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活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天地是万物众生的客舍,光阴是古往今来的过客。死生的差异,就好像梦与醒的不同,纷纭变换,不可究诘。那么超越了生死,超脱了天地,在光阴之外,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这是耳根继《仙逆》《求魔》《我欲封天》《一念永恒》《三寸人间》后,创作的第六部长篇小说《光阴之外》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烟灰黯然跌落.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宅菜.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mmbnb挪亚方舟.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神话修真小说推荐

重生东王公:洪荒最强混元在线阅读
全新读者群:826661273,欢迎加入 重生洪荒,成为未来的洪荒男仙之首。 纯阳之道前路渺茫,身死道消的结局仿佛就在眼前。 东王公不甘被天道摆布。 夺至宝,收灵根,化纯阳为至阳,布道人族,谋划每一次洪荒大势,携手道侣西王母,走出一条阴阳相济的混沌无上大道。 力压圣人,硬抗天道,剑斩异域大世界强者…… 他逆天改命,成就洪荒最强混元!
倔强的花衬衫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器官能滋生宠兽》正在火热免费连载中 穿越变成唐僧,开启神级上班系统,朝九晚五拒绝996,打卡上班,完成劫难,触发神秘剧情,都有丰厚奖品,福利补贴样样有,工资日结,从不拖欠。 上班时间,他是个取经的工具人,任由各种妖精掳走; 下班时间,他重拳出击,大杀四方,让漫天仙佛闻之色变! ···· “佛祖!大事不好了!” “何事慌慌张?” “唐三藏辞职不干,创业去了。” “何解?” “他···他叛出佛门,另立山头了!” ····· 推荐两本200W字千订老书《万界最强包租公》、《我帮大圣养孩子》!
暴怒的小家伙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召唤:始皇复苏,开局召唤吕奉先在线阅读
(推书:《万国争霸:开局召唤李存孝》) 简介: 【武综+架空+西游+封神+洪荒+召唤】 沉睡千载,嬴政从陵墓中醒来,不料已物是人非。 方今之世,内乱不止,同胞相残,更有外族虎视眈眈,妄图入主中原大地。 “我泱泱华夏,岂容他人染指?” 嬴政振臂一挥,重建大秦,决心一统天下。 然而多年后,随着秦军西征,在五行山下看到一只被镇压了五百年的石猴,嬴政才发现原来这世界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管你天下地下,但凡江河所至,阳光普照,皆为秦土!” 嬴政伫立龙辇,剑指仙庭:“众将士,可愿随朕出征伐仙?” 白起:“战!” 项羽:“末将领旨!” 霍去病:“愿为陛下效命!” 吕布:“陛下剑锋所指,便是末将铁骑所向!” … ps:这里有三仙战吕布,这里有李元霸vs金翅大鹏雕,这里有战神李存孝vs战神杨戬,这里有杀神白起vs冥河老祖,这里有庄子vs鲲鹏,这里有道祖老子vs太上老君…… 一切精彩,尽在本书,欢迎品阅!
小猪不想火啊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孙悟空的人生模拟器在线阅读
花果山称王,方寸山求仙,从东海,到地府,再到天宫,闹了个天翻地覆。 被压五行山之后,再去西天取经,为人牵马坠蹬,历九九八十一难,终成斗战胜佛。 纵观孙悟空的一生,他究竟算成功,还是失败? 或者说,这就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悲剧? 而这一切,是算计的结果?还是他的性格使然? 当孙悟空有了人生模拟器,他又会创造一个怎样的未来?
岳不懂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封神:我被通天教主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穿越洪荒,徐正成为截教门人。 系统被摧毁后,诈尸还魂,对徐正留下终极奖励,只要他能够帮助天庭搞定编制,促成截教弟子主动上榜。 就可以肉身成圣! 这个…… 不是躺着就能赢的节奏? 封神量劫后,通天教主含泪服下陨圣丹,以四十五角度仰望天空,然后泪流满面看着徐正。 “好徒儿,师父去紫霄宫闭关去了,截教你已经代管的很好,你可以转正了!” “即日起,你就是截教教主!” 徐正倒吸一口冷气,“我TM就这样成圣了?” 注:封神量劫的时间线打乱了,背景不变,人物不变,故事重新糅合、排列的新封神世界,有点脑洞……
寻香公子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封神第一帝在线阅读
一不留神穿越成了封神时代最悲催的‘商纣王’ 封神量劫是为孤量身打造的? 怎么可能呢?孤可是有金手指的人! 触发金手指 从此,人生走上巅峰 逆天改命 逆风翻盘 逆…… 纣,孤不喜欢 孤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第一大帝! [封神33班群:701672054]
了了而立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不可思议的山海在线阅读
妘载表示自己只想让部族的人吃饱穿暖,从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 尧帝表示这个小伙子很不错。 舜帝视自己为竞争对手。 大禹要给自己写推荐信。 妘载:“若天命在我......” —— 《山海经》种田流! —— 群号:9 4 8 2 0 8 7 0 3,清澈的鱼塘
油炸咸鱼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在九叔世界修魔道在线阅读
鬼替人做事,人为鬼卖命; 在这个妖魔鬼怪当道的时代,或许与你生活在一起几十年的妻子,都不一定为人… 险恶的人心,有时或许比鬼更为可恶。 既然天地都排斥凡人修道,那我何不换一种方式修行;反修邪道,或许反而是人间正道…
搞怪虫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我在聊斋养妖怪在线阅读
易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妖魔鬼怪横行的陌生古代世界,此时,他身旁正依偎着一只小猫,而他看见小猫的头顶上显示: 配方:主材料,成年男子鲜血10滴;辅助材料:5钱狗尾草叶子,3钱蒲公英花瓣,6钱地板果果。 效果:服用后,小猫获得100年道行,蜕变为百年猫妖。 服用方法:用少许雨水熬制成粥,口服。 …… 于是,易鹏的身边便多了一只百年猫妖,一只化形之后,萌萌哒的猫耳萝莉。 随后,蛇、鸡、狗、猪…… 易鹏身边的妖怪大军越发的强大了起来……
易鹏1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当前位置: 仙侠 神话修真 光阴之外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活着

  三月,初春。

  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般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衰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布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粗麻布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瞬间,少年眯着的眼,寒芒乍现。

  他身体如一道离弦的箭矢,急速冲出,直奔秃鹫,右手一拨,腰部皮袋内一根黑色铁签被他抽出。

  铁签尖端闪出锐利的寒芒。

  或许是杀机的感知,在少年冲出的刹那,秃鹫立刻察觉,受惊之下扑扇翅膀腾空,就要飞走。

  但还是晚了。

  黑色的铁签,随着少年面无表情的劲甩,化作一道黑线,激射而出。

  噗!

  锋利的铁签刹那刺入秃鹫的头部,碎裂头骨,瞬间毙命。

  强大的冲击力带着它的尸体,倾斜而落,砰的一声,钉在了不远处的马车上。

  一旁的血色玩偶,也因马车的动荡,越发摇晃。

  少年神色平静,速度从始至终没有丝毫停顿,直奔此地,到来后一把将秃鹫尸体连同铁签抓起。

  力道之大,使马车被铁签钉入的部分,也都掀起了一小块。

  做完这些,他头也不回顺着街道边缘飞速离去。

  风,在这一刻似乎更大了,马车上的血色玩偶,摇晃间,仿佛在注视少年的远去。

  越走越远。

  风,的确更大,带着雨水的寒,拂过少年单薄的衫。

  少年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缩了缩衣襟,口中发出吸气声。

  他讨厌寒冷。

  而抵抗寒冷的办法,就是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休息,但此刻于街头奔跑的少年,速度没有丝毫停顿,一间间残破的店铺从他眼前掠过。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因为狩猎秃鹫耗费了太久,今天,他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

  “应该不远了。”少年低声自语,顺着街头疾驰。

  前行的路上,随处可见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他们失去希望的面孔充满了狰狞,好似化作了绝望的气息,想要沾染少年的心神。

  可少年习以为常,看都不看一眼。

  直至时间一点点过去,少年不时看向天空,脸上泛起些许焦急,似对他来说,天色的改变,要比那些尸体更恐怖。

  好在不久,当他看到远处一间药铺时,少年松了口气,一冲而去。

  药铺不大,地面上散落着很多药柜,散出一股发霉的气味,如同被人开启过的墓室,满是凌乱。

  角落里还有一具老人的尸体,全身青黑,靠着墙壁,似来不及瞑目,无神的望着外界。

  少年踏入扫了一眼,立刻开始翻找。

  这里的药草绝大多数都与那些尸体一样,变成了青黑色,唯有不多的一些还是正常。

  在这些正常的药草中,少年仔细辨认了许久。

  似在回忆以往的经验,最终他拿起一株常见的金创草,将身上单薄的衣衫脱下,露出胸口一道巨大的伤痕。

  伤痕还没有完全愈合,能看到伤口边缘已经开始发黑,甚至还有一些血水渗出。

  少年低头看了眼,捏碎药草后,深吸口气咬着牙关,抬手一点点涂抹在伤口上。

  瞬息间,伤口剧痛如汹涌之潮,骤然袭来,使少年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但他强行忍耐,可额头的汗水,却无法压制,一滴滴顺着脸颊落在暗色的地面上。

  成了洇墨。

  整個过程持续了十多息,直至他将药草完全涂抹在了伤口后,少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扶着一旁的药柜,足足缓了好一会,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穿上了衣服。

  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他思索后从腰部皮袋里取出一张残破的地图,小心的铺开。

  地图很简易,描绘的就是这个城池。

  里面药店的位置都被标记过,而其上东北的方位,很多区域都被人用指甲划了叉,唯独只剩下两片区域没有叉。

  “找了这些天,应该就是在这两个区域里了。”少年声音沙哑,低声喃喃,将地图收好后正要离去。

  可在离开前,他回头看向一旁老人的尸体,目光落在尸体的衣服上。

  那是一件皮袄,或许是皮质的特殊,皮袄的腐蚀程度不大。

  少年想了想,走了过去,将皮袄从老人尸体上脱下,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皮袄有些大,但将他瘦小的身体裹住后,少年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暖意,于是他低头看向老人睁着的眼,抬手轻轻遮了一下,使其瞑目。

  “安息。”少年轻声道,撕下铺子内的帘布,将老人尸体盖住,转身离开药铺。

  走出时,一抹微光从他脚前映出,少年低头看去,血泥里有一块巴掌大的残片镜子。

  在镜片中,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残破的镜子内映照出的脸,虽满是污垢,但依稀还能看出,那是一张极为清秀的面孔。

  只是没有了十三四岁少年人该有的稚嫩,被冷漠取代。

  少年默默的看着地面镜中的自己,半晌后抬起脚,踏在上面。

  咔的一声。

  一道道裂缝出现。

  将镜子一脚踩碎后,他身体一晃,疾驰远去。

  地面上,破碎的镜子虽弥漫了裂缝,但还是折射出了苍穹上,似遮盖了世界,遮盖了众生,仿佛神灵残面的半张浩瀚人脸。

  残面闭目冷漠,高高在上,唯有一缕缕枯败的弯曲发丝垂下。

  那是这个世界与日月一样的自然存在。

  仿佛在祂之下,众生皆为蝼蚁,又如惊蛰,万物生长的现象,被其影响,不得不改变。

  而此刻,天色也在这神灵残面下,渐渐失去了光明。

  落日的阴影好似黑色的霾,弥漫在城池废墟内,覆盖大地,仿佛要将一切吞没。

  雨更大了

  随着黑夜的逐步吞没,风亦如此,传出阵阵尖锐的呜咽声。

  仿佛厉鬼的嘶吼,开始唤醒这城池内的诡异存在,使得各种毛骨悚然的声音,摄人心魂般陆续的回应。

  奔跑中的少年,脚步更快,动作更为急促,在这与黑夜的降临你追我赶之间,他灵活的穿梭一条条街道。

  直至,当他路过一处坍塌的屋舍,欲借力远跳时,少年的瞳孔忽然一缩。

  他余光看到不远处,一片残垣中,似乎有一个人。

  远远看去,此人衣着整齐,仿佛没有任何伤势,靠着墙壁坐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对方身体露出在外的皮肤,竟颜色正常,不是青黑!

  这样的身影,在这城池内,除非是活人,否则的话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活人……少年这些天,除了自己,没有遇到第二个。

  这一幕,让他心神一震,很快似想到了什么,呼吸略微急促了一些。

  有心前往,只是身后如雾霾般的黑夜已吞没而来。

  少年有所迟疑,记住了这个位置,急速离开。

  一路疾驰,终于在黑夜将其追上前,少年回到了他在这片城池的临时居所。

  那是一处地洞,里面很小,都是鸟毛。

  入口的缝隙不大,成年人无法钻入,唯独少年这里可以勉强进去。

  在进去后,他熟练的用地洞内的书本石头等杂物堵住了入口。

  将其完全填满的一刻,外面的黑夜,刹那覆盖而过。

  少年没有放松警惕,手中用力抓着铁签,屏住呼吸,蹲在那里聆听许久。

  渐渐有异兽的嘶吼与凄厉之音传来,偶尔还夹杂着诡异的笑声。

  直至有更清晰的嘶吼回荡,在少年的紧张中,声音好似路过般远去,逐渐轻微后,他才松了口气,坐在了一旁。

  地洞内一片漆黑,少年默默的坐在那里,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他发了会呆,平息了一下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从身边抓过一个水壶,抿了几口,没去理会外面的声音,将口袋里的秃鹫取出。

  在黑暗中,放在嘴边一口一口的撕咬。

  喉咙里传来阵阵腥涩的味道,但他平静的将其慢慢咽下,顺着喉咙把食物挤压到了胃部。

  而胃部此刻也在用力的蠕动,试图消化缓解饥饿。

  很快一整只秃鹫被他吃下,少年深吸口气,阵阵疲惫涌上全身,双眼也慢慢闭上。

  但他的手中,始终死死的抓着那根乌黑色的铁签,如一头假寐的孤狼。

  似乎有任何异常,他就会瞬间睁开眼。

  此刻的外界,黑夜如幕,覆盖了城池,覆盖了大地,也覆盖了这片苍穹。

  苍穹下的世界,范围极为辽阔,处于海外的南凰洲只是其一。

  整个世界具体多大,少有人知晓,唯独那苍穹上威严的残面,带着强烈的震慑,所有人抬头可望。

  这残面具体到来的时间已无从考究。

  人们只是在一些典籍里只言片语的描述中知晓,在很久很久之前,这片充满了仙灵之气的世界,繁荣昌盛,生机盎然,直至……这张巨大的残面,从遥远的虚空深处,带着毁灭,吸引而来。

  在到来的过程中,这片世界的众生用尽所有方法去阻止,但却全部失败,最终只有少数古皇主宰,带着部分族人遗弃了众生,选择了迁移。

  不久,残面到来,悬于天际,从此,噩梦降临。

  来自祂的气息,弥漫了整个世界,山峦、大海、万物以及众生,甚至包括修士赖以修行的灵能,也都被其侵染。

  万物枯萎,众生灭亡,百不存一。

  从此之后,在这场灾难中艰难活下来的人,将这半张人脸,称之为……神灵。

  将这片世界,称之为末土,而古皇主宰去往的地方,被称之为圣地。

  这种称呼,历经多个纪元,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而神灵所带来的灾难,不仅仅是这些,祂的威严无时无刻不镇压着众生,因为……

  每隔几年或者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祂都会不定时的睁开一次眼,持续数息。

  每一次祂睁开眼看向的区域,那里就会瞬间被其气息强烈的污染。

  生灵涂炭,化作永恒的禁区。

  多个纪元来,这世界的禁区越来越多,能居住的区域,越来越少。

  而九天前,神灵再一次睁开了眼,看向的地方正是少年所在区域。

  那片区域内所有物种以及十几个人族城池,不管存在于哪里,无论城内还是城外的贫民窟,都瞬息间污染强烈,化作生命禁区。

  在这恐怖的污染下,万物众生有的直接分解化作血雾,有的产生了变异成为了没有灵智的异兽,有的则是魂飞魄散留下被污染的青黑色尸体。

  唯有极其少量的人与兽,才可以幸存下来。

  少年,就是其中之一。

  此刻,漆黑的地洞外,随着一声由远及近的凄厉之音,沉睡的少年迅速睁开眼。

  手里的铁签本能的抬起,警惕的看向被堵住的入口缝隙。

  直至那凄厉之声在附近盘旋了一圈,又渐渐远去后,少年才松了口气。

  没有了睡意的他,摸了摸皮袋,从里面取出一枚竹简。

  黑暗中,他摸着竹简上的字迹,眼睛里似有了一些光,随后坐正了身体,闭上双眼,调整呼吸。

  少年名为许青,从小独自一人艰难的生活在这座城池外的贫民窟中。

  九天前突如其来的浩劫里,他躲在石缝内,与其他惊恐疯狂的人们不同,他冷静的看着苍穹上睁开眼的神灵,看着天际神灵目中,特殊的十字瞳孔,似乎失去了恐惧的情绪。

  直至他看到一道紫色的光从天而降,落在了城池内的东北方位。

  下一瞬,他整个人昏迷过去。

  苏醒后,他成为了城内城外,唯一的幸存者。

  但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

  因为他知道神灵睁眼形成的禁区,在初始的时候会有血雨笼罩,化作结界。

  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无法踏入,除非禁区彻底形成。

  而形成的标志,就是血雨停下。

  这场浩劫,对于贫民窟长大的许青来说,似不算什么。

  因为在贫民窟里,无论是形形色色的流浪汉、野狗、或者一场疾病,甚至一场寒冷的夜,都会让人随时失去生命,需要很艰难才能活下来。

  而只要活着,其他就不算什么。

  当然贫民窟的残酷中,偶尔还是会有一丝温情。

  比如一些落魄的学者,会给他们一群孩子教书识字为生,偶尔还会给他们画一些生物图腾,有陆地上的,也有海洋里的。除此之外,就是对亲人的回忆了。

  只是许青的脑海里,亲人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即便他很努力的回想,害怕自己忘记,但也还是在逐渐的模糊。

  但他知道,自己不是孤儿,自己还有亲人,只是早已失散。

  所以他的理想,就是活下去。

  如果能活的好一点,如果能有机会见亲人一眼,就更好了。

  于是侥幸没死的他,选择了进入城内。

  他要去城内上层老爷们的住处,寻找贫民窟里流传的,能让自身变的强大的办法,更要去寻找那道落入城内的紫光。

  而自身变强的途径,在贫民窟里一直流传,被所有人渴望,他们将其称呼为修行,而掌握修行之法的人,被称之为修士。

  于是成为修士,就是许青除了对亲人的回忆外,最大的愿望。

  修士并不少见,许青这几年在贫民窟里,曾远远见到过这一类人进入城中。

  他们的典型特征,就是在注视他们时,身体会本能产生颤栗。

  甚至许青还听人说,城主就是一个修士,其身边的护卫,也有修士。

  于是在这城池内寻找了许久后,在五天前,他终于在城主府内的一具尸体上,找到了手里的这枚竹简。

  那里很危险,他胸口的伤,就是在那时留下来的。

  竹简记录的,正是他所渴望的修行之法。

  其上的所有内容,早就被他熟烂在心,甚至在这几天里,也已开始了尝试修行。

  许青没见过其他的修行功法,这竹简是唯一获得,他也不知道如何去正确修炼。

  好在其上描述的大都是简单易懂的文字,以观想与呼吸为主。

  所以按部就班下,他多少也有了一些收获。

  此法,名为海山诀。

  修行的方法是脑海浮现竹简上雕刻的图腾,配合特定的呼吸来吐纳。

  这图案很诡异,是一个异形的存在,头大身小,只有一条腿,全身都是黑色,面部狰狞如厉鬼。

  许青没见过这种生物,竹简上将其称为魈。

  此刻随着修行,在这图案于脑海浮现不久,许青呼吸逐渐改变,附近空气之中渐渐有暗流弥漫。

  四周的灵能丝丝涌入,缓慢的钻入他的身体,流淌全身,泛起阵阵刺骨的寒,所过之处的部位,如同置身冰水之中。

  许青害怕寒冷,但他强忍着没有放弃,依旧坚持。

  直至许久,当他按照竹简要求,终于结束了这一次的修行时,身体已被冷汗浸透。

  而刚刚吃下秃鹫的肚子,又传来阵阵饥饿的感觉。

  许青擦去冷汗,又摸了摸肚子,目中露出坚定。

  自从修炼这个功法以来,他的食量明显增加太多,身体也比以往更灵活。

  这一切,都让他对于修炼时的冰寒,有了更强的忍耐。

  此刻抬头,许青顺着入口处的缝隙,看向外面。

  外界,一片漆黑,唯有恐怖的嘶吼,时强时弱,于耳边回荡。

  他不知道自己成为幸存者的真正原因,或许是侥幸,也或许是……他看到了那道紫光。

  所以这些天找功法的同时,他也在不断地去东北区域,寻找紫光的坠落点,可惜始终没有找到。

  思绪里,许青听着外面的嘶吼。脑海不由得浮现出日落归来时,看到的那个靠着墙壁的尸体,于是眼睛慢慢眯起。

  对方所在的地方,就是东北区域,且……似乎是个活人。

  “难道与紫光有关?”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