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难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在线阅读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

历史 / 两宋元明

114.84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0-20 12:00

书籍摘要: 故事开始于崇祯十五年冬,神豪系统的明末之旅!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晓月江湖.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不容易做死.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海上小马哥2016.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第一能臣在线阅读
李洪意外重生洪武初年,这时候,朱标还建在,朱元璋还不喜欢杀人。 但身为后世之人,李洪知道,那一日终究会来。 于是,他常劝身边的人赶紧辞官归乡。 “诸位,辞官归乡吧,皇帝要杀人了,保命要紧啊。” “大明的官,狗都不做!”
万里天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朱元璋:咱后世子孙人人如龙在线阅读
开局凌迟处死大明战神朱祁镇。 然后召唤曹操给朱祁钰补课。 木匠皇帝朱由校沉溺木工不学朝政?吾座下雷电法王何在?电他! 崇祯皇帝?后世给你洗白的很多,可我觉得你还是个废,啥也别说了,这本三年称帝五年模拟你先恶补一下。 万历?你挂机挺爽啊,本事还没嘉靖大,破事儿比嘉靖还多?让努尔哈赤揍的你跟孙子似的你丢人吗? 哎?嘉靖?你偷笑什么?刚刚那是夸你了? 朱棣?什么?你想学爸爸如何能再爱你一次? 朱高炽你想学减肥养生之道? 朱允炆你…… 穿越成刘伯温兄弟刘仲梁,招贤楼大显神威!
元会道祖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的外甥朱厚照在线阅读
穿越大明弘治年间,弘治即将驾崩,太子朱厚照顽劣,国舅张鹤龄混账(划掉)…… 我,张鹤龄!张皇后之弟!弘治小舅子,朱厚照之舅! 世人谓我活太岁,我谓世人活太久! 敢犯我大明第一权贵之威,让你悔到世上活一遭!
一页非常书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在线阅读
主角穿越回1116年(宋政和六年)北宋京东西路东平府阳谷县的西门庆身上,正好看到王婆与潘金莲毒死武大郎,这点儿赶得可真好。  招惹了杀神武松,真是要命啊!武松背后,还有宋江等黑道势力。西门大官人表示压力山大!  此时,西北边境宋夏大战爆发,而北方金国崛起,在护步答岗大败辽国70万大军。  1125年(宋宣和七年)金国将大举攻宋,乱世就在眼前。只有十年时间准备,西门大官人应该怎么办?
木木三大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水浒求生记在线阅读
我的心腹都在哪里!?  这是原本轨迹中梁山泊开山祖师王伦在垂死前所发出的最后哀嚎。  然而,皆因一场雷劫让历史偏离了既定的主线。  动荡的大宋时局,崩坏的伦理朝纲,觊觎的恶邻女真,霸蛮的强客欺主,内忧外患中是生存还是灭亡,留给白衣秀士王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且看一个现代国企小主管穿越宋朝,附身著名倒霉鬼王伦后的水浒求生之路。
他来自江湖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状元郎在线阅读
靖康前夕,大宋歌舞升平,汴梁春风糜烂。 穿越到一个远近闻名的守正君子身上,杨霖走到哪都是一片敬重的目光。 可是他的本性已经快要掩盖不住了... 书友群:518666494(已满) 书友二群:1038612259 全订群先进普通群,找管理员验证哈
日日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重生之宋武大帝在线阅读
PS:新书《重铸河山》已经上传,敬请朋友们支持。  著名的历史学教授李隽因一次意外的空难来到南宋这个动荡的年代,更不幸的是他还成了南宋亡国皇帝宋度宗,成了雄材大略的忽必烈的对手,更糟糕的是,伯颜大军已经兵临临安城下。  值此南宋危急存亡之秋,内忧外患之际,李隽将如何抉择呢?一腔热血能否挽回南宋的幸存。
殷扬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振南明在线阅读
崇祯十七年闯贼攻破京师,天子自缢殉国。内有贼酋流匪窃玺,外有鞑虏胡儿嚣衅,国破山河在......  举国同哀之际,一个现代灵魂附身在太子朱慈烺身上。  值此危急存亡之际,朱慈烺发出振聋发聩的疾呼:我大明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汉贼不两立,皇明不偏安!
一袖乾坤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风华:神级皇太孙在线阅读
新书《人在大学,名震文娱圈》已在起点发布,欢迎感兴趣的大大批评指正! 重生在大明永乐十年,成了皇太孙朱瞻基。 “爷爷,您不是喜欢打仗么,放心打吧!” “钱、人、兵器、粮草……缺啥,我给啥!” “不用担心您的身体,我有丹药,能为您向天再借五百年!” “太子老爹,您减肥很成功,安心在后方监国吧。” “汉王二叔,您不是想当皇帝么,倭国给你!” “赵王三叔,您不是也想当皇帝么,罕国给你!” 三宝太监郑和,七大洲四大洋,尽情去游玩吧! 日月所照,江河湖海所至,皆为明土! 明土之上,皆有我皇太孙朱瞻基的传说!
海角思路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逃难

  ps:新书开始,求支持!

  秦朗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四面都漏风的破房子。

  更加准确的说这是一座破败的山神庙。

  外头北风呼啸,雪花簌簌。里头小风似刀割,嗖嗖刺人骨。

  遂即大股的记忆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大脑中。

  这是一很短暂的过程,没什么副作用,更像是回忆起了往事,而不是大段大段的信息一股脑的挤进你的大脑里。

  塞的你脑瓜儿疼!

  “这是……”

  秦朗深吸了一口凉气,自己洪福齐天撞上了穿越这种大好事,但开局竟就这么惨烈吗?

  中华上下五千年,自己没有被扔到盛世华年,太平年景,而是来到了明末,还是快要变天的崇祯十五年?

  好不容易被老天爷青睐一眼,……

  真是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秦朗脸颊抽了抽,而后冷冽的寒气叫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虽然他浑身上下裹着厚厚的棉衣。

  ——作为一个乡绅财主的独生子,哪怕再落魄,再是在逃难中,大冬天的,棉衣绝对是有的。

  但是,孤儿又见孤儿。

  1202年就是孤儿的他来到明末世界,赫然还是个“孤儿”。爹刚死,娘早亡,一个兄弟姐妹都没有,还有那依旧不变的名字——秦朗。

  但这些并不是重点,孤儿就孤儿吧,二十多年的生涯他不早就习惯了吗?现在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事儿,老秦家……似乎快要破产了!

  在上次清兵入塞中损失惨重的秦家,这两年刚喘口气,鞑子就又一次杀来了。

  从崇祯二年黄台吉第一次领兵入寇以来,这已经是十多年里清军的第六次大规模入关了。

  每一次都会给大明带来惨重的损失。

  然后秦父就又带着家小南逃避难了,上回他就是这么做的。虽然老秦家损失惨重,临清老家的宅第店面田亩全被鞑子糟蹋成了一片白地。

  可比起那些死掉的人来说,他们还是赚大了。

  只不过这次南逃秦家的行头比起四年前轻减了很多。

  首先秦母两年前已经病逝,其次这几年元气大伤的秦家遣退了不少仆人护院。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秦家途中才遭了大难。

  他们在路上遭遇了难民群,被人抢了。

  人的记忆力比金鱼儿可强多了,齐鲁的百姓已经被鞑子蹂躏过了,很多人听闻清兵复来的消息后就纷纷举家难逃。

  然后从逃难的人群演变成难民,再从难民演变为流民。

  即使再厚的家底在这种局面下也撑不了几天,电影1942了解一下。

  何况这都崇祯十五年了,大明朝的百姓又有几家几户有家底的呢?

  秦父利溜的打包南逃,路上遇到了流民抢掠,靠着舍车保帅,秦家上下逃过了一劫,然秦父受了惊吓,兼之财货损失极大,人是又气又悲,等赶到滕县时就要不行了,秦朗深受打击,人竟也一病不起。

  更雪上加霜的是,秦家的下人看到秦父没了,秦朗又不是个撑得起家的主儿,就纷纷学起了二师兄,要分了仅剩的财货细软各奔东西。

  错不是还有几个忠仆维护,这明末时的秦朗怕是等不到21世纪的秦朗穿过来,就一命呜呼了。

  秦朗闭上眼睛,用心消化起脑子里的记忆,特别是身边的几个人。

  管家秦德,自小是秦父身边的小厮,秦家的家生子;其妻张氏,秦母的贴身丫鬟出身,所以夫妻俩对秦家秦朗忠心耿耿。

  二人育了一儿一女,儿子秦安与秦朗同岁,现如今都是十六,是秦朗的书童跟班,女儿秦露今年十四岁,是秦朗身边的丫鬟。

  护院家丁李家祖父孙三人,李猛、李轩,及李轩九岁大的儿子李焕。

  李猛李轩都是辽人,更准确的说是辽兵。

  崇祯四年,李九成、孔有德、耿仲明等起兵叛乱,是为吴桥兵变。但也不是说所有浮海跑来齐鲁的辽兵就全都参与了叛乱。李家父子就没有,而是一路逃到了济南,李轩在途中染病,到济南时已经病的奄奄一息了,幸得秦朗死去的祖父伸出援手,这才转危为安。而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至此李家父子就成了秦家的护院,至今十年有余。

  李轩落脚于秦家的第二年便就娶了庄上女子,其妻赵氏,上遭秦家南逃时病逝于淮安。膝下育有一子,就是李焕。

  这些就是秦朗最忠心的人,拖着病中的秦朗从滕县来到了这儿——峄县的南端,也即是兖州府的最南端,再走几步就是苏北地界了。

  秦朗对这个兖州府是毫无一点概念的,但他知道齐鲁与苏北交界地在哪里,而且山神庙不远的一个大镇集就是台庄,附近还有个县城叫滕县,这就没错了。所谓的台庄必就是后世鼎鼎有名的台儿庄。

  然而台庄也并不安全。

  因为这次入塞的鞑子——阿巴泰的大军已经沿运河南下兖州了。

  泉城,阿巴泰是不会去的。

  崇祯十一年,多尔衮率军叩入关中,破北直隶,顺运河南下,先取东昌再叩济南,沿途五十余城皆屠,百万苍生流血,半个齐鲁遭难。

  此战中东昌济南二府化为了一片废墟白地。

  泉城一战,左布政使张秉文、济南知府苟好善、巡按御史宋学朱、历城知县韩承宣等率军抵抗清军攻势九昼夜,尽数战死,德王朱由枢等宗室也非死即俘,清军焚杀官兵绅弁数十万人,踞城十四日乃去。之后济南就家余焦壁,室有深坑,湖井充塞,衢巷枕藉。盖千百年来未有之惨事也!

  富饶的鲁西北经此一劫被糟蹋成了一片白地,寥寥数年又能恢复几分生气?

  这次阿巴泰率军入塞,但凡有点脑子的,就不会从东昌府杀去济南府。况且齐鲁巡抚王国宾也已经调集兵马固守济南府。

  所以清军南下兖州都是可以预见的。

  济南是一块硬骨头,最更要的是它还没肉!

  兵力空虚的兖州府,显然就更肥美可口了。

  毕竟这些年来清军隔三差五的入塞的目的很明确,一是创伤明廷的战争潜力和政府威望,二就是掳掠钱粮人口供己所需。

  而兵力空虚的兖州府是铁定挡不住阿巴泰的大军的。

  所以兖南的台庄也不安全,还是要继续往南边走,在秦家人看来最好越过淮安去到扬州去。

  只是秦朗的病大大拖累了一行人的速度。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