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侦探武基孙

侦探武基孙在线阅读

侦探武基孙

公共猫车

悬疑·侦探推理·3.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18 03:29

本文涉及到许多人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这本小说是作者15岁时初中毕业时写的故事的开始出现于一个叫“天行”的国际大都市天行市的东南部,以河流冲激出的一个平原上有个呈洲区,这个呈洲区四面环水,地理位置真的不错,可惜,这里的原始村民过于落后的思想,还有贪婪的欲望,在这个区的懂南部是犯罪天堂(北部及西部和别的区接壤相对和平点)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合租屋杀人案

  我是武基孙,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今年26岁,从小酷爱侦探小说及悬疑动漫,于是在大学毕业后,千里迢迢来到了繁华大都市天行市里,在亲友的支持下在这个城市的CBD余佘区天行湾开发区里澳街道,天行客运港西南隔滨海路相望的天行大浪塔51楼上开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武基孙侦探事物所”结果快三年了,一个来这里的人影都没有,我都吃了956天的隆江猪脚饭了……

  我想大概是因为现在在天行,我们的法律很严格,如果是在外边,也许在街上随便践踏是合法的。

  我想这一定是好事,因为证明我们天行城是一个不错的城市,没有太乱来,现在是一个和平年代,没有案件烦人是个好事

  在这个安静的下午2点,武基孙看了看桌子上的日历表又开始了自言自语:“今天5月21日,还有一个星期圆满三年,要是还没有案件……我就去汶隆区古城旅行景区那卖手抓饼!”

  这话一说,让我不可思议来了,一个推开玻璃门的声音出现了,武基孙抬头一看,是一个身着警服的身高大概一米六左右的约30岁左右的男子来到了他的事务所

  武基孙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也向我走来对我说:

  请问,武基孙侦探在吗?我找他有个案件处理

  我试着咳了咳嗽对他说:我就是武基孙,警察先生现在有什么案件需要我处理了

  武基孙的心理又害怕又兴奋,害怕的是这是第一个案件;兴奋的是这是第一个案件。

  他回答到:我是牛胖,是山铠派出所的我让你帮忙是一个命案,位于山铠镇辛丑路188号的马家公寓的4楼401间,那是一个合租屋,六房一厅共住了8个人,其中一个人也就是死者,名叫赵康茹,今年21岁,天行呈洲现代技师学院学生,学的专业是电子商务……这些待会车上慢慢说

  因为,这个地方有点难搞,又没有监控,于是我在电子地图上看见了你的事务所,于是才想找你的

  我听了这一句话心里有一种难受却又很开心,难受的是我居然是迫不得已才能找的,开心的是我终于可以接案子了,我可以当三次元的“工藤新一”了。

  于是我很快的接受这个案子,坐上警车出发了

  先来讲一下我即将到达的呈洲区他北部和余佘区金町区接壤,他是一个西北到南都是河流,东部为东海围起的一片陆地,在天行还没立市时还有天行湾以南的大部分地区,这里属于呈安县。

  如果你仅仅在卫星地图上的看,他是一个令你认为是一个繁华的城建区,到处高楼密布,实际上不是,他只有北部距离余佘区的杨湖镇呈西镇比较好外,其他地方都是老呈洲人,很保守和封建,况且天行这个才是有吸引年轻人的秘密,有很多来“天飘”的人们,都是在这个地方定居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好鸟有,坏鸟亦有!

  且本地居民有些为了赚钱,除了收房租后,那就是搞事情,尤其是我即将去的山铠镇,它位于呈洲东南角,三面环海,可谓是地理位置优越,可惜那更是有很多喜欢搞事情赚钱的人,哦,这里的搞事情意思是走私,且地理位置优越但是却没有北部的天行湾发展的好,这里面绝对有我不知道的水

  大概一个小时五十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山铠镇,一下车,一股一线城市很难有得的好空气向我迎面而来

  我看了看周围,这里就是传说中出现了“辛丑事件”的发生地辛丑街,据说这条街上的居民很野,各个拿刀枪……现在不是和平年代了吗?

  由于有个案件要处理,现在并不是观察景色风水的时候,于是我领着带我来后,却在旁边抽着烟后,还自由自在的哼歌的警察,我提醒他说:警官,这里不是有案件吗?

  那个警官对我吐了把烟说到:老子烟没抽完,等一下在和我去哈!

  待了大概4分钟左右,警官才领着我去案发现场的那个合租屋

  那个居民楼有点老,在天行来说,一个没有电梯的居民楼,要么就是二十年前的烂尾楼要么就是即将被拆的城中村楼。

  我走上去,那楼梯坑坑洼洼的,一点都不平坦,有裂缝还有跑来跑去的蛆虫,特别是四楼那里,一共出现了三四个红砖摆在阶梯上,还有一些已经有苍蝇在叮的泡面倒在阶梯上。

  终于到了六楼,我那双“魂限定”的跑步鞋,终于在这里脏了,也清楚看到这六楼共有四个房间,楼梯左边两,右边也是两,可是案发现场601隔壁的602没有人住,楼梯右手边对面住了两人家……不过先进去看看死者再说

  走进房间,死者遗体瘫在了客厅的沙发椅上倒过来,而头部是贴在旁边的茶几上的,脚趾头对着天花板,眼睛张开着,嘴巴也开着,显露出一个恐惧的表情。

  而我看完死者,却因为不知道死者的死亡时间对警官说:你可知道,这个死者是什么时间死的?现在身体凉了有没有人检查过,我啊,怕碰到尸体把蛛丝马迹给摸没了。

  那个警官说:昨晚我的同事对我说死者是在昨天晚上八九点分死的。

  而死亡原因一定是茶几里的茶,里面有氯化钡的成分。

  而我在想,这个警察怎么那么不专业咧,他怎么知道一定是茶水,说不定是杀人犯的障眼法?

  怎么不拿尸体去尸检,你放在这里容易给人做手脚的,况且那么大的案子,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警察?

  警察说:因为,那个我们没想到,哈哈

  我说:快叫人送死者去尸检。

  那警察才手忙脚乱的打电话派人送走尸体

  送走尸体后,我先去查了死者他的室友们有什么蛛丝马迹,我就让警察把他们排成一排。

  这八个嫌疑人都为男的,我先对排在我最左手边的身高大概一米八八的肥胖青年进行查问:“你好,你是什么职业的?你在昨天晚上八九点在干什么?在哪里?”我当着警察的面又说了句:在之前警察有询问过吗?

  那个肥胖青年说道:我叫古龙飞,今年21岁,辛丑街一号的“天天大排档”的服务员,昨天晚上七点我就回到了宿舍了,并且已经在自己的房间追剧,刷零食,不信的话去见一下死者房间的斜对面阳台旁边的房间就是我的,可以去看看我iPad上的“看片记录”,以及垃圾桶上的垃圾,就可以证明,警察没有找过我聊,你是警察吗?小哥哥?

  我看了一眼那个警察,他不好意思转过头,一个四十岁大男人在那边扭扭捏捏的,看着真恶心。

  这个人一直在案发现场……却老实巴交,什么事情等嫌疑人都问在进行推理

  第二个人挺自觉的,看我来了以后疯狂的,说的很快着急道:“我是金劳生,20岁,现在是呈洲现代技术学院的学生,专业是药剂,昨天晚上我出去了有不在场证明的,我,我在我学校因为有实验课,然后今天才回的

  我想,这个人是学药剂专业的,且太急了应该有问题,这条街没有监控录像,而且他和死者同个学校先看看他怎么说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吧!

  我对他说:同学,你们学校有你在场的监控吧

  他说:肯定有,我一直在实验室里,老师同学都走了,不信可以去看看我昨天晚上在实验室上看了一整天的“大体老师”(指人体)

  接下来我访问了一下第三个人,他身高一米五六他很轻快的达到:“我是罗明,今年17岁,我昨天一直在宿舍里不信你可以问陆加海,就是我左手边的这位老兄,我和他都是在睡觉,因为我们房间是有厕所,是这个合租公寓里唯一有厕所的房间所以没有出来上房间公厕”证据在于我们的房间内自己独立安装的小监控内,我们都没出来,就是躺在床上打手机游戏

  紧接着那个叫和他身高差不多的人接话到:“我是陆加海,18岁,昨天唯一一次出来是下午五点,那时后大厅很黑没开灯,不知道是谁再沙发椅上玩手机,因为大厅的WiFi最好了,我也经常出去连网络,然后我走出去是为了去楼下拿外卖披萨”

  第5个人是一个身穿红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然后左手也是红色手的身高188的男人他一本正经回答道:你好,先生,我的名字是洪均填,23岁,在余佘区的里澳街道CBD大道北凯利中心上班,是金融行业的人,昨天晚上我不在,我去星都区星北街道那里看漫展,我本人是一个严重的二次元宅,半夜十二点我才回来的,然后就看到了赵康茹仔沙发上那样倒躺,然后我也没计较,因为已经半夜12点了,然后他平时说夜不归宿的那种人,天天在外面约女孩玩,感情经历很丰富,有些时候呈洲一个女朋友,乐祥那里也有一个,一个月下来女朋友也不重样。

  第六个人是一个胖子身高170左右吧,他着身肥仔吊带裤和白T恤他回答说:“我是邓吉凯,23岁,在杨湖的呈洲之星地产工作,凌晨三点带我女朋友回家后回到宿舍,一回来就看见了他那样,我向前查看,发现已经没气,就报了警,然后……”

  “罪魁祸首就是你,死肥仔”最后一个没有发言过的人说道。

  我愤怒的咬着牙对那个人叫:“别插话”

  然后对着那个叫邓吉凯的人说:“请继续吧”

  邓吉凯说:然后奇怪的是,就是大家都有不在场证明,有点难搞。而且有些人是一直躲在房间里……都是这么说,但是都不是凶手……且,且……

  “别紧张,慢慢来”

  且都是如此说那天在干什么……

  而且这个警察,有问题,他没有查看手机,那个死人是个多情种……

  “对啊,手机,线索啊,可以透出他是如何的人……等一下所有人说完就开始查手机……”

  第七个是一个邋遢鬼,他的头发好多缠绕,我觉得他还有小虫子在那当窝……

  第七个人说:我叫陈晋龙,我是呈洲区南晋人,我也不知道我昨天干什么了?

  我说:你不清楚你昨天干什么了?

  说完,一只苍蝇飞到我的耳朵旁,我将它捏死。

  邓吉凯走到我耳边来说到:他是个弱智,,身体不好天天听佛的,平时看他心地善良,估计也不是他。

  听完他这句话,我想了一会:这凶手到底是谁?他的作案手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都有不在场证明和毫无杀人动机?会不会是陆加海?他一直在合租屋里,而且出去过一次?现在先别怀疑人,我先去看看死者的遗物——手机找点线索……

  这时一个敲门声,那个敲门的人直接进来了,是一个四五十的岁男人,只见他进来说一句:601,你们这个月的水电费什么时候交啊,一个月了,一个月了,不然我就停了……

  他见眼前状况,遍咳嗽说: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那画了一个人形的圈子?难道充气娃娃被偷了吗?画个东西留念一下怎么被偷的吧!

  我想说这个人明明那么年长,却语无伦次的感觉,我知道那个年代的人读过书的没有几位的说……

  我对他说出,这刚刚有人报案说,有人死了,而且他是他杀

  那房东笑了笑说:死了,他杀!哈哈哈哈哈,这还杀起人来了,我看到底是谁,那么遭人恨的说,被人杀!

  我想,这个房东不是语无伦次,明显就是懂装不懂,他的表情是嘴角一直跳,一直跳,眼睛也不自觉的左看看右看看,但是他还想装成什么都不知道?他是刚过来的

  我对他说:这个死者叫赵康茹。(为了勾起他的心里的那个不安分的心)

  果然如我所料,他又开启傻笑然后哦了一声。

  我假装转过头拿起手帕金去捡死者的手机,其实用余光看向他:他果然面部表情开始慌乱了,在我拿起他手机那一刻,他走了过来,于是我假装在输他手机的密码,这个密码是6位数的,我想应该是一般是生日。我还没问大家,就是为了钓鱼

  不过,那个旁边的胖子——邓吉凯很热心,跑了过来说:他的密码我猜是他女朋友的生日!不久之前她来过这个地方过生日,那天日期是4月30日,哦,已经一个月了哦,按我的推理她要么是99年的吧,因为这个比较年轻,你可以试一试990430,看看是不是。

  我试了一下,密码并非女友的生日……或者,这是他其中一个问女友!

  我问邓吉凯:对了,死者之前有没有提过自己的初恋女友?

  邓吉凯:曾经他说,他的初恋叫做绰号猪猪女孩,后来,嫌弃他比较穷,然后就抛弃了他,跟着富商的儿子走了。我只记得有一天他在房间里说梦话念了很大声的的猪猪女孩,猪猪女孩……你可以试一试

  武基孙,尝试用猪猪女孩的开头字母,果然解锁手机屏幕。

  他查了一下他的近期聊天记录,发现他128G内存的手机里,除了猪猪女孩以外,聊天记录没有超过今年3月20号以前以前的。而仅存的是和他6个女友的油嘴滑舌。

  他似乎给他的女友编了编号。

  20190303

  20190304

  20190305

  20190306……6个人,我觉得他编编号是以年份和第几任合在一起的,否则短短三个月之间,整300个女朋友,是有点不现实了。

  20190303,似乎是个美容师,一直跟她的男朋友聊起刷酸和护肤的事情,但是在2019年4月4日的聊天记录中,女友信息里说:你不回我消息是吧,我让你听听呈洲河滔滔水声——听起来是个自杀倾向。

  20190304,好像是个高考备考生,他一直请教的赵康茹,一开始是叫做赵学长,现在就叫做老公,聊了许多关于数学方面的知识,赵康茹还跟她说,他是天行大学的学生,还是保送的。但是到了5月份,估计女孩子去备考了,手机应该被收了,于是没得再聊。

  20190305是个不良少女,她的头发五颜六色的,在4月底的时候,赵向她要她情侣晚纯平安礼未遂,被赵拉黑。

  20190306,是个呈洲现代技师学院的幼师专业的实习生,只见她,每天都发幼儿园的孩子给赵某,而赵某也次次说这个女友和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可爱。

  20190307,是个没有限制分数高中的就能读的学生,赵某我觉得他长得丑,收入囊中是因为她有钱。平时有零花的时候,赵某对他恭恭敬敬,夸他好看,不虞之誉,有一次没有零花钱,赵某不理他了,然后女孩子说:发了一张在一个幼儿园门口和穿着疑似是幼师专业的人在门口接吻这是有史以来第1个让他的那么生气的人,他说他再有钱也不供他了。他说他现在就从天行888大楼的200层跳下去。

  20190308,是他生命到此为止最新的一代,他在里澳那里的咖啡厅,当服务生。上次聊天是昨天晚上,她发现了赵康茹的不忠,有人给他发了赵康茹和一个幼师在幼儿园门口卿卿我我的,他受不了这个背叛,对着赵康茹,谩骂了一个晚上,一个晚上从18:00打了无数个电话。仍然无法接听。

  估计就在这几个感情的受害者里面寻找新的线索。而且到底是谁,发幼师照片给那个咖啡厅服务生和那个所谓的富婆。

  首先,我看了看,其中最具厌恶的那一个20190306的“分享态度”(类似于微信朋友圈)他是对外开放的,没有设置任何期限,当时的内容很少,到底只发了10条。

  里面除了发她日常的自拍,就只有最新的5月13号那条,定位在呈洲某酒店,在浴室里与死者赵某的合照,而且这个女的手上还有小纹身……应该是公开向人炫耀自己的男朋友。

  其次我看了一下,那个富婆型高中生,她的分享态度是只展示最近半年,她在肆无忌惮的炫耀她有多有钱,最搞笑的是他在上海旅游炫耀的却不是本帮菜,而是土耳其冰淇淋,文案写着,上海特色美食,而且为了炫耀自己很有钱,还发了她母亲开的新车,而这个车呢,看起来是90年的那个最新款,

  浪玖8代,这个车都已经过时了,减价减的千元的。够讽刺的,她也不是天行人,他是一个五线小城市的城里娃。在他目前发的最新动态里。他发了一个男人真让人恶心的文案。而且是在前几天。我想估计又被骗了吧。

  然后我来找了一下20190303的一个朋友圈,她发了许多条,没有限制期限,我只能在盲目的找。他最新的动态是在上个月的3号,她拍了她去汶隆区的分店搞开档仪式,然后就没了,在拼命的寻找中,我看到了,他早期有许多定位于本地的,也就是辛丑街道马家公寓,而有许多他们两父女的合照。文案是:爸爸辛苦了,我想这父亲就在这附近,然后的嫌疑,我们只能下楼试探性的去问一下。

  我准备走出门,心想从2楼的开始挨家挨户的找,他已经悄然开门。

  左手捧着盘子盘子上有许多的水果,对着里面的警察的咪咪笑用着呈洲口音对着我们热情的说:警察先生,先吃点水果,你们查了那么久,应该辛苦了吧。来,吃点水果啦!

  牛胖警官:你是?

  男人哦了一声,才刚刚反应过来吞吞吐吐的说:我叫马牛蒡,是这里的房东嚯,嗯,听人家说我们这栋楼发生的事情,警官马上找到犯罪者好嘛!

  牛胖警官开心极了吃了口马牛蒡的橙子:好,谢谢你,我尽量快快找到凶手!

  马牛蒡:快点找到凶手,我会与你共餐的。说完他走了出去。

  武基孙紧随其后,跟着他下楼,在感觉马牛蒡要网上看是谁跟踪他的时候。马上制止了下楼脚步声,观察马牛蒡的举动,只见马牛蒡,望着上面,双脚发抖,也许是对刚刚贿赂的事情心虚了吧。我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的2楼的房间。然后才小心谨慎的走过去敲门。

  马牛蒡不耐烦加有口音的语气说:谁喏?

  武基孙用自己的手机打开录音机然后说:啊,叔叔我是牛蒡子的同学,请问马牛蒡子在家吗?

  马牛蒡,连忙开门,迅速的做了一些准备。他尽力制止了自己的发抖行为,并且从冰箱拿出了一个苹果。准备招待武基孙。然后开了门。

  武基孙由于看了些马牛蒡子的信息,伪装的挺像的:说,好久不见,叔叔,还记得我吗?我是小武啊。

  马牛蒡连忙客气的说:“记得记得!你不就是小武吗”然后假笑的灿烂。

  “来,小武吃个苹果嗯”马牛蒡将苹果递给武基孙

  武基孙很有礼貌的用右手接住了苹果。

  武基孙赶紧道谢,然后直接转入正题,以套话的方式:对了,蒡子同学呢?她最近美容行业做的好吗?我跟他说过,入夏以后我会来找他玩的,一直都很繁忙嘛,然后上次是高二和其他10个同学来这里的生日聚会了。

  马牛蒡脸色从刚开始的嬉皮笑脸变得开始咬牙切齿,语无伦次地说:“就是那个赵康茹啊,小小年纪,玩的那么花,背叛了蒡子,还骗走女孩子该有的纯真,一次四五个女友。王八蛋!活该,他终于”……说着他跳了起来,在旁边抓狂。

  武基孙怕他发狂后伤害自己:就悄悄的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侦探武基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