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活下去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笙箫迷影在线阅读

笙箫迷影

历史 / 清史民国

4.2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1-15 18:02

书籍摘要: 王梁,有太多的疑团,父亲最后的叮嘱只是一句“活下去”解开谜团,才能真正的“活下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笔韵随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旅顺风云第一卷在线阅读
纵观整个中国近代史,从来没有一个城市像“旅顺口”这般命运多舛,也从来没有一个城市承载了如此深重的民族感情。“旅顺口”这个被闻一多先生称之为“孤苦亡告”的“七子”之一,从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辛亥革命再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中国军民不甘屈服、奋起抗争的身影……
皇城大爷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笙箫迷影在线阅读
王梁,有太多的疑团, 父亲最后的叮嘱 只是一句“活下去” 解开谜团,才能真正的“活下去”
天淡星稀少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林天宝和他的三个兄弟在线阅读
康熙皇帝驾前御前四宝继续匡扶正义,惩治贪官污吏,打击恶霸凶徒,为民请命,仗义江湖,写下爱恨情仇,演绎美丽传说。
海海海热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一品县令在线阅读
如果你以为自己回到晚清就能轻易改变中国的命运,那你就错了  李元宏连秀才都考不上,却意外中了乡试解元,步入清朝官场  他斗贪官、禁鸦片、收山匪、劝农耕  他开工场、励商贾、办矿业、兴水利  ~  李元宏浑身湿透从水里爬了上来,陈知府见状浑身一颤,仰天长叹一声:“县令都被洪水冲到这儿,曲沃县完了!我等着被参吧!”  “不、曲沃县还在!”李元宏抹着雨水微笑道  ~  咸丰吃惊道:“一个贪污卑劣的知县,怎么会有数万人为他跪街鸣冤?”  “这个。。。臣不知!”  “朕要看李元宏被抄家的单子!”  咸丰看着手里寥寥几笔的纸片,眼圈一红,颤声道:“只有三两!”  ~  咸丰:“长毛怎么在曲沃停下了?  “想是惧怕我朝天军,不敢向前!  “废话!曲沃县的县令是谁?  “好像是李元宏!  推荐大明余孽大大的《命尊》大家多推荐啊
隔山打牛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乱世梨园在线阅读
因为天帝与上帝的一个赌注,现代人秦安就成为了牺牲品,被放到了过往时期。  拥有现代知识的他,能否在民国中找到自己的归宿,完成天帝上帝两人的赌注呢?
穿着丝袜的狗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颠清在线阅读
紫禁城外,正值寒冬,一片片雪花从空中飘落。 “李大人,这茶,快要凉了……” …… 这是巨舰大炮的时代,也是我们的时代--李文笙
饼干死掉了X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叛贼在线阅读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震动九州,满清应声而倒 …… 不对!等等!这是康熙朝?老天你玩我是吧?
夜深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的科学时代在线阅读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这一刻,梦回北平,五月之后,神州陆沉,山河破碎,卢沟桥的枪声从北向南响彻华夏大地,无数鲜血染红土壤,数不尽的悲愤填满胸膛。 清华园失去了它原本的色彩,南开八里台成为一片废墟,国不将国,民族面临亡国灭种之际,此恨何解? 站在北平,我扪心自问,是如小民般苟活,还是如英雄般牺牲? 这是一个黑暗而沉重的时代。 也罢,活了十几年的小民,亦想品尝英雄这种身份的滋味,我本学渣,可也有属于学渣的梦想。 我永远记得一句话——手上没剑和有剑不用不是一回事。 邱小姐的美丽, 裂变之光的耀眼, 一切的一切,都从除夕之夜开始。
仲渊2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笙箫迷影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活下去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民国十八年(1929年)的陕西,饿殍浮地。自去岁夏季二麦歉收开始,秋未下种,冬麦亦无透雨下播,时至今日全省92县中,91县受灾,除滨渭河各县略见青苗外,余均满目荒凉,尽成不毛之地。

  在91个灾县中,有特重灾县24个,重灾县27个,一般灾县15个,轻灾县25个。长安、武功、凤翔、扶风、乾县、岐山、眉县、兴平、咸阳、临潼、渭南、周至、蒲城、合阳、宝鸡、陇县、澄城、淳化、长武、褒城、礼泉等县为重灾区。全省940余万人口,饿死者达250万人,逃亡者约40万人,有20多万妇女被卖往河南、山西、北平、天津、山东等地。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民国十八年的陕西长武开始……

  下王庄,地理条件按理说还是不错的,紧靠着泾河。泾水滋养着土地,使得地下水也比较丰富,所以无论是塬地,还是川道都不缺水,而有水就能出粮食。往年每到秋收之时,麦地金黄一片,无数的麦客和庄稼汉挥舞着镰刀在阳光下奋战,作为下王庄田地最多,也是下王庄族长的王昱笙来说,每年到那个时候都是最幸福的。

  只是这样的光景现在是看不到了,站在围子上满眼皆是土色,就连流淌了上千年的泾水都成了一条小溪,那点水量还不如小孩撒尿,王昱笙也早已经对着天没了指望。族里留下应急的粮食过完年就空了。

  体力好的青壮能跑的都自己跑出去逃难了!至于妻儿老小,这幅田地还哪能顾得上?为了一口吃的卖儿卖女卖老婆,老人也早在去岁冬里就没了大半,能熬到现在的也是奇迹,但也就只剩奇迹了。

  王昱笙,39岁,其早年跟着一个举人识文断字,那教书先生给他起了字——耀和。只是等他书读好了科举却没了,但是听说省城朝廷开了个西式学堂,毕业也是有个举人身份的。王昱笙他爹二话不说就托人拿着家里的银子在省城跑了跑关系,于是18岁的王昱笙又去这西安府中学堂里念了三年书。

  毕业那年,西安闹了革命。革命军驱逐了朝廷的命官,在府城里抓到满人就杀,当时接受了新思想的王昱笙也参加了革命军,成了所谓秦陇复汉军中的一员。并亲手将几个平时耀武扬威的旗人同学砍了脑袋挂在城门楼子上。后来陕甘总督升允率领着朝廷军又杀了回来,势不可挡的来到了西安城下,围城很痛苦,只是没过多久清廷自己没了民国建立了。

  王昱笙因为参与了革命,期初也是受到奖赏。只是很快袁世凯的北洋一系迅速获得了军政大权,而王昱笙这种参与革命的却成了被排挤的对象。经此一事,已经二十四岁的王昱笙辞了所有的职位回了家,老老实实继承了他爹的族长之位。

  王昱笙又极目远眺看了看这周遭的景物,甩了甩袖子,独自从围子上下来。虽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但围子里一片寂静,除了几声该死的乌鸦叫。回到自家在围子里看起来豪华的居所,其实也只是一个标标准准的一进院子,他其实也想走,只是他是族长,他要是也走了这下王庄是真的就没了。

  “耀和,再这样下去可咋办?”王昱笙的妻子,名叫郭翠,刚过三十,是长武县城内的富户家小姐,长相不差,开过蒙、识些字,老丈人也是看在王昱笙是这长武少有的俊杰,加之家中也是有些田产,于是当时25岁的王昱笙便娶了年方十九的郭翠。

  今年的三月份听从县城里来的人讲:难民在城内打劫,官府无能为力,县老爷和一干什么县参议、警察局长之类的豪富乱起时就跑没影了,城内一片狼藉,他那岳丈也带着些金银细软跟着县老爷逃去了省城。

  “能有啥办法!家里地窖里还有些粮食,还有那些银元,过段时间我去趟泾川、平凉看看能不能买些粮食回来,总是能熬过去的。”

  王昱笙所说的粮食,是家中的种子粮,都说“饿死爹娘不吃种子粮”,只是到了现在这地步,人能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至于种子粮,年景好了再说吧。一想到这些王昱笙颇为无奈,看了看院中似乎少了一人于是问道:“福生去哪了?”

  福生,大名王梁,乳名福生,今年刚满十三。王昱笙和郭翠先后有过三个孩子,只是后来的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皆早早夭折,于是王梁目前便成了王家这一代的独苗。

  郭翠说道:“拿了些吃食去侯先生家了。唉,也不知道侯先生能不能扛过去?”

  “这幅光景,尽人事,听天命吧!”王昱笙正说着,福生就进到院内,于是问道:“侯先生可还好?”

  王梁恭敬的向父亲和母亲施礼之后才回道:“禀大人的话,先生今日咳嗽加重,有痰血而出,米汤已难以下咽。”

  这侯先生,是王昱笙从县城请回来给儿子开蒙的,年岁和王昱笙相当,春夏交会时染了风寒,若是一般时候请个大夫来也就几付药剂就可好的,只是遇到这光景,小病拖成了大病,这是眼看着时日无多了。王昱笙听后也不多言,转身进屋拿起一本书读了起来。

  就这样一家人也没多言语,待吃过晚饭,在寂静伴着鸦声几片中黑夜来临了,也不点什么油灯洋蜡,这时节乱成一锅粥,用完了就没出买了,只好省着点用,等待所有都恢复的那一天。

  夜,是美好的,睡一觉起来就又算是熬过一天;

  但夜,也是恐怖的,所以先人们才不断寻找光明。

  一阵激烈的响动将熟睡的王昱笙惊醒,在这周边都寂寥一片的当下,这种声音只有一种可能——进贼了!

  下王庄的土围子在当地也是赫赫有名的,从清末同治回乱开始不知道抵御了多少次外人的侵入,只是这一次的大灾让下王庄精壮离去大半,而留下的精壮也没多余体力,于是早已没有了巡夜之人,土围子也就只剩下了那厚厚的夯土墙和木质的厚重大门。

  王昱笙急忙唤醒还在熟睡的妻子和儿子。郭翠醒来也听到了动静,立马拿起身边的衣物穿起。王梁则睡眼朦胧,王昱笙见此用一只手捂住儿子的嘴,然后在儿子耳边轻轻说道:“福生,别说话!”

  眼见儿子还木讷没有一丝反应,王昱笙一把拽住王梁,然后掀起盖在炕上的被褥,又拉起一根绳,只见顺着拉绳严丝合缝的土炕上出现一个洞口。王昱笙将儿子一下推了进去也不管会不会跌伤,然后回首就将刚刚穿好衣服的郭翠拉过来,就在此时屋门被一脚踹开。

  王昱笙见此丢开妻子,拿起放在床边的一把大刀就冲着进来的人砍了下去。关陇汉子,自古都有尚武的传统,王昱笙虽是自小读书,可也不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白面书生,否则清末民初的西安城他早就死了。只见这一刀,气势十足,瞬间就将来人砍翻在地,只是这时门口已经聚集了五个人。王昱笙知道,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拼命了,不舍得回头只望了一眼,大刀一横,挡住五人的合力攻击,并顺势一声大喊“活下去!”将五人推到院子中间。

  郭翠从王昱笙回头看的那一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在王昱笙大喊的当口,她转身进洞,然后从里面将洞口用木栓锁死,带着还发呆的王梁向洞内而去。

  王梁,被突如其来的巨变吓到了,直到他重重落在洞底才回过神来,只听到父亲的声音传来,可就在这时母亲已经将洞口封死,再也听不到外面的半点声音。

  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这不是四手,而是很多双手,很多把刀。

  王昱笙倒下了,满地都是血。

  他在倒下之前,又杀掉两个,

  只是贼人实在太多了。

  “大哥,屋内的婆娘和小孩都不见了,炕上有密道,但从里面封死了。”一个满身鲜血的汉子说道。

  那位大哥听后看了看王昱笙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说道:“是条汉子!”旁边众人听后都不敢插话,只听见大哥继续说道:“只剩个孤儿寡母的,这世道也活不下去!只是可惜了,听说这王族长的婆娘是那郭老扣家的,长得水灵的很,本想让弟兄们解解馋。”

  说完这话,旁边一人说道:“大哥,虽然跑了那婆娘,但是兄弟们还是有收获的。这下王庄的族长不亏是这附近最有钱的庄户,就这时节兄弟们在地窖里也发现了不少粮食,还有银元,只要有这些,还怕没女人么?多俊俏的黄花大姑娘,都能给大哥带过来!”

  “啪”只听一鞭子落在刚才说话之人身上,同时那大哥说道:“你知道个甚!就知道用粮食换婆娘,没了粮食弟兄们都得死!”

  这一下,大哥的话再也没人敢接声了,于是大哥说道:“让弟兄们把粮食和银元都搬出来打包带走!然后去庄子里其他户人家看看,粮食、钱、女人的都拿走,牲畜啥的都杀了把肉带走。庄子里的青壮让他们把那些老的小的都杀了,如果谁不动手的也都一起杀了。都麻利点,天亮前我们回去。”

  大哥一声令下,手下们四下散开,下王庄陷入到了好久都没有的吵闹之中,只是这吵闹中带着丝丝的血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如是奈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