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窗外穿红绣鞋的女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靠做梦解析怪谈在线阅读

我靠做梦解析怪谈

暂无评分/0人评过

悬疑 / 诡秘悬疑

39.46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谢渊的梦中之城怪谈横行,每次闭上眼睛,就会遇到无数诡异事件,几年没睡过好觉。直到有一天,他被卷入一场怪谈游戏,从此开始了怪谈游戏打工人的生活,然后发现,游戏里怪谈的触发机制……他在梦里都见过。于是,谢渊一个零经验新人,活得像个满级号。游戏失败的怪谈们:“谢谢你,采访一下,能不能透露一下你是怎么解析怪谈的?”谢渊:“做梦去吧。”怪谈:“你礼貌吗?”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一壶老酒丶沈溪.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决绝食.
    粉丝等级: 长老
  • 粉丝第3名:祁羡.
    粉丝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诡秘悬疑小说推荐

我在神秘公寓做房东在线阅读
“叔叔,我的头不见了,你看到了吗?” “好心人,给我吃一口吧,就一口。” “老……弟,你……东……西……掉……了……” 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而恐怖的世界。 妖孽遍地走,鬼怪哪都有,他还没系统,真是日了狗。 好在还有一座公寓做避风港。 房间里有朴实勤劳的佣人,会跳舞的小姐姐,唱歌好听的布娃娃,超可爱的小猫咪,自己写字的钢笔,能吐出装备的自动售货机…… 除此之外,公寓里还有很多热情善良的‘房客’,不但按时交‘房租’,还总给你这个房东送‘礼物’。 什么人头马、心脏起搏器、肝胃气痛片、肠炎宁、肾宝片、肺功能检测仪、血液冷藏柜、手指饼干等等 总之大家相处的十分和谐融洽,公寓里时刻充满着快乐的气氛。
时耕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欢迎进入炼狱游戏在线阅读
某一天,凌辰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捡到一部奇怪的手机。  与此同时,他与未知的存在签订了契约……  从此,被卷入了一场极度危险的游戏中。  为了完成心底里的执念,他别无选择,更没有中途退出的可能。  炼狱游戏,是一个超越想像的神秘游戏。  在特定的时间,会将人传送到随机的位面……  请问,在你的内心深处,有没有不为人知的愿望?  如果答应是肯定的……  那么,欢迎进入炼狱游戏。  在生死的边缘挣扎,将智与力发挥到极限!
渡海摩天轮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诡异复苏中在线阅读
开局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墨归一欲语泪先流(流泪猫猫头.jpg) (本书前面觉得有毒点的可以跳过,就酱紫。)
自相忘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在线阅读
“我胸中有一口气,名为阴阳怪气。” “我手持一个骨灰盒,叫儒雅随盒。” “我偶尔去画展,感受抽象的魅力。” “我以为我的一生会这样在浑浑噩噩中度过。” “直到我早晨才见过的死者晚上站在了我的面前。” 女巫,黑死病,消失的魔法,被遗忘的历史,以及阴影中蛰伏的怪异。 “就这些吗?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无内鬼:123061384
庚辰辛巳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在线阅读
你以为你的上司、朋友、爱人、邻居一定是人吗? 不,不一定。 周其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他被告知世界上活得最长的案例是25岁。 马上24岁的周其本来已经接受这样的命运,但从那只猫由父亲书房里的画册上消失起,周其仿佛看到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周其靠着画册,一边延续自己的生命,同时探究这个世界的组成真相。
栏杆生锈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这些诡异怎么都有血条在线阅读
全球诡异复苏,每至黑夜,禁域降临,诡异肆虐横行。 部分人类觉醒者建立组织与之抗衡,维护秩序。 张诚作为一个普通人,没有超能,不会武功,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里,他无助,彷徨。 直到遇到诡异后,张诚才发现,自己眼前的画风有些不一样。 午夜敲门的快递员,古宅中忽隐忽现的白衣女,歌剧院内游戏观众的表演者,治愈一切的心理师…… “这些诡异怎么都有血条?” “这是个游戏吗?” “这游戏太刺激了吧!”
一梦过拾年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神秘照相馆在线阅读
我叫墨言,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能力,那就是能够看穿世界上所有的谎言。 但我从不轻易拆穿,即便我讨厌虚假,但也不意味着我追求人人真实。 直到一只躲在镜子里的怪异告诉我,用相机把它拍下来…… 我知道它在对我说谎......
官虎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荒诞推演游戏在线阅读
Q群:850785216 阴森森的宅院里,弥漫着不可知的诡异,活跃着擅于隐匿的犯罪者。 虞幸握着一把匕首,在大佬们面前宛如待宰的羔羊。 阁楼响起悉悉索索的拖拽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爬行,临时队友们:“你去探查阁楼。” 虞幸:“好吧……” 生路被怪物堵住,临时队友们:“你去吸引怪物,快点去,否则现在就让你活不了。” 虞幸:“我去我去,别杀我。” 推演游戏结束时…… 【推演结束,案件真相还原度100%,本次mvp推演者——虞幸】 【获得称号:幕后黑手、怪物克星、剧情探索者、欺诈专家】 知根知底的固定队友:“队长又跑外面去干了什么啊!”
永罪诗人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神秘复苏:开局成为王小强在线阅读
五浊恶世,地狱人间。  穿越神秘复苏的世界,成为布鲁斯.皮的弟弟。  面对恐怖的世界,王小强背靠实验室。 “灵异复苏?不要慌。”  “这些都是小问题。” ……………  “什么?鬼眼杨间还有三秒钟到达战场。”  “救命啊…………”  开局成为炮灰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搬砖狗在春天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当前位置: 悬疑 诡秘悬疑 我靠做梦解析怪谈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窗外穿红绣鞋的女人

  嘀嗒。

  滴……嗒。

  一滴粘稠的血坠落在地,破旧的木屋墙壁上晃过阴森树影,月光淡淡地从缝隙中散落,照在木屋小床上昏迷的谢渊身上,周围静得只能听见他低浅的呼吸声。

  窗户上的玻璃已经破碎了,留下了一点点危险的碎茬儿镶嵌在边框中,静谧与疼痛占据了谢渊全部的感官,他的手腕搭在床边,手指被液体染红,轻轻颤动间,又一滴血顺着指尖滴落下来。

  好疼……

  谢渊的睫毛也开始颤动,处于意识回笼的边缘,最先复苏的是他的听觉,一个女人的声音混在不成调的小曲中,隐隐约约,若即若离,让他仿佛飘在虚空中的意识逐渐有了重量。

  谁在哼歌?

  当他下意识开始思考,脑细胞重新活跃,便瞬间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噩梦般的心悸感促使他猛地睁开眼睛,所有朦胧的感觉如海啸一样席卷而来,寒冷、潮湿、粘腻和剧痛接踵而至。

  他眼中的焦距重塑,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屋子里有着淡淡的霉味,身下的床板坚硬而冰冷,正对着的天花板上黑漆漆一片,却漏了几个破洞,竟然是如今很少见的茅草顶。

  女人哼歌的调子也清晰了不少,诡异的小调没什么规律,更像是兴起之后便随意发出点什么声音,配合上可以从破碎的窗子外看见的重重树影和黑色的天空,显得尤为蹊跷。

  她好像就在屋外徘徊……或许就在木屋的门边?谢渊想。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动声传来,谢渊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他很快听出这不是敲门,而是有人拿着钝器在门口敲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从他腹部传来,尽管他反应极快地压制了咳嗽的欲望,仍不可抑制地漏出了一声难受的短音,喉咙里的腥甜味道刹那间往上翻涌,他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将血液和不适感都吞了回去,然后凝神倾听。

  还好,有沉闷的敲动声作为掩饰,外面的女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动静,不一会儿安静下来,她甚至有哼着歌逐渐远离木屋的趋势。

  很奇怪,谢渊想。

  他刚刚醒来,不知道自己在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尚且没有搞清楚身上有多少地方受了伤,但他本能地感觉到,在这个一切都是未知的新环境中,门外的女人才是最有危险性的。

  对她的警惕甚至盖过了观察四周和自身的优先级,直到确定这女人逐渐往远处走去,谢渊才微微放松绷紧的身体,眨了眨眼。

  “绑架?还是又遇到了奇怪的事……”他用低到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然后抬起了手。

  从醒来开始他就觉得手上触感有些不对。

  偏过头,将手凑到月光和双眼之间,他那双通常会让人觉得有些畏惧、感到过于冰冷的眼睛微微眯起,借着微弱的光芒,看清了手上的情况。

  全都是血。

  暗红的血液布满了他整个手部皮肤,场景看起来十分可怖。

  谢渊面无表情地握拳,又放开,从神经反馈中确认这些血不是由于手受伤而造成的。

  他的腹部在一阵一阵的疼痛中几乎痉挛,谢渊低下头去,终于开始在意腹部的伤口,他用胳膊撑着坐了起来,先检查了一下衣服,白天穿的工装裤和运动鞋还好好的,上面的衬衫扣子却全部被解开,一卷包扎潦草的绷带缠在他的腰上,紧紧的束缚着他的肌肉。

  “腹部受伤,活动时能感觉到针线的拉拽,应该出现了切口,并且被草率缝合过。”谢渊用较为干净的左手摸了摸绷带,并没有往外渗血,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但他紧接着顿了顿:“腹腔里面有一股挤压感……是有人往我肚子里塞了东西然后缝合的吗?”

  他瞬间想到了刚才那个未曾谋面,但调子久久不散的女人。

  “……”谢渊依旧没什么表情,尽管检查出了身体的异样,也依旧看不到多余的情绪,仿佛感受不到惊恐、焦虑和畏惧。

  他梳理着发生的事,自己好像只是莫名其妙昏迷,再睁眼就从白天变成了黑夜,而且他还被一个疑似绑架犯的女人留在了木屋里,腹腔中被塞入了未知物品,现在更是要想想怎么才能搞清楚自身所在位置,并且逃到一个存在顺风车这类逃脱工具的公路上。

  “麻烦死了。”轻嗤一声,谢渊翻身下床,一手扶着腹部,一手随意在敞着的白衬衫上擦了擦血,鞋底踩过地上的血迹,他谨慎地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木屋外有一条狭窄的泥土路,望不到头,两侧都是参差的树木,深春,树下的落叶并不多,稀疏又零散地在泥土上铺了一层。

  看到这环境,谢渊眼中的冷冽稍缓。

  这地方他认识,市郊,仄林。

  白天,他就是受发小委托,找发小在仄林拍摄稀缺植物昆虫的摄影师表姐,所以独自进入仄林。

  因为那个表姐是个工作狂,常常一消失就是一两个月,还不接外界消息,导致他发小柳巷想找人也打不通电话。

  他和发小都是市里大学的大四生,快毕业了,恰巧发小今天临时有事,就拜托他往仄林走一趟,谢渊中午进入仄林,后续的记忆有些模糊,就像有些人做了梦,醒来却只依稀记得一点点画面,对内容一无所知一样。

  他再醒来就是在这里。

  看来,自己并没有被转移得很远。

  想到自己其实是来仄林找人的,谢渊抿了抿嘴唇,试着在小小的屋里到处走了走,他的手机原本放在裤子口袋中,现在已经不翼而飞,如果是那个女人拿走的,手机还有保住的可能。

  或许被藏起来了。

  毕竟正常人伤成他这个样子,要么瘫在床上因为剧痛无法动弹,要么大概率抓紧时间逃跑,应该很少会有人像他这样还有精力和胆子去找自己的手机。

  但也有可能被那女人带着扔到了林子里,这样就很麻烦了,谢渊觉得自己的手机还挺贵重的,重新买一部加上办卡,会耗费他很多钱。

  他将会付出另外的价钱……这不能忍。

  谢渊尽量小声地将屋子翻了一遍,其实这个木屋里能藏东西的地方也不多——床下、枕头下、破损的木柜抽屉里、角落里的杂物堆,以及另一个角落里,用竹子编成的胖圆筐中。

  木屋的地面有很多杂乱脚印,谢渊一看就知道都是他的,但大多数脚印不属于昏迷醒来的他,只可能是他昏迷前留下来的,那段记忆没有了,或许需要缓一缓才能突破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回忆起来。

  他翻翻找找,不小心碰到了杂物的一角,“彭”的一声,一把染血的柴刀从靠墙而立变成了躺平。

  柴刀刀口出现了锯齿,还有点卷刃,上面的血迹有深有浅,有些地方甚至接近于黑色,不知道究竟使用了多久。

  谢渊观察了一下,心中暗想,这应该是那个女人的东西,她用这把刀砍过什么?我腹部的伤口不会是这把刀弄出来的吧,细菌会不会感染?

  暂时先让柴刀这么躺着,谢渊将手伸到竹筐中的时候,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一瞬间,“人头”这个词汇闪过他的脑海。

  于是谢渊将那东西扯了出来。

  啧……虽然是人头大小,但终究不是人头,是个白白的圆灯笼,摸着也不像是人皮的,只是一种不好破坏的轻纱。

  白色轻纱上用毛笔写着一个红色的“死”字,颜料在干涸过程中有些许下坠,导致字体走恐怖风,看着不太吉利。

  晃了晃灯笼,谢渊玩了两秒就把东西放到一边,继续往筐里看。

  在竹筐底部,整整齐齐排列着许多拳头大小的木塞罐子,罐子上的纹路看不清楚,隔着塞子,有一股奇异的香味散发出来。

  没有手机,还是不浪费时间了……谢渊不认为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应该顺走一只罐子带回去研究。

  他扭头继续翻找,一边找一边留心注意屋外的动静,免得那个女人回来他没发现。

  幸运的是,他在木柜最下层的抽屉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连屏幕都没有碎,锁屏上显示现在是零点二十分,指纹解锁之后,手机显示还有48%的电量,紧接着满格的信号也映入谢渊眼帘。

  谢渊没有多高兴,而是有些犹疑地点开了微信,最上方的聊天记录就停留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而上一条有回复的微信是下午三点,他的发小柳巷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询问他到哪里了。

  他的回复一贯的简洁:仄林。

  下面都是柳巷接着发来的问候。

  “这么快啊。”

  “我表姐住得比较偏僻,你要是找不到就问我。”

  “你是不知道,这个教授的讲座一点意思都没有,表演系得听就算了,我一个导演系为什么要来凑热闹?有这个时间我好好完善一下我的毕业作业不好么……”

  ……

  “大佬你干嘛呢?谢渊?谢哥?”

  “不是,虽然你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回消息,但直接无视我是不是就有点牲口了,你理理我啊。”

  这些信息从三点贯彻到九点,终于停歇了一会儿,十点多,柳巷发来了最后一条消息。

  “你不会出事了吧,还不回来?仄林离我们学校也没那么远,你爬都爬一个来回了,十分钟内再不回我,我就去找你了。”

  再之后,聊天记录里一片寂静。

  谢渊嘴角勾了勾,但转瞬间就恢复了那副沉仄的表情,他将聊天记录向上滑动,也能看见他和柳巷之前的部分对话,谢渊将目光停留在柳巷因为周五下午临时多了一节讲座要听,所以拜托他这个没课的人帮忙去仄林给表姐传话的消息上,凝视了五六秒,然后在打字框里输入“受伤,想办法定位我,来救”几个字。

  他抱着尝试的心态发送了出去,消息前面转着个透明的圈圈,最终变成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还真发不出去。”谢渊对此有些隐约的预感,因为醒来后的一切处处透着诡异,和一般的绑架并不相似。

  他看看满格的信号,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听筒里传来没有感情的女性电子音,拨不通的理由是“不在服务区”。

  他的微信里一个群都没有,聊过天的也没几个,此刻很难确定究竟是信息双面中断,还是他单方面发不出求救。

  就在谢渊将手机塞入裤子口袋,捡起地上柴刀当作武器,打算就这么先离开木屋的时候,哼唱的调子又出现在了他的耳膜上。

  谢渊瞳孔一缩,迅速在窗边瞄了一眼,狭窄泥路的尽头隐约出现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

  女人长及腰部的头发半遮面,面容不清,手里提着一盏红灯笼,红光映在裙子上,一时间竟分不清这究竟是白裙,还是血裙。

  最重要的是,谢渊从这个角度看去,能看到女人裙子下方那双红绣鞋的鞋背。

  这意味着……

  这女人,是飘过来的。

  这是个鬼吧。

  他握着柴刀的手指骨节因为用力而泛着白,恰在这时,手机里又出现了新消息。

  一个陌生号码一连发来好几条短信,上面写着:

  【你因为距离过近被卷入怪谈游戏,目前身份是受害者。】

  【给受害者的唯一提示——此刻你应该放下刀,躺回床上,装作没有醒过来的样子。】

  【怪谈是不会被杀死的,你杀不了她。】

  【不用太恐惧,有玩家会来援救受害者。】

  怪谈……游戏?

  是谁在这个时候精准地发来消息?就好像一直在注视着他一样。

  谢渊眉头皱了一下,反应了一秒,脑海中闪过女人飘着的身影和垂直于地面的红绣鞋,他目光一颤,忍着腹部传来的痛感,麻利地把翻乱的东西放回原位,甚至把手机也放回柜子里。

  这么做耗费了一点时间,他略长的黑色碎发凌乱地盖在额前,像一具尸体似的躺了回去,还认真地把手搭到床边,完美复制。

  躺在到处都是血痕的木板床上,闭着眼睛的谢渊看起来少了几分攻击性,使他年轻而优越的皮相的冲击力被放大,如果固定一个方框,那就是不用调整的灵异杂志封面。

  有些无法回溯的细节,比如地上杂乱脚印变得更加杂乱,以及他为了擦手而染上更多血迹的白衬衫,谢渊也无法复原,所以没有纠结。

  鬼不太会在意细节,对吧。

  闭着眼睛,谢渊默默地想。

  反正他以前见过的鬼都不注重细节。

  ……

  ……

  作者ps:前排避雷,正文主角无cp,一些配角有自身感情线。

  和谐看书,莫要引战~

  感谢阅读,祝各位生活顺心,看书愉快(•‾̑⌣‾̑•)✧˖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