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蝼蚁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作为蝼蚁的自我修养

轻小说 / 搞笑吐槽

10.3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01-29 10:01

书籍摘要: 论一名蝼蚁的自我修养,当然是悄悄发育,成为不朽!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一)

  极北之地,寒潭深渊。

  近几日,这极北之地一扫之前的冷清,人潮汹涌,接踵而至。

  而在大队人马中,有一队毫不显眼,为首的是一名带着面纱的男子。

  男子身材高挑,腰间悬挂着一柄佩剑,剑穗是一枚造型别致的玉佩,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夺目的光芒。

  “哎呀,为什么要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男子身后的少年抱怨道,这几日行走在极北之地不光寒冷异常,连像样的吃食都没有,这让他的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折磨。

  “呵呵。”

  其身旁的少女轻笑,笑颜如花,说不出的好看,明亮的眸子瞥了一眼少年,讥讽道:“冰家大少爷正事不会干,吃喝玩乐倒是样样精通。”

  少女名叫姜艳,是京州姜家独女,与冰尘打小相识,青梅竹马。

  姜艳面容白皙,肤如凝脂,黛眉只是稍加粉饰便绝美动人,一双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冰尘自然不甘示弱,眼神中闪过愠怒,眉头紧皱,心中已是燃起熊熊火焰,这姜艳动不动就在外人面前诋毁他,周围如此多人若是被别人不小心听到,他冰家大少爷的清白便毁于一旦了,这是他绝对不会允许的。

  盯着姜艳,咬牙切齿道:“那也比某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粗鄙之人强,除了拳头硬一点,根本没有半点有点,身材也是......”

  冰尘说着还不忘瞅瞅姜艳胸前的坦荡,这自然免不了姜艳铁拳的伺候,一顿乱捶下来冰尘只得求饶,但愤愤的眼神显然不服气,但谁让自己的拳头不够硬,冰尘只得认栽。

  队伍最后面的壮汉身高足有九尺,一身腱子肉也充满着野性的力量,也是全队外表看来最强战力,当然也是冰尘最瞧不上的,他最讨厌这么大块儿,粗鄙、暴躁、只会用蛮力的人。

  而他是高贵的剑修,以利刃破万法,根本不屑于武者的蛮力。

  此时壮汉开口了,身影低沉,如同火车的轰鸣,震耳欲聋,冰尘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林师,我们此次来极北究竟是为了什么?”

  壮汉名叫铁木,是来自西北的蛮族,一身狂野血脉造就了胸围的体魄,他也问出了冰尘和姜艳的疑问。

  他们不远万里从京州赶来,林师却没有透露半分情报,只是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如今到了这极北腹地更是一言不发,闷油瓶一样,而望着同行的人流都是朝着深渊汇聚,颇为神秘。

  当然,他也不是没想着问问周围的人前来极北之地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每个人都神秘兮兮的,而那些明显富贵豪气的队伍却是连搭理都懒得搭理冰尘,这让冰尘瞬间怀念其在京州的日子。

  在京州,冰尘不说是人尽皆知,最起码是家喻户晓。

  而到了这荒凉的极北之地,竟然都没有人吹捧自己,这让冰尘一下子有些不习惯。

  感觉心里空唠唠的,少了点什么。

  冰尘神情落寞,显然是从最初的伸头求知,到现在泄气疲软,他显然没想着林师能够真的回答铁木的问题,毕竟他和姜艳也问了许多遍了。

  而林师也没辜负冰尘对他的信任,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林师依旧在前面有条不紊的带路,这让冰尘有种错觉,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是林师是个聋子,只是以前掩饰的很好。

  “等会儿就知道了!”林师沉声道,十分严肃。

  冰尘却也不管了,反正怎么也问不出来,干脆不问,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神秘的东西让林师瞒着他们。

  ......

  有行走了半个时辰,冰尘感觉到周围的人马似乎行动骤然变得缓慢,他抬起丧气的头,望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张大嘴巴,瞠目结舌。

  冰川绵延上万里,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沐浴这圣光。

  直到走近才发现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也就是极北之地的寒潭深渊,深渊一片四黑,裂隙宽度几千米,时不时的还从下面传出奇怪的声音,使得冰尘心中一片恐惧。

  同样表现的还有姜艳,别看姜艳是个武者,整天仗着她的拳头比自己硬就家暴他,偏偏还没有办法躲避。

  当初考取学院的时候,冰尘特意选了一所他认为姜艳绝对不会去的学院,但是当进入学院的那一天他彻底傻眼了。

  姜艳竟是当时学院的第一名,要知道虽然冰尘一直在鄙视姜艳武者粗陋,但姜艳的天赋在武者之中绝对是首屈一指,成绩更是十分优异,就算是京州最好的学院都十分热情的希望姜艳能够进入学习,姜家父母更是十分期待。

  结果,就是他来到了冰尘的学院,更加可恶的是两人竟然分到了一个班。

  冰尘当时差点没有气昏过去,大骂世道不公,放任混世魔王姜艳欺压百姓,为非作歹,这当然也免不了被姜艳教训,两人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外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身穿粗布衣裳的林师转过头来,一路上古井无波的面庞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喜悦。

  林师缓缓开口:“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极北之地,寒潭深渊。”

  冰尘听到他的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前方的深渊,浑身僵硬,那漆黑如墨的深渊深深刺痛着他的神经,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跌落深渊,低下隐藏着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胆小鬼!”

  姜艳看了一眼险些被吓破胆的冰尘,嘲笑道,美丽的眼睛盯着寒潭深渊眉头紧锁,道出了疑问:“这寒潭深渊怎么也不像是正常人来的地方吧......”

  她会面的话没有说完,悄悄地看向林师,却发现后者并没有不悦,便等待着他的解惑。

  铁木没有疑问,他的思想很简单,不问原因,干就完了。

  “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吗?”林师开口。

  但并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反而又抛出个疑问,冰尘直接气的抓耳挠腮,十分恼火,这林师一天到晚总是神秘兮兮的,要不是打不过他肯定要上去揍他一顿。

  只能在心里想想,特可恶了。

  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渐渐放肆,龇牙咧嘴,抓耳挠腮,就像一只毛猴子。

  姜艳自然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每次都这样,也太明显了,要不是林师脾气好,肯定暗暗教训这小子。

  林师冷冷地看了冰尘一眼,嘴角微微扬起,常人难以差距,然后很好的隐藏起来。

  他开口道:“看你们这样也猜不出来,这寒潭深渊是通往恶魔深渊的大门,而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恶魔深渊里的寒冰王座,是我们熟知的九大王座之一,我们的目标是势在必得。”

  “这也太扯了!”

  冰尘当即不满,作为一个能躺着绝对不站着的究极懒人,这种冒险的任务他是绝对不想参加的,要不是被老爷子逼着来这里,他肯定是在京州冰尘快活。

  Duang!

  一记重击出现在冰尘的脑袋上,一个红彤彤的大包浮现在脑袋上,冰尘吃痛,双眸紧闭,一滴热泪从眼角滑落。

  “不要多嘴,好好听林师说话,不然还打你。”姜艳银牙一咬,看着冰尘贱兮兮的模样她就生气,这只是个小小的教训。

  冰尘现在心中就想着,人间不值得。

  这能够被人随意拿捏的日子他实在是受够了,他心中想着暗暗咬牙,双拳紧握,心中暗暗发誓一定努力上进,在到最后反向拿捏他们,让他们也尝尝我的滋味。

  林师暗自点头,继续道:“也不用着急,反正深渊之门开启的时间还要一会儿,我们现在便商量商量对策。”

  说完,林师还别有深意地看了冰尘一眼。

  “寒潭深渊,顾名思义,自然是寒冰系的主场,所以我们的冰尘大少爷自然是本次人物的主力。”

  “可......”

  听到林师的话,冰尘刚想举手反驳,便被姜艳的美眸瞪了一眼,当即弱弱地将手缩了回去,默默承受。

  林师不管他,继续说着:“寒潭深渊中存在寒冰王座的消息不是什么隐秘,知道消息的势力不在少数,因此这次任务的难度是S级别,大家也要打起精神,好好协作。”

  “并且,寒冰王座对于冰尘来说可以说是无比契合,如果这次任务能够圆满完成,想必在争夺王座主人的人选中也能脱颖而出。”

  林师的话音未落,姜艳和铁木便眼冒金光,盯得冰尘直发毛。

  冰尘讪讪道:“你们真是折煞我了,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你们竟然指望我?怕不是脑袋都坏掉了吧!”

  姜艳率先开口:“确实如此,林师竟然想要指望一个花花公子,我看我们干脆打道回府吧。”

  铁木则是木讷讷地道:“谁是主力没有问题,只要能够让俺打爽了就可以。”

  作为顶级好战的铁木,他的眼里除了战斗就没有别的,凡是能够打架的地方自然少不了铁木的身影。

  林师则是深深地看了冰尘一眼,上前拍了拍冰尘的肩膀,鼓励道:“谁都可以不相信你,但是我一定相信你,我看好你呦!”

  说着,林师朝着冰尘眨了眨眼睛。

  哕!

  冰尘直接转身扶着老树呕吐,林师这老狗竟然当面恶心他,朝老子眨眼,这一定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恶心的眨眼,怡春院的小姐姐哪个不是貌美如花,想想就留恋。

  随着时间的流逝,距离寒潭深渊的开启时间越来越近。

  冰尘此刻正躺在一棵歪脖子树粗大的树枝上,嘴里叼着一根木棍,没有一丝甘甜,这寒冷的极北之地根本没有一丝生机,紧了紧衣服的领口,心中咒骂着古怪的天气。

  林师、姜艳和铁木则围坐在篝火旁,篝火火焰缭绕,伴随着呼啸的寒风随意飘摇。

  即便是强壮的铁木都感觉到寒冷,看着正缓缓降落的太阳,抬头看向树上的冰尘,问道:“风少爷,你真的不下来烤火吗?”

  冰尘张了张口,还没想好要说什么。

  姜艳则是抢先一步,呛到:“有本事就一辈子别下来,省的让人瞧不起了!”

  林师本在一旁闭目休息,听到姜艳的话嘴角忍不住上扬,铁木则是无奈的摇头,冰尘和姜艳整天闹别扭,他也习惯了。

  冰尘也没继续开口,愤愤地躺在树上,怀疑人生。

  只是悄悄地亲了一口就这样小气,从心里冰尘认为姜艳不是一个大度的女孩子,在怡红院的女孩子都喜欢让他亲。

  “小气!”

  冰尘弱弱的嘀咕了一句,却恰好被听力很好又留意冰尘的姜艳听见。

  轰!

  姜艳蓄力一拳击打在枯树上,强大的气劲瞬间席卷枯树,只听咔嚓一声,粗壮的树枝断裂,冰尘摔了下来。

  “哎呦!姜艳你......”

  冰尘指着姜艳十分恼火,却是见到姜艳满脸羞红,美丽的眼睛红润,眼眶中有着泪珠打转,随时都可能滑落。

  冰尘还是第一次见姜艳这种表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气势瞬间就降了下来,有些扭捏的走到姜艳的身边,柔声道:“我知道,是我说错话了,你怎么可能跟怡红院的那些人比......不对!是她们肯定不可能跟你比!”

  砰!

  姜艳一脚踩在冰尘的脚上,痛的冰尘龇牙咧嘴,却不敢叫出声来,只能强忍着,谁让自己惹祸了呢。

  姜艳听到冰尘不着调的话更生气了,扭过身去。

  “别别......别生气了,我跟那些人都没有关系的,我只喜欢你的!”

  冰尘顾不得脚上的疼痛,又贴上了姜艳,看着姜艳脸颊上的热泪,忍不住怜惜,抬手抹去泪珠,擦干泪痕。

  轻声道:“你呀,动不动就爱哭鼻子,我整天跟你在一起,怎么会喜欢别人?”

  说着,伸手将姜艳揽进怀里,柔声道:“等这次回去我就向姜伯伯提亲,八抬大轿把你抬到我家,这样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我这个万人迷被别人抢走了。”

  姜艳听着越来越没谱的冰尘,小脸红扑扑的非常迷人,小声道:“谁要嫁给你,谁要让你八抬......”

  姜艳的话没有说完,迷人小嘴便被冰尘堵上,姜艳支支吾吾更加羞恼,这次冰尘却没有打算放开,任由姜艳掐自己,才自己,捶打自己都不松嘴。

  过了许久,两人的唇才分开。

  姜艳大口的喘息着,漫长的亲吻她都快要透不过气了,心中又是羞恼又是欣喜,不敢抬头看冰尘,却任由冰尘搂着。

  正巧此刻,天空有着雪花飘落,越来越大。

  听到冰尘坚定的声音,非常严肃,一改往常的吊儿郎当,俊朗的面庞让姜艳有些呆滞。

  “我说的是认真的,之前我都无法正视我对你的心意,现在我下定决心了,你就是我要保护的那个人,我无论如何都会守护你的!”

  “谁要你说这些。”

  姜艳的声音越来越小,小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冰尘忍住捧起姜艳美丽的面庞,吻了下去。

  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两人双目紧闭,万分享受。

  铁木无动于衷,他对于打架之外的事情全然不关心,倒是林师早已挣开了眼睛,不忍去看两人腻歪,心中腹诽,这大冷天的还要给老夫撒狗粮,这虐狗都不分场合的吗?

  “咳咳!”

  在某一刻,林师实在是忍不了了,这年轻人也太腻歪了,楼主就不松手了,亲起来没完没了。

  姜艳挣脱着逃离了冰尘的魔爪,端坐在篝火旁小脸埋在怀里,十分羞涩,不敢抬头。

  冰尘意犹未尽,回味着甘甜。

  冰尘脸皮死厚如同没事人一样,坐在姜艳的身旁,伸手悄悄环在姜艳柔软纤细的腰间,被姜艳推开,冰尘直接一不做二不休躺在姜艳的纤细修长的腿上,闭上眼睛。

  姜艳想要推开他,却有不忍心,只能将头埋得更深,美目盯着冰尘帅气的面庞看得出神。

  冰尘贪婪的汲取着姜艳身上独特的香气,感受着身下的柔软,无法自拔。

  一夜无话。

  ......

  临近清晨,太阳升起。

  冰尘低头看着怀中正睡得香甜的姜艳,嘴角忍不住扬起,心中还在感谢昨夜的大雪。

  铁木,则是煮好了一锅粥。

  甘甜的香气触动了冰尘怀中的姜艳,缓缓睁开美丽的眸子,感受到冰尘柔和的目光,看向冰尘脸颊微红。

  冰尘则是飞快的吻了姜艳一下,笑嘻嘻地道:“这是清晨的礼物。”

  姜艳脸颊更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天太冷了。

  她环住冰尘的脖颈,主动吻了冰尘一下,随后娇滴滴地道:“不能光让你占了便宜。”

  这下轮到冰尘羞涩了,尴尬地挠挠头。

  一旁的林师看到腻歪的两人顿时觉得手中的粥不香了,没好气地道:“大清早的给别人留点活路吧,喝点粥暖暖身子,我有预感寒潭深渊的大门快要开了。”

  听到这话,正在吃粥的铁木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冰尘和姜艳对视一眼,也从对方严重看到了兴奋,跃跃欲试。

  冰尘则是想着,这次一定要努力争取,毕竟自己在京州的名声确实不好,如果以现在的样子上门提亲估计会被姜伯伯暴打一顿,所以寒冰王座他是一定要去争取的。

  暗自下定决心,胃口都变好了。

书友还看过

搞笑吐槽小说推荐

赶尸人的末日旅行在线阅读
张家赶尸,唐家毒术,钱家降头,孙家御灵,四大异术家族掌控整个科技空间,科技改变一切,瞬移不再是修真者的专用,平行空间也不再是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张家赶尸继承者张优,带着振兴家族的责任莫名其妙的被送去末日空间试炼,本来简单的继承者试炼,后面隐藏的是巨大的阴谋。面对其余三大家族的狙击,还有另一个位面的自己,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胜者,谁才能坐上主角的宝座,让我们拭目以待。
奔跑的热狗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萝莉执行委员会在线阅读
一直以来,苏慕言以为自己应该是处于一部文娱小说当中,但是,当系统卸载之后,他才发现这全都是骗人的。 系统的嘴,骗人的鬼。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系统坏的很。 谁告诉你,系统卸载就必须要变成一个女孩子? 还身轻体柔易推倒? 你听谁说的,看我不砍死他!
冰炎舞血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穿越:开局成为魔女在线阅读
“还给我,把我的阿姆斯特朗炮还给我!!!” 就在刚才,林恩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而那个掠夺者却漫不经心地表示:“反正你那玩意就跟石中剑一样千八百年也不一定有人能够拔得起来,没了就没了,别这么生气嘛。” 听到此言林恩更是怒不可遏:“之前我还有找到saber拔出石中剑的可能性,现在彻底没了,快点像哆啦A梦一样掏出时光机,不然我现在就解决你。” 就在两人争吵不休之时,一旁的金发美男子笑嘻嘻地表示:“我这里刚好有一把石中剑,要不你先拿去用?” 林恩:“?”
砂糖丶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修行讲谈录在线阅读
人生啊哪有这么多介绍 还真是难以写出来的呢
夏望云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我只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包租公罢了在线阅读
重生十几年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个房二代!?这还不是最刺激郭嵩的地方,最刺激的是什么呢?楼下住着一个叫做小黑的靓仔………… (。ò ∀ ó。)
驴哥666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我爸是天后在线阅读
高二学渣李志龙迷上一个快速蹿红的神秘女星,当他发现这个女星对他也很感兴趣的时候,他和老爸的生活开始变得很奇怪。
BlackKing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DREAM梦湮海样本在线阅读
想要能让你大脑烧起来的悬疑剧情吗?想要那种美到让你窒息的文笔吗?想要有一个能在你陷入迷茫时能像灯塔一样为你指明方向的作品吗!是否早已厌倦了那些俗套得像你约翰叔叔的破皮鞋跟一样的文,是不是想看一点能让你眼界大开的文学史诗级跨时代集能震撼整个银河系的东西!……很抱歉上述的那些我们这里都没有…但是我们有皮糙肉厚的艺术家,有喜欢平地开快车的飞行员,有脾气古怪长着尖耳朵的怪癖科学家,各种各样像是人打瞌睡时写出来的故事情节…实话实说这本书不少部分的确是在我打瞌睡的时候写的…但是没有关系!我们还有各种各样出场一次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的“一次性角色”,一个宏大的我构思了足足几年但是在故事里完全没办法体现的世界观,还有一个和我一样废柴的男主,干啥啥不行,但是会一些小聪明…想看看这个像单细胞生物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与一帮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世界给毁灭了的怪咖一起生活是怎么样的吗?那就快来看DREAM吧。
劳伦斯忒勒厄迩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在无厘头中寻找真实有问题吗?在线阅读
当别人的询问使你感觉尴尬时,只要你做出更尴尬的事,尴尬的就是对面了——王乐
抚光入苍渊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垃圾异世界的炮灰勇者在线阅读
我林克一生如履薄冰,你说我能通关这垃圾异世界嘛……
中二玩家的日常
日更千字
搞笑吐槽
当前位置: 轻小说 搞笑吐槽 作为蝼蚁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