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威服

  局面已经完全脱离陈胜的控制。

  但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再给他去思考,如何才能将己方的损失降到最小了!

  “莽夫啊莽夫!”

  他在心头哀叹了一句,紧咬着后槽牙提剑冲了上去,施展七杀剑法,连杀三人!

  这时,习武之人与未曾习武的寻常人之间差距,便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他提着雪亮的长剑冲上去,那些个流寇自然也会抻着脖子等着他来杀!

  他们手里虽然没有长剑,但也还有柴刀、锄头、镰刀等等乱七八糟的玩意。

  但他们的动作,在陈胜的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一样。

  只凭本能胡乱挥舞柴刀、锄头的动作,在他的眼中更是破绽百出!

  他几乎都不需要用脑子思考,只凭本能挥剑,或扫、或刺、或挑,便能精准而轻易的一击将其毙于剑下!

  连杀三人,他身上竟连一丁点血沫子都没沾染!

  顺畅丝滑的手感,连他自己都有种仿佛这不是在杀人,而是在玩游戏开无双割草一样的不真实感!

  昏暗之中,陈胜感到一道黑影裹挟着劲风朝着自己扑来,来势极快。

  他想也不想,挥剑一招劈杀劈向来人。

  轻灵的长剑劈开空气,发出低沉而强劲的气爆声,宛如重兵器破空。

  “铛!”

  雪亮的八面汉剑被一柄锈迹斑斑的铡刀给挡住了!

  强劲的反震之力倒卷而回,震得陈胜持剑的手一麻。

  霎时间,他想也不想的横剑一扫,封住来人可能的追击,脚跟用力向前一推,身躯借力迈着细碎的步伐,迅速朝着后方退去。

  一边退,一边抓着剑对准前方,扯着喉咙高呼道:“阿爹、刀叔,救命啊!”

  捉对厮杀?

  靠!

  脑子秀逗了?

  老子才十四岁好嘛!

  然而杀声震天的战场上,他的高呼声完全传不到那厢只顾着一个劲往前冲上的陈守和陈刀耳中。

  反倒是提醒了面前的人影,铡刀一挥,又裹挟着狂猛的刀势当头压向陈胜。

  “关键时刻,没一个靠得住!”

  陈胜暴躁的低吼了一声,眼神一厉,抓着长剑不退反进!

  “铛!”

  他双手握剑,爆发全身气力,八面汉剑携千钧之力反撩而上,再度重重的锈迹斑斑的铡刀劈砍再一起。

  然而来人的力道远超于他,刀剑相击,直接将八面汉剑压下,惊得陈胜连忙扎稳了马步,吃出了吃奶的劲儿拼命的稳住长剑,险之又险于铡刀将要压着汉剑劈如他右臂之前,顶住铡刀。

  “刺啦!”

  来人却似早已料到了会有此结果,铡刀猛地压着八面汉剑前推,比陈胜高出了一个头的魁梧身形,在刺耳的金铁摩擦声中顺势扑来。

  “真他妈以为吃定老子了?”

  陈胜心头暴怒,架着长剑歇斯底里的咆哮道:“震慑!”

  随着他的声音,一股无形物质,陈胜却感觉像自己的头发、指甲一样的东西喷涌而出,在刻不容缓之间射入来人的体内。

  刹那之间,陈胜只觉得死死压住自己的铡刀突然一轻!

  他抓住机会,向着魁梧人影左方一步跨出,顺势拖剑由左向右一剑斩过魁梧人影的脖颈,崩出一蓬鲜血。

  这一剑扫出,前方亮堂堂的一片,再无人影攒动。

  却是陈守和陈刀他们已将战线推进至寨墙下,只看那群流寇高举着火把来回奔跑却完全不敢靠近他们的架势,就知道这伙流寇离溃败已经不远了。

  陈胜见状,脑海中紧绷着的弦为之一松。

  下一秒,他便顿时双膝一软,拄着剑单膝跪倒在地,气喘如牛!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背心已经湿透了。

  也是这时,他才终于明白,家里为何会有那么多断臂的叔伯……

  “嘭。”

  立在他身后的魁梧身影重重的到底,一颗怒目圆睁的大好头颅滚落到他的脚步。

  陈胜瞥了一眼,一脸的络腮胡:“he~tui,臭不要脸的以大欺小,这回玩砸了吧!”

  “杀啊,杀啊……”

  适时,山包上的陈三爷率领着一众年迈、伤残的大爷叔伯们,气势汹汹的冲杀下来,没有任何迂回的一头撞进来回奔走的流寇人堆里,顿时又炸开一片血色的浪花!

  气势之凶猛,路过陈胜的时候都没人顾得上来扶他一把!

  甚至,陈虎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还刻意发出了一连串得意的大笑声!

  那一条胳膊高高的舞动着腰刀,两条老寒腿翻转得如同车轮子一样的背影,像极了草原上套马的汉子……

  陈胜:……

  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

  但自己操的盘,就是含着泪,也还要操到最后啊!

  陈胜咬着牙撑着八面汉剑站起来,将双手合拢到嘴前,努力的大喊道:“抓活口,杀贼首!”

  “知晓啦!”

  这一会儿,战场的上的喊杀声已经没有方才那般纷杂了,陈守总算是听到了。

  陈胜松了一口气,提起插在泥土的八面汉剑,心疼的左右看了看剑刃上被铡刀劈出来的缺口和刮花的剑身,小心翼翼的还剑入鞘……大局已定,已经不需要他这种隐藏BOSS级的大人物出手了!

  “嘭。”

  陈胜刚刚收起佩剑,就听到一声巨响在前方,一抬头,就见一道身似铁塔、满脸络腮胡,身上插着七八柄腰刀的黝黑汉子,倒提着一杆丈二大枪,如同屁股后边挂了一串鞭炮的公牛一般,笔直的朝着自己这边冲过来。

  而那厢的陈刀等人,却四散着避开了一个箭塔状的玩意!

  “卧槽,我特么都收剑了,你还找干嘛!”

  陈胜震惊的左右一摇头,才发现,自己这个方向的自家人最少……呃,挡住别人逃命的路线了。

  “挡我者死!”

  黝黑汉子远远的望见了拦在自己去路上的陈胜,凶神恶煞的咆哮道。

  陈胜连忙按着剑快步冲到一旁,将路让出来:大爷您走好,欢迎下次光临!

  那黝黑汉子瞥了他一眼,见他这般识趣,就也懒得顺手一枪捅死他,保持逃跑路线不变一阵风似的就要从他身畔冲过。

  但就在这时,不只是那个陈家人脑抽了,好死不死的大喊了一句:“大郎,贼人凶猛,快逃……”

  陈胜:……

  我他妈真谢谢你!

  同一时间,堪堪从陈胜身前不远处冲过去的黝黑汉子,闻声脚下猛地一踏,魁梧的身形便凭空横移,在陈胜眼角抽搐的注视下,满脸狞笑的一挥大枪,捅向他的咽喉。

  草泥马,都觉得你爸好欺负是吧!

  陈胜佝下身子,右手紧紧的握住挎在左腰上的八面汉剑剑柄,华丽的系统面板在他眼前一闪而逝。

  【天赋:震慑】(72/50)(令弱者陷入恐慌,持续三秒)

  只有一次机会!

  他疯狂的吸气,目光死死的盯着捅过来的大枪,时间的流速在这一刻仿佛一下慢了下来,连从远处传来的一声声惊怒交加的爆喝声,都像是没电的复读机一样,每一个字眼都拉得好长。

  三。

  二。

  一……

  大枪刺入他身前三尺之时,他脚下猛然发力,身躯冲出,双膝跪下,头颅向后仰,滑轨向前。

  刀子般的枪劲,割得他的面颊生疼,彷如真有利刃割入皮肉。

  疼得陈胜心下暴怒:“震慑!”

  他咆哮一声,以膝为脚奋力向右前方跨出一步,猛然拔剑。

  刹那间,雪亮的刀光一闪而逝,在暗淡的火光之中挑出一道由左向右、由下向上的的惊艳刀光,抹过黝黑汉子的咽喉。

  拔刀杀!

  “嘭。”

  八面汉剑带着一蓬热血向右平举,陈胜趋势不止的左肩重重撞在了黝黑汉子的大腿上,岩石般的大腿肌撞得他肩膀生疼。

  但他那还顾得上疼痛,身躯一歪,倒地连续两个咸鱼翻身之后,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惊恐的抓着剑对准拿到黝黑汉子。

  “铛。”

  鹅蛋粗的大枪坠地,枪头插入泥土,枪尾支撑着黝黑汉子的身躯不倒。

  他动作僵硬的慢慢转头看向陈胜……似乎是想看清楚,杀自己的人,长什么样。

  “哧哧……”

  随着他扭头的动作,一丝丝殷红的鲜血,如同水枪喷射般一样从他的咽喉喷射而出。

  斗大的头颅才转到一半,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下一秒,华丽的系统面板,主动从陈胜眼底弹出,面板背景板的淡黄色山川草木、日月星辰轮廓虚影,突然大作土黄色光芒,迅速从原本只能勉强看出轮廓的状态,变成了如同《清明上河图》那样老旧、泛黄,却能看清画上内容的模糊图案。

  陈胜被眼前的突变惊得一愣。

  自打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后,这还是智障系统第三次主动弹出来。

  第一次,是他苏醒后。

  第二次,是他遇到吴广那次。

  第三次,便是这次……

  但即便是吴广那一次,也仅仅是激活了系统,都未能让系统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这个黝黑汉子是谁?

  难道比吴广还牛逼吗?

  但这阵土黄色的光芒来得突然,消失得也很突然。

  陈胜再细看系统面板,发现面板上的数据,没有任何变化。

  不!

  不是没有任何变化!

  【天赋】的“震慑”,便成了“威服”!

  【天赋:威服】(22/100)(削减对手武力并且令其陷入恐慌,效果视对手的武力与地位而定,最长三秒、最短一秒)

  搞这么大场面。

  就这?

  he~tui!

  垃圾系统,毁我青春!

小楼听风云·作家说
第二章还在赶来的路上,求数据啦~

上起点读书APP支持我

第一时间看更新

立即下载

第七十六章 威服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