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噩梦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合道在线阅读

合道

仙侠 / 幻想修仙

252.07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6 17:00

书籍摘要: 修神道门缥缈虚无,神秘莫测;炼气道门超然于世,监察社稷;武道盛行于世,争霸天下;魔门妖党隐于暗处,伺机作乱。大劫将至,天下渐乱,群雄并起。秦子陵重生在大齐国偏远小郡一位贫寒年轻子弟身上,开始重复一个噩梦。丑陋老者,龙首怪鸟,千里追杀……乱世当道,一个落魄重生者,当如何自保?直到有一天,他在梦中看到,一根戴着指环的断指划落某座道观。观名赤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吃完辣来点甜.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流浪孤注一掷.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千米独游.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白眉鹰王殷天正在线阅读
采药、食气、吞符、通幽、驱神…… 踏上修行之路。 追逐长生不死。 …… 降临蜀山大世界。江湖人称:白眉鹰王殷天正! 此时。 大元朝廷帝星飘摇,灾民遍地,乱世烽火起。 群雄争龙! “不要跟我谈什么人皇不可长生。” “我现在只想修仙!” 江南七省十三府,绿林江湖,黑白两道共尊。至尊盟盟主殷天正,谈笑之间,气吞万里如虎。 众仙听闻。 为之胆寒。 此子恐怖如斯,有上古圣皇之姿……
洪荒大道君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冒名顶替县令开始在线阅读
方休白穿成了土匪, 本以为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顺道抢个貌美的大家小姐当压寨夫人, 结果…… 这是个人倒霉五步路能遇到六只妖魔鬼怪害人命的世界, 前方是随时遇到血尸的深山密林, 手里是一封原身土匪捡漏得到的县令任命书, 躺着死还是……躺着死? 方休白果断选择不死,要去冒名顶替当县令。 在路上,他捉山鬼指路, 在县城,他灭杀红衣怨灵、无头男童、卖血馒头的老太婆…… 一时间,声名鹊起。 …… 这天,方休白倚在躺椅上,正享受小侍女贴身喂食, 仆人匆匆喜悦而来:“县爷,您在京城的夫人来了,刚到了县衙。” 扑通! 方休白仰摔在地! 他什么时候有的夫人? 对了对了,他是个冒名顶替的。 这是真县令的夫人。 方休白捂紧乌纱帽……嗯,帽子不能掉,马甲……也不能掉。
一颗甜菜呀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紫薇天帝在线阅读
此处,有帝皇立国,有宗门传道,有百家争鸣,有诸侯雄踞一方。  当大争之世,天运浩荡,风云变幻,龙蛇陆起。大劫降临,无尽天骄,趁运而起,照彻寰宇。  岁月如潮,逆转回流,强者伏尘,重回大劫之前。积气运,累功德,夺机缘,博弈天地,败尽英雄,登临巅峰。  ( 紫微血化紫薇树,象征某种遗志心愿,并非谬误。)
白首青山邪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变成龙蛋被嬴政捡到,震惊大秦!在线阅读
余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大秦,还被嬴政捡到,可当看到自己身上的鳞片和利爪时,一时也惊呆了,我这变成了个什么玩意? 谁知嬴政竟将自己的画像公开,瞬间震惊整个大秦! 图中有一小兽,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竟是神话传说中的神龙! 嬴政: 朕统六国,神龙降世,天威浩荡,镇我华夏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以保万世之基业。 而当看到自己震惊整个大秦,并且从画中看到自己样子时,余川也惊喜了! 没想到自己竟变成了华夏图腾,神龙,如今还穿越到了大秦,成了公子扶苏的玩伴。 本龙可是华夏图腾,腾云驾雾,掌控雷电,吐水喷火,大小如意什么的,不过分吧?
云中落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本妖乃是反射狐在线阅读
一位修士祭出飞剑斩向狐妖。  然后修士死了。  苏易:“哈哈哈,没想到吧,其实我是反射狐。”  这是一个拥有反弹神通的男狐狸精混迹修仙界的故事。
蓝白条纹碗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英雄联盟之仙魔争锋在线阅读
当用生命在穿越的主角来到了具有东方色彩的符文之地时,神秘的东方符文之地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随着无敌大转盘开始旋转,一切都将发生改变。 且看主角转动命运之轮,向着星辰大海驶去。
赴京娶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长生不死在线阅读
凡人篇:  为求长生,图谋天下!  我钟山,要建立无上天朝,收集天下气运,冲刷己身业障,至此迎抗天威,开天辟地,长生不死。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功名!  为了长生。修功名者,建立天朝收集天下气运!修积阴德者,创立圣地积攒无量功德!修风水者,更是能够沟通阴阳两界,借天地之势!修运者,……………!修命者,………………!  -----------------------------  仙人篇:  问天下,谁能长生不死~~~~~~~~~~!
观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剑灵同居日记在线阅读
“天外神剑剑灵,应呼唤而苏醒,我问你,你就是我的坐骑么?”  公众粉丝群:633948707
国王陛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从荒漠开始在线阅读
出身小家族的周洪,从小被送上宗门。随身携带的戒指,竟然是一个奇异的种田空间。从此,周洪种灵药,炼灵丹,修法力,强体魄,在修炼路上越走越远…… (凡人修仙种田流)
小榜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合道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噩梦

  “呼!呼!呼!”

  黑暗中,秦子凌猛地从木床上坐起来,胸膛剧烈起伏,额头上满是豆大的冷汗。

  刚才他又做噩梦了。

  他梦到了自己坐在轮椅上抬头望着蓝天下飞机从远处不断飞近,发出破开空气的轰隆声音,后面拖着两条长长的水汽凝聚而成的白色尾巴。

  突然间,那飞机变成了一只长有一双宽大肉翼,全身上下覆盖着金色鳞片,两颗獠牙闪着寒光,如同尖刀,一对眼睛黑洞洞,里面有一团幽火跳动,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的龙首怪鸟。

  龙首怪鸟上面趴着一位身材高瘦,面容苍老丑陋的黑衣受伤老者。

  而飞机后面拖着的两条长长白色尾巴,变化成了两柄寒芒四射,锋利无比的巨剑。

  梦中,突然间他变成了那位苍老丑陋的受伤老者,趴在浑身散发着冷冰冰阴森森气息的怪鸟身上,浑身无比虚弱无力,面对巨剑破空而来,心里头充满了绝望。

  骤然间,两柄巨剑猛地爆发出耀眼如日的光芒,无数道剑光呼啸而来,铺天盖地。

  “我命休矣!”梦中那受伤老者,也就是秦子凌,感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疼痛,接着他便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连同身下的怪鸟被万千剑光贯穿而过,变得千疮百孔,然后猛地炸了开来。

  这一瞬间的爆发产生的恐怖冲击力,连下方的山头都坍塌了好几座。

  血雨碎肉与乱石齐飞。

  梦中的画面定格在一根断指划过黑夜,坠落与山脚一座残破道观后的古井中。

  断指上缠绕着一个黑色指环。

  道观门楣上斜斜挂着块破旧牌匾,上面写着“赤霄观”三字。

  ……

  许久,黑暗中的秦子凌才渐渐平静下来,他看了一眼纸糊的木窗,外面还是一片漆黑,然后重新躺回床上,望着头顶结了好几个大大蜘蛛网的木梁,目中流露出复杂迷茫的目光。

  十天前,他还是住在有着明亮玻璃窗,有着白漆涂抹的天花板的病房里。

  那一天,他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遥远,有大黑暗笼罩下来,要将他吞噬吞没,那一刻他以为他最终还是败给了病魔,生命即将走向终点。

  但他真的不甘心。

  他才刚年过三十,三年前他的事业在历经百般挫折之后才终于有了大起色,美好的生活正在向他招手。

  所以,他猛然奋起,不断告诉自己要挺住。他在黑暗中不断挣扎,不让自己的意识沉沦。

  他相信,现代的医学日新月异,只要坚持下去就有希望!

  最终试图吞没他的大黑暗散去,而他也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这间陈旧残破的木屋之中,身上盖着破旧的棉被,而他则变成了一位名叫秦子凌的十九岁青年。

  十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因为他不仅占有了秦子凌的身子还接收了他的记忆,所以经过十天的迷茫,他已经慢慢开始接受和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但这十天不断重复的梦境,还有脑子里时不时浮现过许多奇形怪状僵尸的画面,甚至从潜意识里偶尔突然间冒出来的邪恶、冷酷无情的思想,让穿越到秦子凌身上的他每每有一种细思极恐,毛骨悚然的感觉。

  仿若他的灵魂里还隐藏着一个非常阴暗、邪恶、无情的灵魂意识。

  “如果我是像小说里写的一样,灵魂意识穿越到了秦子凌的身上,为什么我会不断梦到自己成为那丑陋甚至带着邪恶阴森的老者?为什么我的脑子里除了我自己和秦子凌生前的回忆,还会不时划过一些支离破碎,凌乱而阴暗邪恶,甚至有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僵尸画面?这些肯定不是秦子凌的记忆!难道是我上一世鬼片、僵尸片看多了?”

  “不过这一次,噩梦里我竟然看清楚了道观的名字,前面几次好像都没出现过道观的名字。”

  秦子凌脑子胡思乱想中,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他再度醒来,天已经蒙蒙亮。

  秦子凌的家是一个三进的四合院,砖瓦结构的东西厢房,三正四耳,抄手游廊,座山影壁……这一切都代表着秦家曾经的殷实富裕。

  不过如今房屋倾斜,红漆泥墙脱落,显示着眼下的败落。

  铺着青砖的十字形过道,看起来曾经颇为讲究的庭院,如今已经成了菜园子和养鸡鸭的场所,地面到处可见鸡屎鸭屎。

  秦子凌住在东厢房,他出来时,一位穿着粗布长裙,长相周正清秀,身材婀娜,但皮肤发黄,一副营养不良的妙龄女子,正在给鸡鸭喂食。

  “少爷您起来啦,我给您去打洗脸水。”印染月见秦子凌推门出来,连忙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秦子凌摆摆手,然后大步走到水井边,打上水来洗漱。

  看着秦子凌自己打水洗漱,印染月的目光有些困惑。

  她是个可怜的流浪儿,一次差点饿死在道路边,是秦母见她可怜把她带回家。

  那时秦家还没真正败落,颇有些资产,不仅城外有良田,城里还有商铺,家中也有好几个仆人丫鬟,佃农。

  只是好景不长,先是商铺走水,一应货物化为灰烬,接着是秦家老太爷过世,然后又是秦家老爷,也就是秦子凌的父亲生了重病。为了治病,秦家的良田、耕牛都典卖了,仆人丫鬟也都纷纷解散离去。

  唯有印染月,当时才十岁,乖巧机灵,秦母甚是喜爱她,再加上也可怜她,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不过最终,秦家老爷还是不治过世,使得秦家的日子变得越发清贫。

  不过秦子凌自幼当惯了少爷,也知道印染月是自家捡回来的丫鬟,对于她的服侍一直都是认为理所当然,甚至有时候心情不好,对她斥骂都是常有的事情。

  只是自从十天前,大病了一场之后,印染月明显感觉秦子凌对她没了少爷的架子,甚至跟她说话都颇为温和。

  “莫非少爷有了男女之事的念想不成?”印染月看着秦子凌,明显营养不良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然后慌忙去厨房把已经准备好的早餐端到堂屋木桌上。

  她自幼服侍秦子凌,放在大户人家里,那就是通房丫鬟,不外嫁的,况且以秦家现在的家境,想要给秦子凌风风光光地娶妻是不大可能,最大的可能反倒是她这个丫鬟直接转为秦家儿媳妇,好省下聘礼。

  所以在心里头,印染月早就把自己视为秦子凌的女人,无非是妻是妾的问题。

  如今秦子凌因为来自现代文明世界的思想,对女性很自然表现得颇为体贴和尊重,让印染月感到惊讶新奇,浮想翩翩的同时,更多的还是欢喜高兴。

  见印染月去厨房端早餐,秦子凌便进里屋,母亲崔氏已经早起在织布。

  崔氏是乡里闻名的织布能手,织出的布很受欢迎,也是秦家如今除了十来亩薄田之外,主要的生活来源。

  崔氏说起来才四十岁出头,不过因为过于操劳的缘故,头发已经半白,脸上的皱纹也很明显。不过头发仍是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衣裳虽是破旧,却干净整洁,气质也好,一点都不像平常村妇。

  秦子凌儿时听人提起过,他母亲来自隔壁清河郡的崔氏望族。

  只是自秦子凌懂事起,崔氏只字不提娘家之事,而且也从未见两家有什么来往。

  “娘亲,辛苦了,先吃早饭吧。”秦子凌轻声说道,看向崔氏的目光带着孺慕尊敬之色。

  来自现代社会的他,不仅融合了这一世秦子凌的记忆还有他的感情。

  当然他阴差阳错占据了这具身子,于情于理也该替原主人尽孝道。

  “这一转眼,天都亮了。”崔氏停下手中的活,微笑着说了一句,然后起身跟秦子凌一起来到堂屋。

  堂屋餐桌上已经摆放着几个黑面蒸馍烤饼、一盘葱花炒蛋、一盘青菜和一锅稀粥。

  见崔氏和秦子凌进来,印染月连忙给崔氏和秦子凌各舀了一碗稀粥,又特意帮崔氏拉开了椅子。

  崔氏和秦子凌各自坐下,不过印染月却站在边上没有落座。

  “染月,你也坐下一起吃吧,以后都这样,不用我每次都特意叫你。”秦子凌抬眼看向印染月,说道。

  “嗯!”印染月微红着脸应了声,然后才落了座。

  崔氏什么都没说,只是看向秦子凌的目光流露出一抹欣慰之色。

  一家人都坐下后,崔氏和印染月各拿着一个黑面蒸馍就着青菜和稀粥吃了起来,没有动葱花炒蛋。

  “娘亲,染月,你们也吃点炒蛋。”秦子凌见状要给她们拨一些葱花炒蛋。

  “你练武要壮血气,消耗大,这炒蛋都你吃,我们就干点轻松小活,又是女人家的,这些足够了。”崔氏说道。

  “是啊,少爷您练武最重要!”

  秦子凌见崔氏和印染月都不肯吃炒蛋,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无奈,还有一种深深的惭愧和无力感。

  来到这个世界十天,他早已经明白练武消耗非常之大,想要壮大气血,吃几个鸡蛋是远远不够的。

  那些跟他一起练武的人,真练有所成的,哪个不是天天肉食药材进补,甚至真正的大户人家,还能以异兽肉进补。

  但秦家如今家道败落,每个月交武馆的学费都很是吃紧,又哪还有什么余钱给秦子凌买肉食药材进补?至于异兽肉,那就更不用想了。

  因为异兽生活在深山中,极为强大凶残,就算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也不敢深入山中去捕猎它们,唯有修为修炼到劲力境界的武师才敢深入山中猎杀异兽。

  不过纵然是劲力境界的武师,想要深入山中猎杀异兽那也是极为凶险之事,一般都要三五人组队才敢入山猎杀异兽。

  “唉,没有肉食药材进补,以这身子的根底天赋,再苦练也是白搭啊!”秦子凌心里暗暗叹气,只是这话却是不好说出口。

  知子莫若母,秦子凌虽然什么都没说,崔氏却似乎看明白了他的心思,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子凌,我知道你心志高,一心想学你祖父把武功练精纯,重振秦家。不过我们家如今不复当年光景,没有肉食药材给你进补,你想要学你祖父一样肯定要难上千百倍。若你觉得事不可为,还不如早做打算。”

  “娘,我想再坚持坚持。”秦子凌不假思索道。

  重活一世,他又怎么甘于窝在一个小村庄里当个碌碌无为的庄稼人?

  况且,这是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贼寇横行,烽火战乱四起的乱世,若没有强大的武力,别说保护家人了,就连自己这条性命也是朝不保夕。

  所以哪怕这条路再艰难,希望再小,秦子凌这个时候也绝对不会放弃。

  “嗯,只要你有这心志,娘亲是一定支持你的。”崔氏心情复杂地点头道。

  “谢谢娘亲。”秦子凌看着崔氏半白的头发,满是皱纹的脸庞,鼻子不禁一酸,低下了头。

  低头时,目光落在身前盛有稀粥的饭碗,秦子凌脑海里突然浮过噩梦中看到的那口古井。

  “娘亲,我们这一带有没有一座名为赤霄的道观?”秦子凌心头一动,脱口问道。

  “赤霄观?”崔氏微微一愣,然后面带惊讶之色地看着秦子凌,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赤霄观?”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