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门提督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九龙夺嫡最紧要的关头,九门提督隆科多的私生子,把康熙骗惨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1. 骗了康熙玉柱

    玉柱

    男主

    玉柱不爱多管闲事,遇事更喜欢保全自身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lingcu.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风凉问月.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鲁克比.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篡清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挺爽的架空小说………………  嗯,应该是吧。
天使奥斯卡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祸害大清在线阅读
卢一峰是我大清第一祸害!不杀此贼,朕誓不为人!——某个自称在一天之中射死三百一十八只兔子而被誉为兔子终结者的小麻子如是说。卢一峰是个大祸害!这个祸害不除,我们大清永无宁日。——包衣奴才和铁杆汉奸们都如是说。卢一峰就是祸国殃民的千古奸臣典范,吃着我大清的禄米,拿着我大清的薪俸,可是每干一件事,都是为了挖我们大清王朝的墙根,掘我们大清王朝的屋基,祸害我们大清王朝的每一位良善臣民,忠心奴才!强烈建议当局给这个奸臣贼子铸一座跪像,跪到我大清太祖太宗陵前,让我们大清子民鞭笞唾骂!——某个无比吹捧大清酋长的清史砖家痛哭流涕的这么说。卢胖子是好人。——普通老百姓这么说。
吴老狼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在线阅读
【这是19世纪大萌复国文】本书又名《反向入关学的创始者,美洲真正的主人,殷人的救世主,欧罗巴的噩梦,东方文明的最高领袖,第四大明帝国的皇帝,五华联盟的缔造者,十九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发明家,3亿少女的梦中情人,电影史上票房纪录的终身保持者,一切美德的代言人,完人中的完人——朱富贵,空一格,陛下的奋斗史》 ps,喜欢轻松风格的书友可以移步作者的旧作《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江南说书人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反清:我其实真的是老实人在线阅读
穿越康熙初年,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了天地会的乱党,坐上了造反的这艘贼船,但我只是个老实人啊!我只想好好过日子。 想要退出这艘贼船吧,结果这自己的势力啊,就跟自己会膨胀一样,稀里糊涂的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莫名其妙的就弄死康熙,驱除鞑虏了,你说气人不? 书友群:705248516
九宫格夫妻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清卒在线阅读
满清,卒于雍正年间,日本朝鲜灭于大乾、安南重归版图,俄罗斯毛熊缩回乌拉尔山西侧……
猿程旭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清杂事在线阅读
岁月知晓醉当卧,年复一年岁更知。 岁月知来岁更修,醉卧沙场死不还。
姚洪昊爱文学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远征之龙在线阅读
已经过去了许多年的那场战争中,记得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和平年代,发展经济无可替代的成为了社会发展的主流方向。  可那句老话,那句用无数鲜血和生命反复证实的老话,还有人记得么?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就写下这本书吧?  给那些不愿忘记战争威胁的人看,也给那些忘记了战争的人看。  看了,知道了,总比懵懂着骤然面临战争要好……  PS:本人非考据党,更兼才疏学浅,书中所述难免会有疏漏,还请诸位读者海涵,更请诸位方家指教,在此先行谢过了!
最后的游骑兵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回到清朝做盐商在线阅读
1853年,太平军陷扬州,清庭势弱,列强环伺,董书恒灵魂穿越时光,以亿万分之一的概率附身这个时代。看我“师夷长技以制夷”,铸兵戈,兴洋务,推行教育,开启民智,唤醒睡狮,重铸中华。我泱泱华夏,本应傲立世界之巅!本书群号:570339907,欢迎大家进群聊天交友。
独孤赏月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逆袭大清在线阅读
乾隆二十年,他穿越了…… 一把断刀战土匪,满身怒气干满清。 其中的曲折谁能明了? 本书群:719679759
圣灵之地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骗了康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九门提督

  “二爷,老爷已经下值回府,太太派人来传话,叫您过去呢。”

  小厮吴江挑帘子进门,左膝前屈,右腿后弯,上体稍向前俯,右手下垂,打了个漂亮的千。

  玉柱只当没有听见似的,依然笔走龙蛇,直到将最后一个大字写完,这才撂了毛笔。

  大丫鬟寒霜,极有眼色,已经将拧好的热帕子,捧到了玉柱的手边。

  玉柱接过帕子,一边擦手,一边信口问吴江:“老爷是从哪边过来的?”这话问的颇有玄机。

  吴江知道其中的厉害,又不敢不答,只得垂着脑袋,硬着头皮禀道:“回二爷,老爷是穿着官服来的。”

  玉柱眯起两眼,仔细的想了想,随即轻声笑了。他都已经十四岁了,隆科多的眼里,依然只有李四儿。

  没错,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隆科多,便是玉柱的亲爹。

  玉柱的生母,李四儿,本是隆科多岳父的侍妾。也许是脑子抽风,更可能是中了邪,隆科多偏偏就看上了李四儿。

  仗着“佟半朝”的赫赫威名,隆科多使出百般手段,硬是将李四儿夺到了怀中。

  只是,隆科多的嫡妻,赫舍里氏,实在是咽不下那口恶气,死活不肯放李四儿进佟府。

  如今的佟家,羽翼未丰的隆科多,依然无法和父亲佟国维相提并论。

  僵持不下的局面,导致李四儿只能一直住在佟家的外面,成了无名无分的外室女。

  等而下之,李四儿的亲儿子玉柱,自然也就成了惹人笑话的野种!

  话说,玉柱自己也是个大悲剧。他好不容易从钢厂的小技术员,慢慢的爬上了厅局级副总的宝座。

  谁料,他竟然累倒在了重点工程的工地上,成了倒霉蛋隆科多的亲儿子。

  玉柱正好有事要见隆科多,便领着两个贴身的小厮,吴江和吴盛,径直朝着正院而去。

  当初,隆科多怕委屈了李四儿,特意买下这座五进的大宅,作为藏娇的金屋。

  玉柱住了十几年的这所宅子,不仅修得美轮美奂,而且,占地极广。

  在这寸土寸金的四九城里,这所五进大豪宅,可谓是价值不菲,转手即可卖出十万两白银。

  按说,玉柱已经十四岁了,早就应该避嫌,搬到前院去住。

  可是,再大的规矩,到了李四儿的跟前,都成了笑话。这么多年下来,李四儿领着玉柱兄妹,一直住在后院。

  “老爷,太太,二爷来了。”守在正房门前的丫头红英,见玉柱来了,赶紧堆出灿烂的笑脸,一边挑起门帘,一边大声向里头禀了。

  听说儿子来了,正在数银票的李四儿,不由抿唇一笑。她斜睨着隆科多,故意抬高声调,说:“咱们娘儿三,没名没分的,也就靠着这么点银子过日子了。”

  隆科多自知理亏,也不敢争辩,只是涎着脸说:“我的小祖宗,这可不是一点点银子,而是三万两呐。”

  “哼。”李四儿抬起手腕,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拧住隆科多的左耳,恨声道,“说,哪弄来的银子?”

  隆科多露出得意的笑容,凑到李四儿的跟前,刻意压低了声调,说:“前儿早上,宫里下了旨,任我为步军统领。这些银子,都是底下的总兵、副将和参将们孝敬我的。”

  “步军统领?”李四儿毕竟是深宅妇人,一时没有回过神,这步军统领究竟是个什么名目的官儿。

  “嘿嘿,也就是九门提督,手底下有三万多兵马,管着京城里的大小事儿。呐,上次,冒犯了你弟弟的那个巡捕营的小小参将,还记得吧?嘿嘿,从今往后,爷说往东,借他八十个胆子,也绝不敢朝西去。”隆科多禁不住得意的笑出了声。

  李四儿明白过味儿之后,喜得芳心乱跳,她猛一拍桌子,得意的大声吩咐道:“来人,过几日啊,下帖子给那些瞧不起人的官太太们,就说我李四儿请客,来或不来,叫她们自己斟酌去吧。”

  贴身的大丫头红梅,素来是个知道眉眼高低的机灵人儿,她眼珠儿一转,当即跪到了李四儿的脚前,脆声道:“太太,到时候啊,咱们只发十张帖子,没帖子的那些个所谓的官太太们,一律不许进门。”

  这个马屁拍得精妙绝伦,恰好挠到了李四儿的痒处。

  李四儿笑得花枝招展,乐不可支的道:“你个小蹄子,我还真是没有白疼你,喏,这个赏你了。”从头上拔下一根碧绿通透的玉簪子,硬塞到了红梅的手里。

  “嘿嘿。”隆科多明知道不甚妥当,却偏偏是爱极了李四儿的这股子嚣张跋扈的“辣劲儿”,他也就闭紧了嘴巴,啥也甭说了。

  玉柱进门的时候,却见李四儿就坐在隆科多的怀中,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笑得花枝乱颤,活脱脱一只修炼成精的骚狐狸!

  “儿子给阿玛、额涅请安。”玉柱刚拍响袖口,还没打下千去,就见隆科多笑眯眯的说,“伊立。”

  伊立,在满语之中,是起身,平身,罢了的意思。一般情况下,满洲的皇族和世袭罔替的亲王,才有资格使用伊立这个词。

  隆科多的祖父,佟图赖,其实是地地道道的辽东汉人,隶于汉军镶黄旗。

  康熙十六年,因生母孝康章皇后出身于佟家的缘故,康熙特意将佟图赖这一支的佟氏,整体抬入了满洲镶黄旗,赐姓佟佳氏。

  满洲八旗之中,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是皇帝的亲兵,称为“上三旗”。无论是权势地位,还是前程钱途,“上三旗”都比“下五旗”要高得多。

  隆科多越矩使用伊立一词,主要是仗着康熙的格外纵容,刻意想抬高他自己的身份罢了。

  毕竟是当着儿子的面,李四儿开心的撒过欢儿之后,就坐回到了原处。

  隆科多仔细的打量了玉柱一番,故作神秘的说:“今儿个,还有一桩喜事。坊间早有传闻,皇上厌了十七爷身边那几个尽出坏主意的哈哈珠子,陈家有意重新替十七爷选人。四儿,你是知道的,我当初还是一等侍卫的时候,就与十七爷的外祖父陈希阂交往甚密。嘿嘿,老陈虽是汉军旗下,却是个极会做人的机灵鬼儿。”

  李四儿眨巴着一双美眸的样子,显然并没有听懂。然而,玉柱却已经明白了。

  十七爷,也就是宫里的十七阿哥胤礼,今年刚满九岁。十七阿哥的生母陈氏,侍奉于皇帝的身边二十几年了,因是汉女的缘故,至今为止,还是个没有册封过的庶妃罢了。

  庶妃,不过是嘴巴上,说的好听而已。其地位,异常之尴尬,充其量也就相当于答应或是常在罢了。

  堂堂皇子的生母,地位却低得令人发指,由此可见,十七阿哥是多么的不受宠?

  隆科多想让玉柱去给十七阿哥做哈哈珠子,借此洗白所谓外室野种的恶名,还真的是一片拳拳爱子之心。

  玉柱心里明白,所谓的哈哈珠子,也就是伴读陪玩的高级小厮而已。给十七阿哥当哈哈珠子,好处固然不少,缺点也很明显。

  假如,十七阿哥犯了错,挨打受罚的必定是身边的哈哈珠子。

  “阿玛,儿子喜欢读书,想当满洲进士,将来替额涅争个扬眉吐气的诰命夫人回来。”玉柱的话不多,却一下子戳中了李四儿的泪腺。

  李四儿霍的站起身子,一把抱紧了儿子,又哭又笑的乱喊一气,“我的儿啊,心肝啊,宝贝啊……”

  隆科多见了此情此景,不由连连叹气,越发恨极了家中的嫡妻赫舍里氏。

  李四儿最大的恨事,不仅仅是出身太过于低贱,因此一直为人所耻笑。

  心理上的极端扭曲,让李四儿变得疯狂起来。从玉柱会说话开始,李四儿就教他喊额涅,而不是额娘。

  满语之中,子女称呼正室嫡母为额涅。相对应的,称呼妾室,则为额娘。

  隆科多明知道李四儿在乱来,却一直视而不见,让嫡庶分明的礼法规矩,彻底变成了一张废纸。

  “你可想好了?八旗进士中的满洲进士,异常之金贵。国朝肇基以来,仅有区区数人而已。”隆科多皱紧眉头,紧盯在玉柱的脸上。

  俗话说的好,知子莫若父!

  打出生开始,玉柱就被李四儿宠坏了,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大字却不识得几个

  四年前,刚满十岁的玉柱,突发高烧不退,差一点就病殁了。

  谁料,玉柱大病了一场之后,居然从此不胡闹了,整天窝在书房里练字苦读。

  当年,隆科多还没出生的时候,康熙已经是皇帝了。那时,整个朝堂之上的佟家人,多的数不过来,被人戏称是“佟半朝”。

  隆科多嫡亲的姑母,即孝康章皇后,是康熙的生母。他那位嫡亲的姐姐,也就是孝懿仁皇后,还是四阿哥胤禛的养母。

  佟佳氏,一门两皇后一贵妃,门第可谓是红得发紫。

  隆科多从小就在蜜罐里长大,偏爱弓马,却不喜读书。所以,他对科举之事,纯粹是个门外汉。

  然而,在前世,玉柱已经读了二十几年的书,一直到博士毕业。

  凡是读到了博士毕业的童鞋,都有良好的学习习惯,以及强悍的自制力!

  这四年多,玉柱心无旁鹜的专攻科举取士的制艺,刷题做的试卷,堆起老高。

  整个康熙朝,凡是中了进士的旗人,都获得了不同寻常的提拔重用。

  例如,汉军镶白旗下的年羹尧,21岁中进士,29岁就被破格提拔为四川巡抚。

  玉柱只有尽快从科举中脱颖而出,早早的中了进士,并骗取了康熙的信任,才有可能掌握兵权。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