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恩将仇报

  陈胜收回系统面板,就见到自家的叔伯们正从四面八方朝着自己涌来。

  陈胜连忙道:“我无碍,抓活口!”

  众多叔伯闻声放慢了步伐,有些迟疑的不知是该先过来看看,还是该听陈胜的转身去抓活口。

  陈胜见状,只能拔高了声音:“抓活口啊,别让他们都跑了!”

  众多叔伯这才转身,如狼似虎的扑向那些作鸟兽散的流寇们。

  那些个流寇本就被行商陈家的两百来号爷们儿杀得胆寒了,此刻黝黑汉子一死,更是彻底失了胆气,扔了手里的家伙事儿就疯狂的四下逃窜,还有那心狠的,将同伴推倒在地,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机会。

  一时之间,一众陈家人又是拿着刀剑威逼、又是大声恐吓,想尽一切办法抓活口。

  唯有陈刀收了腰刀快步行至陈胜身前,紧张的上下打量着他,急声问道:“大郎,你真无碍?”

  陈胜摇头:“真无碍……刀叔,可曾听闻此人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他还剑入鞘,走到用大枪支撑着身躯不倒的黝黑大汉身侧,一掌将其推翻在地,然后蹲下去,仔细打量此人。

  陈刀见状,走了几步从旁边捡了一个火把过来,照亮了黝黑大汉的面容。

  就见这大汉肤色黝黑、阔脸方鼻、浓眉大耳,乍看倒也称得上相貌堂堂、英武不凡!

  只可惜,面颊生横肉、颧骨高高突起,破坏了整体面容的英武感,再配上一脸浓密、凌乱的络腮胡,只给人一种类似于演义之中张三爷张飞、“黑旋风”李逵的凶神恶煞感!

  陈胜看得出,这人年应该不长……

  因为只有初出茅庐不久的年轻人脸上,才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官。

  长什么样,是爹妈给的。

  神态气质,却是自己修来的。

  时间和经历,则会将长相和气质完美的合二为一。

  这人,显然就是长相和气质还未来得及合二为一。

  陈胜仔细的打量这人,发现他右脸脸颊上似乎是有块疤,不由的伸出手将此人的头巾摘了下来,就见这人脸上的疤痕,却是一块方形的、形似刺青的图案,只是图案有些模糊,难以辨认。

  “黥刑!”

  陈胜刚想到了什么,就听到上方的陈刀略有些惊讶的说道。

  他仰起头看向陈刀:“刀叔,这便是黥刑吗?”

  陈刀点头:“这便是黥刑,军中有死牢营,营中多有鸡鸣狗盗之徒,他们的面上便是这等墨迹……此人天生神力、勇力非凡,枪法有行伍之风,我还道是哪家军中卸甲归田的老将,不曾想竟是死囚营里出来的。”

  陈胜闻言也觉纳闷,起身道:“刀叔,此人是何境界?侄儿记得,您曾说过,您与诸位叔伯练有一套合击之阵,可杀后天,怎会让此人给冲杀出来?”

  陈刀歪了歪嘴,无奈道:“俺也不解,此人未开气海,俺为求稳妥,以合击之阵击之,按理说,他是决计冲不出来的,但最后这贼鸟厮却不知从何而来的勇力,竟一击震散了俺们的合计之阵……他那一击,只怕有万钧之力!”

  说着,他弯腰从魁梧汉子的身上拔出一节残刃,举给陈胜看:“喏,那一击,刀都断了好几口!”

  陈胜从他手中接过残刃看了看,是口用料扎实的好刀。

  问题不出在刀上。

  “开脉期的力气上限,在多少?”

  他问道。

  陈刀想了想,道:“开脉练劲,力气大小已不再能左右胜负,是以气力大多在三四千斤左右,天赋异禀者,能达六千之巨力!”

  “那可就邪了门了,一击能打出万钧之力,被捅了这么多刀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活蹦乱跳的提桶跑路,还差点捎带手把我给干了……”

  陈胜想挠头,抬起手后却有看到自己满手的血污,只能作罢:“这是人还是牲口啊!”

  “比起此人……”

  陈刀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俺更稀奇,大郎你是怎么弄死他的?”

  陈胜心下微微一惊,但旋即就又放下心来,没好气儿的道:“我怎么弄死他,您是没见着?我估摸着,他那会儿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才叫我捡了便宜。”

  陈刀想了想,将信将疑的点头道:“或是如此。”

  “大郎……”

  一道大喊声从寨墙那边传来,陈胜一扭头,才发现战场上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喊杀声,大批流寇被他家的大爷叔伯们用刀枪棍棒逼着,弃了刀兵,以五体投地之势匍匐于地,有叔伯正拿着麻绳,挨个挨个的将他们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走吧刀叔,先处理那边的事!”

  陈胜按着剑,举步朝着陈守走去,陈刀亦步亦趋的紧跟其后。

  ……

  “阿爹,伤亡清点了吗?”

  陈胜走到陈守面前,问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陈守面色阴沉的微微摇头:“未曾,不过已经四个老兄弟没撑住,去了……”

  陈胜心慌的左右扫了一圈儿,见相熟的陈三爷、陈虎、陈七、陈九等等大爷都还在,才略略松了一口气。

  但心头,还是闷沉得他发慌。

  “铿。”

  他拔出佩剑,大声道:“二伯,给您一刻钟,查清他们的老巢在何处,还有方才攻击我那汉子,姓甚、名谁,何方人士……说实话者可活,顽抗及说谎者,杀无赦!”

  他没有背着趴在地上的这些流寇,语气阴鸷得令这一地流寇都觉头皮发麻!

  陈虎毫不犹豫的点头:“交给二伯!”

  陈胜伸出手,从身旁的一名叔伯手中接过火把,说道:“三爷、阿爹、刀叔,带上人跟孩儿走,今晚的事儿还没完!”

  他迈步走想寨墙大门,上百号陈家人紧紧跟在他身后。

  行入寨墙两丈开外后,陈胜止住了步伐,仰头望着寨墙上影影绰绰走动的人影,笑着大声道:“方才开口提醒这些流寇的,是常威常军侯吧?下来聊两句啊!”

  无人应声。

  但是寨墙上走动的人影越发急促了。

  陈胜见状挑了挑眉梢,毫不犹豫的便将手里的火把掷向寨墙大门!

  众多陈家人见状,纷纷有样学样的将手里的火把掷向寨墙大门。

  火势,瞬间就升腾了起来。

  “噗哧、噗哧!”

  寨墙上的众多常家庄村民大骇,连忙端着一盆盆水从上方浇下来。

  适时,一道又惊又怒的声音从寨墙之上传下来:“流寇都不曾放火烧寨,难道你行商陈家,德行还不如流寇吗?”

  “我可去你妈的吧,你自己干得什么腌臜事,你自己心头没点逼数?”

  陈胜暴怒的脱口而出:“老子再给你二十息,你若再不出来,老子今日便一把火烧了你们这狗屁常家庄!”

  说着,他往后一伸手。

  陈刀立刻从周围捡起一根流寇们散落再周围的火把,送入陈胜的手里。

  而众多叔伯见状,也纷纷转过身,从周围捡起一根根火把拿在手中。

  五六百号流寇散落在战场上的火把,遍地都是!

  这回寨墙上没有声息了。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粗布衣裳、身无寸铁,生的手长脚长的中年汉子,便从寨墙上一跃而下。

  陈刀见状,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来人身前,一掌将其打翻在地,然后一手按着刀,一手领着来人的脖子,将其提回了众多陈家人面前。

  “噗通。”

  陈刀一脚将其踹得跪倒在地,一众陈家人当即上前围住他,紧紧的抓着手里的兵刃愤怒的望着他。

  来人既不争扎,脸上也无惧意,还一脸嘲讽的径直望向陈守:“行商陈家何时干起打家劫舍的买卖了?熊大人知晓吗?”

  陈守淡淡的“呵”了一声,懒得与他说话。

  陈胜看了来人一眼,望向陈守道:“阿爹,这就是常威吗?方才出声的,是不是此人?”

  陈守点头:“就是这贼鸟厮!”

  “那就好!”

  陈胜拖着长剑,一步挎到来人身后,高高扬起长剑。

  来人似没能料到陈家人会是这个反应,两句话都还没说完就要动手杀他,暴怒的大声道:“你凭什么杀咱?你行商陈家不也在拿我常家庄人的性命,消耗这些流寇的士气吗?你为你行商陈家计,咱为咱常家庄计,何过之有?”

  他的话音刚落,寨墙上边传来七嘴八舌的应和声。

  “对啊,凭什么?”

  “行商陈家就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吗?”

  “你们行商陈家到底是盗匪流寇,还是行商人家?”

  陈胜慢慢的放下了长剑,任由寨墙上的常家庄人起哄,待他们说得差不多之后,他才忽而笑道:“是啊,你们说得没错啊,我就是在拿你们常家庄人的命,消耗这些流寇啊……但哪又怎么样呢?这里是你们常家庄,不是我陈家庄啊!”

  “就算我没安好心哪又怎样呢?”

  “事实就是我行商陈家的大爷叔伯们,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支援你们常家庄的啊?”

  “事实就是,你们常家庄必须得报答我行商陈家的大恩啊!”

  “是这个理儿吧?”

  “而你干了什么?”

  “你恩将仇报了啊!”

  “你不会现在才说,不知来者是敌是友,故而有那一嗓子吧?”

  “这方圆百里之内,除了我行商陈家,还有其他人会救援你们常家庄吗?”

  “没有了吧?”

  “那我杀你有错吗?”

  “没错吧?”

  “你那一嗓子,害死了我行商陈家四位叔伯,你一人的命,抵不了他们的命!”

  “我杀了你,你们常家庄依然还得补偿和报答我行商陈家,不然这事儿就不算完!”

  “哦对了,你们不会以为,只有流寇敢屠庄吧?”

  他笑语晏晏的扭头看向寨墙上的众多常家庄村民:“这里这么多流寇尸体,屠了你们,往他们头上一推,谁知道是咱行商陈家干得呢?”

  “您说是吧?常庄主?”

  他再一次慢慢扬起长剑。

  雪亮的剑身,照亮了常威浑浊双目之中的惊恐之色。

  他求救般的望向陈守。

  陈守拧着眉头,张了张嘴,到底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常威终于慌了。

  他现在终于相信,这狼崽子是真要杀自己,连忙挣扎就就要站起来:“咱还有用、咱还有用,咱可以入你们行商陈家门庭……”

  “噗哧。”

  剑光一闪,大好的头颅滚落,喷涌而出的鲜血溅了周围所有人一脸。

  “你不配!”

  陈胜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收剑入鞘,转身在人堆儿里找到抱着两条胳膊,满脸都是笑意的陈三爷,笑道:“三爷,这里交给您了,田地、咱家要,银钱、咱们要,绢布,咱家也要,总之,就是他常家庄有的,咱家都要……咱不能让没了的叔伯们,白白没了!”

  陈三爷越众而出,缓慢而坚定的徐徐点了点头:“交给三爷!”

  陈胜笑了笑,扭头道:“阿爹、您留下给三爷压阵,刀叔,挑选了五十位叔伯,咱们去抄那伙流寇的老巢!”

  陈守闻言,将一对儿铜铃大的眼珠子一瞪,就要开口训斥这个时时刻刻想着谋朝篡位的逆子。

  就在这时,一只干瘦的大手好事小鸡啄米一样,精准的一把拧住他的耳朵,低喝道:“闭嘴,没脑子的玩意儿,以老子看,咱行商陈家家主的位置,你早些给大郎算了,让你个狗操的坐着,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被陈三爷这么一喷,陈守顿时就成了委屈的小媳妇,小声比比道:“三伯,没您这么护犊子的!

  “老子这是在讲理!”

  陈三爷将两条稀疏的白眉一拧,不怒自威的喝道:“护犊子?你还没见过老子是怎么护犊子的呢!不成器的瘪犊子玩意,回头再收拾你!”

  陈守:(╯°Д°)╯︵┻━┻

小楼听风云·作家说

第七十七章 恩将仇报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