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沙城幽魂

沙城幽魂在线阅读

沙城幽魂

卡斯特兰的花

悬疑·奇妙世界·8.3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12-20 10:00

——尸体他抬起高高的头颅穿过人群迅速而敏捷一声尖叫响起他没有回头继续走他的路恐惧又令他踌躇不敢走进眼前的黑暗深处他偏过头往回一瞥昏黄的路灯下一具尸体倒在血泊里他远远地望着担心尸体会跳起来紧紧捉住他的大腿不放他点燃了一根烟像条在滚烫的海水里挣扎的鱼周围的黑暗里传来窃窃私语他永远也不会明白事情竟是这样不!事情本不该这样!他站在原地看着血从尸体中慢慢流尽在夏日的水泥路面上结成痂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缘起

  在我的记忆里,沙城曾经是一座安静的城市,那时土地沙漠化蔓延的面积还没有像今天这般广阔,当你站在城墙上向远处眺望时,还能看见零落分散的小片的森林和稀疏的草地,四季依旧分明。傍晚来临时,母亲会带着孩子出来散步,老人拄着拐杖或者依着老伴的手沿着城墙唠几句家长里短,巡班的守卫会倚在城墙上抽着烟谈论子女的未来。那时仿生人买卖还没盛行起来,犯罪和死亡尚未变得理所当然。至于它什么时候成了一座罪恶之城,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四月的名声在沙城逐渐响起来的那段时间里,我才意识到这座城市已经随着大西洋的季风飘远。

  人们常常在客栈里谈起他,说他像春天四月里的那股风,席卷了整个沙漠。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许曾经有人记得,不过后来人们便逐渐忘却,把他称为“四月”。这是件挺好笑的事,因为他看起来压根就和四月无关,他相貌堂堂,却是个酒鬼,像幽灵一样穿梭在城市和沙漠里。城里贴着他的通缉单,有人却宣称他压根就不长这副模样,另一些人说他是为了躲避城里长官女儿的求婚才离开的城市,有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头信誓旦旦地说,他有一回看见四月和长官女儿的母亲走在一块,他们准是掉入了爱河。这些传说听起来荒谬,甚至连四月本人听到了也不免感到惊讶。无论如何,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些只零破碎的传说中开始的。

  说起来那些故事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每当夏夜的晚饭过后,他们聚在家门前的那棵榕树下,听着长辈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些故事。尽管是同样的故事,每一回都有所不同,长辈们常常会按自己的方式添油加醋,想方设法让故事变的更精彩。他们才不在乎这些故事有没有真实存在过。

  我第一次遇见四月的时候,是在沙漠的一间驿站里。我奉命把两个死刑犯转移到另一个监狱。这可不是份简单的工作,任何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都会给我们制造出很大的麻烦。我们有四个人,当我坐在驿站里休息的时候,我在观察着如果这会儿有人冲进来,我们的位置应该安排在哪,才能避免最大的损失。当我还在警校训练的时候,就被告知排兵布阵的重要性,我丝毫也不怀疑这点,要想天时地利人和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可控的往往只有最后一点,而我正打算把它做到最好。我们的一个人坐在门边探风,其中两个守在犯人的身边,我则负责观察驿站里的一举一动。当然店主人对我的做法不是那么高兴,他只想做好自己的生意,不愿意我给他惹来麻烦。我很赞成这一点,谁都不希望自己的事由别人来插一手,可在沙漠里,你知道这点,有时候我们得相依为命才能存活下去。

  在那场突袭到来之前,我像个好学生一样时刻反省起自己的缺点和长处,并且期望有一天能把缺点转化成某种程度上的优点。有些地方我做到了,有的却没有。比如现在,我该观察情势的时候却在探讨人生话题。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刚刚进来的家伙,他穿着黑色的披风,把兜帽扣的紧紧的。也许是外面风太大,或者他喜欢这副***的模样。我的人把他盯得死死的,就差没拿把枪顶在他的脑袋上,然后问:“你来这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企图?”。他摘下帽子,露出一张饱露风霜的脸庞,在右边的眼睑下方,一道伤疤延申到下巴,他刻意隐藏起眼睛里的光芒,带着令人意味深长的微笑向我打了声招呼,然后坐在吧台上点了杯酒。你猜到了,他就是四月,不过那时我还不知道,因此对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我表现得像个刚刚拿到大学毕业证的年轻人一样,过去多年的执行经验似乎都毁于一旦。

  在吧台上和他同坐的还有一个男人,同样是刀疤脸,但他的脸显得狰狞而恐怖,并且常常带着某些显而易见的情绪。他猥琐的看着女酒保,说着一些极富挑逗性的话语,手指不停地在空中比划一些东西。他是那种小角色,就算被某个组织录用,也只是人手不够的时候才会这样,除非他确实有些本事,但至少我看不出来。我甚至会认定像四月这种角色才是背后的推手。在这一点上对我来说几乎就是致命的,因为这些由外而内的判断会使我过度产生依赖从而放松警惕。

  等到夕阳快落山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有麻烦了。我听见了远处传来吉普车引擎的声音,而吧台上的那两个家伙看起来还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消磨时光。他们要么是在等待着什么,要么别有所图。

  不久,我的人就跑来告诉我吉普车的事,他们停在了驿站的另一边,显然不希望被屋里的人发现。接着我又听到了一些声音。当我还在警校读书的时候,常常会听见这种声音,执行任务以后听的更多了。枪械的保险被拉开,以及专业作战靴踩在泥沙上的声音。我让看守的人把犯人带上二楼,并确保那里的窗户不被打开。接着我取出腋下的点四五手枪,拉开保险梢。店主人的担忧越发明显,他不断地问我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我想说:”一切安好“,可这连我自己也无法相信,于是我对他说:“找地方把自己藏好。”,接着他便带领员工躲到地下通道去了,不过那两位客人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那位狰狞的刀疤脸在酒保临走前还说了一句:“你一定会喜欢我的尺寸。”女酒保满脸通红,但我看见她的眼里似乎还带着某些期待。那位黑袍人士更为惬意,他从柜台里拿了一瓶酒,转过身来对着我晃了晃酒瓶。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热闹发生。

  “嗨,长官,发生什么事啦!”刀疤脸问,他摇摇晃晃地向我走了过来,与此同时,门外的脚步声静止了。他们在等候信号。“你知道的,长官,我爱上那位酒保了,你得给我们证婚,做我们的证婚人才行。”他说着,手装着向背后挠痒,接着手里出现了一把黑色的袖珍手枪,正欲朝我开枪。就在这时,门外的三位客人冲了进来,他们杀掉了负责放风的人,把枪口对着吧台。他们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那位黑袍客人的手里出现了一把银色的匕首,几滴红色的鲜血从匕首上滴落。在四月的脚下,刀疤脸躺在血泊里失去了知觉。接着他们对吧台一阵扫射,我和四月在那之前已经翻到了吧台的后面。

  “你的枪法怎么样?“四月对我说,接着我看到了他手上的两把精致的匕首,上面各刻着一朵紫罗兰雕花。其中一把就是刚才用过的,不过上面看起来光滑明亮,一点也看不出来它刚刚划过一个男人的喉咙。

  “我从没失过手。”我说。子弹还在我们的身后咆哮,幸好吧台足够坚固,但我怀疑他们打算把这张吧台打成筛子。

  “巧了,我也是。”他笑道。“待会由我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在我被杀掉之前,你最好能解决掉他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起身。四月的动作太快,以致于他起身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因此当我起身的时候,所有的枪口都对着我。我的左臂被子弹击中,只好退回到吧台下。这时我却听到枪声停止了下来,还有一些死前挣扎的呼吸声。我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看到了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一幕。

  一个脸上带着伤疤的黑袍男人站在血淋淋的尸体中间,黑色的袍子被鲜血浸透,显得更加幽深而神秘。他的脖子上淌着斑纹状的鲜血,脸上露着令人难以捉摸的微笑,在夕阳最后的光线下,他的匕首闪着金色的光芒。

  “嗨,老兄,你没事吧。”他走到我面前,用黑色的袍子抹了抹脖子上的鲜血。“你失手了。”他说。“这在我的预料之中。”

  这时我才恍惚过来,原来在那个时候自己才是诱饵。我收起了枪,感激的看着他,同时又带着被蒙蔽的不满。就在这时,我才猛然想起关于四月的事。两把雕有紫罗兰的精致匕首,幽灵一样的身法......“你是,四...月...”没等我反应过来,感到后脑被什么东西撞击,然后掉入了无尽的黑暗里。在昏迷以前,我隐约听到他嘟囔着什么,可我一点也不在乎。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驿站的床上,那位女酒保正给我端来一盘热水。“犯人到哪去了?”我支撑起身体靠在床柜上问。我感到自己的脑袋在胀痛,左边的肩膀有些麻木。于是我只好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没有其他人,长官。没有其他人。”她小心地说。

  我当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为她不肯抬头看着我,脸色苍白的重复了好几次“没有其他人”这句话。女酒保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双手抓着她制服的衣襟,迟迟不肯离开。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

  “长官,店主人想跟您聊一聊关于赔偿的事,他就在楼下等着。”女酒保说完,正打算转身离开。

  “谁给我换的衣服?”我问,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过,而且这压根就不是我的衣服。

  “长官,是我换的。您当时倒在血泊里,衣服都被浸透了。店主人让我给你换上的。”女酒保说。

  我向她道了声谢,她在那站了一会儿,仿佛还在期待什么。

  她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我极不情愿的给沙城的上司打了个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甚至恨不得把手里的电话砸烂,让电话那头的人失足掉下楼梯才肯解气。我一点也不担心这些事,他对我来说就像在宇宙的另一端。在和沙城长官通电话那会儿,我还在想着四月的事,想着夕阳下那副刻着金色紫罗兰花纹的匕首和被鲜血浸透的黑袍。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沙城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