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便宜老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成了大明勋戚在线阅读

我成了大明勋戚

历史 / 架空历史

128.06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重生成为大明成国公朱勇之子,本以为能躺着成为勋戚子弟,结果却是个不入流的婢生子,想躺平都没有机会。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成国公被问罪夺爵,朝中勋戚几乎一网打尽,告示勋戚之路彻底无望。大腿抱不上,只能靠自己,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面对铁蹄兵临城下,执掌大明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清_草.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哥特卍步行战士.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带须尽欢的都有想不出来了.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开局见到孙悟空在线阅读
新书《我靠出租自己赚钱》 蹭西游功德 借大唐盛世东风 成逍遥神仙 打打杀杀受罪,勾心斗角太累,种种田,做做美食,好好享受生活不美嘛? 本文种田流,又名神话版大唐,非仙侠争霸,误入者请转身!
神仙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全民投资:开局投资朱元璋!在线阅读
叶笑穿越了! 这是一个人人都有投资系统的世界! 可唯独只有叶笑知道历史! 元朝末年投资谁? 投资朱重八! 一路发发发! 隋朝末年投资谁? 投资李二! 一路冲冲冲! 别人亏地血本无归,叶笑赚地钵满盆满! 叶笑当之无愧的投资之王!
愤怒的乔治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二十七载在线阅读
世界正处于新旧社会交替的风云年代,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碰撞愈发猛烈。 来自茨沃德市贫民区的照相师莫斯特·维拉克,重生回到两个月前,从重新冒充财团之子开始,在工业飞速发展,野心疯狂膨胀的动荡中,搅动一切,颠覆世界。 【架空世界,请勿对比现实】 【同名曲《二十七载》已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
Rongke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潜龙在线阅读
贾璟以为自己只是穿越到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道士身上,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知道了领他回来的那个便宜老爹叫贾敬……为什么红楼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贾璟其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一门双公底蕴深厚的贾家又为什么轰然倒塌?拨开重重迷雾后,贾璟又该如何力挽狂澜? “易曰:潜龙勿用,或跃在渊,无咎!”
尚二郎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一枪刺回大唐在线阅读
渴望实现英雄梦,宋通果然一枪刺回大唐。 他先是突然间遭遇了安禄山,其后再引发了一系列事件…… 安禄山一个肥球算什么,宋通更要战吐蕃,征大漠,平辽东,灭东瀛! 五男二女不敢要,响应号召整三胎可否? 可。 崔静怡答应啦! 新技术得以应用,百姓开心;老方式改良,奸佞泄气。 为延续大唐繁华盛景,宋通甘愿天涯踏尽红尘!
沧海一花蛤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逍遥小地主在线阅读
有幸穿越了,还是生在地主家,此生不缺吃穿却也不想混吃等死,所以傅小官随意的做了些事情,没料到产生的影响如此巨大。皇帝要让他官居一品,公主要招他为驸马,尚书府的千金非他不嫁,荒人要他的头,夷国要他的命,樊国要他的钱……可是,傅小官就想当个大地主啊!
堵上西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乘龙佳婿在线阅读
穿越三年,长在乡间,有母无父,不见大千。  就在张寿安心种田教书的时候,有一天,一队车马造访,给他带来了一个未婚妻。  当清俊闲雅的温厚乡下小郎君遭遇美艳任性的颜控千金大小姐,鸡飞狗跳的故事开始了。
府天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獒唐在线阅读
暂停更新,十分抱歉。未来补全,甚至重写。 请关注新书:《重生之似水流年》
苍山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明开局就登基在线阅读
穿越成大明崇祯皇帝。 天灾人祸,内忧外患,大旱,蝗灾,瘟疫,人相食,草木俱尽,十室九空。 张献忠起义,东掳大兵压境,闯王兵临城下,朱由检只有一天做皇帝的时间,他也成了最悲催的穿越者。 朱由检不甘心,即使只有一天,他要为大明江山而战,要为汉家儿郎拼死一搏,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叮,宿主成功觉醒神级万能系统。”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天外飞仙” “叮,恭喜宿主,奖励四大锦衣卫指挥使” “叮,恭喜宿主,抽到孙传庭和神机营” …… 平流寇,灭东掳,丈量土地,征收商税,开放海禁,大明盛世开启。 众位爱卿:世界那么大,朕要去逛逛…… 群臣震惊: “皇帝开挂了……”
物语000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成了大明勋戚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 便宜老子

  明南京城的秦淮西段,这里遍布着皇亲国戚、功臣勋贵的豪宅官邸,琼楼玉宇中处处彰显着大明正统朝的盛世繁华。

  只是在这朱门高墙之下,一栋有些陈旧的别院座落在街角位置,显得与此处的恢宏有些格格不入。

  别院东厢房木床上,一名模样十几岁的少年正坐在床头,打量着周围陌生的一切,眼神中满是怀疑跟茫然。

  不科学!

  张宁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这三个字,自己明明正在工作台前修复着文物,只不过迷迷糊糊打了个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里面,甚至就连身体都变成了一副少年模样?

  身为一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唯物主义者,张宁除了做梦这个词外,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解释眼前一切的变化。

  没错,我一定是在做梦!

  想到这点,张宁毫不犹豫的在自己大腿上用力掐了一把,他哪怕知道其实在梦境中也能有痛觉产生。但此刻张宁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只能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实验了。

  只是跟张宁想的不同,冲入脑海的不只是痛觉,还有一段记忆也随之汹涌袭来……

  自己的名字叫做沈忆宸,年方十六,大明应天府江宁县人士,现今在成国公府家塾里面附学。

  目前家中只有丁口两人,除自己外还有母亲沈氏,平常靠着织布勉强维持家用,所以日子过的一向清贫。

  至于自己的父亲……

  记忆到这里的时候,浮现出来的名字瞬间让张宁惊醒过来,因为这个名字简直就跟自己出现在这里一样不可思议,他就是大明顶级世袭勋贵,第二代成国公朱勇!

  成国公是我爹?

  张宁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到底开的什么玩笑,不科学也就算了,现在就连史实都不符合了,成国公朱勇什么时候有个叫做沈忆宸的便宜儿子?

  先不管是否史实出现遗漏,成国公好歹也是个大明超品公爵,又不是后世相声里面的大清绿帽子王,咋姓氏都还能不一样的?

  莫非自己穿越到了平行世界?

  想到这里,张宁的思绪一下就打开了,上辈子他科幻电影、穿越网文什么的可没有少看,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主神?”

  略显空荡的屋子里面依旧昏暗,并没有想象中的光点出现。

  可能称呼不太对,换个通俗点的。

  “系统?”

  话音落下之后是长久的宁静,还是没有异样发生。

  有问题!这到底是没给自己开挂,还是称呼不对?

  思索再三,张宁的面色有些凝重,然后咬了咬牙喊出了那两个字。

  “爸爸!”

  反正脑海中记忆连成国公朱勇都能成为便宜老子,说不定这就是系统的恶趣味,自己只能投其所好了!

  只不过张宁等待中的系统回应并没有出现,反而从门外传来了一道中年女声:“宸儿你在说什么?”

  宸儿?

  突然听到这个称呼,张宁愣了下神,没反应过来这个宸儿到底叫谁。

  “宸儿,都已经卯时了,赶紧吃点东西去教馆。”

  再次听到屋外女声的呼喊,张宁这下反应过来了,记忆中自己名字叫做沈忆宸,所以宸儿喊的就是自己。

  “嗯,我马上就好。”

  脱口而出的回答,没有一丝丝的陌生,很熟悉跟自然,仿佛这种对话经常上演。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张宁终于意识到事情不是做梦那么简单,并且随着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他对于现在身处的环境跟身份,也有了更为明确的认知。

  现在已经不是公元2021年,而是大明正统八年(1443年),屋外那道催促的女声是自己母亲沈氏,此刻到了应该去成国公府家塾上学的时间点。

  至于之前那什么成国公是我爹的记忆,也不是系统的恶趣味,而是事实如此!

  不过准确来说,这种父子关系只存在于血缘上,而不是名义上的,原因就在于沈忆宸是一名婢生子,也就是俗称的私生子。

  大明子女有妻生子、妾生子、婢生子、奸生子等种类,妻妾生子约等于现代的合法婚生子女,无非就是分个嫡庶。而婢、奸生子则相当于现代的非婚生子女,也就是俗称的私生子。

  但古代对于婢生子并没有特别的歧视,只要父亲肯认,后续宗族同意上宗谱的话,也能获得庶子地位。

  沈忆宸之所以跟成国公没有名义上父子关系,问题就出在朱勇不太想认账,并且身为大明顶级公爵,这个宗谱也不是想上就上的,所以只能以婢生子的身份随母姓。

  不过毕竟是成国公的血脉,哪怕没获得承认上宗谱,也不至于流落市井街头。于是就在这大明秦淮西段勋贵住宅区,有了这么一间略显破败的别院,还得到了成国公府家塾上学的机会,别日后成个文盲丢了国公爷的脸面。

  “宸儿,你怎么还没出来?”

  又是一声催促传来,打断了张宁再次陷入记忆之中。

  “来了。”

  张宁应了一声,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内心里面的惶恐跟迷茫,打算先走一步看一步。

  推开房门走出屋外,映入“沈忆宸”眼帘的是个小庭院,布局结构很简单,除了一口水井外,就只剩下一株梧桐树。虽然看起来有些简陋,并且地砖很多处都已经破损,但打扫的却很干净,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庭院北面偏房大门是打开的,沈氏正在小桌上摆放着早饭。沈忆宸顺势打量了一眼,自己这位“母亲”身着竖领对襟短衫,梳着高顶髪,面相温和端庄,一副古画上典型的江南妇孺模样。

  “还站着干嘛,快点过来吃,等下迟到夫子又要责罚了。”

  看到沈忆宸从房间出来只是呆呆站着,沈氏朝他招了招手,这个时代老师可谓是绝对的权威,对于迟到的处罚很严厉。

  而且儿子的身份特殊,只有比常人更加努力出息,才能得到成国公的承认,入宗谱摆脱私生子的身份,这也是沈氏奢求的心愿。

  听到招呼,沈忆宸赶忙走了过去,模仿着记忆中的方式坐在饭桌面前,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从容。

  饭桌上摆放着一碗白粥,一碟咸菜,几个杂粮馒头,以及一个煮熟的鸡蛋。看起来简简单单,但飘散的香味却让人闻着食指大动。

  沈忆宸肚子刚好也有些饿了,端起桌上的白粥就着馒头咸菜,就大口的吃喝起来。

  望着沈忆宸大快朵颐样子,沈氏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她嘴上却仍然叮嘱道:“宸儿,现在天气快要转秋了,再过几个月又到了县试的时候,你一定要抓紧时间读书,切记莫要拖延。”

  县试?

  听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词,沈忆宸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所谓的县试放在科举制度里面,就是最基础的入门考试,只有通过了县试跟府试,才能获得童生的身份,算是正经的读书人。

  理论上获得童生的难度并不大,更别说还是在成国公府家塾里面接受“精英”教育,起点比这个时代很多孩童高了不止一筹。

  但这个世界的“沈忆宸”可能确实不是什么读书的料子,硬是参加了三届县试,连个童生都没考取,属实有点智商捉急。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沈氏用了“又”这个词的原因。

  上辈子十几年寒窗苦读终于熬到个硕士毕业,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要从零开始“单排”,人生有时候真是世事无常啊……

  当然,感慨归感慨,沈忆宸表面上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回道:“娘,我会努力的。”

  沈忆宸的这句随口回答,却让沈氏脸上的笑容更甚了,身为父母自然是欣慰儿子能懂事明白读书的重要性,更别说这个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了。

  简单的吃过早饭,沈氏拿过一个小布袋递给沈忆宸,里面装着笔墨纸砚这些文具用品,以及目前蒙学所教的《千家诗》、《小学》等课本。

  接过“书包”,沈忆宸告别沈氏后,就转身就朝着院门走去。说实话除去惶恐跟迷茫外,他内心里面也滋生一股好奇,想看看历史上的大明正统八年,又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面对沈忆宸这样“迅捷”的上学动作,沈氏反倒大感意外,要知道平常这小子上学都是磨磨唧唧的,就如同之前在房间里面要催促几遍那样。

  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去学堂变得如此积极,难道说真的懂事了?

  沈家别院外面一条小巷,伴随着初升的朝阳,许多挑着担子的小商贩已经开始叫卖,以乡土特产跟饮食小吃居多,如果抛开衣着上的区别,沈忆宸仿佛看到自己小时候农村赶集的场景。

  而走出小巷之后,眼前出现了一条宽敞的大道,这就是明代的官街。相比较巷子里挑担子的小商贩,官街的两旁就是专职经商的铺行,所售物品更是玲琅满目。布庄发兑、茗茶玩物、画脂杭粉等等,可谓是应有尽有。

  随着沈忆宸不断前行,嘈杂繁华的铺行逐渐减少,开始出现了诸如戏台、茶楼等娱乐休闲场所。并且在各式富丽堂皇的廊院阁楼中,穿插着停留在秦淮河畔的楼船画舫。

  金陵旧院?

  沈忆宸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名称,这里就是明代最负盛名的烟花风月之地,而且与一般倚门卖笑的娼妓不同,能在旧院居住的,大多是才情~色艺俱佳的青楼名伎。

  加之隔河遥对的就是明清科考圣地江南贡院,于是许多后世有关于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就是在这里流传发生的,比如著名的秦淮八艳。

  只不过青楼通常在晌午后才开始营业,晚上气氛达到顶峰,而现在只有船工小斯做着采购清扫工作,就连丫鬟都看不见几个,更别说艳绝天下的秦淮名伎了。

  可惜了……

  沈忆宸叹了口气,看来想要见识一下大明华灯璀璨的夜生活,现在还不到时候。

  就在沈忆宸打算继续朝成国公府迈步的时刻,他眼角余光瞥见河提旁一艘画舫的船头位置,站着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河风轻拂着她的裙摆,晨曦的暖阳照射之下,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

  面对这宛如画卷般的场景,沈忆宸忍不住内心嘀咕起来,难怪秦淮名伎被古代众多文人雅士所追捧,甚至形成了独特的青楼文化,果然气质决定档次,感受不到那种庸脂俗粉气息。

  可是接下来的画面,就让沈忆宸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只见这位站在画舫船头的白衣女子,缓缓的向前迈步,还踏上了比较危险的船舷位置,一副打算跳河轻生的模样。

  不是吧,自己能这么巧遇上直播跳秦淮河?

  沈忆宸望着眼前这一幕,内心里面简直满是疑惑,只不过还没等他慢慢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站上船舷的白衣女子,已经一点点的把脚挪了出去,甚至整个身体都已经开始前倾。

  这下沈忆宸也顾不上判断怎麼回事,如果再旁观下去,估计就真得下河捞人了。所以他把肩上的书袋一扔,快步冲到了河堤旁,然后纵身一跃直接跳上了画舫船头,伸手一把拽住了白衣女子。

  甚至因为这一下用力过猛,沈忆宸把白衣女子拉的倒向了自己怀中,然后两个人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船头甲板上。只不过沈忆宸更惨一点,还白白当了个肉垫,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没事吧?”

  沈忆宸忍住后背传来的阵痛,对怀中白衣女子问了一句。

  听到沈忆宸的声音,白衣女子也下意识的抬头望向他,不知是因为意外还是惊慌,此刻白衣女子脸色异常苍白,但眉眼间依稀能看出那份清秀跟稚气,估摸着也就十几岁的年纪。

  短暂的对视之后,白衣女子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把推开了沈忆宸,挣扎着想要从甲板上爬起来。

  只不过她这一推,倒是疼的沈忆宸呲牙咧嘴,心里面跟日了狗似的,看来就算到了古代,当个好人见义勇为风险也不低。

  白衣女子望着沈忆宸呲牙咧嘴的样子,脸色的表情很是复杂,眼神中闪过一丝感激,但更多的是痛苦。

  “你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

  正杵着船舷站起来的沈忆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愣住了,自己当时就下意识想着救人,还得提前准备个理由?

  “救人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就当我侠肝义胆好了。”

  沈忆宸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就准备下船去捡自己书袋,既然对方不太识好人心,那也就没必要过多纠缠,见义勇为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什么等价交换。

  而且相比较穿越大明这种离谱事情,眼前这点插曲就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他还想着赶紧去成国公府,见识下传说中大明顶级公爵府邸的奢华气派。

  “你真救了我吗?”

  背后这道充满凄凉的语气,让沈忆宸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转过身来,却看到被救的白衣女子红了眼眶,瞳孔中带着一层雾气。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