月替换一次,旧的细胞死亡,新的细胞诞生,要将全身细胞换掉,需要七年的时间。 因此,七年是一个轮回,七年是一次重生!
左岸逆行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华娱小生日常在线阅读
苏木,重生回来,成为娱乐圈最火的明星!谢谢支持!
银河恶霸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当前位置: 都市 娱乐明星 德云小师爷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师爷归来

  2010年。

  庚寅虎。

  五行属金。

  主:仁义,富贵,热情。

  好年头!

  元旦。

  四季分明的燕京城,正在四九寒冬中匍匐前行。

  人们抵御严寒的方式五花八门,各不相同。

  老人们首选棉衣棉裤,广场舞,还有……舞伴。

  年轻人可借相亲,热恋,或是……加班。

  中年人……中年人只剩一地鸡毛裹身。

  但毕竟身傍六朝皇事,“京油子”们自然有与别处不同的底蕴。

  皇事不论,只说市井江湖。

  听书、听戏的氛围,便自古有之。

  一壶高碎,两把瓜子,三声叫好,四方引朋。

  很热闹,很快活。

  什样杂耍,听玩意儿嘛!

  老燕京都知道,听玩意儿上天桥,买东西上大栅(shi)栏。

  大栅栏的繁华百年不断,始终如一。

  天桥的热闹却一度中断,沉寂了几十年之久。

  好在,从04、05年起,得益于一家叫“德芸社”的班子,又重聚了不少人气。

  德芸社不是戏班,也不是书馆,而是一个相声班子。

  一个历经十五年风雨,如今终于红透京、津两地的相声班子。

  超高的人气,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平日的剧院前,从晨曦初升,到日落西山,买票的,售票的,贩票的,不大的场地上至少都有数十人流连。

  今日恰逢元旦假期,那人来人往的,自然更加热闹。

  不过,今天的热闹不在天桥园子,而在北展剧场。

  因为德芸社一年一度的“元旦相声专场”,今晚将在这里举行。

  两千七百张门票早早的销售一空,没抢到票的人也不在少数。

  所以此刻傍晚未到,正门广场已然化成了热闹的海洋。

  “姑娘,今儿个的票给我来一张,谢谢您嘞。”

  “大哥,对不住啊,没啦,明儿小园子的票有,您要不?”

  “嘿,这可搓火儿,多咱明儿得上班呢。”

  “哥们,票子我这儿有呀,刚好剩最后一张,我看您也投缘,兜底价拿走得了?”

  “……”

  正门前热闹不已,而作为演员专用通道的侧门,则一如继往的安静。

  不过,此刻门前除了把守的保安,还多了两位中年汉子,正一站一坐在旁边。

  站立之人,身材矮胖略黑,头顶桃心,正是德芸社班主郭德刚。

  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的,则身宽体胖,一头碎卷,慈祥的活像个老太太。

  不用猜,他正是目前相声界最火的捧哏,于慊。

  于慊性子洒脱,丝毫没有身为大蔓儿的顾虑,不但席地而坐,食指和中指之间,也少不了一根燃着的香烟。

  当然,他抽烟也不会太正经。

  嘬上一口后,两瓣厚厚的嘴唇一嘟,努力的想将自己的烟雾吐成圆圈。

  奈何技术含量太高,总也不成型,不过半点不影响他玩得开心。

  郭德刚则毫无玩性,目光始终望向路口,还不时的抬手看表。

  寒风清冷,加上俩人的动作,显然是在等人。

  不时,再一次没吐好的于慊问道:“德刚,咱都出来三回了,怎么到这会儿还不见小师叔的人影?”

  “应该快了吧?”郭德刚回答得很不自信。

  中午就说下了火车,现在眼瞅着都快傍晚了,还不见人。

  有这工夫,从燕京到津城都够跑个来回的。

  更无奈的是,手机现在也打不通,估计是没电了。

  长辈到访,不得不迎。

  没招儿,只能在这儿干等着。

  眨眼间,于慊又重新续了一根烟:“德刚,你说小师叔拜老侯爷那会儿,顶多也才三四岁吧,当初老侯爷为什么会收一个这么小的弟子?”

  “不知道,听我师父说,师爷收徒时就没声张,具体原因,更没有对人提过半个字,只在临终前把小师叔托付给他照顾。有一回聊天,他也交待我得着机会多照应照应。至于其他的,我师父走得太急了,唉。”

  郭德刚随口的一句话,倒把自己的思绪勾出去老远。

  是呀,师父的交待。

  可师父现在都没了。

  唉!

  郭德刚抬眼望天,连续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于慊认真抽烟,就着八卦,有滋有味的又狠嘬了一口……少半根。

  终于。

  映着天边的阴沉,一位年轻后生出现在路的尽头。

  他叫胡炎。

  1.799米的身高,勉强赶趟,但身形却稍显清瘦。

  寸板头修整的很利索,浓眉大眼的也很有神,面庞谈不上有多帅,但耐看,而且很舒服。

  再加上一套裁剪得体的中山装,更让他平添了几分成熟和英气。

  年少老成,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

  倘若瞧得更仔细,还能发现胡炎脸上带着几丝难掩的风尘。

  手上提着的一个黑色老式皮箱,更加说明了他是远道而来。

  确实,胡炎来自江湖,也来自未来。

  前世热爱相声等传统曲艺,却在追求新潮、创意的综艺策划行当中混迹半生。

  人活一世,最难的事,无非是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不巧,梦想和现实根本不是敌人,而是恋人。

  搂搂抱抱,再吱吱呀呀,最后分分合合,无非就是这样子。

  可谁都没有料到,无趣的前世意外闭眼,却在现世的千禧年睁眼。

  人变年轻不说,嗓音资质还极佳,尤其是他今生的身份,在相声门中更是特殊中的特殊。

  一切都很莫名其妙,一切也都是最好的安排。

  孑然一身的他直接遁入江湖,四处求艺。

  走马穴,跑码头,一路风雨,转眼已过十年。

  去时雏凤未清鸣,归来铮铮老江湖。

  啧啧啧。

  二十二岁的老江湖,也算得上奇葩。

  “慊儿哥,小师叔来了。”郭德刚提醒一声,率先迎了上去。

  他们三人并非初见。

  三年前,在侯三爷的追悼会上,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胡炎,难得的露了一回面,双方也借此相识。

  一回生,二回熟,此刻再见,倒也算熟人。

  来客疾步,主家相迎,片刻便凑到了一起。

  胡炎没有拿大,几步开外便挥手笑道:“郭老师辛苦,于老师辛苦,让二位久等了!”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他不会不明白。

  私底下平辈相交,更是早在三年前就表过态的。

  然而,郭德刚和于慊还是对着胡炎,恭恭敬敬的拱手见礼。

  “师叔辛苦!”

  “师叔辛苦!”

  江湖有门道,行当有规矩。

  长辈礼下,那是他的谦逊,但小辈该有的恭敬,却不能丢失。

  上回也是如此,胡炎没有多说什么。

  来回扫视几眼,便打趣道:“郭老师您更圆了,于老师您也更卷了,哈哈!”

  于慊的性子,毕竟跟郭德刚还是不同的。

  敬归敬,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自然无妨,他连自己师父和侯三爷的玩笑都敢开。

  于慊当即嘿嘿笑道:“师叔,您从火车站到北展,这愣是跑了一下午,不会是迷路了吧?”

  “呃,不是堵五环上了么。”胡炎老脸一红,讪笑道。

  郭德刚也笑道:“五环是堵,您要是同意芸平开车去接站,指定早就到了。”

  说起这个胡炎就无语,派谁不好,偏偏是栾芸平?

  他抬眼看着郭德刚,认真的问道:“您确定?”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