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六年前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武道大诸天在线阅读

武道大诸天

暂无评分/0人评过

仙侠 / 神话修真

105.62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重新编了下简介】在笑傲初涉武道;在射雕整理归纳;在天龙收尽资粮;在大唐完善体系;......一个又一个世界走过,心中所求也越来越大。黄麟只以为自己是为求长生却不想一切都缘于....【世界暂定...】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书友20220111192542663.
    粉丝等级: 堂主
  • 粉丝第2名:箭竹吞噬者.
    粉丝等级: 堂主
  • 粉丝第3名:花大爷.
    粉丝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神话修真小说推荐

狂神刑天在线阅读
穿越洪荒成为盘古后嫡大巫刑天,血脉变异、性格狂傲,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通天大道!
妖的天空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地府小兵,开局签到生死簿在线阅读
末法世界,天道崩塌。 林白轩来到这个世界,在地府当上了一个小小的阴兵。 站在鬼门关前签到:“你获得了宝物‘生死薄’!” 在黄泉路上签到:“你获得《九转玄功》!” …… 偌大的幽冥地府,林白轩足足签到了几十年。 道消魔长,黑山老妖横空出世,人间地府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他刚刚冲进鬼门关,迎面却遇上了一个极不起眼的巡逻鬼兵…… PS:本书又名《我在阴间的那些日子》、《惊!三界第一战力竟是他》、《突然发现无敌了怎么办》
池宁羽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我的娘子是蛇妖在线阅读
我,俞子青,不小心穿越到了妖界,魂识还被一个傻了吧唧的神秘女人寄居,在线寻一个回去的方法,急!  在这个妖族横行的世界,俞子青本想安安分分同娘子过着打(ji)情(fei)骂(gou)俏(tiao)的狗粮生活,可最后发现,实力不允许他这么低调……  “娘子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妖女会赖上我……我是无辜的!”  Ps:轻松日常向,感情向,爱吐槽,无厘头
纵歌当行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洪荒,从青年鸿钧开始悟道在线阅读
穿越洪荒,成为不周山上的一株灵树。 既无伴生灵宝,也无先天功法,外有凶兽觊觎。 林毅决定,不当人了。 以百万键盘之力,与鸿钧论道,在小溪前,指点三清悟心…… 从此,鸿钧是他道友,诸圣称其为师,无数大能皆尊其为先生。 在混沌之中开路,于诸天之中点道众生,是洪荒也非洪荒。 蓦然回首,末法不存,洪荒已成为道的海洋,蔓延无边天地,立于彼岸尽头。 “道友,请留步……” 小溪前,清风拂绿,林毅一手鱼竿,愿者上钩。 …… 本书又名《我忽悠鸿钧,另类证道》、《我在洪荒,点道众生》、《这个先生能处,是真能让人悟道》
先仙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混天大圣在线阅读
妖族中至高无上的存在被称之为大圣! 宗门世家、妖魔异族,万年前上古大劫绝地天通,修行界秩序崩塌。 有人族小国供奉妖魔,充当伪神。 有修行宗门驱使妖魔作乱,只为香火供奉。 黑山老妖踏阴风,九尾妖狐敢压龙。 北明妖王颂梵音,妖圣覆海换阴阳。 李玄宗手持能升级功法的玄法戒两度穿越,从纵横江湖的一代邪王到依附妖魔苦苦求生的底层修士。 乱世之中,李玄宗为求超脱踏入巅峰,以人身成为那搅动天下风云的混天大圣!
封七月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从道兵开始修行在线阅读
披甲执锐军中客,血枭营中一道兵。 风寒雨幕列成阵,沙场之中求道真! 我,徐瑾,是个道兵!
乌泥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在线阅读
群号:942113903,欢迎大家入群吹水。 倘若人生可以重开,是选择青囊竹杖,救苦一方?又或者出生富贵,锦衣怒马?再譬如武功盖世,威震武林? 当年过六旬的穿越者,亲眼目睹百丈地龙破山而出呼云驾雾,白衣谪仙化身不可名状隐天蔽日—— 地崩山摧,生命在此刻走向终结,寻仙的执念却铭刻于内。 长春不老,袈裟伏魔,参同书契,玄君授箓…… 这是一个自武林开始,凡俗之人不断重开人生,在诡谲的修真界一世又一世追求长生不朽的故事。
雪风大明尊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洪荒之黄龙证道路在线阅读
穿越洪荒,成为龙族黄龙,是如记忆中的那般,拜圣人为师,独自拼搏,与洪荒众生争夺一线生机,证天道圣人之位?不,我黄龙要走一条独一无二的道路,成逍遥于世,败亦无怨无悔,让众生知无上之路,传我黄龙之名。
月中鸟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摊牌了,我就是一条龙在线阅读
【九万里一息,百转千折以朝龙,吾为真龙之主】 一朝穿越,苏青丘成了养龙寺中的一条灵蛇。 正值五浊降世,魑魅魍魉横行,妖孽丛生,乾坤颠倒。 苏青丘躲在养龙寺的蛇窟深渊中,吞噬妖邪残骸,吸纳邪灵异物,一步步化为真龙。 适日,有妖邪攻打养龙寺,万蛇出洞,灵蛇化龙,一时间天地风云变。 事后,有人传言:养龙寺真养龙啊。 我跟你说那玩意不是蛇,不是蟒,它真的是龙啊,怎么就没人信呢。 长达三万米,重量无以计,头顶双角,云雾相随,你跟我说这是蛇? 闹呢! PS:精品老书《阴曹地府:活人只有我自己》,《这个西游有点诡异》,《时停499年》,欢迎收看。
左手洛莉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当前位置: 仙侠 神话修真 武道大诸天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六年前

  华山,自古以来便以奇、险闻名。

  从东周起,西岳之称流传至今。

  各朝各代关于华山的故事流传不休。

  ......

  落雁峰

  位于华山群峰南部,高七百多丈,靠近峰顶的一处石室内,一少年盘膝而坐,头上的冲天马尾无风自动,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容棱角分明,一双剑眉不时抖动,似乎在忍受着痛苦,眉心也时而皱起,时而舒缓。

  良久,随着一声闷哼,少年长吐一口浊气,张开星目,感受了一下自身内气。

  “呼,手厥阴心包经顺利打通,第九条正经打通,再温养一段时间,刚好赶上一个月后内门大比。”

  离开修炼室,沿着龟裂的石板路一路走向山顶,自从上了落雁峰后,最喜欢的还是山顶的那处观云台,百看不厌的。

  行至山顶一临崖的石台,山风吹起长袍,马尾调皮的乱晃。

  飘飘渺渺的云海,波澜壮阔,一望无边,千条深谷、万道山梁,除去朝阳玉女等主峰,其它的华山群峰均淹没在云涛雪浪中。

  云海穿行于山峦间,随风飘移,时而上升,时而下坠,时而回旋,时而舒展,妙在似云非云,非海似海。

  少年眺望着远处,眼神逐渐失去焦点。

  事情,还得从六年前说起。

  ....................

  黄麟,男,某点孤儿院出身,这是标配。毕业后在社会上打拼几年,顺利的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员工。

  虽然只是被控股公司。

  虽然要每天一身蓝袍,穿大街走小巷。

  虽然偶尔要风里来雨里去。

  虽然时不时还被人拉出来和对面那些穿黄衣服的家伙比较。

  虽然.......

  好吧,他只是个某吗的骑手,抢了个黄灯。

  被撞飞后赶了波穿越大潮,于成化五年落户西安长风镖局,成为总镖头黄英幼子。

  还好,在那边没什么牵挂,就是刚准备去交首付的钱还没花掉,有点亏。

  融合了记忆,以此身年幼为优势,小心翼翼的向镖局里的镖师打听了一些简单信息后,年仅十岁的黄麟开始确定时间点。

  首先,国号明,成化五年。

  应该是明朝中期,明朝的皇帝他记得不少,只有那么几个知名度不高的,有些时间点上的模糊。

  于是,黄麟在花园里,找了个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太祖朱元璋

  皇孙朱允文

  史上唯一一个造反成功的藩王,成祖朱棣

  朱棣的那个胖儿子

  朱棣的皇孙,也就是上面那胖子的儿子,朱瞻基

  朱瞻基的俩儿子,哥哥土木堡被捉,弟弟继位,然后哥哥回去后干翻弟弟,复辟成功的那俩

  落水后被病死的正德帝

  死嗑丹药想修仙的嘉靖帝

  二十多年不上朝,朝廷还能顺利有序运行的万历帝

  沉迷手工无法自拔的天启帝

  自挂东南枝的崇祯帝

  ......

  删删减减,排除了一些后,成化帝应该是处于土木堡两兄弟后面,正德帝之前;或者嘉靖帝之后,天启帝之前。

  毕竟土木堡两兄弟前面的皇帝,排满了,正德嘉靖都是厚字辈,天启和崇祯是俩兄弟。

  搞定,收拾现场,明儿再去卖萌打听下成化帝他爹是谁。

  弄明白所处的大概年代,黄麟一脸高兴的走向前院,好像忘了点什么.....

  当晚从床上惊坐而起。

  这身体的老爹,黄英,有个虎刀的外号?

  怎么他穿过来不是某点的标配?

  原身记忆中,他这便宜老爹轻轻一跳,就能翻过院墙?

  还听说过少林寺华山派?

  所以?

  这特么不是历史剧了?

  接下来几天,黄麟趁着这身体的老爹和大哥在外走镖,向那些镖师打听着外面的消息。那些镖师也只以为小孩子好奇,将一些江湖传闻,小道消息当故事讲给他听。

  这江湖上有少林武当,有五岳联盟组成的五岳剑派,也有峨眉青城,更有日月神教。那些小门派,江湖大侠多不胜数,没看连自个的便宜老爹都混了个虎刀的称号。

  五岳剑派是对抗日月神教的急先锋,盟主是华山派。

  这下黄麟终于知道了自身所处的时间点。

  自己并没估算错,正是处于正德帝之前,具体离笑傲开局的正德四年还有多久,那就不得而知了。

  富二代的纨绔生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心里即激动,又有些忧愁,上辈子就有武侠梦,也想过飞天遁地。

  可真发现这儿有武林江湖,又有些惶恐,毕竟江湖危险,说不定哪天在西安城逛gai,就被飞来的尸体撞死。

  自个家的镖局,也是个危险行当,还好没听说家里有啥神功秘笈,但也实属高风险。

  黄麟计划着,等便宜老爹这趟镖回来,去华山拜师看看。

  谁知,天不从人愿,还在幻想练成轻功飞檐走壁的他就得到了管家传来的噩耗。

  黄总镖头一行,加上商队一起近四十号人,在押镖去往成都府的路上,在汉中府被豹子山黑风寨的当家带人劫了,死伤惨重,镖货全失。

  总镖头身受重伤,少镖头昏迷不醒,还活着的九人,个个带伤,商队的人受镖师保护,死了两个护院,商队管事无碍,只是受到惊吓。

  “小少爷,现在老爷和大少爷皆尽重伤,具体情行尚不得知,老朽已派人赶往华山和陈氏商行,洛阳那边也派人过去通知二老爷了,只是现在家中镖师都人心惶惶......”

  黄麟心下嘀咕,和原身的老爹大哥都还没打过照面,就快把人克挂了,某点孤儿院果真有点东西,原身老娘病逝于五年前,现在又......

  稳了稳心神,看着桌前拱手微躬的老管家。

  “福伯。”

  “小少爷,还请吩咐。”

  “家中尚有几个镖头在?”

  “王镖头在,宋镖头也在赶过来的路上。”

  “将他们请过来吧。”

  待福伯吩咐下去后,黄麟又向福伯询问了一些具体的事情,现下这情况,他也管不了人设的问题了,只能先行将事态稳住。

  等到王、宋两位镖头赶到,已过了盏茶时间。

  “王叔,宋叔,您二位都是小子长辈,现在的情况你们也清楚,还望二位叔叔帮长风镖局过了这一关。”

  黄麟起身转过书桌,朝着两位镖头抱拳道。

  王、宋两位镖头对视一眼。

  “小少爷还请放心,老王我跟着黄总镖头混了有十余年,若非黄总镖头照顾,王某早已客死异乡,此番必定竭尽全力。”

  “宋某也没得说,这黑风寨平常也时有打点,此事颇有蹊跷,待打听清楚,宋某定平了他。再说还有华山高人在,咱们长风每年孝敬不少,在华山的地盘出了事,他们肯定会过问。”

  “如此,小子先行谢过两位叔叔。”黄麟心下长舒口气。

  “宋叔,麻烦安排二十好手,带上伤药,然后在城里请几位郎中,您带队去接应我父亲。”

  “小少爷,那些郎中都娇贵的很,怕是受不得累。”

  “无妨,给足银子就是了,对了福伯,家中可有老参。”

  黄麟想起,很多故事中都有老参续命一说。

  “有的,一会老朽交给宋镖头带上。”

  “另外福伯您亲自去趟陈氏商行,和他们商量赔偿事宜,咱们护镖失利,该赔的赔,哪怕是砸锅卖铁,也得把陈氏的损失赔了。”

  “王叔,出了这事,家里也是人心激荡,还请您坐镇镖局。”

  “小子毕竟年幼,家中事宜还得靠三位叔伯。”

  “老爷要是知道小少爷如此行事,必定高兴非常。”福伯老眼含泪。

  两位镖头也是拱手感叹。

  待到福伯和两位镖头各自离去后,黄麟瘫坐在书桌后面,背后一身汗。

  前世只是普通老百姓的他,虽然见过不少,但毕竟没有亲自处理过这种事。

  小胳膊小腿,手无缚鸡之力,没一个成年人在家,万一有啥变故,跑都跑不快。

  幸亏便宜老爹口碑不错,待人也好,总算过了最难的一关。

  当晚,黄麟想起还不知自家父亲的武功在江湖上处于什么档次,于是唤来福伯。

  “小少爷,武功这事老朽也不懂,只是平时老爷和镖头们闲谈时有听过两耳朵。”

  “无妨,福伯您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吧,小子也只是好奇,什么人能重伤家父。”

  “是,老朽知无不言。”

  福伯沉吟些许,似在组织话语。

  “老爷大概说起过,以他的武功,在江湖上应该是份属二流,只是所学太过普通,比不得那些门派弟子。”

  “唔....这样说来,此事倒真是疑点重重,以我爹二流的武功,常年走镖经验也算丰富,怎会在一区区山寨匪首那失利,更何况汉中离华山也不远。”

  “小少爷,老朽也仔细的盘问了回来报信的趟子手,据他所言,总镖头曾说那黑风寨领头的当家面生的紧,只是那会总镖头身受重伤,人也不太清醒,他不敢确定。”

  福伯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向黄麟说起,毕竟这消息还没确定。

  “要真是这样,倒也有可能。”

  黄麟接又问了下他大哥的情况,才放福伯下去。

  ............

  度日如年的过了三天,终于等来了三天里唯一一个好消息。

  他二叔,老爹的亲弟弟,到了!

  黄麟一下心就定了,他这二叔唤黄雄,人称铁狮,常年坐镇在洛阳,打理镖局在那边的生意。

  刚到前庭,就看到福伯迎了几个人进来,脸上掩饰不住的风尘和疲惫,明显是一路奔行而至。

  “哈哈,不想我老黄家竟出了个麟儿,果真是没起错名字,不错!”

  当头一大汉,看到黄麟后二话不说就将他抱起转了个圈。

  黄麟:........

  还好福伯解围。

  “二爷,华山的人也快到了,您和几位兄弟是否先稍作洗漱?”

  黄雄稍作沉吟,点了点头。

  “麟儿莫慌,咱跑江湖的,嗑嗑碰碰再所难勉,你爹一身武功不差,你大哥也得了他真传,指不定是报信的人说严重了,待老宋把人接回来先。”

  “有二叔在,侄儿安心多了,您一路劳累,先稍作休息,一会华山来人,还得您出面。”

  这几天黄麟习惯了不卖萌扮可爱,在别人眼里,就跟小大人似的。

  “麟儿不错,真的不错,要是我大哥见了,肯定欣慰非常。”

  黄雄放下黄麟,大手揉了揉小黄麟的脑袋,一脸的感叹。

  等到傍晚,他正在向二叔打听华山消息,福伯进来了。

  “二爷,小少爷,下人来报,华山的人来了,姓丰,刚进城。”

  “姓风......”黄麟脱口而出。

  “怎么,你知道?”

  黄雄对这个侄儿满意无比,也就两年时间没见,变化实在太大,当初的熊孩子,现在处理事情有模有样,还向自个打听华山,是想进华山拜师?

  “侄儿只是好奇,这天下还有风这个姓吗?”

  “哈哈哈哈,麟儿可知西安府有多大?陕西省又有多大?大明有多大?你还小,要学的多着呐!”

  终于看到自家侄子儿幼稚的一面,且华山的人也来了,黄雄不禁心情大好。

  “行了,咱们先去迎一下,看看华山来的是哪位高人。”

  拍了拍侄儿的脑袋,黄雄当先出去。

  黄麟一路满心期待,跟着二叔出门迎接。

  终于,要接触华山的人了,貌似姓风,不会是剑圣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