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流奇探在线阅读

心流奇探

悬疑 / 侦探推理

6.2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2-14 16:43

书籍摘要: 阿一发明了一种名为「心流」的黑科技,这种科技可以通过读取人类群体无意识的记忆,还原并重建出一个虚拟现实世界。某天,心流无意间读取并还原了一位用户的梦境。梦境内容让阿一和同事成泉大为震惊,因为这很可能牵扯到一桩30年前的凶杀悬案......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诡梦

  寒冬的一个早晨,几缕阳光顺着窗楞一角破败斑驳的报纸透了进来,冰冷地照在我脸上。我睁开疲惫不堪的双目,睡眼惺忪地躺在床上。

  “今年冬天可真冷啊……。”我不想起床,伸出手臂遮挡直射入瞳孔的光线。我重新调整了自己的视线,见到窗外覆盖着一层薄雾冰花。我揉了揉眼睛,顺势打了一个哈欠,哈出一团浓浓的白气:“这雪好像该停了吧......。”

  “嗞…...唔…...嗞......在过去一周里,我市刚刚经历了一场十年罕见的强降雪,降雪量11.5mm……。”我的耳朵听见来自隔壁邻居的收音机发出断断续续的音源,里面正播报着一则天气预报:“……所幸寒冷的日子马上就要告别蒙州市。未来一周的天气是小雪,多云转晴......嗞…唔…仍需注意,未来一周气温将保持在零度左右,请蒙州市区各部门相关单位配合做好防寒供暖工作,提醒居民们出门务必做好保暖防寒工作。”

  起床吧!听到这里,我打算一鼓作气掀被子起床,迎接棉被外冰冷的空气。

  “现在插播一条寻人启事,失踪者,女,20岁,身高166cm,中等身材,失踪时身穿……。”嗯,这条播报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人还没找到吗?”我一边听着这条寻人启事出神,一边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一帧一帧的画面犹如电影般历历在目。

  叩!叩!叩!均匀而凝重的三下敲门声,打破了我的专注。我一边在床边摸着衣服,一边歪着身子问道:“哪位?”我这一张口,又是一股白气袅袅上升,露出的半截身子立刻感觉到空气中刺骨的寒冷,被这刺骨的寒意直接倒逼,我本能地重新蜷缩回被子里。

  叩!叩!叩!还是均匀的三下敲门声,我顺着门底缝隙下不断挪移中的光影判断,门外确实站了个人,但那人就是不说话。

  “哪位?你倒是说句话……。”我的语气开始略带不耐烦。门外依然一片安静,无人应答。

  我从被子里不情愿地抽了出来,披着棉袄,下床,随意蹬上一双鞋,放开安全栓,开门。一阵诡异的寒气扑面而来,我裹紧身上的棉袄一看。门口逆光站着一个中年妇女,从轮廓判断,这人我肯定不认识,所以没太注意长相。她一只手拿着一张照片,另一只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女人看到我开门,直接开口问话,她略带神经质的语调让我感到不适:“您见过我女儿吗?她在附近上学的,她失踪了……。”

  我察觉到她的态度并不友好,直接把头瞥向一边,想都没想地回答她:“不认识!”

  紧接着,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关门,根本不想继续搭理她。那个女人感受到了我的不欢迎,她用提着塑料袋的手把我的门微微抵住,另一只手伸进了黑色塑料袋里。我扶在门脊上准备用点力关门,余光瞥到了一些从塑料袋里拿出的“奇怪物体”。我再次定睛一看,女人用颤抖的手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三根黄中带红的东西:“你看啊……,我找到了她的手指。你到底认不认识她,她在哪里?还活着吗?”女人的口吻开始变得有点乞求:“呜呜呜……,求求你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吧。”

  我被这个女人的行为吓了一个大跳。“神经病——!”我怒目圆瞪地怒斥道,猛地叩起房门,放回安全栓,喘着气,“大清早的居然遇上个疯子……。”我的心其实咚咚咚跳得好大声,目光快速检视了一遍自己的宿舍。这里像个垃圾场,空气里蠕动的白色尘点,狭小的空间里堆了八张床,上下铺之间到处堆着杂物,墙壁也是脱漆斑驳的,书桌老旧不堪,柜子连门都合不拢,这地方想藏个完整的人是不可能的。

  叩!叩!叩!又是均匀的三下敲门声,耳朵告诉我这回音源远了点。

  “应该是敲隔壁的门了。”我稍微松了口气,依然提高警惕,竖着耳朵,随时追溯门外的动静。

  “打扰了,请问您见过我女儿吗?她是个大学生,她失踪了。这是她的手指…你见过她吗?她人到底在哪儿啊......?”那个女人依然重复自己刚才与我的对话。

  “啊?这......嗯!我昨天也发现一袋,你看看这里面是不是你的女儿?”邻居的回答突破了我的认知,更加剧了我的恐惧和震惊。

  门外突然的安静,没有一丝声音。我刚放松下来的心又是一紧,脑袋直接嗡嗡作响:“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我赶忙从门边弹射起步,大跨步地飞奔到大衣柜前,打开上下左右扫视一遍,接着转身打开五斗柜抽屉,上下前后拨开里面的东西翻找了一遍,“不见了,不见了,我的东西呢?……”我迟疑片刻,脑袋里飞速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翻了我的房间???......!”我无暇顾及太多,以最快的步伐跨到床边,撩起床单往床底蹲下一看,床下是一片暗、脏、乱,我的瞳孔迅速适应了黑暗后,终于瞥见一堆杂物包裹下露出的半截肌肤和几缕头发。我松了口气,“她还在……。”可是,没等我放松几秒,我的心瞬间过电一般又紧绷起来,“这不对啊……有人翻动过这里会没看到床下的她吗?”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阵酥麻,情不自禁地双手抱头,疯狂搓揉起自己的脑袋,豆大的汗珠不受控制地疯狂从额头和手心冒出,我继续竖起耳朵偷听门外的动静。

  “没错,这是我女儿!你在哪里找到她的?”我听到那妇女带着哭腔,用着感激涕零的口吻说道。

  “喏……刚才那户人藏起来的,我一开始以为是他从哪个菜市场偷来的肉,放在柜子里,码了好几袋子……”

  “妈的!得跑!”我的视线第一时间停留在窗户上,“只能跳窗了,这里是二楼。七米多高,应该还好,这高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边想边打开半扇窗子,往一楼张望,现在时间还早,楼下没什么行人。

  叩!叩!叩!均匀的三下敲门声,这回敲的是我的门!

  时间不允许我犹豫不决,我立刻破窗,纵身一跃,并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外立面墙上的晾衣杆。嘎吱——!毕竟承受了一个成人的体重,杆柄与墙体衔接处由于老旧化严重,一个螺丝瞬间崩脱,导致我整个人与杆子在空中剧烈摇晃起来,在惯性作用下,杆柄愈发地摇摇欲坠。

  “太好了!”我其实一点不慌,我正需要借着这股惯性,让杆子更松一点,我越接近地面,越能安全落地。我的头脑冷静下来,先让自己稳住自由摆动的趋势。接着,我开始上下逛荡,摇晃着身躯。一切如我所料,杆子很配合地一点点向下倾斜。

  “稳了!”我心中扬起一丝侥幸,心想现在只要自己一松手,便可逃之夭夭了。

  “哦~不!……”我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我的双手居然被紧紧粘在了铁杆上,我才想到自己刚才摸过额头的汗水。被汗水打湿的双手将我自己死死地“挂”在了二楼,“妈的,我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叩!叩!叩!“开门!别挣扎了!我们已经报警!警察马上来了——”那个女人正疯狂地敲着我的房门怒吼着。

  此时,清醒的头脑已经救不了我了。我的全身仿佛有两千只蚂蚁在爬,我的背脊向我发送着阵阵寒意,豆大的汗珠一颗连一颗滑落。“不行!不行!冷静!冷静!再这样挂下去,路人和居民都会发现我的异常的。”我慌乱地四下张望,脑海疯狂计算着落地后的最佳逃跑路线。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尝试拉扯着自己粘在铁杆上的手,眼下唯有让手部皮肉分离才能摆脱这个困局。我将自己一只手狠狠地往下一扯,再扯,使劲扯。“呃……啊!……”我心中早已准备好接受那不断升级的疼痛,极限状态下,人类真的可以干出很多疯狂的事。嘶——啦——!我闭上眼睛,体验着皮肉分离的全过程。

  “?居然也……不怎么疼?”我看着自己血肉斑驳的右手掌,上面逐渐渗出越来越多的血点子,我笑了出来。现在只要我松开另一只手,借着惯性挣脱几下,就能顺利到达地面了。

  “咚!”我落在一楼后院的草地上,落地的瞬间我借着缓冲的劲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这里的后院有一些杂草,形成一片自然柔软的缓冲带。

  “跑!”我迅速找回方向感,直接原地弹射起步。

  “啊——!”还没跑出一米,我的脚下突然踩空,啪——!的一声,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再次重重地趴在了地上。一阵剧痛从下半身袭来,我疼得紧闭双眼下意识蜷缩着身躯。对,我很确定那疼痛并不来自我皮肉分离的双掌。

  “老了,筋骨都旧了。”痛苦中我微微睁开双眼,看到自己断裂的腿骨已暴露在体外,那个位置如同被飞弹打中一般,鲜血直涌。“疼啊……这回是真的疼。”疼痛迅速扩散至全身,我突然感到自己浑身乏力,无助地倒在地上来回滚动。我还想挣扎,但无奈绝望感已将我包围。

  “跑不掉了,一切都完了!”我懊恼地用头撞击着地面。

  远处,隐约听见阵阵警笛声扬起,声音越来越近。“跑不掉了……。”我放弃挣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摊在了地上,任由绝望的雪花落在我的脸上,那种无力感蔓延至全身,我逐渐失去了意识。

  怔得一下,我突然醒了过来。“原来是做梦?……?一切都是假的……?啊......。”

  我大梦初醒,长舒了一口气,看见自己半卧在床侧,身子支棱在床榻的围栏上,我的另一只手里掐着的半截儿烟头耷拉在大腿上还冒着烟。待我全身的感官苏醒后,我的下半身迅速感到一阵灼热的疼痛感,我用余光顺着这感觉瞄向大腿。原来是我的裤子正被手里落下的烟灰点燃,红星一点点在蔓延中扩张起一个大窟窿,我立刻抬手啪啪两下扑灭了蠢蠢欲动的小小火苗。

  窗外,袅袅警笛声从远处的街道里传进我的耳朵。此时的我,彻底清醒,冷静地侧耳旁听,警笛的方向正离我越来越远,渐渐地再也听不到了,我心中扬起了一丝久违的侥幸。

书友还看过

侦探推理小说推荐

钢筋水泥的底下在线阅读
海平市是一座充满无限活力的城市,这里科技发达经济繁荣,但可别被这番景象所迷惑,繁荣的外表下,不可告人秘密被尘封在钢筋水泥土之下,人们会慢慢遗忘掉,直到没人记得.
凌空过客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暗黑城市之午后阳光在线阅读
荣城是一座沿海城市 近十年没出过大案的荣城 突然惊现一起杀人案 尸体是在郊区森林里发现的,奇怪的是明明是夏天周围非常干燥但是尸首却离奇是被溺死的 而在尸首发现不久后 法医解剖室尸首竟无故失踪 这背后牵扯出来的问题和人——正在慢慢瓦解所有的人心理底线…………
等我盖棺再论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请让我治愈在线阅读
都市中为何一直流传着无数的怪谈? 这些怪谈都从何而来? 一个又一个怪谈之下会不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某些时候,毁灭亦或是救赎。 或许都能带来治愈...
鲸慌失措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趁骨与血还未干涸在线阅读
总有往事会在鲜血与尸骨中发出新芽。
不死幻想症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三人成虎啊在线阅读
刚毕业的男大学生,货拉拉司机,中介,三位最普通的打工人,在给男大学生搬家途中,桌子不小心撞坏了客厅的墙壁,露出一大堆钞票,随着三人把钞票拿出来,赫然发现钞票背后是一具死不瞑目的女尸....
作家7JIIJB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继名侦探初在线阅读
还是跟另一本一样毕竟之前中考所以直接就完结了这次我准备好好写
泪十一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迷途之变异在线阅读
要抓到怪物,就要自己变成怪物,唯一的区别,则是本心。
灵夕未妖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设局者和破局者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随心武动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识经半灵探案记在线阅读
“我知道鬼的存在,但是仙我就没听说过”,——魔彧翔。 “所谓的厉鬼索命,只是心里有鬼的人刻意讲述的而已”,——魔彧翔。 “阳有阳法,阴有阴规,阴间之物是不会随便杀害阳间之物的”,——魔彧翔。 “只要让我看清楚有关于凶手的一丁点儿面貌哪怕是指纹,我就能让他无所遁形”,——魔彧翔。 “我是黄上,黄色的黄,对于惩戒凶手,我会说,我要打十个!!”,——黄上。 “凶手他倒霉了,遇见了我们美貌与智慧并存,巾帼与侠义的化身,还有长相平庸,却能使得玄学的宋安宛和魔彧翔”——黄上。 “刚开始,我是打死都不会信这个人会玄学,但后来,我逐渐相信起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查案不仅仅可以只相信科学,也可相信玄学,它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宋安宛。 “魔彧翔,没错,我喜欢你”,——宋安宛。 “仗朝老人消失案”,——魔彧翔。 “树叶的洗礼”,——黄上。 “神童的巧夺天工”,——宋安宛。 “食胸大禽兽”,——许真。 ……
匿名老人
日更千字
侦探推理
当前位置: 悬疑 侦探推理 心流奇探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