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做梦解析怪谈在线阅读

我靠做梦解析怪谈

悬疑 / 诡秘悬疑

39.4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3-30 05:13

无限流
书籍摘要: 谢渊的梦中之城怪谈横行,每次闭上眼睛,就会遇到无数诡异事件,几年没睡过好觉。直到有一天,他被卷入一场怪谈游戏,从此开始了怪谈游戏打工人的生活,然后发现,游戏里怪谈的触发机制……他在梦里都见过。于是,谢渊一个零经验新人,活得像个满级号。游戏失败的怪谈们:“谢谢你,采访一下,能不能透露一下你是怎么解析怪谈的?”谢渊:“做梦去吧。”怪谈:“你礼貌吗?”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窗外穿红绣鞋的女人

  嘀嗒。

  滴……嗒。

  一滴粘稠的血坠落在地,破旧的木屋墙壁上晃过阴森树影,月光淡淡地从缝隙中散落,照在木屋小床上昏迷的谢渊身上,周围静得只能听见他低浅的呼吸声。

  窗户上的玻璃已经破碎了,留下了一点点危险的碎茬儿镶嵌在边框中,静谧与疼痛占据了谢渊全部的感官,他的手腕搭在床边,手指被液体染红,轻轻颤动间,又一滴血顺着指尖滴落下来。

  好疼……

  谢渊的睫毛也开始颤动,处于意识回笼的边缘,最先复苏的是他的听觉,一个女人的声音混在不成调的小曲中,隐隐约约,若即若离,让他仿佛飘在虚空中的意识逐渐有了重量。

  谁在哼歌?

  当他下意识开始思考,脑细胞重新活跃,便瞬间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噩梦般的心悸感促使他猛地睁开眼睛,所有朦胧的感觉如海啸一样席卷而来,寒冷、潮湿、粘腻和剧痛接踵而至。

  他眼中的焦距重塑,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屋子里有着淡淡的霉味,身下的床板坚硬而冰冷,正对着的天花板上黑漆漆一片,却漏了几个破洞,竟然是如今很少见的茅草顶。

  女人哼歌的调子也清晰了不少,诡异的小调没什么规律,更像是兴起之后便随意发出点什么声音,配合上可以从破碎的窗子外看见的重重树影和黑色的天空,显得尤为蹊跷。

  她好像就在屋外徘徊……或许就在木屋的门边?谢渊想。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动声传来,谢渊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他很快听出这不是敲门,而是有人拿着钝器在门口敲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从他腹部传来,尽管他反应极快地压制了咳嗽的欲望,仍不可抑制地漏出了一声难受的短音,喉咙里的腥甜味道刹那间往上翻涌,他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将血液和不适感都吞了回去,然后凝神倾听。

  还好,有沉闷的敲动声作为掩饰,外面的女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动静,不一会儿安静下来,她甚至有哼着歌逐渐远离木屋的趋势。

  很奇怪,谢渊想。

  他刚刚醒来,不知道自己在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尚且没有搞清楚身上有多少地方受了伤,但他本能地感觉到,在这个一切都是未知的新环境中,门外的女人才是最有危险性的。

  对她的警惕甚至盖过了观察四周和自身的优先级,直到确定这女人逐渐往远处走去,谢渊才微微放松绷紧的身体,眨了眨眼。

  “绑架?还是又遇到了奇怪的事……”他用低到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然后抬起了手。

  从醒来开始他就觉得手上触感有些不对。

  偏过头,将手凑到月光和双眼之间,他那双通常会让人觉得有些畏惧、感到过于冰冷的眼睛微微眯起,借着微弱的光芒,看清了手上的情况。

  全都是血。

  暗红的血液布满了他整个手部皮肤,场景看起来十分可怖。

  谢渊面无表情地握拳,又放开,从神经反馈中确认这些血不是由于手受伤而造成的。

  他的腹部在一阵一阵的疼痛中几乎痉挛,谢渊低下头去,终于开始在意腹部的伤口,他用胳膊撑着坐了起来,先检查了一下衣服,白天穿的工装裤和运动鞋还好好的,上面的衬衫扣子却全部被解开,一卷包扎潦草的绷带缠在他的腰上,紧紧的束缚着他的肌肉。

  “腹部受伤,活动时能感觉到针线的拉拽,应该出现了切口,并且被草率缝合过。”谢渊用较为干净的左手摸了摸绷带,并没有往外渗血,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但他紧接着顿了顿:“腹腔里面有一股挤压感……是有人往我肚子里塞了东西然后缝合的吗?”

  他瞬间想到了刚才那个未曾谋面,但调子久久不散的女人。

  “……”谢渊依旧没什么表情,尽管检查出了身体的异样,也依旧看不到多余的情绪,仿佛感受不到惊恐、焦虑和畏惧。

  他梳理着发生的事,自己好像只是莫名其妙昏迷,再睁眼就从白天变成了黑夜,而且他还被一个疑似绑架犯的女人留在了木屋里,腹腔中被塞入了未知物品,现在更是要想想怎么才能搞清楚自身所在位置,并且逃到一个存在顺风车这类逃脱工具的公路上。

  “麻烦死了。”轻嗤一声,谢渊翻身下床,一手扶着腹部,一手随意在敞着的白衬衫上擦了擦血,鞋底踩过地上的血迹,他谨慎地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木屋外有一条狭窄的泥土路,望不到头,两侧都是参差的树木,深春,树下的落叶并不多,稀疏又零散地在泥土上铺了一层。

  看到这环境,谢渊眼中的冷冽稍缓。

  这地方他认识,市郊,仄林。

  白天,他就是受发小委托,找发小在仄林拍摄稀缺植物昆虫的摄影师表姐,所以独自进入仄林。

  因为那个表姐是个工作狂,常常一消失就是一两个月,还不接外界消息,导致他发小柳巷想找人也打不通电话。

  他和发小都是市里大学的大四生,快毕业了,恰巧发小今天临时有事,就拜托他往仄林走一趟,谢渊中午进入仄林,后续的记忆有些模糊,就像有些人做了梦,醒来却只依稀记得一点点画面,对内容一无所知一样。

  他再醒来就是在这里。

  看来,自己并没有被转移得很远。

  想到自己其实是来仄林找人的,谢渊抿了抿嘴唇,试着在小小的屋里到处走了走,他的手机原本放在裤子口袋中,现在已经不翼而飞,如果是那个女人拿走的,手机还有保住的可能。

  或许被藏起来了。

  毕竟正常人伤成他这个样子,要么瘫在床上因为剧痛无法动弹,要么大概率抓紧时间逃跑,应该很少会有人像他这样还有精力和胆子去找自己的手机。

  但也有可能被那女人带着扔到了林子里,这样就很麻烦了,谢渊觉得自己的手机还挺贵重的,重新买一部加上办卡,会耗费他很多钱。

  他将会付出另外的价钱……这不能忍。

  谢渊尽量小声地将屋子翻了一遍,其实这个木屋里能藏东西的地方也不多——床下、枕头下、破损的木柜抽屉里、角落里的杂物堆,以及另一个角落里,用竹子编成的胖圆筐中。

  木屋的地面有很多杂乱脚印,谢渊一看就知道都是他的,但大多数脚印不属于昏迷醒来的他,只可能是他昏迷前留下来的,那段记忆没有了,或许需要缓一缓才能突破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回忆起来。

  他翻翻找找,不小心碰到了杂物的一角,“彭”的一声,一把染血的柴刀从靠墙而立变成了躺平。

  柴刀刀口出现了锯齿,还有点卷刃,上面的血迹有深有浅,有些地方甚至接近于黑色,不知道究竟使用了多久。

  谢渊观察了一下,心中暗想,这应该是那个女人的东西,她用这把刀砍过什么?我腹部的伤口不会是这把刀弄出来的吧,细菌会不会感染?

  暂时先让柴刀这么躺着,谢渊将手伸到竹筐中的时候,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一瞬间,“人头”这个词汇闪过他的脑海。

  于是谢渊将那东西扯了出来。

  啧……虽然是人头大小,但终究不是人头,是个白白的圆灯笼,摸着也不像是人皮的,只是一种不好破坏的轻纱。

  白色轻纱上用毛笔写着一个红色的“死”字,颜料在干涸过程中有些许下坠,导致字体走恐怖风,看着不太吉利。

  晃了晃灯笼,谢渊玩了两秒就把东西放到一边,继续往筐里看。

  在竹筐底部,整整齐齐排列着许多拳头大小的木塞罐子,罐子上的纹路看不清楚,隔着塞子,有一股奇异的香味散发出来。

  没有手机,还是不浪费时间了……谢渊不认为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应该顺走一只罐子带回去研究。

  他扭头继续翻找,一边找一边留心注意屋外的动静,免得那个女人回来他没发现。

  幸运的是,他在木柜最下层的抽屉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连屏幕都没有碎,锁屏上显示现在是零点二十分,指纹解锁之后,手机显示还有48%的电量,紧接着满格的信号也映入谢渊眼帘。

  谢渊没有多高兴,而是有些犹疑地点开了微信,最上方的聊天记录就停留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而上一条有回复的微信是下午三点,他的发小柳巷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询问他到哪里了。

  他的回复一贯的简洁:仄林。

  下面都是柳巷接着发来的问候。

  “这么快啊。”

  “我表姐住得比较偏僻,你要是找不到就问我。”

  “你是不知道,这个教授的讲座一点意思都没有,表演系得听就算了,我一个导演系为什么要来凑热闹?有这个时间我好好完善一下我的毕业作业不好么……”

  ……

  “大佬你干嘛呢?谢渊?谢哥?”

  “不是,虽然你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回消息,但直接无视我是不是就有点牲口了,你理理我啊。”

  这些信息从三点贯彻到九点,终于停歇了一会儿,十点多,柳巷发来了最后一条消息。

  “你不会出事了吧,还不回来?仄林离我们学校也没那么远,你爬都爬一个来回了,十分钟内再不回我,我就去找你了。”

  再之后,聊天记录里一片寂静。

  谢渊嘴角勾了勾,但转瞬间就恢复了那副沉仄的表情,他将聊天记录向上滑动,也能看见他和柳巷之前的部分对话,谢渊将目光停留在柳巷因为周五下午临时多了一节讲座要听,所以拜托他这个没课的人帮忙去仄林给表姐传话的消息上,凝视了五六秒,然后在打字框里输入“受伤,想办法定位我,来救”几个字。

  他抱着尝试的心态发送了出去,消息前面转着个透明的圈圈,最终变成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还真发不出去。”谢渊对此有些隐约的预感,因为醒来后的一切处处透着诡异,和一般的绑架并不相似。

  他看看满格的信号,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听筒里传来没有感情的女性电子音,拨不通的理由是“不在服务区”。

  他的微信里一个群都没有,聊过天的也没几个,此刻很难确定究竟是信息双面中断,还是他单方面发不出求救。

  就在谢渊将手机塞入裤子口袋,捡起地上柴刀当作武器,打算就这么先离开木屋的时候,哼唱的调子又出现在了他的耳膜上。

  谢渊瞳孔一缩,迅速在窗边瞄了一眼,狭窄泥路的尽头隐约出现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

  女人长及腰部的头发半遮面,面容不清,手里提着一盏红灯笼,红光映在裙子上,一时间竟分不清这究竟是白裙,还是血裙。

  最重要的是,谢渊从这个角度看去,能看到女人裙子下方那双红绣鞋的鞋背。

  这意味着……

  这女人,是飘过来的。

  这是个鬼吧。

  他握着柴刀的手指骨节因为用力而泛着白,恰在这时,手机里又出现了新消息。

  一个陌生号码一连发来好几条短信,上面写着:

  【你因为距离过近被卷入怪谈游戏,目前身份是受害者。】

  【给受害者的唯一提示——此刻你应该放下刀,躺回床上,装作没有醒过来的样子。】

  【怪谈是不会被杀死的,你杀不了她。】

  【不用太恐惧,有玩家会来援救受害者。】

  怪谈……游戏?

  是谁在这个时候精准地发来消息?就好像一直在注视着他一样。

  谢渊眉头皱了一下,反应了一秒,脑海中闪过女人飘着的身影和垂直于地面的红绣鞋,他目光一颤,忍着腹部传来的痛感,麻利地把翻乱的东西放回原位,甚至把手机也放回柜子里。

  这么做耗费了一点时间,他略长的黑色碎发凌乱地盖在额前,像一具尸体似的躺了回去,还认真地把手搭到床边,完美复制。

  躺在到处都是血痕的木板床上,闭着眼睛的谢渊看起来少了几分攻击性,使他年轻而优越的皮相的冲击力被放大,如果固定一个方框,那就是不用调整的灵异杂志封面。

  有些无法回溯的细节,比如地上杂乱脚印变得更加杂乱,以及他为了擦手而染上更多血迹的白衬衫,谢渊也无法复原,所以没有纠结。

  鬼不太会在意细节,对吧。

  闭着眼睛,谢渊默默地想。

  反正他以前见过的鬼都不注重细节。

  ……

  ……

  作者ps:前排避雷,正文主角无cp,一些配角有自身感情线。

  和谐看书,莫要引战~

  感谢阅读,祝各位生活顺心,看书愉快(•‾̑⌣‾̑•)✧˖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诡秘悬疑小说推荐

志怪!让你降妖除魔,你养女诡?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有妖,有魔,有诡,有佛,也有仙...  李长歌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八年,生活一直平淡无奇,直到有一天遇到了嫁衣女诡...
乖缪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我在综僵世界活成神话在线阅读
陆丰穿越僵尸叔叔世界,开局成为皇族僵尸!  当他击杀千鹤道长、一休大师,追着四目道长来到了任家镇,见到九叔、秋生、文才……  陆丰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综僵世界。  红白双煞聚荒林!  爱听音乐的伪飞尸任天堂!  西洋教会,吸血鬼隐匿其中,伺机而动!  姜府腊尸,飞僵凶威如海,隔空吸人鲜血!
码字的小键盘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爷不想当最强和尚在线阅读
作为村子里天天被人欺负的何二狗,在被迫当和尚的命运下,与自己的系统斗智斗勇。 他的座右铭:老子不想当什么和尚! 何涛:“明明可以靠脸吃饭,明明只是想取个漂亮老婆,然后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但是贫僧被这个无良系统绑架,不得不成为最强战斗和尚!贫僧命苦啊!”
两个自己双倍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万事周全铺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赵文杰是我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欢迎来到我的诡异网站在线阅读
一个神秘的网站,只有强烈的怨念才能与之产生共鸣。 在这里,只要你付得起代价,就可以完成你的任何愿望。 诡异丛生的世界,会吞噬灵魂的骨爪。 为了活着,陈仲努力做任务!!! 书友群:977430590
白日幽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游戏:我要横推一切诡异在线阅读
一不小心,被恐怖游戏选中了,成了玩家,接着又一不小心选了体修。  然后,就是肌肉猛男的崛起之路。  众玩家:哇,这大块头好猛。  陈厉:什么大块头,请叫我肌肉霸主​
鬼鬼不语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我的诡异事件簿在线阅读
亲们,给点推荐票啊!
吴皓沫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怪谈图书馆,我能收容一切在线阅读
(无后宫,不无敌,微恐怖,带克苏鲁介意误入) 你是否想过,在璀璨的都市下潜藏着各式各样的怪物? 你是否想过,那高悬于头顶的太阳其实只是书页中的神灵生物。 在这世代,无数的诡异生物潜藏在人类的社会中,于世界各大诡谲的地方存在者封印它们的禁区。 大厦将倾,有人见一手捧书籍的少年屹立在废墟之上,他缓缓打开一纸书页,对着众生喃喃自语-- “我即诡异,我即......神明。”
书荒才写书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盗墓:你们忙,我就随便看看在线阅读
骊山地下,始皇陵,水银海。 盗墓大汉:什么人! 尘天:说话归说话,能不能把枪先放下,这黑洞洞的枪口杵着人,怪害怕的,我就随便看看。 盗墓大汉:随便看看? 尘天:对,随便看看。 盗墓大汉:我去你的随便看看! 说着就举枪瞄准。 尘天:哎哎哎,老哥别激动嘛,这样,我坦白,我不是随便看看,想给老哥表演个仙术。 盗墓大汉:仙术?什么样的仙术? 尘天:就是……这样的。 说着,啪嗒一声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也不见地动山摇,整座古墓群便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了无比空旷的山洞和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空地愣愣发呆的盗墓大汉。 足足过了好几秒,盗墓大汉才反应过来,立马激动的狂吠:!!!雾草,活神仙!麻麻,我出息了,我盗墓遇到活神仙了! Ps:更多精彩,尽在《盗墓:来老哥,给你表演个仙术》,生命不尽,装逼不止,兄弟们!给我装起来![摇滚乐伴奏]
灰中尘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当前位置: 悬疑 诡秘悬疑 我靠做梦解析怪谈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