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从南疆北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红楼之宁府贤孙在线阅读

红楼之宁府贤孙

历史 / 架空历史

142.28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尘寰财色苦相萦,著爱浮华役此身。好收灵源一点真,绝贪嗔!做那逍遥到岸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梵琴煮鹤.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ghdhy.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风雨如烟.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武道大秦:开局被人指鹿为马在线阅读
【2021年起点最火牛逼历史文!】21世纪的骚年意外穿越至秦朝,成为秦二世胡亥的弟弟公子高——嬴高!开局就遇到《指鹿为马》的历史闹剧,被自己亲哥哥公子将闾陷害,被当朝第一宦官赵高坑害,这个开局实属有点惨啊!但是咱们的主角可一点儿也不慌,拥有穿越者标配的系统和召唤技能,外挂在手,天下他有! 不过,这个秦朝和历史似乎有点不一样啊!武者、儒士……
酆火戏猪猴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从替身成为皇帝在线阅读
朕虽然来自地球还是个黑户,但却不是来给你当替身的! 你若是想要朕给你当替身,那么江山社稷,三千佳丽,就都是我的了! 今日,洗尽铅华,重获新生。 孤城一座又如何? 我杨定一样能逆风翻盘,一统天下! 书友群:920015145。欢迎一块来插科打诨(^U^)ノ~YO
空山一先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守捉大唐在线阅读
干得好,不如胎投的好。  作为监军老爹最溺爱的儿子,韩平安只想醉卧美人膝,从未想过醒掌天下权。  然而,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面对重重杀机,他只能很不情愿地接过腰牌,跟老爹一起走进守捉城。  PS:欢迎加入老卓书友群,群号580094506;VIP书友群760351091,需2000粉丝值验证加入。
卓牧闲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不想长生不死啊在线阅读
时至今日,大唐帝国已经达到了国力的巅峰,万邦来朝,万国纳贡。 当万国使者带着满满诚意,来聆听带领大唐走向巅峰的皇帝李城发言时…… 各国使者:“尊敬的大唐皇帝,请问您是如何带领大唐走向巅峰的?” 李城:“特么的,谁再说朕带领的,朕把他头卸了!都说了,朕那都是在败大唐国力!” 各国使者:“我们都懂,都懂……” 【已有完本百万字书《无限吞噬之重生老虎》】
吃白菜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庶子崛起在线阅读
贾璟带着骑砍的游戏系统穿越到红楼世界,顶替了贾赦庶子贾琮的存在,变成了与迎春一母同胎所生的弟弟。 想到贾家将要面临的衰败与被清算,以及众金钗所留下的遗憾,贾璟表示,我不同意! 且看一个带着外挂的穿越者,如何在红楼的世界里,逆天改命,上演一场庶子崛起的大戏!
青锋不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新顺1730在线阅读
假如明亡后是一个汉人王朝,会是怎样?  刘钰穿越后,发现自己来到的,是个历史拐点下的王朝大顺。  起步就是公爵之子,有爹有娘有丫鬟,钱多人多关系多,生活枯燥之余,刘钰只好找点事情做。  于是……
望舒慕羲和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在线阅读
转生开局就是亲王世子,俗称小王爷 大康国朝安稳,四海清平,商业发达,皇帝大伯又是出了名的宽厚待人 我以为我已经站在了人生的巅峰,可以一直飞,一直爽,不断飞,不断爽…… 结果现实却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世间最残忍的一幕,就这么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本想当一条与世无争的快乐咸鱼,可你们为什么偏偏不让我如愿呢? …… 已完本万订精品800万字《美梦时代》、700万字《重生之最强人生》,以及300万字《我什么都懂》,十年更新从未中断,欢迎老爷们赏脸观赏。
俊秀才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靖安侯在线阅读
靖天下,安人心,是为靖安。 —————————— 江都府甘泉书院,学子陈清被人殴杀。 同窗沈毅莫名蒙冤坐罪,于县衙之中被衙差棒打至濒死。 阴冷的大牢之中,年轻的沈毅含冤而死,另一个陌生的灵魂在他的身体里苏醒。 两个灵魂融为一体,成为了一个崭新的沈毅。 县衙大牢里,崭新的沈毅睁开眼睛,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始观望这个时代,就不得不面临身上的天大麻烦。 一桩几乎已经板上钉钉的命案。 已有三本二百万字以上的老书《将白》《无双庶子》《昭周》,都是架空历史类,书荒的朋友们欢迎移步一观!
漫客1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为王在线阅读
我将用铁血和利刃来维护我所拥有的,我所珍惜的,我所爱戴的,任何背判与不忠都将用鲜血来洗涤!这是属于我的世界,我的世界---我为王!  枪手新作《抚宋》已经正式上传,敬请各位新老书友前往。  (注:本文纯粹架空,请勿与真实历史对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红楼之宁府贤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他从南疆北上

  嘉德四年,贾瑛来到红楼世界的第十六个年头。

  嘉德四年,太上皇御驾归西,宣隆余威终于开始渐渐散去。

  嘉德四年,谕出奉天门,广布天下,重开恩科,起复旧员。

  嘉德四年,贾瑛,从云南府出发。

  ......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

  行人稀稀两两的官道上,两架马车一前一后萧萧而行,后面一辆车架上还打出一挂白幡,拉着两口楠木棺。

  走过南北的人都知道,这是押灵的马车,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客死异乡。

  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偶有行人自行让出道路,随其先行。

  只是看那赶车的老仆面上,却少有悲凄,听着前面马车上传出的哼唱,不时还嘬一口葫芦里的冷酒。

  有路人不由戚戚一叹,与同行之人低语:“如此门风,实为败家之根啊!”

  这年头,客死异乡的冤魂岂在少数,大多数都是由当地官府出资一帘草席,拖到乱坟岗匆匆埋了了事,也只有家中尚有亲眷且家境殷实的,才能享受叶落归根的待遇。

  且看那车上的棺木也非寻常,生前定是富贵人家,可惜......

  子不孝孙不贤,奴仆也有三分孽啊!

  只是那二三好事的行人,却难掩眼中的妒火。

  同是风雪路中人,凭啥你家宝马雕车绒衣貂裘,还有烈酒暖身,俺们就得麻衣弊履、瑟瑟而行。

  “嘿,果真是老天瞎了眼!”

  ......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前面那辆马车上,哼唱声最终落定,良久才从车帘内传出一名男子慵懒的声音:

  “喜儿,爷唱的怎么样?”

  赶车的小厮年岁不大,但里里外外透着精干,一边抖动着辔绳,一边讨好道:“二爷唱的那自是好听,只是......不怕二爷笑话,昆明城里大大小小的戏园子,小的平日里也没少听曲,可愣是没听出来二爷唱得是什么曲子,不过曲子里的人铁定不差,这倒是听出来了,嘿嘿。”

  马车内男子轻嗤一声道:“你这小厮,年岁不大,怎么就好上了逛戏园子,怕是往日的例钱都花销在这上面了吧,当心你老子知道了,揭你的皮!”

  喜儿情知方寸间说漏了嘴,一边吐了吐舌头,一边求告道:“二爷,这事您万不敢叫我家老爹知道,前次在屁股上打的红印子还在呢,怎么也得消停两天不是!要照这么下去,老周家该绝后了!”

  马车内男子被逗的大笑不止,车帘内探出一只脚,照着喜儿的屁股踢了两脚,道:“你老子像个锯了把的葫芦,怎么偏生就养了你这么个百无禁忌的碎嘴!”

  话音一转道:“前面怕是要到岳阳了吧,快些赶路,到了岳阳咱们换了行船,离着金陵也就不远了。”

  喜儿听了一时间也忘了苦恼,欣喜道:“二爷,咱们到了岳阳不多待几天吗?小的常听人说巴陵的岳阳楼端是气派,经常有像二爷这样的仕人老爷们在那里吟诗作赋呢!您带小的也去开开眼!”

  喜儿,年不过十四五六,又是头一遭出远门,自然对什么都新奇的很。

  只是贾瑛却不想在湘北过多耽搁,西疆四省闹匪不是一天两天了,虽说近来有白匪北窜消息,可难保没有零散的残匪,遇上了终归是个麻烦。

  尤其是自己要进京参加会考,若是不小心和白匪扯上瓜葛......总归是谨慎一点为好。

  再说这喜儿,出门一趟,越发跳脱了,京城不比南疆,若不好好管教一番,难保不惹出事端。

  心念一转道:“你这小厮,倒能做得了爷的主!”

  喜儿自知多嘴,赶忙道:“便叫小的再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做爷的主,还是送二老爷太太回乡要紧!”

  贾瑛面色这才和缓:“你知道就好!”

  不过毕竟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又比不得自己两世为人的见识,心头一软,又宽慰道:

  “喜儿,你不是想知道爷唱的是什么曲儿吗?那就早点赶到金陵,到时候说不定能让你见一见曲儿中唱的仙女。”

  喜儿眉眼一开,兴色道:“真的?”

  贾瑛声音一转道:“爷说过假话吗?”

  “二爷,您坐稳了!驾!驾!”

  马车辘辘而行,而后面押灵的老仆,不慌不忙,不论前面的马车行多快,都不远不近的缀着,一看便知是御马的好手。

  车厢内,贾瑛青衫布衣,头间用木簪挽了个发髻,外间披着一件灰白色的大氅子,一副寒门士子打扮。

  可若真要当他是寒门士子,那便大差了。

  这年头,寒门是坐不起马车的,更遑论带着一老一小两个家仆。

  此时的贾瑛靠着软垫假寐,心思却飞到千里之外的江南烟雨地,以及更北方的京城。

  “说到仙女......”

  “算算时间,自幼年随父亲入京一趟已经过去六年了,那时路过扬州,倒也曾见过黛玉一面,不过那会黛玉也就三四岁,仙女谈不上,小仙女一枚倒是真的,只是不知这会儿长成什么模样了......”

  “贾敏姑母也是在那次入京一年多后去世的,到这会儿......贾雨村在林府怕是做了快两年的西席了吧。”

  也不知老太君何时派人来接那扬州城里的外孙......

  “嗯,想来也快了,难说此次不会凑巧同行。”

  今岁都中发往各地的邸报,贾瑛也曾读过,不仅重开恩科,还有起复各地旧员。

  正月初时,太上龙驭上宾的消息传出,贾瑛还郁闷了好久。

  皇帝新丧,虽然是太上皇,可到底是货真价实的龙,三年一度的春闱正科便因此无限制推迟了。

  等到一场浩大的国丧结束时,已经是三月初了,春闱之日已过。今上又碍于颜面,未曾下旨另择吉日开科,如此,想要走科举仕途,就得再等三年。

  人生又能有几个三年?

  两世为人的贾瑛,是有自己的追求的。

  想那前世史书上的人物:张叔大、李少荃、梁任公,哪个不是十六七岁就中举的。

  贾瑛当然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比这些人还聪明的地步,可耐不住他两世为人啊!

  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十二岁中个秀才!

  这一世虽然莫名到了红楼的世界,可他也不是半路上车的,而是真正的在这个世界度过了十六个春秋。

  可以说,他还在光屁股的时候,就开始偷偷努力了!

  今儿王家私塾蹭个课,明日高家书坊顺本书,人生第一次开口不是叫爸爸,而是:“君子曰:学不可以已。”

  一波操作震惊了半个云南府。

  自从知道自己这个贾,同那金陵城的贾是一个贾,就更加坚定了走仕途的决心。

  勋贵之路贾家几乎已经走到头了,再往前就是断头路了,想改命,只能走仕途。

  顶着神童的名头,贾瑛终于熬到了十一岁,距离自己完成小目标的时间还有一年,他也顺利的通过了县试和府试,拿到了童生的资格,成为名副其实的神童。

  只等着十二岁一鸣惊人,上通天阙。

  然而,同年秋彝州土司叛乱,其父贾敇,时任云南卫指挥佥事率兵平乱,中毒矢而亡,其生母木氏本就体弱,又终日以泪洗面,因思成疾,也于冬月亡故。

  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尽管他有着上一世的记忆和心智,可是这十余年来的相处,父母对自己的爱却做不得假,如今......不管如何都要尽一翻人伦,守孝三年,自然也就与府试无缘了。

  也亏得母亲是南疆木氏土司的独女,有一个对贾瑛万分疼爱的外公,如此贾瑛便由木氏抚养至今。

  直到去年孝期方过,藏锋三年的贾瑛迫不及待的参加了院试,考中秀才后,又接着参加了同年的秋闱,得了云南省的解元,其风头在南疆一时无两。

  当然,贾瑛也知道自己这个解元有取巧之嫌。

  两世的积累暂且不说,单说滇黔两省初定不久,文风本就不盛,历朝以来贵州一省更是不曾开过科考,以往贵州士子都是“贵州所属,有愿试者,湖广就试。”直至本朝宣隆五十一年,才有贵州布政史奏请:改去湖广为云南。

  直至宣隆五十七年,朝庭拟定云贵两省乡试名额才由十一位增至三十位,其中云南府二十位,贵州府十位,从此成为定制。

  只是,自嘉德元年起,贵州就开始闹起了白匪,各家土司更是无人能够辖制,纷争不止,贵州的布政史,一年之内有大半年的时间都是在外省待着,按察使自打上任之初起,便开始告病,直至今日仍未听闻有好转之势。

  如此政风民情,贵州一省之地又能容得下几张书桌,但凡家中有些资财的,早早就逃到外乡去了。

  是以,去岁秋闱自贵州前来参加应试的士子,居然只有堪堪六人,云贵乡试名额早有定数,满取六名贵州应试士子,尚有四名空缺,主持本次乡试的考官是南京督察院右都御史冯严宽,其祖籍本是云南府人,自然偏向家乡弟子,递了一道奏折后,遂将剩余的四个空缺名额划拨给了云南考生。

  如此,云南乡试的名额便增加到二十四人,虽比不过其他科考大省,但也大大提高了中试比例,要知道云贵两省所有参加乡试的考生也不过一百二十八人,比之他省动辄几百上千的考生,云贵两省的士子就要幸福多了。

  这一届的贵州士子更是滑稽的一幕,只要能来的都是举人。

  这般情况下,贾瑛能中解元自然要容易许多,当然也要腹中有真才实学才行。

  好不容易中了举人,却又赶上了国丧,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贾瑛,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嘉德帝突然下旨重开恩科,起复旧员。

  这才有了此次的一主二仆由南疆望北而行,一者是参加恩科会试,二者扶灵回乡,古人对叶落归根的情结很深,原本早该将父母灵柩送回金陵安葬,只是当初贾瑛年岁尚幼,不好远行,再者外公木天池也不忍与外孙分别,这才一拖再拖,直到如今,贾瑛年至十六,业已成年,方才放心允其回乡。

  将父母之事安排妥当后,贾瑛便会经由京杭运河坐船北上,途中会经过扬州,贾敏姑母过世多年,家中子侄路过,没有不去祭拜的道理。

  再说此次起复旧员,以贾雨村能写出“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性格,怎会轻易错过这天大的机缘。

  贾雨村既赴京城,那老太君接外孙进京的车船怕是也要到扬州城了。

  “还真是要同林妹妹一同入贾府了......”贾瑛心里思忖着。

  “至于贾雨村此人......”

  说实话读过红楼的人,又有几个会喜欢他的?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句“不喜欢”就能解决的。

  “与贾雨村的交集看来是势不可免,那便只能......”

  外面突来的一阵骚乱打断了贾瑛的思绪,忙掀起帘子问道:“喜儿,外面发生了何事?”

  喜儿站在车轼上远远张望了一阵,回道:“二爷,前面有衙差封道,过往行人都要盘查,且等小的前去探问一番。”

  贾瑛点了点头,自荷包中取出几粒碎银交于喜儿打点差役。

  未过许久,便见喜儿匆匆跑来回道:“二爷,问清楚了,说是一伙儿白匪大闹了岳阳城,劫走几名头目,这会儿按察衙门正下令捉人呢,岳阳城门都封了,咱们今儿怕是进不去了。”

  “按察衙门?”

  贾瑛微微蹙眉,心中一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希望只是走脱了几个白匪。”

  当下又向喜儿交代道:“先到岳阳城外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