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生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和我的新邻居在线阅读

我和我的新邻居

现实 / 人间百态

30.5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2-24 01:26

书籍摘要: 她,冷艳孤傲,独来独往的医学院学霸兼校花。他,默默无闻,再普通不过的医大男生。虽然是同学,但平时几乎不说话的两个人,偶然成为了同一小区的邻居,故事也就从这时候开始说起。而当甜美动人,温婉可爱又孤独的日本留学生夏川凉子出现后,故事又将经历怎样的转变?根据身边真人真事改编,有点甜,有点虐,也很暖心,不YY。PS:刚刚连载完了两本侦探推理小说,烧脑的不行,换换口味,写点轻松的。这书是在写侦探小说写累的时候,作为休闲放松时写的,现在再修改整理润色一下,希望大家会喜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老师快来在线阅读
第三届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银奖 听到当年所教的一些学生发生意外,心情不好的李快来老师在校庆晚宴上拼命地喝酒,一觉睡醒,发现自己重回2005年刚毕业到岭水镇中学报到的那一天……
夜独醉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记录美好生活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讲殇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人间,我早就呆够了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锦樨清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复婚交响曲在线阅读
这本书,是一首家族的成长史诗. 透过家庭婚姻的故事,描述了百年里四代五位女性的成长经历。 从二十年代出生的我奶奶吴片儿,到九零后村官杨阳,揭示出女性的成长过程中,身体的成长点点滴滴,可心灵的成长却是一曰千里!
晓芳格格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王牌销售人在线阅读
突如其来的房产新政,打破了中豪方地产的宁静,随后硝烟起。 洛杉矶归来的客户,把总经理张天娜带回到2000年的深圳楼市,进而掀开了深圳地产20年的跌宕起伏历史。 2021年深圳地产更是风云变幻,艰难处境下,她又是如何协同各方,调整思路,带领团队突破呢? 时代的大潮波涛汹涌,步步艰辛,20年时间,她,一个底层的销售员,是如何华丽蜕变,成为年薪过亿的职场高管呢? 而爱情,也在不远处召唤她!
魏魏梓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青色往事之晨花在线阅读
青春现实题材作品,分为两个篇章,此为上篇。希望能够得到读者喜欢。
硃名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消愁典当行在线阅读
偏僻的街道转角有着一间奇怪的典当行和一位奇怪的老板。  在这里典当出失恋,赎回的就是爱情。  在这里典当出对亡人的思念,就可以实现阴阳的对话。  在这里典当出对前路的茫然,换回的就是先知的未来。  ……  只是,来到这里的他们都遭到同一个身着兜帽长袍,戴着白色笑容面具的中二病患者戏弄过,恶作剧过,他们不知道这中二病患者是谁,但一提到他就恨,这家伙是比噩梦还惹人讨厌的人!  “喂,你不知道把刻上名字的三生石再凿掉就不起作用了吗?”大圣挽着紫霞的手吼道。   “可那么大一块我搬不动……”  “!!!”
点墨成文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彬的逆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执灯大人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过肩的徐风在线阅读
21世纪以来新时代背景下的《人世间》。 它是一首描绘现实的生活小曲,一盘起落平静的黑白对局,一本写在身边的日记故事,一幅勾勒淡彩的朴素写生……它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没有意想不到的反转,然而,它有可能在不经意间引起你的共鸣,在只言片语间看到自己的影子。
莲鹤的预言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我和我的新邻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生日

  桌上的三杯咖啡,已经冷了好一会儿了,但杯子旁的三把勺子,还是摆放地整整齐齐。

  杨姿凌双手抱胸,杏眸圆睁,在她精致无暇的面庞上,写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失望,愤怒,激动,还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希望。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对衣着光鲜的五十岁左右中年男女。

  中年男女的眼神冷漠,夹杂着一些心不在焉,还有闪烁不定,他们也沉默着,气氛一时沉闷到了极点。

  又过了老半天,男人推了推金丝边眼镜,轻轻咳嗽一声,缓缓开口了:“最近还好吗?”

  简单的五个字的中文句子,他竟说得有些磕磕绊绊。

  杨姿凌深锁着眉头,不作回答。

  “还有几年大学毕业?你的功课怎么样?”男人继续用不流利的中文问她。

  “这就是你要问我的?我现在读大几,你不知道?”她咬着牙,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静温和:“离家久了,你竟然......都忘记母语该怎么说了。”

  男人张了张嘴,有点尴尬地瞧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对她抬抬手。

  女人瞥了瞥男人,眼神里带着嘲讽,她直接用英语发问了:“你快毕业了吧,我记得你现在,是读大学四年级吧?我们还是说英语吧,中文真的不太行了。”

  “谢谢你百忙之中,还记得我在读大四,”杨姿凌冷笑着用英语回答,“不过你肯定忘了,我读的是医科,八年的本博连读,现在是第五年,离毕业还早着呢!”

  “那你毕业后,就是博士学位了吧?”女人努力装作一脸关切地问。

  杨姿凌轻哼一声,不理她。

  女人也觉得尴尬了,不自觉地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

  她的钻戒耀眼夺目,但和身边男人手上的戒指,明显不是一对。

  “家里的老房子要拆迁了,你们说吧,准备怎么处理?”杨姿凌面无表情地问道,“这房子对你们来说,或许是九牛一毛,但对于我,这是唯一的落脚之地了,所以,我不得不通知你们回国一次,来处理这件事。”

  男人马上说:“我和吕芬商量过了,拆迁款都给你,我们一分都不要,算作是......我们对你的补偿吧。”

  “杨董事长真够大方的,几百万的拆迁费,说不要就不要了,看来你这些年,生意应该做的很不错,”杨姿凌呵呵一笑,接着轻轻摇了摇头,又看向中年女人:“吕董,你也没意见?”

  “没意见,都给你吧,”吕芬微微点头。

  “那你们在这动迁协议书上签字吧,”杨姿凌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推到他们面前,接着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长叹了一声:“如果不是老房子拆迁,我都不知道我这辈子,居然还能如此荣幸,再一次见到我的爸爸妈妈......”

  “杨姿凌,我和杨铸钢确实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这些年,我们给你的生活费不少了吧,而且老房子的拆迁费,我们也不要了,统统都给你,这总能补偿我们对你的亏欠了吧!”女人有些不满,狠狠瞪着面前的女儿。

  “我知道,杨董和吕董这些年的生意越做越大,可是,你们以为我要的,就只有钱吗?我要的是什么,你们会不清楚?”杨姿凌抬高了声调,眼圈微微有点泛红。

  杨铸钢和吕芬仿佛没看到也没听到,两人都不说话,分别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拿出钢笔,杨铸钢先在动迁协议书上签了名字,接着是吕芬。

  “好了,”吕芬把纸递给杨姿凌,又把钢笔缓缓转进笔套。

  瞧着纸上两个潦草的签名,杨姿凌不冷不热地问:“当年你们签离婚协议的时候,也是这么爽快利索的吧?”

  “杨姿凌,你怎么说话的!”吕芬立刻板下了脸。

  杨姿凌毫不退让:“我怎么说话的?你不想想你们是怎么做的吗?”

  咖啡馆里还坐着不少其他客人,他们都在低声议论,同时回头,望着这桌用英语吵架的三个人。

  “够了,别吵了,”杨铸钢冷着脸,出声打断了,他又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杨姿凌面前:“还有这个,你也收下吧,密码你知道的。”

  “这是施舍给我的吗?你们觉得靠这个,就能弥补我这些年所受的......折磨吗?”杨姿凌哽咽了,但她的声音里的怨恨,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有些人和事,已经回不去了,你长大了,必须自己去学会面对,”整了整西装,杨铸钢慢慢站了起来:“我先走了,今晚的飞机。”

  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吕芬则是望着面前多年未见,已经漂亮到让她为之惊叹的女儿,叹了口气,说道:“你的生活费和学费,还是会继续给你,直到你大学毕业......”

  “我不想骂脏话,你也可以走了,不送!”杨姿凌把头扭向了窗外,他看到爸爸已经坐上了出租车。

  吕芬没再多啰嗦半句,披上围巾,拎起自己的包,更没有再去看杨姿凌哪怕一眼,出门打车扬长而去。

  这就是......我的爸爸妈妈?我十多年没见的爸爸妈妈?

  杨姿凌眼中隐隐含着泪,一个人在位子上呆坐着,过了很久,才把桌上的银行卡揣进口袋,然后背起双肩包,慢慢走出了门。

  身后桌上的三杯咖啡,早已冷透。

  失望就像一枚枚硬币,积攒地多了,就能换一张驶向绝望的车票。

  这样的车票,杨姿凌足有厚厚一沓。

  她起抬头,轻轻呼了口气,阴沉的天空正如她此时的心情。

  她甚至有种奇怪的预感,这可能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和自己的爸爸妈妈见面了。

  现在还是二月份,天黑的早,华灯初放,她高挑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留下了一长串孤单落寞的影子。

  讽刺的是,今天还是她的24岁生日,她在这一天里,和多年未曾谋面的父母见面,心里还隐隐存着一丝希望,是不是可以和他们一起吃顿饭,尽管她也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在咖啡馆碰面后,爸爸妈妈不停地抬腕看表,她就明白了,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他们压根不会记得自己的生日。

  但是,给杨姿凌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要请她吃晚饭的人倒是有一大堆,但她心里明白,那些都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才聚拢过来的追求者们的虚情假意,她根本就懒的去理他们。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她觉得肚子饿了,就直接拐进了路边的一家餐厅。

  餐厅里人不少,她在一个角落里坐下后,点了一盘水果沙拉和一杯果汁作晚餐,食之无味地嚼着。

  这是家音乐餐厅,舞台上的乐队正在悠扬地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她没有像其他顾客那样,一边吃一边听乐队的伴唱,只是低着头,无聊地翻着手机。

  她尽量不再去想关于爸爸妈妈的任何事情,那只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有个服务员走过来,手里端着一块蛋糕:“小姐,这是别人送你的。”

  同时,又递来一张纸条:“这也是给你的。”

  杨姿凌有点莫名,接过方方正正的小纸条,扫了一眼。

  上面的几行字,飘逸而有力:每一座孤岛,都被深海包围,每一颗星星,都被银河环绕。生活中最棒的事情,就是每天醒来,都是崭新的一天。不要老是低着头,抬起头来,开心一点,祝你二十四岁生日快乐。

  冰冷的心弦似乎被触动了一下,她眨着眼睛,抬头问服务员:“这是谁送的?”

  服务员却摇着头:“不知道,是柜台那边叫我送来的。”

  跑去柜台一问,柜台的收银员告诉她:“确实有人买了一块蛋糕,指名送给你的,他已经走了。”

  “走了?他是谁?”

  收银员的表情有些为难:“他关照我,不能让我告诉你。”

  “你不说的话,我就去网上给你们店写差评!”

  “啊,不要这样......好吧好吧,我告诉你,这块蛋糕,是乐队的吉他手送给你的。”

  “乐队的吉他手?”

  杨姿凌马上扭头,朝舞台的方向看去,乐队已经散场了,那里空荡荡的。

  她的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自己的那些追求者中,有谁会弹吉他吗?

  应该没有。

  而且她敢肯定,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他们中的一个,不然的话,他早就跑过来大献殷勤了。

  好奇心突然被勾了起来,她奔到餐厅的门口,左右张望,但街上行人匆匆,并没有任何她熟悉的人影。

  此时,她的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的失落,他就这么走了?

  服务员跟着追了出来:“小姐,你还没有结账!”

  “我还没吃完呢,结什么账!”杨姿凌不满地回头,瞪了服务员一眼,接着又问:“乐队的吉他手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我不认识他,这支乐队每周五和周六晚上,都会来这里演出,今天是星期六,你想再见到他们,就要到下个星期五了。”

  “哦……”她失望地点点头,“谢谢你啊。”

  她又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很普通的巧克力蛋糕,味道也马马虎虎,但杨姿凌此刻的心里,就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那个人的字写得很漂亮,那段话也很有味道,而且,他应该只是单纯地想祝我生日快乐吧,甚至都不愿留下他的名字。

  单纯地祝我生日快乐......她心头一暖,这是多少年未曾体验过的感觉了。

  在她的嘴角,轻轻泛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

  谢谢你了,神秘的吉他手,下个星期五晚上,我会再来这里看看,你到底是谁。

  把小纸条揣进兜里,她买单离开了。

  杨姿凌的家是在一片老城区,这里的地段很好,属于市政府重点规划的区域。巷子口的拆迁横幅拉得老长,最近在这儿进进出出的街坊邻居们,都在讨论着拆迁的事情。

  用钥匙开了门,她穿过一楼的厨房和客厅,踩着嘎吱嘎吱响的木质楼梯,上了二楼。

  靠北的小房间,十二三平米,这是她的屋子。

  而南面的大房间,是父母还没出国前住的地方,现在那儿还是十几年前的老样子。

  只是,他们不可能再回来了。

  她又想起了今天和父母的碰面,不禁摇了摇头,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

  我真傻,居然还会幻想着和他们一起吃饭,其实我早就是他们的弃子了,对于他们来说,我完全就是多余的。

  算了,何必再去多想,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我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可是哭有什么用?他们会回来吗?

  不会的!

  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进来,慢慢叠好,逐件放进衣柜。

  她的这间小屋,一片素色,不但没有电视机,床上也不见任何的玩偶抱枕,完全不像是年轻女孩子住的。

  在写字台的一角,摆放着一个相框,这是她童年时候的照片。

  那时的她,只有九岁,而从九岁后直到今天,整整十五年了,她才第一次和爸爸妈妈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前后只有半个小时。

  望着照片里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她心里就是一酸。

  我小时候真傻,居然还盼望着快点长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