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永昌在线阅读

人道永昌

暂无评分/0人评过

仙侠 / 神话修真

77.6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大幕拉开,群雄逐鹿!人族、妖族,短命种与长生种之争!人道、仙道、佛道,谁执牛耳、谁能至高?穿越成大周行商之子的陈胜,本意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却被时代的大潮,一步步推向巅峰之位。有的人努力,为了成为人上人。有的人努力,为了人上……没有人!PS:已有高订破万两百万字老书《从大佬到武林盟主》,节奏扎实、文风凝练,觉得本书太过幼苗的老爷们,可移步一观。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暖阳1314.
    粉丝等级:
  • 粉丝第2名:法总监.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一语成迷.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神话修真小说推荐

洪荒之盘王证道在线阅读
他,机缘巧合之下,穿越到了洪荒。 神州宇宙中,他,开创三千文明;世界之树下,他,参悟出了属于自己的证道之术。 他,从不把证道混元当成顶点。 他的名字叫做盘王! 新书《从投靠无天佛祖开始》,已然签约,求支持!
不愿起床的鱼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洪荒:我的仆人都成圣了在线阅读
群:854532901。 林铭穿越洪荒世界,开局签到混沌庄园,成为混沌之主! 西王母,通天道人,羲和,镇元子,红云等等,全都成为了他的仆人侍女,在他身边参悟大道。 一心只想苟活于洪荒的林铭,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终是被仆人曝光了。 通天剑惊世人:“吾之剑道,不及混沌万一……” 后土:“天道,在老师面前,也只是蝼蚁而已!” 鸿钧老道:“这天下为何多了十数万的变数?!这方天道还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天道了么?!”
奇幻写手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白蛇再起在线阅读
西湖永巷求道缘,断桥一梦萦千年。 谁知波上同舟子,相逢一顾却无言。 本书温馨流,日常流,种田流,非装逼流……
北斗天涯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放浪形骸歌在线阅读
孟行海是帝国中一道门少年,自幼受噩梦困扰,在门中出头无望。然而忽有一夜,他受性命之危,忽然间练成奇功,来到危机四伏的大海上。这荒诞、危险、奇妙、险恶之世在他面前铺开。他是从此平步青云,大权在握,看透凡尘,修仙悟道?还是见奇异之景,历怪诞之事,得超俗之心,建绝世之志?  书友可加入q群:298063348,有任何重要消息我会及时发往群里。  请多多关注新书《燃烬之余》,谢谢。
失落之节操君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器官能滋生宠兽》正在火热免费连载中 穿越变成唐僧,开启神级上班系统,朝九晚五拒绝996,打卡上班,完成劫难,触发神秘剧情,都有丰厚奖品,福利补贴样样有,工资日结,从不拖欠。 上班时间,他是个取经的工具人,任由各种妖精掳走; 下班时间,他重拳出击,大杀四方,让漫天仙佛闻之色变! ···· “佛祖!大事不好了!” “何事慌慌张?” “唐三藏辞职不干,创业去了。” “何解?” “他···他叛出佛门,另立山头了!” ····· 推荐两本200W字千订老书《万界最强包租公》、《我帮大圣养孩子》!
暴怒的小家伙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洪荒之逍遥小剑仙在线阅读
须弥山下,孕育了诛仙四剑的剑脉通灵,化而为人,引来众圣。 最终,身负诛仙四剑的通天教主成功将其收入门下,成为了自己的又一名弟子。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天却是有点怀疑自己这个收徒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了——逍遥子,你练的究竟是剑还是贱?
一而再而三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从道兵开始修行在线阅读
披甲执锐军中客,血枭营中一道兵。 风寒雨幕列成阵,沙场之中求道真! 我,徐瑾,是个道兵!
乌泥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人在洪荒,拜师西王母在线阅读
肉身穿越洪荒,成为最垫底的存在,且看主角如何一步步激流勇进走向至高。 这里有开创神道,神威如狱、至神至圣的神主天瑶; 这里有造化万物、万灵之宗、人道之主的女娲; 这里有道衍轮回、大地之母、轮回道主的后土; 这里有花开倾世、璀璨万古、造化之主的青莲; ……! 【吾名无量,人称天尊!】
不朽圣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在线阅读
天庭乱不乱,玉鼎说了算! 这是一个穿越上古洪荒成为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玉鼎真人后的故事。 天帝:想让我当天帝就别让这货再收徒了。
菠罗小吹雪
日更千字
神话修真
当前位置: 仙侠 神话修真 人道永昌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行商之子陈胜

  春日澄澈的阳光,倾洒在古色古香的青砖黛瓦庭院。

  清新的微风,轻轻拂过陈胜苍白的面容,撩起脑后散落的及肩长发,微微飘动。

  他舒服的扬起脸,眯眼静静的感受空气中的安宁气息,多日来抱病卧床积攒的郁结之气,似乎也一点点的融化在了这明媚的春光里。

  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安定的静坐片刻。

  似乎,以前总是很忙。

  忙着学习。

  忙着工作。

  忙着创业。

  忙着打拼……

  似乎,每天不是活在被别人贩卖的焦虑中。

  就是活在对别人贩卖的焦虑里。

  如今再回头。

  奔波半生,竟只换来了一套魔都的房子。

  自己竟然还觉得志得意满,觉着自己终于完成了人生三级跳,跨入了精英行列。

  此情此景。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你为什么躺着不去工作?”

  “为什么要工作?”

  “工作能挣钱啊!”

  “然后呢?”

  “有钱了你就能买车买房啊!”

  “再然后呢?”

  “有了车有了房,你就能躺平享受生活了啊!”

  “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

  陈胜忍不住睁眼,望着庭院中盛放的一树梨花,低低呢喃道:“所以,这是老天爷给的第二次机会么?”

  他认为自己应当感谢老天爷。

  拼搏半生,终于在公司即将拿到C轮融资,自己的身价即将暴增的前夕,却查出晚期肝癌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仿佛天都塌了。

  更令他崩溃的是,就在他鼓起勇气想要在剩下的时间里好好弥补生命中的诸多遗憾时,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

  上边的投资人不允许他停下来。

  下边的员工容不得他停下来。

  更可笑的是……

  在他心跳停止前的最后时刻,他那对早已各自重组家庭的奇葩父母,还各自拿着股权转让协议站在他的病床前,一口一个儿子的使劲儿摇着他,让他打起精神来签字了再睡。

  真是屎一样的人生啊!

  早点完犊子也好!

  想到这里,陈胜竟有些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他并不感到遗憾。

  虽然他失去的,是他半生所求。

  但比起最坏的结果。

  如今已是天堂!

  商海沉浮十几载,他还不至于这么玻璃心。

  但他没遗憾。

  这具身体的主人,可是带着满腔的遗憾溘然长眠。

  他想要去摸鱼。

  他想要去抓蝉。

  他想要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晨曦而出,提着鞋子踏月而归……

  如今,他把这些遗憾,都留给了这陈胜这个同名同姓的异域来客。

  是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陈胜。

  大周朝兖(yan)州陈郡陈县陈家独子,虚岁十四。

  ……

  卧床休养半月,陈胜已经将小陈胜的记忆梳理清楚。

  陈姓,乃是陈县大姓。

  一条街上百十人,至少有五十人都姓陈。

  但小陈胜他们这个陈家,在陈县这个陈郡治所之地,都算得上一霸!

  陈家并非大族。

  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人丁凋零。

  到陈胜这一代,陈家已是三代单传。

  这在这个信奉多子多福、开枝散叶的时代,几乎是只有那些穷得家徒四壁、无钱娶妻的门户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家不穷,可偏偏三代以降,所出不是女子,便是早夭。

  到了小陈胜这代,更是打小就是个药罐子,若非陈家家底还算厚实,都没可能养得活!

  而陈家之所以人丁单薄还能成为陈县一霸,却是因为陈家干的,是贱买贵卖、北买南卖的行商营生。

  打小陈胜高祖父那一代开始,陈家就组织起了马队,领着一大群伙计南来北往做买卖。

  这个时代,许多营生都是父传子、子传孙。

  连带着雇佣关系,也都是父传子,子传孙。

  一代代人传下来,陈家的行商生意一步步发展为以陈家为主体,三百多户伙计为枝叶的共生关系。

  每次走货,陈家和底下的三百多户伙计,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走货所得利益,按贡献分配。

  而那些既无钱、也无力的伙计户,陈家每年也会给予一笔足够糊口的银钱,一直赡养着他们,以待他们的下一代,还能加入到陈家的商队中,继续四世以来的共生关系。

  陈家作为这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主体,要说钱,可能还没到富甲一方的地步。

  但要说人,陈家跺跺脚,都能随便拉出两三百条敢打敢杀的壮汉!

  巅峰时期,年节之时的郡衙宴会上,都会有陈家家主一席。

  只可惜,那已经是小陈胜祖父那一代了……

  到了小陈胜父亲陈守这一代,陈家的家势,已经大不如前。

  非是陈守不善经营。

  而是这世道,开始乱了。

  累年的雪灾、旱灾,造就了无数的流民和流寇。

  饿极了的人,就不是人了。

  是野兽!

  眼珠子绿油油的野兽!

  只要能吃上一口食物,哪怕是吃上一口马上就死,他们也在所不惜!

  当无数的流民和流寇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别说是百十来人押送的马队,就连军队他们都敢抢!

  在接连几次行货失手之后,陈家的财力、人力均损失惨重!

  可损失再惨重,各条商路上该打点的关系的也还得继续打点,手底下该赡养的伙计也还得继续赡养。

  坐吃山都会空,更别说这么个只有支出没有收入法儿……

  这不,月前,冀州和幽州的积雪都还没融化,陈守就又咬着牙,组织起商队,亲自带队北上了。

  陈胜知道。

  非是陈家撑不住了。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都还有三分钉。

  以陈家的体量,就算是落魄到卖房卖地,也还能保三代衣食无忧。

  而是底下的那些伙计快要撑不住了!

  他们不比陈家,他们本小,利也薄。

  接连几批行货失手,大部分伙计家里都快要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若再不来一波及时雨,陈家倾四代之力打造出来的共生体系,就要崩塌了……

  对陈家而言,这无疑是比行货失手,更可怕的事!

  ……

  陈家的困境,陈胜心里有数。

  但他并不怎么在意。

  于他而言,只要陈守能平安归来,多坏的结果都只是小事。

  他融合了小陈胜的所有记忆,自然也接收了小陈胜的所有情感。

  其中当然包括了小陈胜对陈守的孺慕之情。

  小陈胜记忆中的那个克己勤勉、与人和善,半生拼死拼活都只为了这一大家子的顽强男人,也的确值得他尊敬!

  比起那对儿他连回忆都不愿去回忆的生身父母,陈守岂止强了一万倍?

  至于陈家的生意……

  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他若是孤身一人来到的这个时空,想做点什么事或许会很难。

  但有陈家的底子在,他不觉得这点问题能难倒他。

  若是这点自信都没有,前世他也不可能在那么复杂的商业环境下,白手起家将一家公司做到接近上市的规模。

  比起陈家的生意问题。

  他更在意,什么时候才能养好身子,像个孩子一样出门疯玩几天,了却小陈胜的遗愿,免得那些天真稚气的渴望,老是不自觉的在他脑海里浮现……

  以及。

  眼前这道在他醒来时就已经显示着“检测到异常状态,系统初始化中……”的系统光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加载完毕!

  当然,比起这个不知来路的系统,他肯定更相信自己的阅历和能力。

  但如果有捷径,他当然也不会傻到迷之自信什么“我一身成就,全靠自己努力拼搏,何曾假人半分”……

  小孩子才重过程,成年人只看结果!

  商海沉浮十数载的经验告诉他,这世间唯一的游戏规则,那就是……没有规则!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