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个总兵不好当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崇祯十五年,松锦之战惨败后的大明,满目疮痍。一个现代人灵魂穿越而来,取代大同总兵姜镶,面对的是棘手的问题,是病入膏肓、积重难返的大明。“乱世用重典,沉疴下猛药”,为了挽救天下,姜镶不得不狠起来。欢迎加入读者QQ群:1083957162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薄情的峰少.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盼盼28426.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半城书包.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国姓窃明在线阅读
朱树人在北大国际关系研究所厮混多年,因为现代社会过于和平,他一身军事外交诈术谋略无处施展。 苍天有眼,一夜之间他回到了崇祯十二年。这等乱世,毕生所学不就有用武之地了么! 大明已然彻底病入膏肓。 自己的身份只是区区一个秀才,连官都不是,用正常手段怎么来得及拯救大明? 既然如此,只好不择手段了。 —— (本书是高智商计谋文,明末纯热血打打杀杀的已经太多了,相信老白们也看腻了,来点不一样的。本文也有争霸,但不会无脑热血)
浙东匹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晚明在线阅读
明朝末年,北国狼烟横卷,尸骨山积;江南小桥流水,歌舞升平。朝代末世的内忧外患之中,腹黑办公室主任强势崛起,吹响华夏最后的号角。真英雄,改天命。  残酷惨烈的古代战争,真实的明代市井,一个个小人物创造的历史,展开一幅波澜壮阔而又温婉缠绵的晚明画卷。  书友QQ群:145034435
柯山梦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梦回大明春在线阅读
穿越到大明朝,考科举是黑户,想读书又没老师。 好在隔壁就是流放王阳明的龙场驿,不过还得等几年,那就先抢一个老师回家凑合着学吧。
王梓钧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好国舅在线阅读
新书《我在唐朝做捡史》! 给皇帝当小舅子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给凶名赫赫的朱重八当小舅子似乎就没那么开心了,想想洪武一朝的血腥与漫长主角表示压力很大. (读者群 608717565)
宇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朕即大宋在线阅读
北宋末年,朝廷积病积弱。冗官冗兵、重文轻武等沉疴弊病缠绕着整个国家。 但赵桓觉得,这大宋朝廷的各种陈年病疴都是癣疥之疾,真正的心腹大患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的膝盖太软! 穿越成宋钦宗赵桓,一睁眼已经是再次自投罗网被困金军大营,距离被废已不足一个月的时间。 悲惨屈辱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要强加在自己身上,但赵桓绝不就此认命,誓要与洗刷这注定的屈辱,胜天半子! 朕即国家,于是大宋增加了三分血性,两分勇武,一分科技,最终改变了整个人间。 书友群615365341
杨氏良家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锦衣当国在线阅读
现代职场人王通,在病死后来到明万历初年,这是大明最好的时代,也是大明最后的辉煌,作为锦衣卫子弟的王通,能做些什么,能改变些什么呢?  在他出现的这一刻,时间长河已经变了流向......
特别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新书《晋击天下》即将发布,敬请关注! 【历史新纪元征文榜眼奖作品】“天不生公子,千古如长夜。”——岳飞。五花马,千金裘,北宋宗室公子赵皓,身怀功德系统,原可逍遥一生,却不惜举世皆敌,誓与天争,欲扶大厦于将倾之际,如同明月当空,照耀华夏千古。PS:1.已有完本精品小说《兵甲三国》,人品保证;2.本书依旧是爽得high的系统文。3.本书粉丝群3-1-3-0-5-6-1-5-9。
湘南笑笑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北宋最强大少爷在线阅读
皇佑五年广州沦陷,粮食减产,胡人磨刀霍霍,即使内忧外患,大宋也充满了励精图治的决心。  也是这一年,一个天才重生到了王安石家,带着一只小萝莉,赢得了满堂喝彩……
灰头小宝2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真是大昏君在线阅读
新书《逆天换明》已上传,请朋友们多多支持。 穿越不?开局就当皇帝哦,天天山珍海味! 阔以呀!吃货叶轩要流口水了。 马上就给你娶媳妇儿,是大美女哦! 太,太阔以啦!单身狗叶轩两眼放光。 “臣女张嫣,谢万岁隆恩。” “老奴李进忠恭贺皇爷!” 张嫣?李进忠?魏忠贤?朱木匠?昏君?! 为了多活几年,为了大明中兴,叶轩决定把昏君的事情干一波。 重用阉党,贬斥“忠良”,重修三大殿,增税加赋,奇技淫巧,一个都不能少。 新书《逆天换明》已上传,请朋友们多多支持。
样样稀松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狠总兵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这个总兵不好当

  大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

  处于小冰河时期的明末,旱灾、蝗灾等自然灾害频繁,再加上人祸,中原百姓苦不堪言,赤地千里,饥民遍地。

  山西北部灾情虽没中原那般严重,亦好不了多少。

  大同城外,有着大量的饥民、乞丐,被官府禁止入城。

  十月三十,早上。

  北风呼啸,寒风阵阵,割人面皮。

  大同城墙上的士卒们,个个都无精打采,精神不振,似乎很不愿意在这里当兵,他们都向城内总兵府望去,边注视那边情况边交谈着。

  “听说姜总兵来时,只带了千余私兵,没人看见运送粮饷的车!”

  “终于有总兵来了,咱们的军饷当然要找他要!”

  “都三个月没发了!但愿能向总兵要到军饷!”

  “朝廷发不起军饷,谁要是每月准时、足额发军饷,我就跟着他!”

  “老郭说得对,我们当兵就是为了军饷,连军饷都发不下来的朝廷,那是狗屁朝廷!谁给我发军饷,我就听谁的!”

  …………

  总兵府外,这里有两批士卒,第一批属于总兵的私兵,他们守着总兵府大门。

  在大门外,聚集的士兵越来越多,他们是大明朝廷的兵,每个人都脸色不善,心中有很大的不满,时而有人在大声发泄着。

  “家人没饭吃,再不发军饷,日子没法过了!”

  “当兵就是为了军饷,没军饷还当个屁!”

  “三个月没发军饷了,再不发,老子不客气了!”

  ………

  士卒们气势汹汹,情绪激动。

  要不是有全副武装的私兵守卫,气势汹汹的士兵早已冲入总兵府了。

  在私兵当中,其中一人大声道:“大家再耐心等等,朝廷会把军饷给补上!”

  “补个屁!经常发不了军饷,不相信这鬼话了!”

  “要是再不发,老子要抢了!”

  “听说在闯贼那边当兵,都比这好多了!”

  …………

  这是一名千总,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士兵们情绪更加激动,眼看无法控制局面,只好快步进入总兵府。

  总兵府内,正堂,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这里,他心情烦闷,时而来回踱步,时而沉思着。

  这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他名叫姜瓖,是大明九边重镇之一-大同镇的总兵官。

  姜瓖是陕西延川人,姜家世代皆为明将,长兄姜让是陕西榆林总兵,弟弟姜瑄为山西阳和副总兵,因为这层因素,他十七岁开始担任基层军官,军职快速上升,再加上花钱向上面疏通关系,姜瓖二十六七岁便当上了大同总兵。

  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武将进入正堂。

  “大哥,我控制不住了,要是朝廷的军饷再不到,弟兄们恐怕要哗变了,要自相残杀了!”

  这名千总名叫李智雀,是姜镶最得力手下之一。

  话音落下,又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另外一名千总快步进入正堂。

  “大哥,刚刚接到消息,建奴突破黄崖关,总兵白广恩正领兵拒敌!”

  这名千总名叫张发可,同样是姜镶最得力手下。

  姜镶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该来的终究躲不过!”

  前不久,大明和满清的主力在锦州到松山一带展开决战,史称松锦大战,这是大明和建奴的关键性决战,结果明军惨败,洪承畴被俘。

  满清胜利后,皇太极再次派兵入关劫掠。

  在历史上,建奴入关前,累计有六次南下劫掠,这次是第六次,明王朝已是岌岌可危。

  姜镶这个大同总兵,乃是前天下午刚到任。

  原本大同总兵为王朴,在松锦大战中第一个带兵逃跑,还在蓟州的时候,就被崇祯革职问罪,让姜镶补上大同总兵一职。

  然而,现在的这个姜镶,并非原本那个姜镶。

  在前天晚上,一个现代人魂穿而来,占据了姜镶这副身体,跟姜镶的记忆融合。

  经过一天的思想挣扎,姜镶不得不接受穿越的现实。

  在姜镶刚接到任命时,问及粮饷一事,得到的答复是,朝廷困难,粮饷一时还调拨不下来,让姜镶先想办法。

  建奴来了,明军根本无力抵挡,即将再次在关内肆虐;大同镇驻军缺粮饷很久了,连维持局面都成问题,就更别想带兵去打建奴了。

  莫名其妙灵魂穿越了,还穿越到烂透了的明末时期,面临棘手问题,姜镶曾经多次问过上天,怎么自己如此倒霉?

  以前那个姜瓖,在上任前也不知道大同镇的问题如此严重。

  “我要饷银!要饷银……”

  府外的声音又再传来,姜镶能清楚听到。

  崇祯长期缺钱,松锦大战耗费了大量粮饷,因为粮饷不足催促洪承畴仓促出战。

  年初孙传庭赶赴西安就任,崇祯又咬紧牙关筹措出为数不多的粮饷。

  姜镶相信,崇祯的确是没钱,但没钱也得解决问题呀。

  九边重镇的大同镇,原有官兵两万人,王朴奉命赶往松锦一带时,带走了一万五千,由一名参军带着剩余五千士兵负责辖区防务。

  在以前,留守大同镇的官兵,每个月能领到一些军饷,虽然不是足额发放,好歹饷银领取,军官尚能有效控制士兵。

  但是,从三个月前开始,再也没有朝廷送来粮饷,五千官兵的不满愈发严重。

  在以前,由于上任总兵王朴身在关外,领不到军饷的士兵找不到主事人,如今终于有新总兵上任,官兵们气势汹汹而来,不讨到军饷誓不罢休。

  “放我们进去,我们要找总兵大人!”

  “要是见不得总兵,弟兄们要疯了!”

  姜瓖快步来到大门后,只见大门那边,以参将为首的军官嚷嚷着要进来。

  姜瓖道:“放他们进来!”

  把守大门的私兵放行,让那些军官进来。

  姜瓖返回正堂,接见军官们。

  在下属军官当中,为首参将名叫卢邦南,跟着他进来的是千总、把总,共有十数人,每个人都是沉重之色,正堂内愁云惨雾。

  卢邦南道:“总兵大人,三个月没发军饷了,末将整整安抚了三个月,若是再没军饷,士兵们恐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向姜镶抱拳,以很重的语气说道:“请大人发军饷!”

  “请大人发军饷!”

  身后那些千总、把总异口同声大声说着。

  军官们个个情绪激动,气势汹汹,要是再没有军饷,真不知后果会严重到什么程度,真的有可能会哗变,姜镶鸭梨山大啊!

  许多人觉得,姜总兵新官上任,朝廷应该调拨了些许粮饷,军饷迟迟不发,难道是被总兵克扣了?

  在明末,拖欠军饷的事情时有发生。

  最早一次出现在崇祯刚即位时,那时还未重新起用袁崇焕,蓟辽一带边军因为军饷被拖欠发生军人哗变之事。

  至此以后,拖欠军饷属于常态。

  姜瓖道:“不是我不肯发军饷,实在是朝廷没下拨过来。跟我来看看吧!”

  他带着数十军官来到仓库。

  平常用于储存粮草仓库,面积比较大,却显得空荡荡,只有一间屋子尚少量装满小麦的麻袋。

  姜瓖道:“大同的存粮,只能维持十天。”

  存粮这么少,军官们头皮发麻,要是朝廷再没有运粮过来,到时候要喝西北风了。

  “诸位再来看看!”

  姜瓖带着军官们来到库房。

  库房倒是有许多房子,可箱子逐一打开后,只看到一个箱子有三四百两银子,其余箱子空空如也。

  军官们见此状,心里凉透了。

  姜瓖叹息道:“朝廷实在没给粮饷,弟兄们过得苦,我身为总兵,这心里不好受啊!”

  说这些话时,姜镶拍拍胸脯,声情并茂。

  在军官们看来,姜镶或许是好总兵,朝廷真的没发粮饷。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大哥,只有这点银子,该怎么办?”

  “要是实在没银子,大哥这个总兵,恐怕要做到头了。”

  李智雀和张发可都很是担忧。

  “趴”的一声,姜镶有掌重重拍在桌面上,大声道:“乱世用重典,沉疴下猛药。”

  众人面面向觎,不知总兵说的是何意。

  这时候,打斗声从外面传来。

  姜瓖和军官们匆忙跑出,只见在大门外,那些讨军饷的士兵跟守卫大门的私兵打了起来,已有人受伤,要是不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姜瓖迅速冲到门口,拉开嗓子大声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洪亮的声音盖过了打斗声,所有人都停下手来。

  姜瓖指着为首那军官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带人冲击总兵府,你这样做形同造反,该当何罪!”

  那军官情绪非常激动,大声吼道:“当兵没有军饷,弟兄们家人都要饿死了,就算造反,都是被逼的。”

  这人年近四十,身材魁梧,一脸络腮胡。

  随即,有许多士兵附和着,个个情绪都非常激动。

  “就算做强盗,都好过没军饷的兵!”

  “没军饷发,家人要吃饭,不抢难道等着饿死!”

  “是朝廷逼我们反!”

  …………

  士卒们气势汹汹,要不到军饷,誓不罢休。

  姜瓖刚到任,对各级军官都还不认识,向旁边的参将低声询问那人身份,得知那人名叫兆辉,军职游击。

  “肃静!肃静!”

  姜瓖洪亮的声音再次发出,现场又再安静下来。

  “第一,你们冲击总兵府,殴打友军,该以军法处置!”

  “第二,军饷拖了三个多月,不能再拖了。我姜瓖向弟兄们保证,最迟今晚发下来。”

  新任总部承诺发军饷,士兵们激动的情绪总算稍微安定下来。

  兆辉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大声道:“只要把三个月军饷都发下来,若姜总兵要用军法处置,卑职毫无怨言。”

  姜瓖朗声道:“弟兄们,你们再耐心等待一下,我今晚就给你们发军饷。”

  话音刚落,兆辉大声接口道:“敢问姜总兵,若今晚发不了军饷又如何?”

  姜瓖道:“若是今晚不能给弟兄们发军饷,我姜瓖的祖宗十八代都是龟孙子!”

  他心道:姜瓖的祖宗可不是我的祖宗!

  居然用祖宗来作为承诺的保证,还真罕见,大部分官兵都相信了。

  姜瓖继续道:“弟兄们都先回去吧,军饷今晚就会有。”

  有了总兵用祖宗作为承诺,总算把事态平息下去,士兵们陆续回去。

  姜瓖重新进入府内,把张发可、李智雀带入小屋内。

  大哥做出如此重的承诺,张、李两人都很是着急、担忧。

  李智雀道:“大哥,府库空空,军饷从哪里来?”

  张发可道:“若实在没办法,干脆尽快逃走,不做总兵了。”

  李智雀道:“对,朝廷连粮饷都发不下来,这个总兵不做也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