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永昌
人道永昌
小楼听风云 著
连载 · 77.6万字
月票
3021
周打赏
4
粉丝数
18.07
仙侠 神话修真 系统流
大幕拉开,群雄逐鹿!人族、妖族,短命种与长生种之争!人道、仙道、佛道,谁执牛耳、谁能至高?穿越成大周行商之子的陈胜,本意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却被时代的大潮,一步步推向巅峰之位。有的人努力,为了成为人上人。有的人努力,为了人上……没有人!PS:已有高订破万两百万字老书《从大佬到武林盟主》,节奏扎实、文风凝练,觉得本书太过幼苗的老爷们,可移步一观。
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卸甲归田 · 16小时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行商之子陈胜

  春日澄澈的阳光,倾洒在古色古香的青砖黛瓦庭院。

  清新的微风,轻轻拂过陈胜苍白的面容,撩起脑后散落的及肩长发,微微飘动。

  他舒服的扬起脸,眯眼静静的感受空气中的安宁气息,多日来抱病卧床积攒的郁结之气,似乎也一点点的融化在了这明媚的春光里。

  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安定的静坐片刻。

  似乎,以前总是很忙。

  忙着学习。

  忙着工作。

  忙着创业。

  忙着打拼……

  似乎,每天不是活在被别人贩卖的焦虑中。

  就是活在对别人贩卖的焦虑里。

  如今再回头。

  奔波半生,竟只换来了一套魔都的房子。

  自己竟然还觉得志得意满,觉着自己终于完成了人生三级跳,跨入了精英行列。

  此情此景。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你为什么躺着不去工作?”

  “为什么要工作?”

  “工作能挣钱啊!”

  “然后呢?”

  “有钱了你就能买车买房啊!”

  “再然后呢?”

  “有了车有了房,你就能躺平享受生活了啊!”

  “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

  陈胜忍不住睁眼,望着庭院中盛放的一树梨花,低低呢喃道:“所以,这是老天爷给的第二次机会么?”

  他认为自己应当感谢老天爷。

  拼搏半生,终于在公司即将拿到C轮融资,自己的身价即将暴增的前夕,却查出晚期肝癌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仿佛天都塌了。

  更令他崩溃的是,就在他鼓起勇气想要在剩下的时间里好好弥补生命中的诸多遗憾时,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

  上边的投资人不允许他停下来。

  下边的员工容不得他停下来。

  更可笑的是……

  在他心跳停止前的最后时刻,他那对早已各自重组家庭的奇葩父母,还各自拿着股权转让协议站在他的病床前,一口一个儿子的使劲儿摇着他,让他打起精神来签字了再睡。

  真是屎一样的人生啊!

  早点完犊子也好!

  想到这里,陈胜竟有些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他并不感到遗憾。

  虽然他失去的,是他半生所求。

  但比起最坏的结果。

  如今已是天堂!

  商海沉浮十几载,他还不至于这么玻璃心。

  但他没遗憾。

  这具身体的主人,可是带着满腔的遗憾溘然长眠。

  他想要去摸鱼。

  他想要去抓蝉。

  他想要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晨曦而出,提着鞋子踏月而归……

  如今,他把这些遗憾,都留给了这陈胜这个同名同姓的异域来客。

  是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陈胜。

  大周朝兖(yan)州陈郡陈县陈家独子,虚岁十四。

  ……

  卧床休养半月,陈胜已经将小陈胜的记忆梳理清楚。

  陈姓,乃是陈县大姓。

  一条街上百十人,至少有五十人都姓陈。

  但小陈胜他们这个陈家,在陈县这个陈郡治所之地,都算得上一霸!

  陈家并非大族。

  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人丁凋零。

  到陈胜这一代,陈家已是三代单传。

  这在这个信奉多子多福、开枝散叶的时代,几乎是只有那些穷得家徒四壁、无钱娶妻的门户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家不穷,可偏偏三代以降,所出不是女子,便是早夭。

  到了小陈胜这代,更是打小就是个药罐子,若非陈家家底还算厚实,都没可能养得活!

  而陈家之所以人丁单薄还能成为陈县一霸,却是因为陈家干的,是贱买贵卖、北买南卖的行商营生。

  打小陈胜高祖父那一代开始,陈家就组织起了马队,领着一大群伙计南来北往做买卖。

  这个时代,许多营生都是父传子、子传孙。

  连带着雇佣关系,也都是父传子,子传孙。

  一代代人传下来,陈家的行商生意一步步发展为以陈家为主体,三百多户伙计为枝叶的共生关系。

  每次走货,陈家和底下的三百多户伙计,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走货所得利益,按贡献分配。

  而那些既无钱、也无力的伙计户,陈家每年也会给予一笔足够糊口的银钱,一直赡养着他们,以待他们的下一代,还能加入到陈家的商队中,继续四世以来的共生关系。

  陈家作为这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主体,要说钱,可能还没到富甲一方的地步。

  但要说人,陈家跺跺脚,都能随便拉出两三百条敢打敢杀的壮汉!

  巅峰时期,年节之时的郡衙宴会上,都会有陈家家主一席。

  只可惜,那已经是小陈胜祖父那一代了……

  到了小陈胜父亲陈守这一代,陈家的家势,已经大不如前。

  非是陈守不善经营。

  而是这世道,开始乱了。

  累年的雪灾、旱灾,造就了无数的流民和流寇。

  饿极了的人,就不是人了。

  是野兽!

  眼珠子绿油油的野兽!

  只要能吃上一口食物,哪怕是吃上一口马上就死,他们也在所不惜!

  当无数的流民和流寇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别说是百十来人押送的马队,就连军队他们都敢抢!

  在接连几次行货失手之后,陈家的财力、人力均损失惨重!

  可损失再惨重,各条商路上该打点的关系的也还得继续打点,手底下该赡养的伙计也还得继续赡养。

  坐吃山都会空,更别说这么个只有支出没有收入法儿……

  这不,月前,冀州和幽州的积雪都还没融化,陈守就又咬着牙,组织起商队,亲自带队北上了。

  陈胜知道。

  非是陈家撑不住了。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都还有三分钉。

  以陈家的体量,就算是落魄到卖房卖地,也还能保三代衣食无忧。

  而是底下的那些伙计快要撑不住了!

  他们不比陈家,他们本小,利也薄。

  接连几批行货失手,大部分伙计家里都快要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若再不来一波及时雨,陈家倾四代之力打造出来的共生体系,就要崩塌了……

  对陈家而言,这无疑是比行货失手,更可怕的事!

  ……

  陈家的困境,陈胜心里有数。

  但他并不怎么在意。

  于他而言,只要陈守能平安归来,多坏的结果都只是小事。

  他融合了小陈胜的所有记忆,自然也接收了小陈胜的所有情感。

  其中当然包括了小陈胜对陈守的孺慕之情。

  小陈胜记忆中的那个克己勤勉、与人和善,半生拼死拼活都只为了这一大家子的顽强男人,也的确值得他尊敬!

  比起那对儿他连回忆都不愿去回忆的生身父母,陈守岂止强了一万倍?

  至于陈家的生意……

  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他若是孤身一人来到的这个时空,想做点什么事或许会很难。

  但有陈家的底子在,他不觉得这点问题能难倒他。

  若是这点自信都没有,前世他也不可能在那么复杂的商业环境下,白手起家将一家公司做到接近上市的规模。

  比起陈家的生意问题。

  他更在意,什么时候才能养好身子,像个孩子一样出门疯玩几天,了却小陈胜的遗愿,免得那些天真稚气的渴望,老是不自觉的在他脑海里浮现……

  以及。

  眼前这道在他醒来时就已经显示着“检测到异常状态,系统初始化中……”的系统光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加载完毕!

  当然,比起这个不知来路的系统,他肯定更相信自己的阅历和能力。

  但如果有捷径,他当然也不会傻到迷之自信什么“我一身成就,全靠自己努力拼搏,何曾假人半分”……

  小孩子才重过程,成年人只看结果!

  商海沉浮十数载的经验告诉他,这世间唯一的游戏规则,那就是……没有规则!

第一章 行商之子陈胜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