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诡异仙在线阅读

道诡异仙

暂无评分/0人评过

玄幻 / 东方玄幻

78.23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诡异的天道,异常的仙佛,是真?是假?陷入迷惘的李火旺无法分辨。可让他无法分辨的不仅仅只是这些。还有他自己,他病了,病的很重。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Morgenrote.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奔跑的肉馒头.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朱流离.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山海画妖师在线阅读
古老时代,山海入侵。人类为生存,求道于古老,后得山公教化,传之于三友,借画定义森罗,以妖概述万千,终留画妖师之不世传承。  然而,世人只知山海,却不知还有倒山海。  1700年前,天地倾覆,山海逆流,妖力的失衡导致无数世界失去了诞生画妖师的可能,而一些世界,却成了画妖师的天堂,为了更好的生活,先辈放弃了故乡,移居到了新的家园。  蓝星,一颗古老的星球,它也曾孕育过画妖师文明,而如今,这里却惨遭遗忘,科技取代了古老的智慧,画妖师与山海兽,反而成了不科学的神话故事。  雲石狛犬,帝羲乌,孤山寒姬,三囊蛛魔,造麻竹翁,二心猿,因一次意外,来自蓝星的秦轩,成了一位支配山海兽的画妖师。(普通群:641982934)
苍知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永恒剑主在线阅读
穿越异界,以属性异能,成就无上霸主。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新书: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家喜欢的可以移步看看~
滚开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牧神记在线阅读
大墟的祖训说,天黑,别出门。  大墟残老村的老弱病残们从江边捡到了一个婴儿,取名秦牧,含辛茹苦将他养大。这一天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墟,秦牧走出了家门……  做个春风中荡漾的反派吧!  瞎子对他说。  秦牧的反派之路,正在崛起!  书友群:600290060,624672265,VIP群:663057414(有验证)普通群:424940671
宅猪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玄界旅行社在线阅读
找工作失败,通宵狂饮,结果却误入专门服务于修士的玄界旅行社!  不过,这位前辈怎么看上去有些怪怪的,你怎么会有猫的耳朵呢?等一下,你为什么还会对猫薄荷这么敏感呢?  感谢崔莲支援的后援团:337435371
高森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前方地球,神魔禁行!在线阅读
“前方就是地球,一个极为弱小的世界!” “杀进去!屠尽人类!!” 一支来自异界的大军,密密麻麻聚在时空通道旁,极为轻松玩味。 这样的世界,它们已经毁灭过无数个。 弱小的人类,毫无反抗之力! 然而,就在它们,刚踏入地球之时。 映入眼帘,是无数备战的人类强者! 一声大喝,响彻九霄—— “前方地球,神魔禁行!”
刘大蜗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拜见君子在线阅读
第一天,走过九德之门,为名满天下三鼎君子,为天下所朝拜。  第三天,创出无上圣术,封古来今往第一虚圣,为天下所独尊。  第六天,斩杀幽都鬼王,建青山城隍府掌生死,为天下所禁忌。  第九天……  ……  君子群:739752071
连山易子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明明超凶的在线阅读
我叫夏凡,夏天的夏,天神下凡的凡。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笑。 我穿越了。 但我躲到深山里隐居了十年。 十年啊!整整十年!这十年里我一步都不敢离开。 你们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这十年我每天都在深山里拼命修炼,我不是要证明自己有多厉害,我只是想告诉人家。 千万别惹我! 我超凶!
此间的白杨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西游请回答:我真不想取经啊在线阅读
天庭之上,玉帝正与众仙饮酒聊天,其乐融融。  忽然间,响起一个神秘的声音:  【知识问答现在开始,请听题!】  【1、玉帝】  【2、杨戬】  【3、李靖】  【4、天蓬元帅】  场面顿时失控!  只有主角明白,这鸟系统造反了!  本书轻松休闲,风趣幽默,偏向于大话西游风格,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独孤云启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武破九荒在线阅读
真灵大陆,天骄当世,妖孽横行。  出身卑微的少年萧叶,得远古传承,从此武极天下,横推万敌。  无敌的战场,天才血如海,妖孽骨成山,萧叶步步前行,登临绝巅,一路打到世上无人敢称尊。  吾辈武者,当宁折不屈,杀伐决断,快意恩仇,镇杀世间一切敌!
无敌小贝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道诡异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师傅

  李火旺举起手中的捣药杆,百无聊赖的一下一下砸在捣药罐里,把里面夹杂着淤泥的流光青石慢慢碾磨成粉末。

  虽然这溶洞潮湿寒冷,少年身上也只穿着一件粗糙布衣。但是他却满脸不在乎,似乎并没有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洞内不止他一个人,同样还有其他年龄相仿的男男女女,同样束发,同样的粗布麻绳。

  他们与李火旺唯一不同的就是,身体上都有明显的外在缺陷,其中有白化病也有小儿麻痹。

  各种先天后天的身体畸形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不大的料房溶洞内仿佛一座畸形博物馆。

  这些人的工作跟李火旺的一样都是捣东西,只是捣的东西不同,有金石也有药物,但是很显然有些人并不安心工作。

  “啊!”一声女人的惊恐尖叫,引得所有人看去。

  只见在溶洞的一旁,一位兔唇的胖少年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企图把一位白化病少女拉进自己的怀里。

  “俺就弄一下,保证就一下,嘿嘿嘿~”

  李火旺无视这些嘈杂,闭上眼睛继续一下一下地干自己的活。

  听着耳边的女人哭声越来越凄惨,恼火的李火旺暗暗地骂了一句,单手拎起石制的药罐站了起来。

  “哆”石头跟骨头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头破血流的裂唇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住了,显然是被这一下砸懵了,过了两秒后,他表情扭曲痛苦捂着自己伤口干嚎起来。

  逃脱了被玷污命运的白发白肤的少女,捂着自己的衣服畏惧的躲在李火旺的身后。

  “俺告诉你!你完撩,你知道俺是师傅什么仁吗?让他老人家知道撩,他弄死你!”裂唇胖子表情异常愤怒地威胁道。

  “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连屁都不是!!”李火旺这话一出,惊骇全场鸦雀无声。

  在场的其他人从来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男人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着面前这些所谓的师兄师弟们的神色,李火旺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怒火压制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这些东西生气,自己的性格明明不是这么张扬才对,不能让这些东西影响自己的性格,刚刚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冷静冷静。”

  就在李火旺还在平息自己的心情之时,就听到门口有人喊他。

  “李师弟,王师妹,师傅唤你等过去。”喊话的高个青年明显跟李火旺的地位不一样的,身上穿是一件青色道袍。

  虽然那道袍看起来很旧了,袖口都洗的发白,可这远比李火旺身上的破麻布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此人单手环抱一把马尾拂尘,看着面前的后辈们眼中带着一丝傲慢。

  见年轻道士出现,那位头破血流的胖子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哈哈!你完撩!!今天到你撩。”

  但是李火旺完全无视他,转身就要跟着一位嘴巴歪斜流着口水的女人向着门口走去,女人脸色蜡白看起来很不健康。

  刚走两步却发现有人在拽自己的衣袖,拉住不让他走。李火旺回头发现是那位被自己救的白化病少女。

  眼泪汪汪的她不断摇头,眼中充满着恐惧。

  冷漠的李火旺不为所动,用力一甩袖子,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从料房出来是一个更大的溶洞,溶洞洞壁上还有不少跟料房一样的溶洞充当其他用途,看那坑坑洼洼的样子,当初建造这地方的人手艺明显不怎么样。

  整个溶洞很大,大大小小的隧道四通八达,犹如放大版的蚁穴。

  一块块腐朽的桃木被钉在每一个小溶洞结上面,上面用入木三分的力道刻下了每个洞窟的名字,灵宫殿,老律堂,庆祖殿、四御殿。

  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居然被捯饬得俨然一副道馆的样子。

  就在两人顺着溶洞继续往前走着时,旁边的歪嘴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来,忽然递到李火旺的面前,用那痴痴呆呆的声音说道:“吃.....稀糖吗?”

  李火旺眉头微微一皱,似乎知道对方的憨傻,不耐烦的接过来直接塞进自己的衣袖内。

  见李火旺接过去,她也又从兜里掏出一块塞进自己嘴里,傻呵呵的继续说道:“师傅好.....跟师傅有糖吃....”

  对此李火旺并没有打算说什么,两人继续走着,就这样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一座古香古色,通体发黑的高大炼丹炉出现在他的面前。

  冒着青烟的炉鼎直戳洞顶,丹炉巨大看起来就像一座金属小山。

  由远到近地看着那丹炉逐渐变大,最终丹炉的阴影直接淹没过了自己,这让李火旺倍感压抑。

  让他感到压抑的除了那巨大的五层丹炉外,还有在丹炉面前的一道背影。

  从背面看他身穿青蓝色道袍,簪发戴冠,两鬓白发,看起来十分的仙风道骨。

  盘坐在地上的他似乎也在做着之前跟李火旺相同的事情,拿到捣药杆一下一下的捣着,只是他手中的捣药杆明显大上很多,看起来像一根巨柱。

  随着一起一落,金石撞击之声在溶洞内不断的回荡。

  “师……师傅!”斜嘴女人笨拙的用右手掐住左手的拇指,左手的四个指头放在右手的指头上面,把双手放在胸口对着那背影作揖,眼中满是敬意。

  她一开口,那刺耳的撞击声便停了下来。

  背影一转身,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李火旺的瞳孔还是被惊的微微一缩。

  道士的正面跟背面截然不同,从背面看仙风道骨,可从正面看,那却是一位恶心的癞子头老头,地包天的嘴里零星的几颗黄牙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来了?好徒儿,让我好等。”

  脏兮兮的道袍一挥,老道士腾空而起,单手抓住那歪嘴女人的脖子退了回去。

  还没等那痴傻的女人开口再说上半句话,瞬间就被扔进半人高的石瓮中,下一刻,表情狰狞的师傅双手握住大小的石头捣药杆,重重的砸了下去。

  随着惨叫声戛然而止,从那石瓮中传来。

  肉渣跟血沫溅到老道士的脸上跟身上,但是他不为所动表情亢奋的按照某种旋律念着什么。

  “丁丑延我寿,丁亥护我魂,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真我灵!”

  当彻底捣烂后,他单手举起那重达几百斤的石瓮,全部倒进面前的炼丹炉里,紧接着表情极度亢奋的双手向着空中猛地一举。

  “起炉,炼丹!”

  两位化着夸张腮红的道童从阴影中走出,一边扇风一边向着丹炉内倒着各种佐料,其中有各种金石粉末也有不少活着蠕动的东西。

  没过一会,一种诡异的浓郁香气在空中弥漫。

  此时此刻,那位癞子头师傅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抚着自己下巴上没有几根胡须,肮脏丑陋的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把双手背在身后,转头向着李火旺看去。“听说你称呼本道爷是个屁?可有这事啊?”

  刹那间,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

  看着面前这位杀人不眨眼所谓的师傅,李火旺不为所动,缓缓闭上眼睛平息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心中默念:“你们骗不了我,这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说话!哑巴么?嗯?!”伴随着师傅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了,他身上混杂着血腥味的恶臭,如同一堵墙般扑鼻而来。

  颤抖的李火旺猛地咬紧牙关,用上全身的力气猛地用力一睁眼。

  刚刚还昏暗充满压抑的洞穴道观瞬间消失了,一间明亮干净,空气清新的病房出现他的面前,而他的下半身则被布带死死的束缚在床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