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在线阅读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夏天单车和猫

轻小说·衍生同人·298.09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2 21:04

穿越到高武世界的路明非,被人视作习武奇才,修成了天下第一后回到龙族世界。他已经不是那个衰仔,曾为天下第一,被武林中人尊称为阎罗的路明非,哪怕没有龙血,也紧握了至强至暴的权与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和欲望,都只是小丑罢了。“楚师兄,要向奥丁挥刀么,跟我习武吧。”“凯撒,要反抗家族么,跟我习武吧。”“绘梨衣,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是哪里,天空树么,我们一起开家小店怎么样,别怕,绘梨衣才不会死,有我在呀,习武就好啦。”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校长室里红茶飘香,路明非看着昂热。“校长,我将开创新的时代。”他说。PS:穿越到高武的剧情只是第一章,第二章就回到龙族世界,时间点是文学社聚会。PS2:回来后路明非需要重头修炼,保留高武的记忆,高武世界力量体系参考武道宗师。PS3:官配路明非和绘梨衣,楚子航和夏弥。附读者群号,九州:835788966此处夏猫频繁出没。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 天下第一

  在你最孤独最无望的时候,有一扇门会在你身边打开。

  路明非忘了是在哪里看过这句话。

  只是每次想起都觉得悲伤。

  要说为什么,你看啊,他说的是无望,无望啊,比绝望更加残酷。

  绝望的话,至少你曾经希望过,有过太阳一样炽烈的憧憬,哪怕之后希望如阳光下的泡沫般幻灭,你坠入深渊,但从前希望的记忆还在那里,如金子般闪耀。

  可无望不是这样的。。

  所谓的无望,那是比深渊更黑暗的东西,这个世界没有人在乎你,你也没有在乎的人。

  哪怕下一秒地震海啸全球的火山同时喷发,你也只是百无聊赖的用红点操纵小狗扑杀敌方的机器人。

  说起来路明非纵横星际战无不胜,全靠一手出神入化的虫族,也有群里的人问过他怎么就对虫族情有独钟,是爆兵快还是别的啥,路明非就认真的想啊想,回了句你看这菌毯多帅。

  他就是这么个喜欢说白烂话的死小孩,但路明非是有认真想过原因的。

  为什么热衷于虫族呢、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小狗吧。

  星爷的大话西游结局,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转世在城门上相拥,两人看着孙悟空扛着金箍棒走向沙漠,至尊宝说,你看他,好像一条狗啊。

  当路明非第一次听到有人管虫族单位叫小狗时,他觉得真是有趣,于是笑起来,笑着笑着,心脏就像被什么给击中了,好痛的。

  你看他,好像一条狗啊。

  后来路明非跟着师傅颠沛流离,当时这片土地上都是战争,人们为了一口吃的命都不要,路明非哪里见过这些啊,他之前的人生最大的苦难就是暗恋了两年的陈雯雯,还没告白就失恋了,当时他觉得真是难过,然后下一秒就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就在了死人堆里。

  要不是有师傅发现了他,路明非觉得自己大概会在死人堆里饿死吧。

  最开始跟着师傅,路明非真的衰死了,打个架都没十岁的小师妹厉害,每天练武还坚持不下来,师傅总是铁青着脸拿柳条抽他,一边抽还一边骂。

  骂他没用,骂他就是个废物。

  路明非一边叫痛一边躲,狼狈的像条无家可归的狗。

  完了到晚上,等师傅睡着,小师妹就偷偷跑过来给他涂药,然后两个人就凑一起小小声的骂师傅,路明非私底下叫师傅死面瘫,小师妹就好奇的问面瘫是什么呀,路明非就给她讲灌篮高手讲死亡笔记讲火影忍者,就是不知道火影的结局是什么,想到这里他就叹气。

  小师妹惊叹的说路师兄好厉害啊,有好多神奇的故事。

  路明非抱拳说承让承让,然后就换了张脸,赔笑的求她下次切磋收着点,被十岁小姑娘打断肋骨的滋味真不好受。

  可每次一说道这里小师妹就变了脸,做出严肃的表情来教训他,一本正经的重复师傅的话,说路明非可是习武的天才,是将来会有大成就的,现在可不能偷懒,她也不能放水,不然就是害了师兄。

  天才吗?

  每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评价,路明非就觉得很不真实,要说打游戏这方面他天赋异禀,路明非谦虚两句也就认了,可师傅说的什么,习武。

  有几次深夜躺在杂乱的草堆里,路明非还在眼前比划着手掌,想着星爷工夫里老乞丐说主角是万中无一的习武天才,师傅也这么说自己来着,所以他那里也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么?

  想着想着他就笑起来,翻来覆去,一不小心扯动了站桩后酸痛的肌肉,痛的直抽冷气。

  什么啊。

  他想。

  就我这样,还天才。

  是不是师傅他老人家眼花了?

  路明非不止一次的猜。

  肯定是眼花了。

  这个世界的武道很夸张,练到高深处,劲力温养根髓,可展现出种种神异,操控风雷,把玩火焰,甚至明心见性,成就外罡,施展开来一人挪移小山也是等闲。

  那时路明非跟着师傅去到一座荒村,远远的就闻到血腥气,师傅面容冰寒,交代他和小师妹在外等待,一人便闯了进去。

  随后,火焰如流星降世,伴有龙吟虎啸,摄人心魄。

  这是路明非第一次见师傅放开了手脚。

  他的对手是百人的流寇,他们刚屠了一村的人,却不想遇到了杀神,外罡的师傅送他们一一下了黄泉。

  之后荒村不见,原处只剩下一个好大的坑,路明非就在旁边张望,想着二十年后,这里大概会是个波光粼粼的湖吧。

  师傅已经这么厉害了,可在他口中,路明非的天赋却远在他之上。

  路明非真的很想说一句,大侠您太看得起我啦,小的我何德何能让您如此器重,当不得当不得。

  只是每次下意识说了白烂话,师傅就给他加练,真的往死里练的那种,好几次路明非都觉得自己要死掉了,要不是有小师妹帮忙涂药酒他估计真挺不过来。

  于是,路明非认真的思考起了逃命,哦不对是战略性撤退,总之他要离这师傅远远的,随便找个什么地方活下去,可惜这里没有星际,不然路明非觉得自己去当个职业选手也不错,至少饿不死。

  可计划还不等实施,师傅先倒下了。

  那个像山一样伟岸的男人,怎么会只用了短短几天就消瘦下来,几乎只剩下了嶙峋的骨架。

  师傅说,这是他年轻时与人搏杀落下的病根,后来强行突破外罡更是雪上加霜,到今日过往顽疾压制不住,统统爆发,已是时日无多。

  小师妹已经哭的昏了过去,路明非想抱她去旁边睡,小师妹抓住师傅衣角的手好死好死,怎么都松不开。

  “明非。”

  “来啦师傅!”

  路明非在师傅床前乖乖站好,说来也是奇怪,他的师傅快死了诶,虽然这家伙总是逼他习武,路明非学不好还拿柳条抽人,但毕竟是师傅啊,是从死人堆里把他捡回来的师傅啊。

  他快死了,路明非觉得自己应该悲伤,应该跟小师妹一样哭一场,至少也落几滴眼泪吧。

  但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路明非的心就像被什么坚硬的东西包裹住了,哪怕再悲伤,也只是从表面划过,伤不到他真正的心脏。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想。

  大概,他在以前已经很悲伤了,心脏伤痕累累,所以要保护起来,如果再戳一下,他的心就会像烟花一样,砰的一下炸掉。

  垂死的师傅颤巍巍的伸手,摸索路明非的脸。

  他注释着少年低垂的眼。

  到今天师傅仍然记得,那是一个雨天,死人堆里路明非望着青灰色天空的双眼,孤独又凶狠,里面分明藏着一头狮子。

  他是外罡,精神沟通天地,他不会看错。

  那是多么凶狠的眼神啊。

  有着足以毁灭世界的威严。

  从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找了半生的人,找到了。

  “我要死了。”

  师傅说。

  “放心我肯定挑个风水宝地!”

  路明非不假思索。

  如果白烂话跟雅思托福一样有等级,路明非自信肯定能考到满级,该怎么形容呢,就一览众山小的那种,高手寂寞啊。

  眼泪吧嗒就掉了下来。

  路明非愣住了。

  他觉得真是奇怪,明明都不悲伤的,怎么就哭了呢,泪腺你在干什么啊泪腺!给我挺住啊!

  “如果有人不会悲伤,那一定有别人在代替他。”

  师傅叹气。

  路明非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下。

  话说果然师傅就是要死了,突然说这么文艺的话,代替人悲伤什么的,酸都酸死了。

  路明非泪如雨下。

  “好好习武。”

  这是师傅最后的话。

  路明非拉着他的手一天一夜。

  小师妹醒了几次,又哭晕了过去。

  这一天里路明非纹丝不动,他曾经听过望夫石的故事,思念过度会令人化为石头,这样就能永远的思念下去,,真是矫情啊,路明非觉得自己也快变成石头了。

  后来他对哭肿了眼的小师妹说走吧,我们去送师傅回房睡觉。

  不是下葬,是睡觉,师傅没死,谁说他死了路明非就跟谁急,不死不休的那种。

  他背着师傅,一手牵着小师妹,走了很远的路。

  师傅编的草鞋真是差劲,走了没多久就磨穿了底,早说了我自己来自己来,还板着脸训他赶紧去练武,编草鞋这种事有师傅就够了,真是跟驴一样的脾气啊。

  他在心里说,死面瘫。

  已经没有人会罚他站一下午的桩了。

  路明非就光着脚,留下一长串鲜红的印子,饿绿了眼的狼嗅着气味追过来,看了眼路明非就呜咽一声,夹着尾巴逃了。

  师傅在铁石山里安睡,这里石头跟铁一样硬,路明非用师傅教的武道开的山,一拳一拳,石头炸开,然后招来风雪,用寒冰将洞穴封锁。

  “劲力温养根髓,是叫非人对吧。”

  路明非笑着说。

  “老头子,这不是很简单嘛。”

  “果然,我就是万中无一的习武天才。”

  说着说着他笑起来,笑久了就哭,终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床榻上,一个气质温润的公子坐在旁边看书,见路明非醒来双眼一亮,自报身份说是受人邀请而来,辅佐真龙,鼎定乾坤结束这绵延的乱世。

  邀请他过来的人,正是师傅。

  “真龙?什么真龙?”

  路明非说。

  这人便急了,说一大堆的话,讲了这乱世,还说路明非是特殊的,有君王气象。

  路明非只是摇头。

  “我只想习武。”

  他平静的说。

  “好好习武。”

  二十年后,九州一统,当年那个说着要辅佐路明非的温润公子,已成了至高无上的帝。

  而他身边,总有一个青铜面具的少年郎。

  人们关于少年郎的身份,众说纷纭,只知道他很强,曾有一人独战三大外罡不败的战绩,死在他手上的武林高手不知凡几,甚至外罡的性命也不下十条。

  也正因了此,被少年郎杀破了胆的武林,给他起了个阎罗的外号。

  大周一统,天下归心,其中自然包括侠以武犯禁的武林。

  阎罗只身上武当,与掌教一战,败之。

  三日后上少林,败之。

  再三日,峨眉。

  又三日,蜀山。

  如是月于,天下已无敌手。

  人们都说大周是前所未有的圣朝,因他做到了前所未有的伟业,收天下武道功法于一家,建立天地阁,意为天上地下除外,人间功法,尽在其中。

  阎罗进天地阁,读了三年的书。

  他出阁那日,六月酷暑的天,风雪骤降,而后星辰与日月同辉,又有阴兵过道,百鬼夜行,种种天变异象,应接不暇。

  阎罗和皇帝并肩,坐在台阶上看天变。

  “你已经外罡之上了么?”

  皇帝问。

  “差点意思。”

  阎罗说。

  皇帝点点头。

  “但你已经是天下第一了。”

  “对啊,天下第一。”

  阎罗的声音很轻快,他摘下青铜面具,露出清秀的脸来。

  皇帝转头,目光复杂,二十年了,九州一统,武林俯首,他们两个经历了很多很多,多到他鬓发霜白,背脊佝偻。

  然而他身旁这个少年,却还是二十年前的样子,岁月像是无法对他起效似的,路明非,还是当年那个少年的路明非。

  外罡之上是武圣,精神不朽,已是神仙之流。

  路明非败尽天下外罡,甚至与一尊年迈武圣一战,逆伐取胜,但他始终未能突破外罡桎梏,哪怕阅尽天下武学,距离武圣只一线之隔,但这一线,俨然天堑。

  “我的精神有缺,不得圆满,所以武圣无望。”

  路明非说。

  皇帝皱眉。

  “明日我就让九州上供药材,补益精神的天山雪莲,酒品灵芝,你若需要……”

  路明非笑着摆手。

  “不是吧老哥,不值得不值得。”

  他站起身,拍拍衣摆。

  “这是根本有缺,吃多少药都没用,省省吧。”

  说着他往外走,留给皇帝一个孤独的背影。

  “匿啦,这天下也没了对手,你就当我死了吧,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

  “哈哈你也不知道我坟在哪,别来找别来找,好好当你的皇帝。”

  只是一个眨眼,恍惚间路明非的身影已是不见。

  皇帝还在想着路明非刚才的话,什么烧纸什么招魂,只觉哭笑不得,看看这是令天下武者胆寒的阎罗该说的话么,你小子天下第一的威严该怎么放,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皇帝下意识的想说上两句,再看身边,早已没了那少年的人影。

  并且他知道,从今往后,应是再也见不到了此人。

  路明非只想习武,成了天下第一后,这天下于他而言,已无半分留恋。

  “真冷清啊。”

  皇帝说。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衍生同人小说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