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突如其来的金手指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群演的快乐你想象不到在线阅读

群演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都市 / 娱乐明星

174.95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多年后有记者问:您捧出的影帝影后也超两位数,可为什么您还要做群演呢,是为了让自己不忘初心么?江炎笑了笑。因为做了群演才有了一切。而且,只有穿上戏服,才能去往那个世界。在那里,他曾目睹山河破碎。也曾历经江湖的刀光剑影。曾和李白喝过酒。也和七仙女摘过桃。他曾掌过天下权,也曾上九天揽过月。所以。“群演的快乐,你想象不到。”本文华娱为主,不搞时间管理,不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杨杨杨杨杨杨杨不语.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墨默守候.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RADIANT.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娱乐明星小说推荐

一不小心成了大导演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女朋友竟然是大明星》) 大导演已经就位,各位女主在哪里?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林润泽原本只想帮“二”姐拍一两部能拿得出手的电影,不让她被人嘲笑,可是谁想…… “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 林润泽上台。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最佳导演……” 林润泽上台。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 林润泽上台。 “第53届青龙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林润泽上台。 林润泽的获奖感言:“咳咳,奖项不重要,但有一句话忠告后来的大导演们,‘色字头上一把刀,刀刀见血,刀刀刮骨’。” (通行证:564272361)
渐离葫芦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华娱从仙剑开始在线阅读
2003年末,获得了后世记忆的曹军,参演古装经典仙侠剧——《仙剑奇侠传》,开始了灿烂辉煌的演艺人生……
月上孤橙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华娱科幻之王在线阅读
从另外一个位面穿越而来的陈景行,用科幻为华语电影的繁荣时代增添了更加绚烂的章节。 《彗星来的那一夜》、《致命ID》、《黑洞频率》、《源代码》、《地心引力》、《球状闪电》、《黑客帝国》、《火星救援》、《盗梦空间》、《星际穿越》、《三体》等科幻经典一一呈现,当陈景行走过这条导演之路,回过头来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世界影坛的科幻之王。
孔一老仙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的娱乐那个圈在线阅读
该作品包括了中、日、韩的明星们,同时结合了网络平台。 群:558646567
静候轮回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低调大明星在线阅读
【警告!警告!】  【非常规套路文!内容与书名严重不符,偏日常向、生活流!不喜勿入!】  穿越陌生而熟悉的平行世界,从当红作家变成了躺在骨科病床上的高中生:  脑海里有个甜美的嗓音一直无限循环复读;  学校里有个被称作除了长得好看之外一无所长的同桌;  ……  前世爱情长跑输给现实,孑然半生,今生想要试着去做一个渣男。  还有比明星更适合的职业吗?  小说、诗词、音乐、电影……  都从这里开始。
雨雪紫冰辰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在线阅读
新书《演员没有假期》欢迎阅读~ ———— 尚在拼搏奋斗的影视小编剧韩觉,一觉醒来发现不仅自己变了,连世界都变了。 这里的华夏,娱乐产业之发达超过大洋彼岸的好莱坞。 华夏金牛奖已成为全世界含金量最大的电影奖项。 《歌手》作为歌手顶级赛场,已经出到第十季;《华夏好声音》三年一季,每次都是全民狂欢;《蒙面歌王》每周一期永远不缺被埋没的声音。 街上很容易可以看到:拍节目的剧组,举着手机的主播,恶作剧路人的视频网红…… 这里是文娱从业者们最好的时代。 现世作为一个过气偶像明星的韩觉,身处这娱乐盛世的边缘,已经完全不想当明星了好吗? 他只想美滋滋地在精神粮食的海洋中徜徉,做一个安静的宅男。 群1:579483758 群2:160824139
关乌鸦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老婆是传奇天后在线阅读
捡到一只醉酒的高冷大歌星, 从此被她赖上了怎么办? 书友群:719150276(南国知了窝)
南国月三更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重生:天王巨星在线阅读
二线吊车尾的歌手韩森意外重生了,却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处平行世界,一切熟悉的人和事全都消失不见… 所有前世熟知的那些经典歌曲、电影、小说、漫画,这里全都没有! 韩森:我的条件不允许我不红!
楼下赫本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大爷的华娱在线阅读
没有人永远18岁,但是永远有人18岁。 本来想叫大叔的华娱,但是听他们说年纪大并且帅的叫大叔,年纪大但……特别帅的叫大爷!O(∩_∩)O ———— 新群《大爷的华娱》:八九七六九八一零二
胖子爱吃炖豆角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当前位置: 都市 娱乐明星 群演的快乐你想象不到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 突如其来的金手指

  “哗啦!”

  一捧清水冲洗掉了睡意。

  江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

  “早上好,大帅比!”

  每天早上被自己帅醒是什么样的体验?

  江炎会告诉你:

  那就是生怕会穿回去!

  没错。

  他是穿越来的。

  三天前。

  30岁的江炎刚刚谈下一个大单,事业终于有了进步,结果晚宴上喝多了,一醒来就到了这里。

  18岁,185公分,父母双亡,颜值赛樽龙、羞彦祖。

  唇红齿白,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发量惊人。

  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漫画主角呢。

  这颜值,简直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而且现在还是1998年。

  除了兜里没钱。

  简直是天胡开局。

  但是都这样了,钱还会是问题么?

  江炎一点都不担心。

  要知道,这可是98年啊。

  凭借二十多年的先知优势,光是炒近两年的股市,自己就能攒到极其雄厚的资金。

  然后利用这些资金杀出一个帝国来。

  亏了怎么办?

  继续炒股呗。

  咱在股市就是外挂级别的。

  但死过一次后,他的想法却完全变了。

  再经商?

  算了吧。

  太累!

  而且自己似乎并没有太多天份,要不然上辈子都三十了怎么还那么点资产?

  所以不如只是股市投个机,花个几年赚他十来个小目标,然后直接躺平算了。

  不过在此基础上,自己这辈子又有这么高的颜值,何不尝试一下新的人生?

  于是江炎很快便决定,继承原身的职业——群演。

  说起拍戏,自己还真没怎么见识过呢。

  所以,就当一回群演,看看剧组是啥情况,满足一下猎奇心。

  要是真让自己觉得有意思了,那等咱攒够了本,再到娱乐圈浪一圈也不是不可以。

  就是玩儿!

  。。。。。

  横店,早上7点。

  江炎循着记忆来到广场找活,却很快便被人拉住。

  “小炎你来了,这几天干嘛去了,都没见到你。”

  说话的是群头吴用,和原身是一个镇的,知根知底,原身的活大多来自于他。

  江炎本想先找到这人的,却没想先被他找到,这倒省了不少事。

  “吴哥,这几天有点事,不过现在解决了。”

  江炎递上一根烟然后问道,“今天有活吗?”

  “有啊,你等着,我找好人咱们就出发。”吴用接过华子,笑着说道,“哟,发财啦,买这烟?”

  “哪里哪里,出门在外不得常备么。”江炎笑着没多说什么,随即便问道,“今天是是什么戏啊。”

  “《二狗当官》,一个古装剧,没啥明星,不过给的还可以,三十块,还有盒饭!”吴用小声地说道。

  这年头群演的价格基本在十五到三十,而且一般吃大锅饭,就是一大锅菜饭,吃完算逑的那种。

  也就是说今天是顶薪,还有盒饭,的确是个肥差了。

  但是《二狗当官》?

  江炎听过李卫当官,但二狗当官却没印象。

  不过不出名的剧海了去了,他哪能全都知道。

  而且他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尝个新鲜,所以也不甚在意。

  一个小时后,一共近百号群演来到《二狗当官》剧组。

  很快剧组工作人员就拿了几个床单裹着的大包过来。

  这几个大包打开,一个装着的是蓝色的官兵戏服,一个是橘色的土匪戏服,还有一包是一堆道具刀。

  “土匪和官兵,你们自己分配,武器别搞坏了啊。”工作人员说完就走了。

  江炎自然是想要演官兵的,但他低估了群演们的战斗力,一个不留神,地上只剩土匪的衣服了。

  无奈之下,江炎只好认命。

  他选了把大刀,把玩了一阵后这才开始挑戏服。

  “嚯,这味道。”

  江炎忍着恶心,又重新挑了一套不那么臭的穿上。

  然而就在他都收拾利索的一刹那。

  天旋地转,天光变换。

  他穿越了。

  。。。。。

  “23:59:55”

  “23:59:54”

  “。。。”

  当江炎回过神来后。

  第一眼便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倒计时。

  这是啥?

  金手指?

  他不是没想过重生之后会有金手指。

  却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的出现。

  不过旋即他便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这是哪?”

  江炎看着四周那完全陌生的景色,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系统!”

  “在么?”

  江炎心中呼喊。

  回应他的却只有微风。

  风是好风。

  吹得人全身舒爽。

  风景也好。

  此刻的江炎站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岗上。

  放眼就是连绵不绝的青山。

  可江炎没心思欣赏风景。

  “这到底是是怎么个意思?”

  突如其来的穿越。

  24小时的倒计时。

  还有那一声不吭的金手指。

  这让江炎心中很是烦躁。

  又是一阵山风吹来。

  荡漾起一脸的懵逼。

  。。。。。

  “22:01:34”

  “22:01:33”

  “。。。”

  倒计时还在眼前持续跳动。

  这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江炎依旧在一开始出现的位置,没怎么动弹。

  此时江炎背靠着山岗上唯一的一棵大树,瘫坐在地,无神地看着远方。

  两个小时里,他不是没有勘探过周围。

  得益于这个山岗视野极佳。

  只要用眼睛看,就能看到很远,所以他不用太费力就知晓了周围三公里左右的地形。

  可惜这里除了大山,还是大山。

  渺无人烟。

  这让他有些害怕。

  所以他不敢贸然走远。

  不过与其说是不敢,倒不如说是不想。

  他想等倒计时结束,到时候再看看会发生些什么。

  也许,又回去了,或者又穿了呢?

  那样岂不是白白探路了?

  如果说第一次穿越时,他是兴奋的,富有探索欲的。

  那么短时间内第二次穿越,他绝对是怂的。

  江炎打定主意安顿下来。

  只要我不动,就能以不变应万变。

  “黑子!”

  就在这时,一道粗狂的呵斥声忽然在江炎身后炸响。

  吓得江炎猛地一惊,道具刀都差点脱手。

  好在他心中就有过类似的准备,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握紧道具刀,靠着大树掩护,目光迅速搜寻着身后的声源。

  很快,一个精壮的男人出现在视野中。

  “黑子,你妈了个巴子的,连老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还拿刀指着老子?”

  没等江炎看清这人的面貌,这男人便劈头盖脸骂了过来。

  一边骂着,脚下速度不减,气势汹汹地拨开杂草三两步便蹿到江炎身前。

  江炎心中又是一惊。

  眼前这汉子三十多岁。

  皮肤黝黑,面容粗狂。

  最主要的是那一身的肌肉。

  凭自己现在这小身板,指定搞不过啊。

  “你别过来。。。”江炎亡魂大冒,双手握紧道具刀就准备劈砍。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到一个忽然出现,且对自己有敌意的陌生人,江炎的第一反应自然会偏激许多。

  至于道具刀能不能把这人砍死,那就顾不得了,反正砍了再说。

  然而没等他把刀举起。

  头皮便炸响了。

  啪!

  “你个龟儿子,睡糊涂了吧,连你老子都不认得了!”

  精壮汉子一巴掌扇在了江炎的头上。

  随后一把夺过道具刀,掂了掂,继而又骂骂咧咧起来,

  “屎蛋这狗杂种,放哨的都不给真家伙,骨头他妈欠整。。。”

  江炎此时抱着头蹲靠在树旁,头皮被那一巴掌扇地发麻。

  痛归痛,但好在心里头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现在至少知道了眼前这个精壮男人是自己的老子。

  而自己似乎是在放哨。

  不过自己为什么要放哨,为谁放的哨?啥单位?我又是啥角色?

  这些问题在脑中迅速闪过。

  江炎没有急着问。

  总之能确定现在是安全的,这就够了,剩下的慢慢探索。

  现在,还是先老老实实当龟儿子吧。

  “。。。妈了个巴子的。”

  精壮男人骂了足有五分钟,终于骂爽了,狠狠地吐了口唾沫,这才踢了当鹌鹑的江炎一脚,没好气地骂道,“走了,开饭了,还蹲着下崽啊,龟儿子。。。”

  说完便再次拨开茅草下山去。

  江炎一言不发,眼神变得憨憨地,赶紧跟上。

  内心不断吐槽。

  一穿变成孤儿,二穿给了个祖安爹,这日子怎么就这么魔幻呢!

  。。。。。

  “我说你能不能快点,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

  “你说我顶天一汉子,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闷葫芦,比他妈娘们还娘们!”

  “沃日你嘛,祖宗你看着点行不行,踩进去鸟都给你夹断。。。”

  一路上,江炎一边要忍受着他“爹”没完没了的嘴炮,一边又要时刻注意着脚下时不时出现的陷阱,心里头说不出的烦躁。

  通过这一路上对老爹的观察,他已经确定这不是现代。

  还有,我tm真是眼前这人亲生的?

  几十分钟的嘴炮,就没重样的!

  还有这一路上神出鬼没的陷阱,怎么看都不像是给动物准备的。

  所以我的家族到底是干什么的?

  江炎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果然,很快他的预感便应验了。

  “嗬嗬嗬。。呸!”

  精壮汉子见江炎这么点路就气喘吁吁,狠狠吐了口浓痰后又开启了嘴炮,

  “驴老壁他大和你岁数一般大,你看人家虎头虎脑的,昨晚上连猫尿都没喝就敢下刀子,那刀子来得一个稳,三下就一个脑袋!”

  “宰了两个肉票,今天就能跟大头出去扒货。”

  “我看夜里头回来,搞不好能带回来两三个脑袋。”

  “再看看你!妈了个巴子!”

  “你啥时候能让老子光宗耀祖一回?!”

  “老子不求你带回来脑袋,你他妈能把牢里那几个妮子肚子搞大,老子今天去死都行。。。”

  嗡~

  精壮男人后面的话,江炎是听不进去了。

  此时他早已脑袋嗡嗡响,整个人都不好了。

  脑袋、肉票、扒货、牢里。。。

  我没理解错的话。。。

  我老爹是土匪?

  也就是说,我也是土匪?

  江炎猛的摇了摇头。

  不对不对。

  一定是我理解错了。

  想我玉树临风,唇红齿白,气质超绝。

  怎么会是土匪呢?

  这一定是我的理解有偏差。

  前方的老爹还在碎碎念,诉说着对儿子的期望。

  后方的江炎却咬着牙,一遍遍地安慰自己。

  然而,当他拨开最后一把茅草。

  见到路尽头那黑黝黝的山寨,以及寨子门口那七零八落的人体尸块后。

  江炎所有的期盼全都落空了。

  不带这样玩儿的,我要回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