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剧组非人类

我的剧组非人类在线阅读

我的剧组非人类

缘分0

都市·商战职场·209.0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9-08 08:30

如果你拥有了能力,你会用来做什么?李闲云:当然是用来拍电影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站在一座黑色山峰上,四周到处都是灰蒙蒙的雾气,黑暗遮蔽苍穹。

  这里就是鬼界吗?

  可我明明没有死!

  十分钟前,李闲云刚完成一次剧组拍摄任务,因为地方太偏打不到车,就坐了公交回去。

  没想到自己上的竟是一辆鬼车,周围坐的全是鬼。

  然后他就被带到了这里。

  以致于这一刻,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对现实的怀疑冲淡了恐惧,让他不至于被当场吓瘫。

  山峰下是一片白茫茫的树林,仔细看,哪里是树林,分明就是那累累的白骨。

  白骨林一路绵延,充斥了整片视野。

  而在林下是一条黄色的大河,从地底涌出,滚滚向上。

  河水中不时的出现各色厉鬼的面容,一个个发出尖利的呼啸,随着河流奔向天际——这河,竟是从地下往天上流的。

  地面是黑紫色的泥土,踩起来松软无比。

  眼前一个个的鬼神情茫然的聚到黑色山峰的边缘处。

  一名瘦高如竹竿的鬼不小心晃掉了自己的脑袋,一路咕噜噜滚过去,那鬼头牙齿咔嗒咔嗒乱蹦:“我的头……我的头……哦,不对,是我的身体……”

  下一刻一个女鬼又悠悠飘了过来。

  她的半张脸是枯焦的,一只眼珠荡了出来,用手托着,将那眼珠对准李闲云,口中却吐出长长的舌头,就如蜥蜴般,想要舔李闲云。

  李闲云不知道被她舔到是什么结果,他向竹竿鬼身后躲了一步。

  “呕!”那女鬼舔到竹竿鬼,发出呕吐声:“好臭!好臭!”

  她退了下去。

  或许是退的步伐有些大了,李闲云不小心撞到什么。

  他回头看去,就见一个年轻的美女正看着自己。

  至少这位的形象看起来要好接受许多。

  “对不起。”李闲云脱口道。

  那年轻美女微微一笑,一张脸骤然撕裂,从那撕裂的头颅里,竟然钻出一只硕大而肥胖的白色蛆虫。

  “唔。”李闲云强忍着恶心感。

  那蛆虫却显然不打算放过他,摇头晃脑的靠近李闲云,张嘴,嘴巴竟瞬间张得比头还大,露出满口獠牙。

  就在这时远方却响起嘹亮的汽笛声,所有的鬼同时仰天嘶号。

  天际两根铁轨刷的飞过来,扑的插入山峰中,如入无物,已将黑色山峰与天空连成一线。

  随后就看到一个百足巨蜈蚣模样的存在,沿着铁轨爬过来,百足爬动,速度飞快,转眼已来到山峰前。

  同样是张开巨口,一个个鬼怪已自动进入。

  蜂拥而上的鬼群推动着他,李闲云一失足,直接从山峰落下,正摔进巨蜈口中。

  翻滚了几下,李闲云爬起,发现四周都是红通通的腔壁。

  掉进来的鬼正沿着血色通道一路前行,有的竟然就坐在旁边,那腔壁竟然还开了一个个透明窗口。

  这是列车?

  你不是蜈蚣,是龙猫吧?

  在吞噬了足够的鬼怪后,那巨蜈啸嘶一声,铁轨收回,向着远处飞去,巨蜈也沿着铁轨一路爬行。

  只是片刻功夫,巨蜈已来到一片红色建筑群落的上方,从上方俯视,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古代宫殿群落。到处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

  在建筑的中央有一片广场,一个巨大的油锅在沸腾着,一只巨大的眼睛正在油锅中载沉载浮,眼睛四周缭绕着黑色烟雾。眼睛本身是闭着的,虽然没有脸,但不知为何,李闲云看着这只眼睛,竟有种它在享受的感觉。

  忽然这眼睁开,望向天空。

  本来只是经过的巨蜈猛然尖叫一声,朝着下方扑下。

  就在要撞上油锅的时刻,巨蜈的身体转了个向,一头冲进旁边的古老殿堂中。

  令李闲云震惊的一幕出现。

  没有任何撞击与破坏,仿佛这些建筑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巨蜈如列车般庞大的身躯直接冲入大殿内堂,随后大口一张,所有的“乘客”都被吐了出来,一个个翻滚着落入殿中。

  鬼怪们显然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一个个摇摇晃晃的站起。

  有鬼甚至还开腔:“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会说话有意识的鬼显然不是很多,大部分的鬼只是呜呀呀的一通乱叫。

  随后就听一个清澈的语声传来:“又生事!”

  接着就见油锅中一片火焰骤然升起,那先前“肇事”的鬼眼骤然射出一道尖锐光辉。

  百足巨蜈摇摇晃晃的起身,再次张口,用力一吸,将被自己吐出来的乘客们重新吸了回去。

  不过李闲云身体轻轻一侧,却是躲过了这一吸。

  在收回乘客后,那巨蜈重新飞出宫殿,回到轨道上,继续向着远方驰骋。

  李闲云站在一根大殿柱子后面,他用手摸了摸殿柱。

  真实的触感。

  只是无法理解,为何那巨蜈却能直接穿过去,而不影响分毫。

  算了算了,冥府的事,又怎么能用现实的逻辑去套呢?现在的问题是该如何脱身。

  李闲云想了想,向着后方绕去,走出殿堂,李闲云看到旁边竟是个磨坊。

  李闲云向里面看了看,就见里面是一头驴子正在拉磨。只是那磨下碾压的不是稻谷,而赫然是一个鬼。随着磨盘转动,那鬼的口中竟然不断的吐出黄澄澄的钱币。

  这……这是有钱能使磨推鬼的节奏吗?

  李闲云吃惊的看那鬼。

  那鬼也不见痛苦,反倒颇为享受。

  似是注意到李闲云的目光,它抬起头,对着李闲云道:“人为财死,鬼为财生。”

  “什么?”李闲云本能的问了一句。

  那鬼却依旧只是喃喃重复着:“人为财死,鬼为财生……人为财死,鬼为财生……”

  突然扑通一下,那鬼吐出一枚明晃晃的金色钱币,正滚落到李闲云脚下。

  李闲云好奇的拾起,就见那鬼竟现出紧张:“还来!还来!”

  叫声嘹亮,但是四周的鬼却置若罔闻,竟没有半点反应。

  这时李闲云也意识到了,这里的鬼,似乎没有太多心思,它们的思维似乎都很简单,虽诡异莫名,却未见凶残嗜血。

  这让他胆气壮了许多。

  左右都是进来了这个诡异的世界,到不如就闯一闯。

  正走着就看到一处殿堂。

  上书三个大字。

  幽河墟。

  幽河?

  是不是就是这鬼所指的地方?

  李闲云心一横,干脆便往里走。

  只是这一次却没那么顺利了。

  一个全身惨白的影子飘了过来,看起来有点象白无常,只是没有高帽子。

  若幽魂一般:“幽河古墟,不可擅入!”

  李闲云低着头,装成是某个无知无识的鬼,就这么晃荡着退开。

  可就在这时,远处油锅内,轰的一下,那鬼眼再度轰鸣出一道强烈光束,直接席卷四方。

  随后附近所有的鬼同时发出凄厉尖啸,就好像是遭遇了什么恐怖事物,痛苦已极,反倒是李闲云一点事都没有。

  眼前的幽魂更是如临大敌,高飞而起。

  天空中苍茫再现,那先前镇压鬼眼的力量显然是又要出手了。

  心一横,李闲云不顾一切的冲进幽河墟内。

  刚一进入,就见眼前一片天旋地转,李闲云发现自己竟然已在一处房间中。

  房内有一张床,一个镜子,还有一些简单的陈设。而在中央墙壁上,竟然也有一只和油锅鬼眼一模一样的竖眼。

  在那眼睛的下方,则挂着一本书,上面正写着四个篆体字,只是不认识写的什么。

  李闲云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内心中突然升起奇异的感受,他不由自主的走向墙壁,抓向那书。

  就在碰触到书的一刻,那床,镜子,脸盆,梳子,发簪,眉笔,粉饼盒等所有的陈设竟同时跳了起来,化生出嘴巴,眼睛,同声大叫:“不可触碰!出去!出去!”

  李闲云愕然,手顿了顿。

  就听头顶轰隆隆震响。

  抬头望去,天花板已化作云雾。

  从云雾中探出一只纤纤玉手,抓向李闲云。

  李闲云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中却泛起一个强力念头。

  把书拿下!

  他心一横,猛然将书从墙壁上扯下,那书竟然泛出一张鬼脸,对着李闲云咬下,咬中李闲云的一刻,却“啊”的尖叫着放出一道白光,又缩了回去。

  同时墙壁上的鬼眼也照射出一缕强光,正落在那纤纤玉手上。

  那只手的手背竟然现出一张嘴,一口将射来的光束吞下,大喊:“出去!出去!”

  “混账!”沉闷哼声再起,就听啪的一声,手背上的嘴巴已然爆碎。

  但就在这嘴巴碎裂的同时,一道光晕如冲击波般泛起,正冲在李闲云身上,就听一声尖啸自李闲云体内炸响,同时李闲云身体放出如太阳般的光芒。

  “生人!”那玉手主人发出震骇呼声。

  李闲云手中的书已生出一片漩涡,与此同时,那鬼眼又射出一道光,打在他背上,李闲云向前一跌,已落入漩涡,下一刻已出现在一座桥上。

  这桥浮于河上,并无桥基,一些鬼怪正从桥上走过,桥上还有个老太婆。

  桥上三个大字。

  不归桥。

  干!

  难道不应该是奈何桥吗?

  正绝望之际,就见桥上的老太婆已笑眯眯对他伸出手:“渡河之资。”

  李闲云想了想,摸出那金色钱币。

  那老太婆拿了钱,便继续向下个鬼收钱。

  就见那些鬼一个个摸出金色钱币放在那老太婆手中,随后往下方跃去,扑通落入河中,河流一路蜿蜒向空中升去。

  从这里跃入河中的,都是顺流向上走的,一路向着天空流去。

  所以这就是你们的轮回投胎路?

  那我呢?

  我是要返回生界,不是要重新投胎啊!

  我这么大的个儿,也投不进去吧?

  李闲云正自疑惑。

  就在这时,河下水面骤然泛滥。

  一朵巨大的红色花朵缓缓升起。

  这是……

  李闲云正惊悸,就见那收费老太婆已尖叫起来:“彼岸花!!!彼岸花怎么会开了?”

  下一刻所有鬼竟然都叫了起来:“彼岸花开!生者超脱!”

  “彼岸花开!生者超脱!”

  “彼岸花开!生者超脱!”

  “彼岸花开!生者超脱!”

  一重重的呼啸轰然而至。

  天空中现出一对冰冷双目,刷的看向这不归桥。

  “花谢!”尖锐的声音传至。

  彼岸花升势骤然受阻,竟然有缩回去的态势。

  不过对方若是不这么做,李闲云还不能确定。对方这么一喊,他反而确定了。

  这就是生者离开的通道。

  再不管一切,李闲云猛然冲出,跳下不归桥,落向那彼岸花。

  同时还喊了一嗓子:“花开!”

  他也知道自己的呼喊多半是没用的,只是本能的喊了一声。

  没想到这一喊之下,体内一股奇异的感觉泛起,随后就见那正缩回去的彼岸花竟重新张开。

  李闲云正落在花朵上。

  “不!”天空中发出愤怒已极的吼声:“竟敢盗取冥府至宝,冥府不会放过你的!”

  “呼!!!”

  整个冥府震荡摇颤,那玉手手背上的大嘴再现:“哈哈哈哈!吾去也!”

  随后就见那彼岸花刷的一下,脱离幽河,冲向天空。

  神光所致,彼岸花怦然湮灭,却只化作无边彩光,为这幽暗冥府中,带来一片迷离焰火。

  ——————————————

  睁开眼,李闲云看到自己正在家中客厅,手里什么也没有。

  刚才经历的一幕,果然就是个梦吗?李闲云疑惑。

  等等!

  为什么会是老屋?

  我明明买了新房的啊!

  李闲云诧异的看四周,这分明是他六年前住的老宅。

  李闲云是个网络作家,过去这几年托版权火热的大潮,卖了些版权,已经赚到了钱,后来给自己买了套新房子。

  可现在李闲云却发现自己在的竟然是老屋,老屋本来已经被重新装修过了,现在却是没有装修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就在他诧异的一刻,卧室的门打开。

  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那是……我自己?

  李闲云吃惊的张大嘴巴。

  对方显然也很惊诧。

  彼此你看看我,我看你。

  “我去……”两人同时发出不敢置信的低呼,仿佛在照镜子,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然后两人同时举手:“你……”

  指尖碰触。

  下一刻两人身上同时形成一片光焰,包裹住他们,仿佛一个光球。

  当光球消散时,李闲云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了。

  这一切发生只有一秒,李闲云脑子里多出了一些记忆。

  一些只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但是很少!

  因为绝大部分是重复的。

  李闲云明白了。

  自己穿越了!

  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它和自己原来所在的地球几乎没有多少差别,只不过在这里中国不叫中国,叫华国。

  除此之外,就是和自己融为一体的那个人也叫李闲云,无论是经历,工作,都和自己没什么两样。

  甚至连写的小说也差别不大,笔名都叫江城浪子,只是偶尔有一些文字细节上的差异。

  最后就是穿越前的李闲云是28岁,现在这个李闲云,只有22岁。

  因为这个世界是六年前的。

  所以那不是梦?我是真的从冥府逃出来?

  但是没有回到原来的世界,而是去了六年前的平行世界?

  听起来还不错?

  这也算重生了。

  不过这重生毫无意义。

  两个李闲云的记忆结合,让他知道这里整体国家局势虽然和原世界差不多,但依然存在着大量细节上的不同。

  曾经的许多名人在这里消失不见,待之而起的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新名人,许多大事也不尽相同。

  而这种差别,越到高处就越放大。

  一如构成物质的基本粒子,根源总是高度相近,却随着组合而产生不同的变化,形成不同的物质。

  这刻检索记忆,身边邻居全都熟悉,新闻名人一个不识。

  但也不全是这样,因为另一份记忆告诉他,自己还是知道这些名人的。

  这种情况下你要是按照另一个地球的六年经验去做什么投资,绝对能亏死。

  于是李闲云仔细想了一下,发现他唯一能得到的好处大概就是:多了六年的人生经历,人比以往更老成了。然后就是可以把自己几年后的那些小说重写一遍。

  唔,速度应该会快很多。

  至于别家网络大神的小说……得了吧。

  谁能记住?自己写的都记不全呢。

  “我要这穿越有何用?”李闲云无语了。

  就在这时,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

  李闲云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闲云啊,是我,你二叔,奶奶刚刚去世了。”

  听到这声音,李闲云心中一沉,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语调……

  原来,自己竟然是穿到了奶奶忌日的这天?

  那个对自己最好的老人,自己却再次没能在她离去时见她老人家最后一面。

  二叔还在说着,声音如从天边传来,李闲云只是机械的嗯嗯正。

  在他絮叨了半天后,二叔终于道:“那你明天过来吧。哦对了,还有个事。”

  “是房子的事,对吗?”李闲云看看眼前的老屋。

  这老屋是奶奶留给自己的。

  李闲云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从小李闲云就跟着奶奶生活。

  奶奶待李闲云也是极好,22岁的李闲云还没有能力自己买房,所以奶奶留话,两套房子,一套城里的留给李闲云,一套乡下的给二叔和小姑。

  城里的房子比乡下的值钱,而遗嘱却在小姑那里,因为那段时间奶奶住在女儿家里。

  奶奶去世后,二叔就给了小姑一笔钱,把遗嘱改了。

  最终二叔和小姑合谋拿到了两套房子,就给了李闲云四万块,连标准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曾经的记忆告诉他,接下来二叔就是想跟自己说这个事。

  他捞了便宜,还想做好人——说起来不是独占。

  轻轻一笑,李闲云道:“房子是你们的,我不要,你也不用给我钱了。”

  二叔愕然:“闲云,你……”

  “二叔,我小的时候你照顾过我,这个恩情,我记着呢。房子是你的了,算是我偿还了你照顾之情,明天我会搬出去。”李闲云挂断电话。

  他喃喃自语:“从今儿个起,就算两清了。”

  ——————————————

  PS:推荐一本小说,444号医院。

  戴临成为了一家诡异医院的外科医生。在这里治疗的不是疾病,而是各种恐怖诅咒。

  “你说你可能撞邪了?先去做个灵魂超声或者CT也可以”。

  “还没有被诅咒的话,开个处方,早晚各使用一次租后之物,就可以将缠上你的邪祟击退。”

  “……”

  戴临获得了一种神奇咒物,一对恶魔之眼,左眼可以侦侧感应,右眼可以囚禁封印……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我的剧组非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