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西老刀

关西老刀在线阅读

关西老刀

南国野风

武侠·国术无双·4129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10-21 15:22

一个关西侠客,孤独,年迈,一柄单刀,除暴安良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关西老刀

  寒月孤影,黄风肃杀。漫天狂沙肆虐着这片冰冷的黄土高坡,冷风直嗖嗖地刮着,仿佛万千冰冷的利箭穿啸而过,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直待着。

  这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三晋大地。

  沟壑之间,有一个黑影若隐若现,在这寒风呼啸之中趔趄地走着。他身着粗布麻衣,手持一柄黑色长刀,刀鞘漆黑如墨,刀身漆黑如影,阔背长腰,刀刃上布满了砍杀之后的钝口,看起来这并不是一把快刀,但是力有千钧。每一个钝口就代表了一颗人头。

  黑影趔趄地走着,终于,他找到了一处废弃的窑洞。在窑洞中,他还寻到了一些散落的柴火,看来,这又是一家流亡百姓的住处。拿出火折子,他点燃了柴火。温暖的火光瞬间充斥了整个窑洞。他脱下头布包巾,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又多了几道子弹擦过的伤痕。脸上的胡须也有些泛白,一头精干的寸发也有些泛白。他老了,身手不如当年。身上挂的彩是越来越多了。还记得三十年前,他一人对战三十余名马匪,一时间黄沙四起,枪声,刀声噼里啪啦响作一团。只见黄沙之中一晃黑光来回闪过。一息之间,风沙停,刀入鞘。三十余颗马匪人头滚落,边上的黄土地上嵌入的净是马匪土枪射出的铁砂,但他却分毫无伤。

  他是谁?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记得坊间流传着:

  关西奇侠沈复山,一柄黑刀百姓安。屠得流贼跟马匪,杀尽日寇与贪官。

  至于自己的真面目,只有那些刀下亡魂才看清楚过。

  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名刀客,做的只是自己认为对的事,杀得都是那些鱼肉百姓之人。至于自己是不是百姓口中的关西大侠,他不在乎。尽管年过五十,他心中想的仍是:一个关西,一把刀,一壶汾酒,一个人。潇洒自在,除暴安良。

  但终归一人一刀,面对日本人的机枪大炮,他也无可奈何。

  至此,他,沈复山,抱着黑刀,彻夜未眠。

  天明,沈复山走出窑洞,昨夜的战斗让他的腿被子弹擦伤,走起路来有些趔趄。但也无妨,他要去十里外的黑窑子镇寻口酒喝,三碗下肚,管他什么伤彩,瞬间无碍。酒,就是他治伤的最佳良药。

  烈风漫天,吹得黄土高原笼罩在一片黄沙雾中,仿佛又暗示了这混沌的世道。临近小镇,一个身形壮硕的大汉在前头奔跑,仿佛在躲避什么,只见后面追上来两个身材矮小的日本兵。日本兵手中有着长枪,但是却不开一枪,好像故意在调弄这个壮汉。壮汉一个趔趄,摔倒在黄土堆里,日本兵追上来,嘴里呜哩哇啦地喊着八格牙路。随后对着壮汉一顿拳打脚踢,壮汉跪在地上,抱着脑袋,浑身颤抖,一言不发,仿佛一只弱小的家兔,不,更像是一只待宰的家猪。

  沈复山走到跟前,厉声喝住两个日本兵:“你们两个,跟我打!”

  两个日本兵抬头看到沈复山,停止了对壮汉的欺负。嘴里唧唧歪歪地叫着八格牙路朝沈复山走来,拉上枪栓,只听见子弹上膛的声响。

  壮汉看到沈复山,哭着嘴说道:“大爷,你快走,他们有枪。”

  沈复山一言不发,心里默念着日本兵距离他的步数:“十五、十四、十三、十二……”

  “九、八、七”,突然间,沈复山抽刀出鞘,顿时间黄沙飞舞得更加猖狂,把四人笼罩一团。只见一道黑光闪过,两个日本兵一枪未发,骨碌碌两颗人头滚落黄土地上。

  沈复山将黑刀在黄土上蹭了两下,拭去日本兵的血,慢慢收刀入鞘,望了一眼两颗滚落的人头啐道:“七步之外,枪快,七步之内,我的刀快!”

  他望了一边裤裆湿了的壮汉,气得一脚踢倒了他。厉声呵斥道:“废物东西,看你也有二百来斤,他们打你,你不还手?”

  见那壮汉还是吓得发抖一言不发,沈复山怒斥:“滚!”,随后沈复山便不理他,径直朝黑窑子镇走去

  “你是沈大侠?”,壮汉突然间叫住了沈复山,“街坊都说沈大侠一柄黑刀,神鬼无敌!管他什么山贼马匪还是小鬼子,都是一刀便人头落地,这关西大地能一刀就卸下两个小鬼子人头的除了沈大侠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沈复山一激灵,停了下来,回头走向壮汉,瞬间抽刀出鞘架在了壮汉脖子上,“不错,老子我就是沈复山,别说你见过老子,不然我一刀剁了你!”

  毕竟除了他那参军的师弟,所有见过他样子的人都死了,有山贼马匪日寇贪官,也有被这些恶人杀死的百姓。而这个今天被他救下的壮汉,是除了他师弟,见过他样貌的第一个活人。

  壮汉一激灵,慌张到:“大侠饶命,我什么都没看见,我这就滚!”

  沈复山继续朝着黑窑子镇走去,他倒不是怕那壮汉回去跟日军报信领赏。而是他怕如果自己的样貌被镇上人知道,日军画出他的样貌张贴通缉令,那他又得换个地方找酒喝了,毕竟这十里八乡的就黑窑子镇这一个地方有酒馆。

  沈复山来到镇上,径直找了一家酒馆,叫上酒菜,自顾地吃喝起来。边上的人纷纷远离这个腰挂长刀的怪老头。因为日军有规定,平民不可以携带管制刀具。大伙都生怕自己跟这个带着长刀的怪老头扯上关系,被日本人追究。

  边上的人喝酒谈论到:“听说了没?前两天晚上十几个日本兵扫荡黄泥村,把村里的人都突突完了,全村一百多口人,没留一个活口。”

  “对对对,我还听说,那晚有个人把日本兵的头全砍了,八成就是沈复山干的,除了他别人没这个本事!”

  “那你说日本人怎么不抓沈复山?”

  “日本人怎么不想抓他?但是你们谁见过沈复山?人家在关西行侠仗义这么多年,来无影去无踪,连我们中国人都不知道长什么样,他日本人怎么知道?怎么抓?”

  一边喝酒的沈复山一言不发,尽管这谈论的主角是他。

  晚上,沈复山就在酒馆住下,这一晚,他睡得很香,因为有酒。

  天明,沈复山刚出酒馆门,突然间几辆日军卡车开来将酒馆团团围住,车上下来数百个日本兵,个个全副武装,车上机枪架起,把刚出门的沈复山团团围住。

  沈复山的手握住腰间的刀柄,但这次,他没有出刀。因为,七步之内他可以解决十几个日本兵,但他解决不了这几挺机关枪,毕竟老了。

  迎面走来一名少佐军官,带着白手套,腰间挂着一把制式军刀。这名少佐军官拧着狰狞的面目却用着蹩脚的中国话笑道:“呦西,沈大侠,今天我算是见到了你的真面目。我找得你好辛苦啊,沈大侠!听说沈大侠一直以来行侠仗义,颇有我们浪人武士的风范!”

  随即转头对边上一名随行的中国壮汉说道:“张头领,你做得不错,明天你就带你的兄弟们加入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伪军,你任队长!跟着皇军干,前途大大滴有!”

  原来,边上这名正在点头哈腰的壮汉正是昨天沈复山救下的那个被日军欺负的人!

  “要不是昨天突然间认出你来,老子的仇还没地方报呢?半个月前老子带兄弟们下山收过路费,半路遇到你这煞星,把老子十几个兄弟全卸了脑袋,还好老子跑得快,今天仗着皇军报仇,老子还能领到赏钱,加官进爵!”这壮汉恶狠狠地朝沈复山斥道。

  沈复山白了一眼壮汉,啐道:“呸,第一次没给你砍了,第二次也没认出你就是那群马匪头头,还救你一命。爷爷我昨天就该砍了你这无家无国的东西!”

  这时,边上围观的人群是越来越多,大家纷纷议论着。

  “原来名震关西的沈大侠就是个糟老头子,我还以为是什么英雄好汉呢!”

  “啊呸,你这杂碎,要不是人家沈大侠行侠仗义,说不定你哪天就被那马匪流寇劫了去。”

  “行了,都小点声,别一会说到日本人头上,给你们全突突了”

  ……

  这时,少佐军官开口:“沈大侠,久闻你刀法精湛,我素来习得日本剑术,不如我们今天就比试一番,你赢了,就放你走。”

  沈复山说到:“可以,我沈某还一直没有领教过东洋剑术。”

  说罢两人摆开架势,面对而立。

  此时,沈复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倒并不是边上数百名日本士兵跟那几挺机关枪,而是面前的少佐军官所散发出来的煞气。仿佛一只恶狠狠的狼,环顾着他。沈复山那苍白的鬓角上渗出了汗水。

  这,是个高手!

  少佐慢慢躬身,手握军刀,只听仓~的一声长响!一米多长的武士军刀夺鞘而出。瞬间劈风而过,犹如一道银白色的闪电,朝沈复山头上劈去。

  沈复山立刻拔刀出鞘,漆黑的刀虽久经岁月侵蚀,不再锋利,但也好在厚重。

  只听当的一声金属碰撞的声响,二人兵刃接触在一起。

  “好快的刀,但是比我的武士刀还是慢了一点。”少佐轻蔑道。

  话音刚落,瞬时间尘土飞扬,二人继续缠打。激起的尘土笼罩着二人,四周围观的日本士兵跟百姓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只听得噼里啪啦,叮叮当当的刀刃碰撞声。一时间仿佛电闪雷鸣。

  突然间,刀声停了,尘土也散去,一个戴着日本军官帽子的人头滚落出来。沈复山持刀站立,漆黑的刀刃上又添加了数个钝口,鲜血顺着刀刃慢慢滴落地上。

  “八嘎!死啦死啦地!”一边的副官看到少佐人头滚落,立即举枪要突突了沈复山。

  沈复山见势不妙,顺势冲入日本兵人群。这一冲,如蛟龙入海,顺起千层巨浪!

  因为沈复山与日本兵混作一团,那几挺机枪便不能随意开火。没了机枪的威胁,沈复山瞬间化身一只猛虎,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颗颗日本兵的头纷纷滚落地上。

  这其中,还有一颗张头领的脑袋。

  围观的人群作鸟兽散。

  “跑啊,沈复山砍了这么多日本人,到时候日本人肯定要血洗黑窑子镇!”围观者纷纷喊道。

  不一会,尘土飞扬中,几十颗人头已经应声落地!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枪响!一个骑着马的中国军官出现在镇子上,他枪口朝天,脸庞坚毅,约莫四十来岁的模样,背上背着一把阔刀,背后跟着数百人的中国军人队伍。

  “乡亲们不要慌,不要乱,快快回到家中!”中国军官说道。

  “是八路军,八路军来了!我们有救了!”人群纷纷喊道。

  随即,八路军也加入了这场战斗。因为沈复山在里面杀得不可开交,日本兵已经乱作一团。外面的八路军跟沈复山里应外合,不一会就全歼了这些日本兵。

  战斗结束,八路军军官看着浑身是血的沈复山笑道:“师兄,我一猜就是你,除了你没人能在关西闹出这么大动静!今天早上我们接到情报,说有一队几百人的日军在黑窑子镇抓捕一个重要犯人。我想是什么人物要几百人去抓,肯定就是你了。”

  原来,这名八路军官就是沈复山的师弟——柳兴河,大名鼎鼎的柳营长!

  傍晚,沈复山与柳兴河坐在黑窑子镇外的土丘上。一壶汾酒,一个刀客,一个营长。

  “师兄,你真不跟我去参加八路军吗?十多年没见你了,你都老了。”柳兴河道。

  沈复山醉醺醺说道:“我就是个刀客,自打师傅走了,你参军去了,我一个人倒是潇洒自在。”

  “师傅他老人家可是教我们除暴安良,还这混沌世道一个朗朗乾坤啊!你这跟着我,咱们兄弟齐心力量大!”柳兴河严肃道。

  “说了,你师兄我就是个自在刀客,这除暴安良我来,这朗朗乾坤你来。我还等着你还了这世道朗朗乾坤,我再也不用怕被人认出来,安安心心地在馆子里喝酒。你我兄弟,就此别过。”说罢,沈复山挎起长刀,拎着酒壶,晃晃悠悠地朝着夕阳走去。嘴里哼唱着:

  “一个关西,一把刀,一壶汾酒,一个人。哈哈哈哈,好不自在呐!告辞。”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国术无双小说

关西老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