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卖虾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市井之徒的仙城在线阅读

市井之徒的仙城

仙侠 / 古典仙侠

79.44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万丈红尘,未必不能修行;嬉笑怒骂,岂知就非豪杰?要什么霸业?图什么千秋?我只管守住我的小城!还有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曹亚.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丹饰.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190527031627360.
    书友等级: 宗师

书友还看过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与仙为途在线阅读
与仙为途,与神为伴,游戏道门,长乐以安。 富贵伴身,红尘相伴,与仙为途,与神论道, PS:新书期间每天两更。
山向水口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乾龙战天在线阅读
大屠杀突然降临,漏网之鱼沈秋宝,只是一个寻常的山里娃。没有灵根的他背负着血海深仇,不得不直面道统飘摇的乱世。 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从此,沈秋宝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其乐无穷。
文飘过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贫道真不想收徒啊!在线阅读
秦昊穿越到妖魔横行,仙神同流的北俱芦洲,从老道师父手中继承了白玉观的道统。 一枚造化玉在身,绑定徒弟,师徒同德,可同步徒弟们的修为和神通法术。 自此金鲤化真龙,黄猴拜齐天,人道一柄有情剑,贯杀天地大罗仙。 “这些徒弟太妖孽了,明明贫道啥也没教,怎么一个个的全成了仙上仙!”
腊月吹雪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二青在线阅读
(新书《山野闲云》已发布!)  岑青穿越了,重生成一条青蛇,名叫二青。  后来,他知道这个世界有猴子,有白蛇。  游遍青山蛇未老,蓦然回首已成妖!  群:689615506
来不及忧伤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大唐捉妖司在线阅读
新书《新手法医》已发。 书友普群:282025022 死牢中,法医周泽苏醒过来,发现生命进入最后六个时辰的倒计时。 看着前任留下的信,他才知道,这是一个魑魅魍魉与人类共存的世界。 他不想死,只想活下去,可自从看到作恶之人肩头的心鬼,周泽渐渐有了新的想法......
雪儿格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从聊斋开始问道在线阅读
穿越聊斋世界。 最后得知是大秦朝,二世当道,鱼肉百姓,致使妖魔当道,获得‘蚩尤’剑法与蚩尤剑,励志斩妖除魔! 帮助草原秦始皇杀父!杀母弟!首次统一草原各国。把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 与燕赤侠(宋义)一起斩树妖姥姥(王离),闯幽冥地府(阿房宫)。 与法海(丞相李斯)对峙金山寺,隔空对轰大威天龙(章邯)。 斩妖除魔,推翻暴秦,问道长生。 力扶牛采臣(刘邦),笼络高深法力的各方英雄。 分尸楚霸王(项羽),铲除异性诸侯王(韩信、英布等)。 再统天下,历经磨难,升为天仙……
烟火放白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龙伯钓鳌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 穿越成巨鳌,身上还背着一座仙岛! 怎么办? 李沧海表示:压力比山大! 看着别人天天山珍海味,自己却只能喝西北风。 李沧海终于忍不了了:“为了下半生的幸福生活,拼了!” 从此,洪荒开始逐渐走向一条陌生的道路!
袁谋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离天大圣在线阅读
诸天万界之中,那超脱一切,不受拘束的存在,被称之为大圣。 新书已发《方正天师》
神秘男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天行缘记在线阅读
一介凡人,无奈进入江湖随波逐流,为掌控自身的命运不断努力,机缘巧合之下的进入修真界并以追求长生为目标。
楚枫楠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市井之徒的仙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卖虾

  商三儿不是有长性的,钓虾每天只肯花一个时辰。

  但真要运气来了,谁也挡不住!

  绿柳城东门外小小的六节山顶,此时围在黑黢黢深不见底天坑周围的,不下百人,全都在钓虾,但今日也就他商三儿一个人开张!

  虽然只是条一节的幽璧虾,卖给城主府也值一两二钱银子,只要人仙大爷们用得上,那就是稀罕物!

  上次钓到一节虾,已是两个月前了。

  虾抓在手里,犹在挣扎。能换银钱,商三儿绝不会嫌它体温冰冷,只防被虾钳剪断手指,把马尾线上的活结扯开,不再伤到它丝毫。

  马尾做的钓线很细,但上百丈长也要裹成好大一团,加上转轮,全扔给旁边的曹老四:“哥哥帮我收拾好,明日再找你讨!”

  抓着虾就想往山下跑。

  曹四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王八羔子!我钓到虾时,哪次你不打秋风?怎么,今儿要自家吃独食啦?”

  “好哥哥唉,我那老娘的厉害你不知么?这么多人瞧着,个个嘴碎,哪里藏得下好处?一会叫她晓得了,能赏我几个大钱买肉吃,就算发慈悲!你还想从我老娘手里打秋风么?”

  曹四这才松开手,讪笑道:“看你要跑,还以为是坏了义气,倒忘了这遭!”

  又疑惑地问:“那你跑啥?”

  对这个逢红白事一起上门蹭席、赌钱时一起压闲吃庄、吭外地客时彼此合作的好朋友,商三儿倒不瞒着,不过压低了声音:“礼宾司不是住进好些外来人仙?我得赶在老娘晓得前,找他们卖虾,那等不拿银钱当事儿的大爷,多卖出几钱,才有落咱手里的!”

  曹四了然,猛点头:“那快去,午间孟娘子那碰头!”

  “好嘞!”

  留曹老四收拾线团、转轮,商三儿撒腿往山下跑。

  与商三儿不一样,曹四有大名,本叫作曹富贵,不过在家里确实排行老四,厮混久了,商三儿就叫他曹老四,渐渐别人也这般叫。谁叫曹富贵仗着年龄爱当哥哥,那就别怪商三儿把便宜讨回来。

  六节山说是山,其实只是个大些的山包,才数十丈高,下山很快。

  不过山顶天坑极深,据说底下直通九幽之地,偶有魔气透出,被风吹下山来,侵入人体就是一场大病,便胆大不信邪的商三曹四等上百个钓虾者,也只敢在有日头时下钓线。

  因那通往九幽之地的天坑,就算土地婆许可,东门外也没几个人敢来种地,牲畜棚倒建了不少。

  山下到东门这两里路,道旁全是百十年的老树木,稍远有些牛羊在林中吃草,放牧的老叟、童子都躲在树荫下歇凉,或抽旱烟、或捉虫子耍。

  若论树龄老,绿柳城当然要数城隍庙前那株老柳,树干须得七八个商三儿才合抱得过来,它也不是绿柳城得名的第一代老柳,不过因为城名,老柳若枯死,当任的城主都要在那儿再新栽一颗,现在这棵也七百多年了。

  幽璧虾命硬得紧,但力气不算大,任它在手里挣扎,下山后跑过两里林地,商三儿从东门进城。

  东门历来不被城主看重,城墙上歪靠着几个衙兵,门洞下则只有两个老头儿。守门老头已老朽,负责早晚开关城门而已,又是熟识的,自是任他飞奔而入。

  绿柳城不大,只东西两个城门,东门内北侧就是菜市,时令果蔬、肉食都在这卖,入城就能见;南侧是泥瓦行,堆着些东门外砖瓦窑拉来的货。

  前几年,商三儿还曾讥笑过,周家城主怕不是傻,砖瓦窑还罢了,菜粮则多从西门外担进城,穿过整条东西正街才能到菜市卖,要让种菜的多走多少路?

  不想曹四替城主答他,商队、人仙也全从西门来,进城就见乱哄哄的菜市,哪有体面?

  说得商三儿哑口。

  且不管这些,踏着青石板,从东正街抄小巷近路转入北通街,再走到尽头,城主府东侧第二家礼宾司,才是他的目的地。

  本城只有两条街,东西向是正街,南北向则是通街。正街连接东西两个城门,按十字路口分为两半,就是东正街、西正街;通街也如此,两边分北通街、南通街,北通街尽头是城主府,南通街尽头则是城隍庙,两端都常有人群聚集之时,就留有大片青石铺成的空旷场地。

  站在礼宾司门前,身后是大片的空场地,不见虎卫、衙役走动,商三儿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吆喝起来。

  背后的空地不小,以至于绿柳城人们叫“北通街”时,若没有特别指定,代称的就是这儿。

  正北端当然是全城威风无二的周家城主府,沿空场地两边也没有普通人家:东面第一家是官衙,第二家是礼宾司,第三家是商三曹四等幼时启蒙的公学,再下去衙兵府、茶坊等;西面第一家是客卿府,第二家虎卫府,第三家是工匠司,再往下是公仓、曹四本家曹大老爷的家宅、杂货铺。

  比不得曹家,老商家祖上应该没阔过,常被最近三代人夸嘴的,就是商三儿的太爷爷当上了虎卫,可惜这位太爷爷未能得善终,因卷入上任城主夺位之争,死在乱中,也直接导致商家没落至今。

  在平头百姓眼中,商三儿这样的泼皮算是不安分的主,可惜在这城里最要紧的地方,他也知晓自家才几斤几两。

  五百虎卫都算半个人仙,个个眼高于顶,不会与街上的泼皮无赖有交情。

  官衙中的小吏、衙兵,赌钱高兴时也能搂着肩膀称兄道弟,不过真有几分交情在,鬼才知晓,至少衙兵打商三儿板子时,没觉得就轻了多少。

  把幽璧虾直接卖给人仙,算是抢城主府的买卖,好在对才一节的小虾,卖不上功德竹叶,周家也没怎么重视,这才有人得钻空儿,区别只在于别人有时间,逢外来人仙进城之日,能拿着虾耐心候机会,商三儿则要防备听到消息后找来的老娘,时不我待。

  满城都知,老城主大丧已过三个月,周家公子们争位还没出结果,各交结外援,城里才来了这些个人仙,全不住仙客来,而是留在礼宾司。

  虽说这些日子还都只动嘴皮子吵,但保不齐哪天就打起来了。

  吵是定吵不出结果的,凡没有子弟亲属在虎卫里的人家,都是事不关己,连衙兵、小吏都等着好戏开场,打赌几时开始。

  这节骨眼上在北通街高声吆喝,不知可会惹祸?

  等了好一会,不见有出门的,商三儿就越来越焦躁。

  仙凡有别,人仙一般也不会与凡民计较的!

  怕个逑!总不至于因老子一声吆喝,就打了起来!

  在商三儿心中,城主府太远,还是老娘更厉害难缠,实在没耐心再继续等,他略提些气:“卖幽璧虾……”

  平日自诩胆儿肥,在这却不敢真张狂,叫完这一声,商三儿就住嘴等着。

  听见声音,还真就有一位走出来。

  看清碎步慢悠悠从礼宾司走出这位,商三儿暗叫:“老天爷好生不公,这般风吹就倒的小娘皮,也是人仙么?”

  这位人仙,个子不矮,就是太瘦了些,瞧着年岁不比他商三儿大,胳臂腿似那待入灶的柴禾,只怕全身上下加一起,都没几两好肉。

  瞧清楚商三儿手上挣扎的虾,她有些失望:“只…只才一节么?”

  凭外观看不出是否人仙,但开口问幽璧虾的,岂能不是?

  非但骨瘦如柴,小娘皮说话也怯生生的,声量如蚊,全没半点人仙该有的气概!

  商三儿弯腰谄笑:“仙子,今儿到现在就我钓到,或许就那么一只,错过就没啦!”

  面对个凡民,这位女人仙说话也很艰难,她摇着头,小声地道:“一节的,于…于我并无用处!”

  两个说着话,她身后又走出个老妪,脚上翘头履、身上小短襟,都绣着芍药,瞄商三儿一眼,老妪对先前的女子道:“丫头,既是没用的,回去吧!”

  “好的,奶奶!”

  冲商三儿欠身一礼,瘦丫头搀扶老妇人,转身回了礼宾司。

  祖孙俩走远,生意黄掉,商三儿很不忿,嘀咕了句:“除了白些,人仙小娘皮也不比柳絮院头牌长得好!瘦得这般模样,莫不是得了痨病?”

  好在没等他失望太久,里面又出来位穿皮坎肩的大汉,赤着膊哈哈笑:“陈婆婆瞧不上一节虾,我倒不嫌小,带回去给刚修行的小辈用!”

  随手抛锭碎银过来:“可够了?”

  接手里一颠,凭多年手感,知在二两上下。

  人仙不会讨找补的。

  虾不但卖出去,还卖了个好价钱,商三儿心花怒放:“够了够了!仙大爷好人有好报,洪福齐天!”

  把幽璧虾递过去,汉子接了,随手从腰带上扯个小袋子出来,直接装进去。

  商三儿给他作个揖,才兴奋着离开。

  近二两的碎银是整块,要想不被老娘全搜刮去,还得剪开!

  心情好,脚边仿佛有风,一路小跑进西正街的银器店,商三儿才轻喘着叫:“借银剪用!借银剪用!”

  都是老街坊,银器店又是惯来的,掌柜的与他熟,此时店里又没客人,随手就递把银剪过来:“老三,今天发财啦?”

  “莫乱说,我这糊口都难,哪有发财?”

  嘴里应付,手上不慢,把碎银“咔嚓”剪下一角,约莫六七钱重,余下的够应付老娘了。

  还掉银剪,商三儿叮嘱:“可莫往外说,不然我挑桶粪泼你店里!”

  掌柜的笑着挥手:“放心,我做银器的,嘴最严实不过!”

  商三儿哼哼着翻白眼:“别只顾吹,就你浑家那碎嘴,城里几个妇人能比?”

  掌柜的嘿嘿笑:“现下不在家,我定不与她说!”

  商三儿这才出来,想着:“这角银子,先藏巷角耗子洞里去,晚间再拿去做本,若是能赢,让卖卤肉的张胖子帮存着,量他也不敢坑我!”

  与绿柳城大多数人家一样,他家也在某条巷子里,巷子两头都是通的,一边连西正街,另一边可达南通街,也就是说,位置在绿柳城的西南角。

  街上店铺只要没有紧挨着,中间就会有一条小巷,内里又彼此岔路相通,所以小巷很多,且都无名,祖辈世代居住之地,倒都能寻到路,外地人不识路,也不会进去乱逛。

  揣好银子,暗乐着拐进巷子,但还未到耗子洞旁,许是年久失修,旁边民宅上一块瓦片无风自动,“哗”地掉落下来。

  商三儿也敏捷,听到头顶上瓦响,身子急往后仰。

  瓦片落在三尺外,“砰”地砸得粉碎。

  不巧的是,一颗飞溅起的碎片正砸在商三儿嘴唇上,打得他嘴皮发麻!

  “呸!呸!”

  吐出的口水里夹着血丝,还有两颗门牙!

  “今天先叫我发财,再见红,披红又挂彩,是要做新郎啊?”

  心头自调侃一句,捂着嘴,感觉生疼,他又气恼地跺脚:“老子都快二十了,又不是孩童,没本事求到人仙相帮,掉的牙还能再长回来?往后人破相,说话还漏风,媳妇更难找不说,且要被曹老四他们笑话好久去!”

  掉瓦的人家也是老街坊,放不下脸去讹他家,前后也无人看见,这亏就只能自家吃!

  真是又疼又委屈!

  “汪!”

  听见熟悉的狗叫声,商三儿才一个激灵回神过来,急放眼打量身边。

  这段路,别说耗子洞,杂草都没两三根!

  巷角黄影闪动,先慢步来一条黄狗,后面瞪眼叉腰跟着那位,不正是他老娘?

  老娘手上,还拿着老商家祖传的擀面杖!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