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城北有精怪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粒粟藏昆仑,黍珠悬昊苍。梦境遇仙姝,绀发凝玄光。真气沃灵根,百骸生异芳。存神入九宫,妙法满琳琅。俯仰观万象,落笔绘龙章。昆仑五国纷纷扰扰,一人一仙结伴同行。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夜宸王.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200418192509293.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万火_归一.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无间诡仙在线阅读
也许疯狂比理智更加古老,琴瑟在妖魔的苍血中破碎,冰冷的机关造物诞生赤子之心,庶民的祈祷把帝皇囚禁。 当域外仙佛再度降临,妖魔卷土重来,邪神疯仙接踵而至,古老的天朝摇摇欲坠。 待繁华的掩饰散去,原来畸变、疯狂、失智、腐烂、臃肿、诡异,才是修仙世界不变的底色。 意外来到此方世界的余禄始终担心会引来不可预知的仙佛注视,于是在小心封存前世记忆后,做好了装疯卖傻一辈子的准备。 直到一天,余禄看到了功法修炼的条件。
布吃香菜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的天赋是复活在线阅读
打落天上仙人。 以此拳。 ———— 这是一个快乐且悲伤的故事。
阿酸呀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从沙漠开始在线阅读
(日更万字)一个普普通通的办公室小职员,意外重生到了一个神秘浩瀚的仙侠世界中,成为了一个小修仙家族的一员。 故事,从无边沙海中一个名为玉泉湖绿洲的绿洲开始。 正版全订群:290883946(粉丝值2000以上可入群) 【凡人流,无系统,家族修仙,种田】
中天紫薇大帝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天影在线阅读
阴阳分天地,五行定乾坤。  天穹之下岁月沧桑的中土神州,正是仙道昌盛的时代,亿万生灵欣欣向荣。  纵横千万里间,总有人间一幕幕悲欢离合,在恢弘长生的仙道中上演着。  有光便有暗,天穹之下光辉之中,仍有沉默的影子悄然前行着……
萧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在线阅读
宋明道二年,一奇装妖僧天降,摔之几成肉泥,百姓围观堵之,妖僧逃之不见。 宋景佑三年,江南洪水肆虐,饶州商户苏云捐资修建鄱阳堤坝,让信州、鄱阳二府免受水患之灾。 宋宝元二年,时痘疮瘟疫,信州府苏云上书中痘之法,由此传播天下,瘟疫绝迹,至今中花者信州人居多。 宋宝元三年,信州府有鹅湖书院落成,院长苏云,有教无类。 宋皇佑三年,一代大儒、大善人苏云无疾而终。 洪武二年,天狗食日,三日无光,妖魔鬼怪肆虐横生,明太祖封天下城隍。 城隍庙宇显真身,签到系统在我手,纵横饶州七百载,守护黎民继善行
九灯和善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灵使养成计划在线阅读
陆灵秋苏醒之后,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存在着一片黑洞。 他抬头望向天空,却见漆黑的夜里只有繁星,没有皎月。 “除了一身看不懂的修为、一副帅到炸天的皮囊、一堆丢出去可能会引起腥风血雨的法宝秘籍, 我还剩下了什么呢?” 哦,还有可爱的灵使们啊—— 灵使养成文,甜愈不悲剧~ ———————— 灵使养成计划读者群:870420977 【镜花宫】全订福利群:1034845115(需提供全订截图,请加普群验证。)
公羊也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在线阅读
吃顿饭,饱食状态作用于自身 【饱食:每分钟恢复体力值1点,持续∞】 再也不用吃饭了 贴张符纸在身上,甲马神行作用于自身 【甲马神行:提升移动速度1000%,持续∞】 磕个药,增灵、淬体、养魂、延寿。。。作用于自身,吃一颗管终生。 爆发三秒虚弱三年的秘术垃圾?不,那才是最强的神技! 感悟一次再等千年的道韵漫长?不,它天天在我身边打转! 我就是我,一个把刹那化作永恒的男神→_→。。。
龟甲麻绳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西游开创娱乐时代在线阅读
穿越西游,重生成为黑熊精。 本想过悠闲的山大王生活的杜飞,忽然发现取经人即将到来! 为了摆脱给观音菩萨当保安的命运。 杜飞决定成为娱乐教父! …… 《三界好声音》现场。 主持人:“有请牛魔王夫妇上台表演!” 台下掌声雷动。 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现身鞠躬,“见过各位评委老师,我们这次带来的歌曲是《最炫民族风》,欢迎指教。” 狮驼岭,斗熊直播间。 青毛狮子拿着手机,大嘴咧开。 “老铁们,点点关注啊。” “关注破十万,就给大家表演一个生吞孙悟空!” “哎!感谢铁扇妹子送的火箭!” 凌霄宝殿。 一众年迈仙家齐名上书,要求关闭网络游戏。 玉帝点点头,“众卿言之有理。” 嘀嘀! “王母娘娘邀请您加入队列。” 玉帝拿出手机,“众卿稍待,等寡人和王母打完这把游戏。”
桑渔非晚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藏轮回在线阅读
一个永生,一个轮回。 一个纪元结束,一个时空开启。 白骨风轮,历千重缘法;香水苦海,尽万古刹那! 这是一个谁也不愿做傀儡的故事!因为,我们都要握住自己的命运。 ——《一藏轮回》是《九棺》的续篇。所以,大家最好先看《九棺》。那样很多情节,很多设定,大家会更明白!保证完本,放心收藏!
山河万朵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昆仑一黍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城北有精怪

  “你听说了吗?城北戴家那位少爷最近发了疯病,搞得家宅不宁!”

  “当然知道,我有一位外甥是打更的,半夜经过城北,看见戴家少爷爬上屋顶又叫又闹。”

  “莫不是撞邪了?这年头可不太平啊。”

  “那也是他戴家活该遭报应!那位戴老爷收租放贷搞得不亦乐乎,戴家少爷更是出了名的浮浪,大白天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戴家那么有钱,难道就没请郎中来看看?”

  “早就请了,可是不管用啊!这两天戴老爷派家丁到各处神祠祭所,将那些庙守巫祝请来,香火钱掏得那叫一个勤快。”

  “呸!儿子出事了才肯大方,平日里吝啬得要死,连泥瓦匠的工钱都克扣!”

  “那些庙祝也没多大本事,上回我就见到一位,在城郊作法驱邪,结果被一旁飞来的石头砸破脑袋。”

  “还有这事?说来听听……”

  时至午后,阳光酷烈,暑气蒸腾。成阳县的茶馆里,聚满了消暑休憩的人群,老少爷们七嘴八舌,天南海北无所不侃,远至北方玄冥国迁都,近到哪家俏丽寡妇换了簪子,好像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此时就见一位身高臂长、背负竹箧的年轻人,来到茶馆边上询问道:“冒昧请教,城北戴家怎么走?”

  “戴家?”有好事之徒见年轻人一身广袖青衫,腰束黑绦,垂下一条白绶,上面写满了朱红符篆。这模样打扮,一看就便知道是通晓术法的修道之人。

  “这位小哥,你是要去戴家作法驱邪吗?”

  年轻人回答说:“是不是真有邪祟,还要查验后才知晓。”

  “沿着大街直走,看见三棵柳树的路口左拐,往里便是戴家大院。”茶馆老板出来说道。

  “多谢。”年轻人拱手抱拳,随即转身离去。

  “没想到也有符吏来到成阳县。”有茶客说道。

  “符吏?那是啥?”

  “你们不懂,我当年也在军中混过几天日子,见识过这些人,腰上挂的朱文白绶就是标识。他们可不是乡下野庙里的庙守巫祝,而是朝廷设立馆廨,专门培养的修士。”

  “我好像听说过,最大的馆廨叫什么……崇玄馆?就在东胜都边上。”

  “前些年五国大战打得火热,传说就有崇玄馆高人作法,引来洪水把有熊国的大军冲垮。”

  “后来呢?”旁人好奇追问。

  “后来?没后来啦!大家都打不动了,就在首阳山弭兵定约了呗。”

  ……

  临街的茶馆暑热难耐,巷弄中的深宅大院却是阴凉宜人。老树枝丫从墙头冒出,可见这座宅院传世已久,也不知换了多少主人。

  敲响大门,内中看门人冒头出来,看见一名青衫广袖的年轻人,出示一面令牌,递来书信同时说道:

  “在下怀英馆符吏赵黍,日前得知成阳戴家有妖异之事,奉命前来搜检不祥。”

  看门人赶紧说:“请稍待片刻,我去通报老爷。”

  赵黍在院门外袖手而立,徐徐吐纳调息,可很快便皱起眉头,自言自语:“一股子腥臭味,想来应该是六畜作怪,不是什么厉害东西。”

  没过多久,院门再度打开,这回是一名白白胖胖的老人出面相迎,上来便是深深揖拜,略显激动地说道:“拜见上使!老夫戴庸,没想到怀英馆真的派人前来了!”

  “上使不敢当,在下不过一介符吏。”赵黍回礼道。

  戴老爷问道:“前些年老夫曾在怀英馆见过张首座,不知他老人家可好?”

  “首座身体康健,只是另有要事,无暇抽身,于是派我前来。”赵黍直言:“听说令郎染疾,药石难解,不知具体状况如何?”

  戴老爷连连叹气,将赵黍迎入宅院:“不瞒赵生,犬子近来半月狂躁不定、语无伦次,并且屡次伤人。老夫只得他将锁在屋中,每日送去吃食茶水。”

  来到戴家后院,此地还有另外两人,戴老爷介绍起来:“这两位分别是城南将军庙的王庙守,以及历山岩泉洞的朱先生,都是成阳左近的有术之士。”

  王庙守身穿粗布短褐,外貌模样看上去与乡下老农无异。朱先生则是麻衣披发、身背木剑,俨然一副化外高人的派头。

  “怀英馆符吏,赵黍。”

  自报身份后,王庙守连连拱手示好。而那位朱先生只是瞥了赵黍一眼,然后就昂着头用鼻孔看人,一句话都不说。

  赵黍也不在意,望向旁边散发着丝丝臭气的厢房:“这便是令郎居所?”

  “是的。”戴老爷表情凝重,挥手让家中健仆打开上锁房门。

  旋即一股难闻腥臭涌出,冲鼻熏眼,那些健仆纷纷逃避。就连戴老爷也紧捂口鼻,闷声说道:“犬子就在内中。”

  赵黍三人望向屋内,就见一位瘦弱男子,衣衫褴褛、头发散乱,满身黄浊秽物,双脚被锁上铁链,此刻面向墙壁,蜷缩昏睡,附近都是打翻在地的饭食。

  “令郎近日可曾进食?”赵黍问道。

  “有,送进去的肉都吃光了,米饭炊饼却有剩余。”戴老爷双眼被腥臭熏得摇摇欲坠,赶紧说:“这里就交给三位高人了,只要能治好犬子,银饼百两立刻奉上。老夫、老夫暂且回避!”

  戴家人跑个精光,后院就剩下三位术士。赵黍趁机观察另外两人——王庙守神色不改,手上提着一根枣木棍,两脚扎根不动,一看就是有武艺在身;朱先生则掩盖不住脸上的嫌弃之色,却又不好就此离开,拂袖后退两步,没有出手的意思。

  赵黍不多废话,将背上竹箧放下,动作飞快地取出香炉,朝里面扔了一块香料,同时默诵灵咒,随指尖虚点,炉中赫然火起。

  炉烟香气冉冉升腾,很快弥荡赵黍周身,他抿唇发啸,烟气如受号令,盘旋延展。

  转眼间,戴家后院一片烟雾迷蒙,好似起了大火。但这烟气没有飘到外面,只是罩住后院,辟秽去臭。

  一般而言,行持术法之辈最忌污秽。不论是吐纳炼气还是精思存想,都偏好于洁净之所。要是术法粗陋浅薄,也会被各种秽物所破。

  不过凡事都有应对之策,眼下便以焚香最为便捷妥当。

  “古藤根、青木香,还有玄参。”朱先生轻嗅两下,立刻做出判断:“是仙翁木实香?”

  赵黍点点头:“朱先生见识不凡。”

  此人能够一语道破赵黍所用香料,可见他不光知晓合香之法,吐纳炼气一途上也有不俗根基,否则练不出这样敏锐的嗅觉。谁料朱先生仍旧不改傲然,连半点好脸色都不给。

  “这种香料,将军庙可用不起。”王庙守憨厚发笑。

  赵黍正要说什么,那位朱先生抢白道:“无非是攀附权贵所得,木实浣洗、曝晒晾干、合捣成香,难道都是他亲自做的不成?”

  “这……”王庙守不善言辞,只得朝赵黍投来一个尴尬笑容。

  “不如先治好戴家少爷,有什么闲话稍后再说。”赵黍俯身从竹箧中取出一根竹竿笔,那位朱先生又发话了:

  “哼!采气取煞的青玄笔,好大的排场!”

  赵黍已经快习惯此人的阴阳怪气了,他先是用青玄笔在眉眼间轻轻一扫,视野中顿时呈现种种光色。

  周围烟气依旧淡白如常,而王庙守身上则有一股近于刀兵杀伐的赤气,暗藏凶狠,与老农外貌截然不同。至于那位朱先生,则是被一层青光护持,法度严谨,一看就是有正宗炼气法诀的修士。

  “望气术?”朱先生显然察觉到赵黍的目光不同寻常。

  “差不多。”赵黍微微一笑,转而望向厢房之中。

  就见那位昏睡不醒的戴家少爷身上,有一股欲凝未凝的阴邪之气。在赵黍眼中,气机构成狼犬之形,依附戴家少爷身中。

  “是精怪附体。”赵黍做出判断:“但不是什么大妖巨祟,是野狗豺狼之属。”

  “这也要看半天么?”朱先生冷笑道:“从戴家上下转述,瞎子都能猜到是狼犬精怪附体。”

  王庙守赶紧打圆场:“这个……瞎子跟能不能猜到,好像没多大关系。”

  “啧。”朱先生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态度,直接拔出背上木剑:“搞半天,不是村庙农汉,就是馆廨庸人,真真浪费光阴!让开,且看我手中斩邪三尺锋!”

  赵黍让开位置,就见这位朱先生一跺脚,剑指一抹,仅凭肉眼也能看见青光流布木剑之上。

  这在寻常人看来不得了,可是在赵黍眼中也就寻常,无非是布气于剑、加持锋芒的术法。经过布气的木剑,锋锐不亚于精钢兵刃,对付精怪妖邪更有显著效果。要是朱先生连这点本领都没有,就别来大户人家驱邪除妖了。

  布气已毕,朱先生低喝一声,率先冲入屋中,木剑朝着戴家少爷拍下。

  这位朱先生看似傲慢,但下手也知晓轻重,只用剑身拍击,试图以此祛除精怪。

  孰料木剑尚未落下,一只瘦弱苍白的手精准拿住朱先生脉门。低头一看,那戴家少爷不似初醒,竟然一脸计策得逞的狡猾,两颗眸子泛着幽绿光泽。

  唰!

  裂帛之声传出,随即一串啪啪闷响,朱先生倒飞出屋,仗着久习吐纳、轻健有力的体魄,没有摔个狗啃泥,一翻身便重新站起,胸腹处衣袍有几道撕裂划痕,还带着丝丝血迹。

  众人抬眼,那戴家少爷佝偻着背缓缓站起,龇牙咧嘴、面露凶狠,唾液从嘴角流下,除了外貌还保留着人样,气质举止已然非人。

  “看来它还有几分灵智。”

  赵黍瞧了朱先生一眼,随即默诵灵咒,不用纸墨,握笔空书,牵动周遭烟气,缓缓勾勒出一道符篆。

  已经被精怪附体、侵占神智的戴家少爷,此刻狂躁更甚,他猛然向外一扑,双手刚刚伸出房门,脚下铁链立刻绷紧,整个人跌倒在地。

  “幸好、幸好。”王庙守攥着枣木棍,紧张地憨笑道:“哪怕是精怪附体,肉体还只是年轻人。也没听说戴家少爷习练武艺,这下不用怕了。”

  “未必。”朱先生话声刚落,就听得房中铁链崩断的声响,戴家少爷怪叫着冲出厢房。

  王庙守嘴上说着怕,可动作却欺不得人,枣木棍一抬一戳,迅猛如电,直接点中戴家少爷肩膀,让他吃痛跌倒。

  朱先生则抢先一步,木剑直指戴家少爷,凛凛青光离着他咽喉寸许之外停下。

  “妖孽,还不速速退去?!”

  运起丹田真气的喝声,在后院中如同一道炸雷,常人都要觉得双耳紧迫,妖祟精怪听了,更是如受火焚。

  然而戴家少爷只是翻滚嘶吼,精怪仍旧死缠不退。这便引得王庙守与朱先生两人,一齐望向赵黍。

  “好了么?”

  赵黍书符已成,云淡风轻地朝两人问道。

  “有什么招就赶紧用!”朱先生气不打一处来。

  赵黍从容信手,随笔锋遥指,烟气虚结而成的符篆,文势蟠曲斑驳,好似一头下山猛虎,朝着戴家少爷印去。

  符篆一落,宛如烈焰焚枯枝,依附戴家少爷之身的精怪发出常人听不见的哀鸣声,阴邪之气迅速被扫荡摧灭。戴家少爷的身体一阵剧烈颤抖,最终脱力般瘫倒在地,昏沉睡去。

  朱先生与王庙守见状,显然都松了一口气。赵黍盯着戴家少爷打量一番,确认阴邪之气不存,那狼犬精怪被直接消灭,心下暗暗得意。

  “两位怎么看?”赵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王庙守俯身检查戴家少爷,又是翻眼皮、又是掰口齿,跟乡下老农给牲畜看病似的,连连称赞道:“确实治好了。真不愧是朝廷的馆廨生,我、我等自愧不如。”

  “什么‘我等’?只有你!”朱先生归剑入鞘,一如往常傲岸不羁,好像赵黍跟王庙守只是给他打下手。

  “朱先生,我去请戴老爷过来,让他叫人给你补一下衣服。”赵黍指着对方衣袍裂痕:“这样可不太雅观。”

  朱先生眼角跳动,愤然拂袖:“不必!”

  眼看对方要走,赵黍又说:“对了,两位襄助甚多,戴老爷的赏格要怎样分?”

  “山野之人,餐霞饮风。这等俗世黄白之物,留给你慢慢享用便是!”朱先生昂首阔步,结果一脚踢在梯沿,身形趔趄,险些摔倒。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