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处安放的泪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巨浪!巨浪!在线阅读

巨浪!巨浪!

现实 / 时代叙事

25.2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4-23 18:18

书籍摘要: 大学毕业,就面临失业;被时代逐渐抛弃的家族式作坊,开始成为了拖累和负担;互联网的记忆,让本来可以遮掩的过失,无处遁逃……这是崭新的时代,对于每个人,充满着各式的艰难和挑战。但随着国家和民族的复兴,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只要努力勤劳不忘初心,总能有更多的机会,去打破了各自人生中的困局,成就了梦想,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301106491560954.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水边梳子.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六月观主.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时代叙事小说推荐

我和我的一家人在线阅读
寻梦乡土,重温岁月,平凡人的半生回忆。东北一家人的人间烟火,再现真实的历史瞬间...... 时光已如风般悄然逝去,而那些青春的回忆,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底。每当独自一人时,眼前总会像放电影一样,闪现出以往的一幕幕.....
作家dvnk8W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茶滘往事在线阅读
【第三届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银奖】 茶滘(jiao)往事,是属于广东小北村的故事。 上世纪80年代初,一场规模巨大的“迁徙”在粤北山区浩荡进行。 他们命如野草,一贫如洗,穷途末路,一切推倒重来。 这场关于人性与生存、爱情与亲情、商业与陷阱、扎根与抗争的迁徙,在恢弘的岁月里,勾勒出了一个芳村茶叶城。 一杯清茶,蕴含着各种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这条茶滘老街里,寻找炽烈人生的他们,故事生生不息......
李慕江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巨浪!巨浪!在线阅读
大学毕业,就面临失业; 被时代逐渐抛弃的家族式作坊,开始成为了拖累和负担; 互联网的记忆,让本来可以遮掩的过失,无处遁逃…… 这是崭新的时代,对于每个人,充满着各式的艰难和挑战。 但随着国家和民族的复兴,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只要努力勤劳不忘初心,总能有更多的机会,去打破了各自人生中的困局,成就了梦想,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荆洚晓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通背合一拳在线阅读
欢迎进入现代传统武术的世界 本书没有主角……没有内功……没有飞檐走壁 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现代习武之人的无聊日常 读者群六二九九九四五八三
国武惟洋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木里往事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梦之骄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美丽草原月牙河在线阅读
美丽的月牙河一如美妙的时光,静静流淌,流进新世纪、流进新时代。村庄的故事还在继续,有纷争、有奋斗,有苦累、有喜乐,平凡的人们在这里铸就伟大、成就幸福。  月牙河,一条草原的河,一条有风骨又有风情的河……
牧人霖汐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宁城往事之三朵花在线阅读
宁城那年夏天,三个青春年少的少女走出了涪江女子中学的校门,开启了她们人生的新旅程。 一个投笔从戎去报考黄埔军校。 一个报考省立师范,继续求学。 一个听从家里安排,早早订亲嫁作他人妇。 三个好闺蜜从此分道扬镳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她们的命运也随着时代脉搏的跳动而改变着。 她们的追求和信仰也在发生着变化。 抗战爆发,三位好友殊途同归再次相聚宁城,为国家和民族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直到……… 时间久远,岁月悠悠, 为你解密这一段宁城往事。 1925—1949。
真月羽心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追浪时代在线阅读
本故事以“安徽第一镇”无为县高沟镇为背景。中国电缆行业年产值百亿,高沟不仅是全国四大电缆基地之一,高沟电缆更被用在神舟九号宇宙飞船上。故事以飞鸿电缆集团一大批民营企业的创业、创新和国际化的历史为经线,以穆广、秦晴、易洲等主人公的人生救赎、爱情纠葛和事业挣扎为纬线,交织着都市的情感与乡村的风俗,交融着个人的奋斗与商场的争战。
湛湛长江去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上海繁华在线阅读
《浦江东》新书发布,欢迎围观。《上海繁华》实体书确定八月出版。漫天繁华,明天又会是谁的精彩?  记录一个外地年轻人,2005到2015上海十年间的打拼,工作和生活的经历。很现实,堪称年轻人工作、创业的参考和现实图鉴,非常值得一看。
大地风车
日更千字
时代叙事
当前位置: 现实 时代叙事 巨浪!巨浪!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无处安放的泪水

  五月的广州,夏天的热浪已无处不在。

  林静雯从开着空调的公交车下来,从体育西站走到天河大厦,坐上前往深圳龙华的大巴。这几百米的路,就已让她微微出汗了。

  深圳龙华,就是她此行的目的地。

  大四这最后一学期开始,她一直都在参加各式各样的面试。

  但似乎除了一些前台文员之类的工作,几乎所有简历的投递,都没有回音。

  一旦毕业了,她如果没有办法留下来,那么就得回家乡了。

  她不太想回去,她是潮汕人,潮汕人的习惯,富贵还乡。

  能来省城读大学的她,是身为工人的父母的骄傲,她不想灰溜溜地回去。

  她得尽快拿到Offer,找到工作,才能在省城留下来,当然,如果能留在深圳也可以。

  林静雯坐在大巴车上,看着窗外开始飞逝而去的人和车、楼房,还有随处可见的,将要到来的2010广州亚运会标志。

  前台文员的offer,她倒是收到好几份,但她不愿去入职。

  她觉得那不是一份有上升空间的工作。

  能做到几岁?二十六?二十九?三十?

  很少能看见公司里,有超过三十的前台文员吧?

  她不知道,总之这不是她想要的路。

  “龙华到了!龙华的下车啊!“大巴的乘务员,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叫喊起来。

  下了大巴之后,林静雯又再搭了摩托车,辗转来到她要应聘的公司门前。

  这里当然是龙华区,只不过,不是龙华的商业中心,而是在龙华区下辖的某条村里。

  一幢明显有着年月痕迹的厂房,挂着一块同样有些斑驳的公司招牌。

  很快就有人来领她进去,跟她一起,等着面试的,还有十几个年青人。

  填了表之后,身份证都被收上去,而有前台文员拿着一摞子身份证喊人进去面试。

  “你是应聘什么的?我?我没做过,当然是做普工啊!“一起等待面试的年青人,有人询问旁边的人。有人说也一样是来应聘普工,也有一位看着年长一些的大姐说,“我来应聘线长的。“另外还有位成熟些的大哥,是来面试跟单员的。

  直到问到了林静雯这里来,她犹豫了一下:“我是来应聘运营专员的。“

  无论是她的妆容,还是她应聘的职位,都跟这里的其他人,似乎格格不入。

  很快捏着一摞身份证的前台文员,就叫到了她的名字:“林静雯!“

  面试她的中年男人,完全没有HR应该有的气度。

  不论如何,她还是去应聘过几次IT公司、游戏公司的前台文员,并收到offer的,她见过正经的HR。

  “我看你的求职的意向,是希望担任运营专员?但你没有经验啊!“中年油腻男人看着她的眼光里,有着某种不屑和居高临下,“这样,你得对公司的工作有所了解,试用期前三个月,你先到车间里,从普工做起,做得好的话,转正之后,开始做运营。”

  她感觉不太对。

  具体哪里有问题,她并不是拥有丰富职场经验的人,一时之间,也说不出来。

  更重要的是,整个氛围让她感觉紧张。

  总之感觉不太对劲,所以她向对方问道:“我能问一下,运营做什么工作吗?”

  对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运营当然就是干运营的工作了,你转正之后,再来问这个事不迟。”

  林静雯开始有点慌了:“我想回去再考虑一下。”

  对方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她。

  也丝毫没有把身份证还给她的意思。

  林静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她掏出手机,从论坛淘来的二手诺基亚N78,但发现这里没有信号。

  中年油腻男人,冷笑着上下打量着她。

  林静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吞咽了一口唾沫:“试用期,公司会帮我交五险一金吗?”

  这个问题,让对方皱起了眉头。

  她又接着问道:“公司要跟我签三年的合同吗?”

  这让中年油腻男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而且他终于开口:“你觉得可能吗?当然不是!一年的合同!一年一签。”

  林静雯咬着自己的嘴唇,以让自己不哆嗦,完整地述说:

  “那就不对了,按《劳动法》的规定,三年以下的合同,不可能有三个月的试用期。”

  男子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你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来实习的,还有半年呢!”

  林静雯却不示弱:“你是HR,不会连实习员工和试用期员工都分不清吧?”

  中年油腻男子一时语塞,然后他匆匆走了出去。林静雯听着,他在外面用粤语,通过对讲机在沟通:“老细……人看着很机灵……什么五险一金,什么《劳动法》的……看起来很不好招呼!嗯嗯,好的、好的。”

  他很快重新进来,又用对讲机呼叫了另一个频道:“拿身份证进来。”

  之前在外面叫名字的前台文员,捏着一摞身份证,走了进来,捡出林静雯那一张,放在中年油腻男子的面前。

  “你是潮汕人?”男人再一次皱眉,这一次,似乎还有些嫌麻烦的意思。

  林静雯也是无语了,填了简历,又递了身份证,结果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是潮汕人?

  男人把身份证拨到她的面前:“潮汕佬,最钟意闹事打架,算了、算了,你回去想好再来吧!”

  林静雯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拿起身份证:

  “你不要乱讲!你地域歧视吗?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招运营,还是骗人来当普工的!

  “我搭了大巴从广州赶过来,你到现在连运营工作内容也讲不清楚!我上网曝光你这破厂!”

  中年油腻男子一拍桌子就要发火,但想了想,指着林静雯:“看吧,潮汕佬,就是喜欢搞事,对不对?行行,算我倒霉,我赔你车费,可以了吧?”

  他掏了一百块扔在桌子上,气乎乎地望着林静雯。

  “还有二十块摩托钱!”林静雯把一百块收了起来,但看上去,比他还生气。

  中年油腻男子一下子就火了,连续骂了好几句粗口:“仆街潮汕妹,我他妈的是不是还给你中午饭钱?你要来大姨妈了,我还得贴上卫生巾的钱对吧!”

  林静雯就死死望着他,也不说话。

  “啪!”男子拍了二十块钱在桌上,指着门外吼道,“滚!马上给老子滚!”

  她拿起钱,一言不发出门而去。

  坐摩托去到长途车站,再坐大巴回到广州天河客运站。

  下了长途大巴走进地铁站,林静雯在购票机面前,突然蹲了下去,抱头痛哭。

  嚎啕大哭。

  所有的惊恐和害怕,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

  她在网上看到过太多被拐卖到大山里、被卖去黑砖窑的新闻,在那厂房里,她很担心自己的结局。

  但她更清楚,如果真的是如她所想,陷入那种可怕的骗局,哀求是毫无意义的。

  所有的冷静和侃侃而谈,只不过是当时她唯一能做的。

  甚至坐上摩托车去长途车站,她都准备着有人追上来,或是方向不对就跳车!

  走进这熟悉的地铁站里,她才敢哭,才敢暴露出自己的软弱和恐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